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第28章 梁百万的算计
    ,精彩无弹窗免费!

    幽州治所-蓟县,城南,在一座高大奢华的院落中,本地第一大豪强梁百万正在自家的花园中饮酒作乐,一身淡青色的长袍显得温文尔雅,右手的虎口处布满了厚厚的老茧,可见这位梁家主并非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商人,腰杆依旧拔的笔直,眼光锐利如刀,无论怎么看,也感觉不出这是一位已经年过五旬的老人了。

    酒是好酒,入喉如刀,甘冽无比,到里肚子里又化成了阵阵的暖意,让人舒服无比,桌案上放着一个精美的酒坛,红色的标签上清楚的写着三个大字---无愁酒!

    一旁红红的碳火烧的正旺,一只肥嫩的小羊糕正在上面翻滚烧烤,不时有浓郁的油脂落下,引起阵阵的淡蓝色火焰,看着梁家主那微红的面庞和带汗的双鬓,显然已经喝了不少了,边上两名美貌的年轻侍女不时地为他添肉,倒酒,舒服的好似神仙中人……

    烈酒、肥羊、美姬;这就是梁百万每天的生活,表面看来不知羡慕死多少男人,而其中真正的滋味,呵呵!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啊!

    在这个人活五十不称夭折的年代里,以梁百万的年纪按理说早就该食素、饮茶好好的养生了,可是他不能,梁家后继无人,虽然儿子众多,却没有一个能在这个风云狡诈的乱世里支撑起这份偌大的家业,所以他要用烈酒、肥羊向所有人宣示,自己的身体依然强壮,自己的斗志依然昂扬;因为梁百万深深的知道,只要他显露出一丝的疲惫,那么其他的豪强大族们就会像一群野狗一样扑上来,把梁家吞噬的渣都不剩……

    梁府中的规矩很大,当家主独自喝酒的时候,包括自己的妻妾儿女在内,任何人轻易不得打扰,但有一个人是例外,一道苍老的身影从院门外疾步走了进来,门口四名全副武装的护卫丝毫没有阻拦,因为他们都认识这位六旬左右的老人正是梁百万的头号心腹,也是梁府的大管家---崔来福。

    崔管家的真正来历无人得知,但自幼就在梁家长大,比梁百万大了几岁,一生都在为梁家的生意四处奔波,可谓忠心耿耿,可以说梁家现在的所有生意有一半是崔来福给顶起来的,以至于私下里梁百万都称呼他为兄,而那些平时眼高于顶的少爷、小姐们见到他也是毕恭毕敬的叫一声崔伯!

    快步来到梁百万面前,剃过一封书信,书信的口子已经豁开了,显然他事先看过,而偌大一个梁府中,敢私开书信的恐怕也就他一个人。

    没有接书信,而是示意崔管家先坐下,然后又亲自给倒了一杯酒,梁百万这才开口说道:“老九的信里是怎么说的?答应我的条件了吗?”

    “回老爷的话,九少爷不肯答应您要‘无愁酒’制作方法的要求”,顿了顿崔管家又继续说道:“九少爷还说,‘无愁酒’的方子是那个叫萧逸的少年给他的,出于一个商人的信誉,他不能出卖合伙人,而出于朋友之间的信任,他更加不会出卖自己的朋友。如果老爷您要责罚,日后他会回来领罪,可秘方在没有那个朋友的首肯下,他万万不会交出来的。”

    原来当日崔管家带回梁小鱼的一片孝心--几十坛子‘无愁酒’时,一开始梁百万并不在意,自己就是幽州最大的酒商,什么美酒没见过,什么美酒没喝过,不过好歹是儿子的一片孝心,于是随意喝了一杯……然后,他第一时间下了家主令给儿子,并派人快马加鞭地送到卧虎亭,索要制酒的秘方。这才有了梁小鱼那封回信。

    “好!很好!这条小鱼终于长大了!”本以为会大发雷霆的梁百万,在脸色由白变黑,又由黑转黄,最后又变得红光满面后出乎崔总管意料的说出这样一句话。

    “商人以诚信为本,男人以义气为先!小鱼这次做的对,看来当初我把他派到最艰苦的地方磨练是做对了;不过这“无愁”就是个聚宝盆”,指了指桌上的酒坛子上,梁百万继续说道:“放在他那里完全是大材小用了,方子必须弄过来,你看看有什么办法吗?”

    “回老爷,既然秘方是那个萧姓少年的,那我们就得在这个人身上打主意,正好下个月是您的五十五岁大寿,届时何不把所有在外地主事的少爷们都叫回来,给您祝寿,让小鱼也回来,顺便让他把那个姓萧的朋友一起请过来,只要他人到了蓟县,剩下的事就好办了。

    想那萧逸年纪比九少爷还要小好几岁,少年人都意志不坚,到时候大把的金银财宝和美貌娇娘砸下去,还怕得不到他手里的秘方吗?而且我看此人无论是酿酒的手艺,还是经营酒楼的创意都是一流的,如今九少爷的‘无愁居’生意如此火爆,全靠此人出谋划策,绝对是个一等一的经商人才,刚才老爷说的“无愁”是聚宝盆,恐怕说的不是无愁酒,而是萧逸此人吧?

    只要他来了蓟县,凭老爷您的手段,还怕收服不了一个少年吗?到时我梁家不但得到秘方而且又多了一个助力,如此一箭双雕才是老爷您真实的想法吧?”

    “哈哈!……”梁百万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整个梁家上下千余人,只有你最知道我的心意”。拍了怕崔总管的肩膀继续说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也正想考察一下这个萧姓少年的本事和心性,如果真是个良才,那就不惜一切代价的招揽过来,好好培养,将来可以由他来辅助未来的梁家之主。”

    “哦!老爷是想趁机考察一下各位少爷的本事,选出未来的梁家之主吗?”

    “是呀”,摸了摸自己的鬓角,那里不知何时已经长出了几根白发,梁百万略显惆怅的说道:“你我都老了,梁家在我们手里很难再有更大的发展,而今又是一个风云变幻的多事之秋,我派所有的儿子都出去历练,任由他们互相拼杀,就是想用养蛊的方法选出最强的儿子,带领梁家开拓进取,现在是收获的时候了。”

    “老爷目光长远,老奴佩服,我这就去写书信,告诉身在各地的少爷们,下个月回蓟县,为老爷祝寿!”说完崔管家起身离去。

    看着崔管家那同样已经老迈的背影,又看了看手中的回信,梁百万闭目沉思了一会,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微微一笑,随手就把信封扔进了燃烧的炭火中,同时指着桌上的酒肉对身边的两名美姬说道:“快把这些东西都给我仍出去,重新给老爷我熬一碗粟米粥来,记得,粥一定要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