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第20章 一诺千金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牛几人合力把发疯的萧逸按在了地上,掰开嘴,就准备强灌童子尿,万般解释无果的情况下,为了自保萧逸只好一把拧开了手里捧着的宝葫芦,当然他这个葫芦没有收妖怪的本事,可随着葫芦塞打开,一股浓烈的酒香飘散开来……于是小道士免除了被灌一口童子尿的危险。

    事实胜于一万句雄辩,大牛抢过来喝了一口,一双牛眼瞬时变的通红;马六接过去也灌了一口,辣的直吐舌头,张燕也抿了一口,一张娃娃脸变的像关公;最后连马驹‘白菜’也跑过来偷偷添了一口,它到没出什么事,依旧满院子活蹦乱跳,就是马步有点散乱,像是在拧麻花……

    还是那三人两骑,萧逸又坐在了马六怀里(一定要早点学会骑马,整天在男人怀里坐着,哥丢不起那个人;萧逸暗语);风驰电掣一样,在满天雪花中又来到了镇子东口的酒馆门前,梁小鱼还是揣着手在门口蹲着,姿势一变不变,黑色的小脸因为下雪的寒冷,冻得有点发紫,但还是兢兢业业的尽着一个酒馆老板的职则,而一个能尽职尽责的人最起码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还有很大的可能成为一个成功的人。

    看到大牛三人去而复返,高兴的他连忙出门迎接,毕竟,一天之内能有顾客上门关顾两次,哪怕是业务量小点,也是让人高兴的一件事呀!何况整整一天,他一共才挣到13枚铜钱,就是萧逸那13枚。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若干年后,这13枚铜钱所代表的意义,远远高于它们本身的价值,被世人称为“万钱之母”,成为梁家世代珍藏的传家之宝;每当有子弟成年外出经商,必须把这13枚铜钱请出来,放到祖庙里,行三跪九叩大礼,祈求保佑。曾有外人出十万金求一枚者,而不可得!因为后来富甲天下的梁小鱼和权倾天下‘无愁侯’萧逸给世人留下一段“十三枚铜钱打天下的传说!”

    一千年后,天下又一次大乱,战火连天,贼寇杀来,时任梁家第49代家主的‘梁旺财’万贯家产全部丢弃不要,就怀揣着这13枚铜钱撒丫子跑路了……

    三人大步走进酒馆,这次萧逸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一句话不说,拿出葫芦,直接递到梁小鱼的面前;虽然有些疑惑不解,但后者还是接了过来,放在鼻子下闻了闻。

    真正的酒国高手,无须用舌头品,只要用鼻子一闻就能分辨出酒的好坏,甚至能分别出酒的品种,产地,年份……;轻轻一吸,一股浓厚的酒香就从鼻子直接冲进了梁小鱼的胸腔里;猛地睁大眼睛,看着手里的酒葫芦,就像看着什么绝世宝物,轻轻晃了晃,熟悉的手感告诉他,葫芦里还有少半碗酒;(本来有一碗的,可是自己尝了一口,大牛喝了一口,马六灌了一口,张燕抿了一口,‘白菜’还偷了一口,就这还幸亏萧逸手快,否则这点都剩不下)。

    往嘴里到了小半口酒,闭上双眼,慢慢用舌头上的味蕾品味着口中的烈酒,清冽干爽,滋味回长;猛地张开嘴,吐出一口长气;平时浑浑噩噩的双眼第一次变得这么黑白分明;聪明人不需要多说话,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言不发地萧逸,梁小鱼一挥手,只说了一个字:“请!”

