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第25章 胡服骑射(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当一场大雪彻底覆盖了卧虎山时,皮匠张济也来到了小道观里,正好碰到了兜风回来的萧逸;骑马和开车一样,新手的瘾头都特别大,现在每天萧逸都要出去跑上几圈,还要带上马驹’白菜‘,别看’白菜‘年纪还小,跑起来却比两匹成年匈奴战马还要快,而且登山涉水,如履平地;犹如山中的一道黑色闪电……

    发现萧逸这么快就学会骑马,皮匠很是吃惊,毕竟当初他在西凉时,也是费了很大劲才掌握了骑马的要领;围着萧逸的坐骑转了几圈,皮匠很快就发现了问题的源泉;改良后的高桥马鞍,还有那两个半圆形铁环----马镫!

    皮匠张济亲自骑上马,出去跑了几圈,在马镫的帮助下,各种高难度动作在马背上施展起来,由如行云流水一样的自如,回来后的皮匠用复杂至极的目光盯着萧逸,半晌,只说了四个字:“骑兵杀器!”

    皮匠曾经答应过教萧逸射箭,这次就是来兑现承诺的。至于为什么足足拖了半年之久才来,一是要给萧逸量身制做一套训练用的弓箭,第二,在皮匠看来,用一动不动戳在地上的箭靶子是练不出神射手的,要训练高超的眼力和灵敏的反应力必须用活靶子;而这山间的飞禽走兽就是最佳的移动靶,现在冬季已到,大雪纷飞,动物皮毛正厚,正是打猎的最佳季节。

    皮匠张济还郑重的告诉萧逸一句话:“射雕手,出箭必见血!”

    给萧逸制作的是一张3石=360斤力度的硬弓,用上好的柘木做的弓背,弓臂内侧贴有二尺五寸的青牛角制成的薄片,用以增加弓的韧性,结合处用牛胶紧紧粘合,外绕丝线,弓弦是用最好的牛筋加上羊肠线拧成的,弓身上还涂有防潮的黑漆,并刻着“疾风”二字。虽然对弓箭不是很了解,可也看的出这是一把做工精良的好弓,难怪皮匠准备了大半年之久;穿越而来快一年了,萧逸每天跑步练武,不但身高长了不少,力量也有了长足的进步,屏气凝神用力试了试,虽然有些吃力,但勉强还能拉的开。

    除了疾风弓,皮匠还带来一袋共计20支箭;箭是标准的狼牙箭,用桦木做杆,后面粘有鹰羽,精铁打制的箭簇,寒光闪闪。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如今强弓长箭在手,萧逸的习射课程在大雪纷飞的寒冬中开始了。

    在卧虎山下一片被茫茫大雪覆盖的原野上,皮匠张济和萧逸并马而行,皮匠弓囊里也带着一张漆黑的大弓,比起‘疾风弓’要大上整整两号,外表朴实无华,但只要看看那沉重的弓臂就知道这不是一件凡品。

    萧逸偷偷问了问皮匠他的弓到底有多大的力量,得到简单的二个字回答:“五石!”。

    “五石?我的天呀!5*120=600斤,非人类呀!”看着皮匠那远比常人粗壮的多的胳膊,还有手指内侧厚厚的老茧,萧逸觉得自己要成为‘神射手’的路还很漫长……

    一般的弓箭手,只是注重训练臂力,因为在战场上一向是万箭齐发,覆盖式射击,对个人的精准度要求并不高,只要射的够远、够快就可以了。

    一般的高手射箭,则需要眼力、臂力、腰力相互配合,要求百步外看铜钱大如车轮,双臂平举各挂一人能行百步,这些人基本都是用箭靶子练习,天长日久、熟能生巧之下,在正常的环境中,射一些静止的或者移动速度不快的目标还是可以得。

    而要想成为一名神射手,眼力,听力,臂力,体力,敏捷度缺一不可,每一箭的射出都集合了全身的精气神,这时候射出的已经不只是箭,而是弓手的意志,所以虽然整个天下会射箭的人多如牛毛,但能成为射雕手的却寥寥无几……

    正在这时,二人身后传来一声鹰啼,响彻长空,正在给萧逸讲解不同的天气、环境、风速、温差会对弓箭产生如何影响的皮匠,突然耳朵动了动,瞬时间左手抽出漆黑巨弓,右手搭箭,看都不看,回手向着天上就是一箭射去……

    随着一声鸣镝响,那只在二人身后天空高处盘旋的老鹰,应声落地,一头栽倒在不远处的雪地上,殷红的鹰血很快染红了白茫茫的雪地,红白分明,甚是好看!

