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第21章 无愁酒
    ,精彩无弹窗免费!

    誓约已立,时不我待,几个人立刻开始行动起来,大规模的提纯白酒,就不是一个小小的厨房能够胜任的了,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流水线式的生产工具是必不可少的,萧逸又要开始画图制做蒸馏白酒的器皿了;笔刚提起来,就被大牛、马六一把抱住,“我的小爷,您可别画图了,上次画个图纸,结果砌出个六边形的火炕,这次再画得坑死多少人呀……”

    后世《三国志》魏书记载:“牛、马二将军,每次大战前接到‘无愁侯’萧逸送来的排兵布阵图,从不观看,皆随意丢放,后被敌间谍所得,敌军按阵图商议对策之法;战,大败,每每按图埋伏行军,未遇敌,己军皆迷失方向,常有走入深山大泽,全军遇难之事……后人谓之曰“无愁侯神图,非常人所能懂也!”

    无奈之下,萧逸只好亲自来到牛铁匠的铺子里,说明来意和所需要的东西……

    其实蒸馏白酒的器皿很简单,二口大铁锅,一个大木桶,一些布帛,一根长长的铜管,不过考虑到这个年代没有制作那么长铜管的技术,所以用一根很长的竹子代替;铁锅是现成的,因为地处寒冷的北方,所以引流用的竹管不好找,好在邻居的皮匠那里除了销制兽皮,还制作弓箭,而制作弓箭的材料除了需要牛筋、牛角、还必须有上好的潇竹,萧逸直接就扛了一捆回来。

    看到萧逸如此大张旗鼓,铁匠和皮匠都放下手中的活计,抬着器皿,跟着一起来到了梁家酒馆的后院,想亲眼看看这个才智绝伦的少年又能给大家带来什么奇迹……

    说起酒;自从我们的原始人祖先把吃不完的野果子放到石头坑里,腐烂,发酵产生酒精那天起,酒就和人类结下了不解之缘;看看历代名人的表现就知道酒对中国人影响之大了。

    刘伶是历史上饮酒第一人,酒名高于文名,曾经有词:

    “酒地耕耘死便埋,

    未妨作达任吾侪。

    铜驼荆棘荒凉叹,

    名士从来不挂怀!”

    喝死在哪就埋在哪,真是喝出一种境界了。

    唐朝的李白号称‘酒中仙’,杜甫嗜酒甚于李白,据统计,李白现存诗文1050篇,涉及饮酒的有170篇,为16%强;杜甫诗文1400余,涉及饮酒300篇,为21%强。据考李白后代多弱智有生理缺陷,杜甫死于饮酒过量。然历代文人骚客饮酒依然“视死如归”。这种喝酒的精神真实让后世酒鬼顶礼膜拜!(小编就得先叩拜一个,文坛豪杰,酒国英雄,我等楷模)。

    如果说文人雅客饮酒还带着一丝文艺的浪漫,那么历代国君饮酒就带着丝丝的血腥了。

    《说文解字》上就有:“古者夏禹时期的仪狄作酒醪,禹尝之而美,遂疏仪狄。大禹因为怕后人饮酒亡国,所以用大毅力戒酒,并疏远了酿酒的仪狄,可再看看后代君主们的精彩表现:

    夏桀开凿的酒池大得可以行船,亡国。

    商纣王更胜一筹,直接酒池肉林,亡国。

    南陈后主:陈叔宝“终日沉醉,罕有醒时”每日与子弟饮酒一石。亡国。

    元太宗窝阔台酒瘾极大,晚年尤甚,日日与大臣们狂饮不止;最后喝死为止。

    辽景宗耶律璟,人称‘睡王’,而他巨能睡的原因就是他巨能醉,史书记载“宴饮达旦”,“昼寝夜饮”最后在醉酒中被手下仆人杀死。

    无话可说,无言以对。

    一个个好男儿前仆后继,酒真的是男儿血呀!

    男人血管里流淌着的就是红色的酒精……

    梁小鱼家用的是汉朝传统的酿酒方法,把粮食蒸熟以后冷却,然后密封在大缸里慢慢发酵,这种发酵酒只有十多度,而且含有大量的粮食残渣,饮用之前必须层层过滤,但依然酒色浑浊,还有一种苦涩的味道。

    萧逸让大牛二人把第一口大锅搭在砌好的灶台上,锅里倒满梁小鱼家的发酵酒,再用几层布帛将锅口层层密封;锅上面再套上一个大木桶,完全将锅套在里面,这木桶必须严丝合缝,桶口和锅口拼接的地方用黄泥密封,在木桶上半部分开一个小口,要正好把竹管伸进去,缝隙处同样黄泥密封,而竹管的另一头下边放着另一口大锅

    一切准备就绪,萧逸下令,点火!

