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第26章 何处吾乡
    ,精彩无弹窗免费!

    当萧逸在山上弯弓射箭时,梁小鱼在山下的酒楼里正数钱数的手抽筋;无愁居的生意出奇的好,每天都有大笔的金钱进账,忙的他一天最多只能睡两个时辰;手哆嗦的就没停止过,现在他养成一个习惯,每天不把挣到的钱数一遍,就无法入睡,看着大堆大堆的铜钱堆满了自己的卧室,又堆满了厢房,梁小鱼的脸也笑得快抽筋了……

    当他离得帕金森综合症只有一步之遥时,一支商队的到来,把他从数不清的铜钱堆里解救了出来;这是一支由大量的马匹、车辆、保镖组成大规模商队,每辆车子上都插着一杆‘梁’字的认旗,凭着这杆认旗,在幽州一地,乃至整个河北,这只商队都可以畅通无阻,这就是幽州第一豪商蓟县梁家的霸气!

    而这支商队的首领就是梁家的老管家-崔来福;崔老管家已经年近花甲了,是当年跟着家主梁百万起家的老人;几十年来对梁家一直忠心耿耿,深的家主的信任,所以把外出贩卖大宗货物的生意都交给他来打理;这次路过卧虎亭,崔来福突然想起,在这还有一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九少爷打理着一间生意惨淡的小酒馆。

    按照记忆中的地方,崔管家来到了镇子东头,一座生意兴隆、装饰漂亮的酒楼出现在他的眼前;左右看了看,“没错,是这里呀!原来的梁家小酒馆呢?莫非九少爷经营不善,把酒馆开的倒闭了?这可怜的孩子!”

    既然来了,总得找到九少爷的下落,所以,崔老管家一摆那只苍老却依然有力的手,整个商队立刻停住了,“下马修正,补充粮草!”

    “诺!……”

    随着一声应呼,偌大的商队立刻开始休整,所有的伙计各司其职,虽然人马众多,却纹丝不乱,可见这位老管家平日里调教有方。

    顺着飘荡的满街都是的酒香气,老管家一眼就看到了那面硕大招风的酒幌子,“三碗不过河?好大的口气,我们梁家最好的酒也不敢夸这样的海口,一丝好奇心让老管家决定去看个究竟。”

    顺着木梯走都酒楼门口,立刻就被那副萧逸亲自书写的对联吸引住了:

    醉里乾坤大,

    壶中日月长。

    好贴切的对联,意味深长啊!走南闯北的老管家见多识广,自然能看出不凡,等他大步走进酒楼,一眼就看到,那个在柜台里正数钱数的浑身抽筋的,不正是他为之担心的九少爷吗!

    现在的梁小鱼可是今非昔比了,一身上等丝绸做的紫色长袍,腰间金丝编的腰带,脚上穿着镶金扣子的靴子,脖子上是金项圈,头顶上是束发的金冠,连手里算账用的算盘都是纯金打制的,整个人骚包的就差在脑门上刻上五个大字---哥是有钱人!

    如果不是一张嘴看到他缺失的那两颗大牙,老管家几乎认不出他了,这哪是鲤鱼翻身啊,简直就是鲸鱼翻身嘛!

    在梁小鱼身后的柜台两侧还贴着一副对联:

    上联:为钱生,为钱死!为钱奔波一辈子!

    下联:吃钱亏,上钱当!一生死在钱身上!

    横批:没钱不行!

    人都有强烈的危机意识,如果一个人小时候总挨饿,那他长大后哪怕身价亿万,也会对食物特别的敏感,必须在能看到的地方放满食物,才能安心。梁小鱼也是一样,穷怕了的他,现在必须天天搂着黄金才能入睡,身上所有的服饰全都镶嵌上黄金,吃饭的碗筷全换成金的,连睡觉用的枕头里也塞上了金块……

    看着眼前暴发户一样的九少爷,在看看面前装修豪华的酒楼,老管家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要崩溃了,一切都是如此的不可思议,记得上次自己来的时候,九少爷还揣着袖子整天蹲在小酒馆门口发愁……