    随梁小鱼走进内屋,酒馆分内外两部分,外边是小酒馆,里边别有洞天,是一个大院子,既是酒库,也是梁小鱼的住处,同时还是梁家商团的一处货物周转站,堆积着不少货物,其中以梁家自酿的酒类为主。

    取出两个海碗,分别倒入自家的酒,和萧逸带来的酒,趴在那仔细观察,自家的酒颜色浑浊,酒味清淡,喝起来还略有苦涩,里面带着很多的粮食残渣(哎,21世纪,现在小编喝的酒想要粮食残渣都没有,全是酒精勾兑的/哭!);再看另一碗,酒色透明干净,竟然一丝杂质也没有,提略微一闻,酒香扑鼻。

    抬头看了一眼面带微笑的萧逸,梁小鱼用一种肯定的语气说道;“小道长你带来的酒,清澈透明,香气扑鼻,更难能可贵的是毫无杂质,比起我卖的酒来胜过百倍,不可同日而语,不过,这两种酒,虽然酒精浓厚不同,但是细细品味之下,应该是同出一源;若我所料不差的话,小道长您应该是从我这里买走酒,然后用秘术提纯,最后得到这上品佳酿吧?”

    啪!啪!啪!萧逸连连鼓掌,一是称赞梁小鱼对酒的认识水平,二是佩服他敏锐的思维能力和精准的判断力。同时开口说道:“梁老板果然好见识,如果由你来代卖此酒,不知能获利几何?又能分给我多少?”

    “如果小道长肯把秘术出让的话,价钱随你开,我绝不还价!”梁小鱼一副慷慨豪迈的说道。

    “梁老板果然是一流的商人,不过,正所谓“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这种酒如果大量售卖,那产生的利润绝对是日进斗金,而且生生不息;我出秘方,你出资源,通力合作,互利互惠如何?”萧逸一脸淡然的说道。(小样,想玩我,哥可是跑业务的出身;萧逸暗语)

    “可以,你我合作,利润四六分成,你四,我六”,略略思考,梁小鱼痛快的答道。

    呵呵,三七分成,我七你三,这秘术可是我独家所创(蒸馏技术是你创造的吗?抄袭!作者语:),另外我可是能抛开你,单独干的(你有钱当启动资金吗?最后13个铜钱都花出去了,作者语:)萧逸谈起生意经来寸步不让,看的身边的大牛二人钦佩不已,“仙师就是仙师,不但秘术高超,这脸皮也是超人的厚呀……”

    有我梁家的商路,可以事半功倍……

    天下商家多了,愿意做这个买卖的人如过江之鲫……

    隔行如隔山呀!

    会者不难……

    ………………”

    两个人唇枪舌剑的喷了足足半个时辰的口水,把两人前胸的衣服都喷湿了;最后达成协议,五五分成。

    啪!啪!啪!呵呵呵!协议达成,击掌为誓,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产生了棋逢对手,知己难求的感慨,相对大笑起来。

    日后,梁小鱼多次对亲朋好友说道:“无愁侯奸狡多智,若肯一直从商,那这天下第一首富的宝座就轮不到他梁某人了。

    中国古人对誓言有一种虔诚的信仰,正所谓,轻生死,重承诺,为了实现自己的誓言,往往能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比如战国四大死士之一的聂政,立誓答应豪富严遂,等自己给母亲送终,并守孝三年后,就为他杀死仇人韩相侠累,果然;后来聂政独自一人仗剑入韩都阳翟,以白虹贯日之势,刺杀侠累于阶上,继而格杀侠累侍卫数十人。因怕连累与自己面貌相似的姊姊荌,遂以剑自毁其面,挖眼、剖腹自杀。其姊在韩市寻认弟尸,伏尸痛哭,撞死在聂政尸前。这种为一句誓言而甘愿粉身碎骨的故事,在中国历史上还有很多……

    最后的重誓言,轻契约的群体是清朝的晋商,讲究‘万两银子一句话’,只要是答应的买卖,绝不反悔,哪怕对方因为火灾等原因,把账本全部烧毁,自己也会不打折扣的完成当初的誓约;如果谁在经商的时候,要立白纸黑字,那他就会被人鄙视,不被晋商团体所接纳,也就永远成不了超一流的大商人。

    可惜,老祖宗传下来的这么好的品德习惯,到了现代社会,全部毁坏殆尽了,21世纪的社会,只剩下怀疑、不信任、背叛、欺骗……想想都让人心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