    一团青色的火苗,带着众人的殷殷期望,很快熊熊燃烧起来;锅里的酒水在大火烧煮下迅速沸腾起来,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众人一脸紧张的看着眼前这神奇的一切,虽然不明所以,却聪明的什么也没问,因为萧逸给过他们太多的奇迹了……

    因为酒精的挥发速度比水要快的多,所以大量带着高温的酒气就透过布帛的层层过滤,升到木桶上,再顺着竹管向外喷涌,竹管很长,中途酒气遇冷后重新变成液态酒,慢慢滴入第二口大锅里;随着一股透明闪亮的液体流下,浓烈的酒香开始在整个院子里弥漫;这种简单的物理反应在现代连普通的小学生都明白,可在东汉年间……

    梁小鱼把眼睛瞪得比鸡蛋都大,恨不得一口把大锅吞下去一样。

    大牛和马六则是张大了嘴,舌头都慢慢吐了出来,一寸、两寸、三寸、……

    铁匠和皮匠什么也没表示,不过看向萧逸的眼神已经和看当初那个号称能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天公将军’神棍张角一样了。

    看着流淌出来的酒气渐渐变淡,萧逸让熄了灶火,稍微冷却后,拿起一个卖酒用的瓢舀了半瓢,轻轻抿了一小口,口感不错,清爽甘冽,感觉这蒸馏酒在35度左右,这个度数在东汉时代绝对是高度烈酒了;“这可是纯天然无污染的纯粮食酒呀!21世纪虽然也有粮食酒,可那些用大量化肥、农药种出来的,与其说是粮食,不如说是慢性毒药更准确些……”

    还没等萧逸感慨完前世那些奸商糟糕的勾兑白酒,边上同样嗜酒如命,早就虎视眈眈的牛铁匠一把抢过水瓢,舀上满满一瓢,猛的灌了一大口,浓烈的酒气迅速充满了他的口腔、鼻腔,感觉一条火线顺着他的咽喉直接烧到了胃里,瞬时间肚子里就像着了一把火,把冬天带来的寒意驱散的一干二净……

    “好酒!这才是男子汉该喝的酒,老子以前喝的那都是水呀!”说完,铁匠把手里的瓢小心翼翼的递给皮匠,生怕撒出一滴……

    大牛和马六不敢跟皮匠抢,迅速扑向其他两个瓢,而动作慢了一拍,无瓢可抢的梁小鱼瞪着一双发赤的眼睛直接扑到铁锅旁,干脆用双手捧起酒来就往嘴里灌;就像饿了几天的疯狗找到一大块肥牛肉……

    每个人喝完酒之后的反应都是不一样的,可以说一百个人喝完酒可能就会有一百种不同的反应;

    哭着有之,笑着有之,甚至裸奔者也有之……

    萧逸喝完酒,面不改色,心不跳,……“小意思,毛毛雨啦!哥可是喝过60度草原白酒的。”

    铁匠喝完酒,仰天长啸,声传数里,发泄胸中的激荡;

    皮匠喝完酒,低头不语,默默沉思;

    大牛、马六喝完酒,小脸烧的通红,鬓角热汗直淌,头顶开始冒出丝丝热气,一边偷喝一边看着铁匠,生怕被阻止……

    而梁小鱼跪在地上死死抱住盛酒的大锅,哭的声泪俱下,似乎要把这么多年的不幸统统哭出来,一边哭还一边用自己的头猛撞铁锅的边沿;那个伤心劲,不知道的还以为远在蓟县的‘梁百万’升天了呢……

    生怕把铁锅撞漏的萧逸连忙拽起还在趴地痛哭的梁小鱼;又看看其余四个人,只说了两个字:“保密!”

    其余众人都开始把情绪稳定了下来,互相看了看,同时恶狠狠地一点头;

    看着铁锅里晶莹剔透的白酒,一锅发酵酒大概能蒸馏出三分之一的高度数白酒,可是能卖出去的价格绝对是前者的十倍、甚至数十倍都不止;千金易得,好酒难求;多少达官显贵为了求一坛好酒,一掷千金也在所不惜;在众人眼里,这已经不是酒了,而是一条铺满黄金的璀璨大路,而断人财路者,如杀人父母呀!

    好酒已经蒸出来了,必须起一个配的上它的名字!

    集思广益,大家都开始转动脑筋,就连平时除了报仇万事都不关心的皮匠这次也蠢蠢欲动,男人,骨子里永远是痴迷酒精这种液体的,这种痴迷,可以压盖仇恨,有时甚至能够压盖爱情……

    牛铁匠提议叫‘卧虎酒’,因为是在卧虎亭出的酒,而且名字也霸气,更符合此酒的霸蛮酒性;

    皮匠则认为叫‘烈血酒’更加贴切……

    梁小鱼则死死咬定,叫梁家酒才符合此酒的原产地……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争论不休!

    最后,一直没有发言的萧逸做出最后结论,很无耻的决定,此酒的名字就叫——————无愁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