    这只天空的霸主本来在寻觅自己的猎物,没想到反而成为了别人的猎物。慢慢收回手里的巨弓,皮匠对身边已经目瞪口呆,小舌头都伸出老长的萧逸说道:“必须身、心、箭合一,我既是箭,箭既是我!”

    看看地上的鹰尸,再看看端坐马上的皮匠,又看看他手里的巨弓,萧逸傻傻的点了点头。

    学习射箭的日子就此开始了,无论刮风下雪皮匠张济每天都会准时来道观教他,却从来不会住下,似乎只有他那个阴暗、腐烂的家里才能给他带来安全感。

    萧逸在练箭时也曾疑问,卧虎亭里彪悍的少年人不在少数,为什么皮匠就认为自己有成为射雕手的潜质,而得到的回答竟然是……

    “你的手臂比别人的长,正所谓猿臂善射!”皮匠一脸肯定的回答。

    萧逸无语中“…………”

    学射箭是很辛苦的,每天要成百上千次的拉动弓箭,手臂拉肿了,手指磨破了,眼睛瞪的更是迎风流泪,连耳朵为了分辨不同的声音有时都会听的耳鸣不止,可萧逸只要稍微懈怠一下,就会招来无情的责罚,屁股会肿上好几天,皮匠告诉他,日后要想出人头地,在这个乱世里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下,就必须用手中的弓箭去和天下英雄,一争短长!

    从此山里的野兽倒霉了,在皮匠箭下从无活口,有些野兽也是幸运的,因为在萧逸手里,他们逃生的机会就容易的多,可是慢慢的随着时间推移,它们发现,在萧逸手下逃生也变得越来越困难了……

    皮匠张济去过很多的地方,人生阅历非常丰富,除了教导萧逸射箭,偶尔也会和他聊些别的的事情,比如介绍下关中的富饶,蜀地的道路怎样崎岖,江南的美女多么温柔多情……,听的萧逸很是痴迷,自从穿越来以后,他一直待在卧虎亭,少年人都对外面的新鲜事物充满了好奇,何况穿越前自己就是宅男,在北京窝了二十多年;如今来到了东汉,听着皮匠给自己讲解的那些游侠儿们匹马单枪四处飘游的生活,让他产生了无数的向往……“江山如画!美女如云啊!”

    今天练习完射箭后,二人的话题聊到了各自手中的宝刀:

    “你手里那把贪狼刀如何?”

    锋利异常!

    如此宝刀,深藏于鞘岂不可惜?皮匠拔高了声音说道。

    刀出鞘是要见血的!……萧逸沉思了一会后慢慢的回答。

    刀本来就是杀人用的!

    …………………………

    萧逸陷入了沉思:“刀确实是用来杀人的,可刀也能用来开荒、劈柴……无论是刀还是别的武器,最开始铸造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从第一个聪明的原始人祖先拿起那块带有棱刃的石块开始,生活工具和武器就无法彻底的区分开了,原始人即可以用它挖野菜,砸核桃吃,他也会用它猎杀野兽,更会用那块石头去砍杀敌对部落的人,为自己的生存抢夺粮食,甚至抢回个老婆……

    见萧逸陷入沉思,皮匠继续用一种蛊惑的声音说道:“汉室无道,皇帝昏晕,中原正是鹿肥之时;我和铁匠的身世,以你的才智肯定早就了然于胸;你有一身的才华,若能和我们一同举事,大业定然可成;我志在报仇,铁匠也没有什么野心,若你有意,这天下共主的位置,未尝不可得呀!”

    萧逸在一生中受过无数的诱惑,有金银财宝,高官厚禄,还有香车美人……

    而这次,可以说是他最为动心的一次。

    “我有超过这个时代两千年的知识;我知道历史的发展走向,我还知道谁是忠,谁是奸;我更知道这些人里谁是智者,谁是庸臣;我能在这个时代掀起滔天巨浪……”

    感觉一顶王冠就在自己的眼前,而一个魔鬼的声音正在耳边不停地诱惑着你:“伸出手,抓住它,你将拥有整个天下;王权、富贵、美女……这个世界上只要是你想要的,你都能得到,只要你抓住它,紧紧的抓住它!”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万变犹定神怡气静

    尘垢不沾俗相不染

    虚空甯宓混然无物

    无有相生难易相成

    ………………

    呼!……,长出一口气,萧逸关键终于克服了心中的魔障,清醒了过来;微微一笑,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斩钉截铁的说道:“没错,刀就是用来杀人!可我萧逸要做握刀的人,而不是被刀控制的傀儡!”

    要成射雕之手,必有射雕之心,在这个龙蛇起陆,群雄并起的时代,唯有心志坚强着,方可弯弓射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