    看到老管家崔来福的到来,梁小鱼也是很高兴,自己从小就不受待见,家里也就老管家对他一直和善,好几次,如果不是老管家帮忙,他就被那些如狼似虎的兄弟弄死了。

    拉着老管家直接进了一间雅间,梁小鱼也不做任何解释,而是亲手到了一碗‘无愁酒’,递了过去。

    接过酒,老管家提鼻子一闻,常年和酒打交道的他,立刻就感觉出此酒的不凡,品了一口后,更是惊讶的把嘴巴张的能吞进四个鸡蛋那么大。这时,梁小鱼才开始慢慢诉说自己碰到萧逸以来的事情……

    老管家又走了,上路回蓟县老家,带着九少爷给的几十坛子‘无愁酒’,说是回去给家主梁百万尝尝;在回去的路上老管家默默的想:“运气好才是一个人最大的本事,而运气还有一个叫法--天命!九少爷得贵人相助,犹如一条得遇风云的小鲤鱼,渐有化龙之势,这梁家日后恐怕就要由九少爷说了算了……”

    …………………………

    转眼之间就是年底,梁大掌柜的给所有的酒楼伙计全都放了假,而且每人领到一个大大的红包,在一片千恩万谢声中,各自回家和亲人团聚过年,原来还人声鼎沸的‘无愁居’如今就剩下三个人了,马六在外边的雪地里练枪,看那枪花比漫天飞舞的雪花还要密集,犹如一条飞舞的银龙,且招式之间杀气弥漫,而萧逸和梁小鱼正坐在无愁居里一起盘点这几个月以来的收成。

    三个人,一个有家归不得,一个家破人亡,最后一个不知道家在何方……

    说是两个人盘账,其实是梁小鱼一个人抱着账本,拿着大金算盘在埋头苦算,厚厚的账本上数目繁多,任他十根小短手指头飞快的拨打算珠,依旧十分的吃力,而萧逸则端坐在自己设计的太师椅上,身披狼皮大氅,手握酒杯,身前的炭火上还烤着小羊腿,生活好不悠哉……

    说起这件狼皮大氅,正是被萧逸咬死的那只,黑狼本是附近山脉里的狼王,经常带着狼群下山危害人畜,所以附近的猎户们一起围剿了狼群好几个月,在付出十几条人命的代价后,终于将它们射杀殆尽,只有黑狼王凭着悍勇绝伦,带伤跑出了包围圈,没想到最后竟然会死在萧逸的利齿下。

    每次摸着黑狼皮,萧逸总能重温那种生死一线的激情,而在这种激情刺激下,萧逸会觉得自己身上充满了力量,整个人会变得更加凶悍,也更加强大!生与死才是对人最大的鞭策!

    现在的萧逸也是颇有身家了,不过他身上从来不装钱,每次购物结账都是拿出纸笔,刷刷点点鬼画符一样写出一些只有他和梁小鱼才能看的懂得秘语,然后商人们就可以拿着这张纸片去‘无愁居’里换成真金白银!

    后来见到用纸张结账方便,众多商人纷纷效仿,竟然慢慢的出现了一个以‘无愁居’为中心的汇款金融体系,弄得梁小鱼对萧逸又是一番顶礼膜拜,因为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萧逸竟然可以用一张有自己签名的纸片就换回来大批的货物,对此萧逸只是告诉他‘金融信用’四个字,并告诫他,现在千万不要模仿,否则会倾家荡产。

    看着梁大掌柜用了整整两个时辰才把账目算完一遍,正准备再复查第二遍……商人为了怕账目出错,经常复查好几遍,或者同时用几个账房先生算同一笔账。

    萧逸一把夺过账本,拿起纸笔,开始用一些奇怪的符号在纸上乱画,账本页翻的飞快,一炷香以后,写出最后结果往梁小鱼身上一扔,大步走出了酒楼。

    而梁大掌柜接过萧逸扔来的答案和自己刚才用两个时辰算出的一对照,分毫不差,看着走出酒楼的背影,再看看自己手里的账本,“也许上山出家当道士也不是不可以……”

    坐在卧虎亭的最高处,欣赏着元旦夜的万家灯火,“自己身边的人要么在家过节,要么是暂时不能回家,只有自己,天下虽大,何处才是我的家乡呢?”

    当月亮升起时,从“无愁居”酒楼房顶上传来阵阵奇怪的歌声: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

    流浪远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