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第17章 破军易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天亮时分,龙首坡的喊杀声终于平息了下来,一身血迹的黑衣人首领提着沾满鲜血的青锋宝剑站在中央,剑锋上都砍出了缺口,可见刚才一战杀人不少。围巾已经解下,露出一张十分女性化的脸,桃花眼转动之间,一股子妩媚之气不经意间就自然的流露出来,正是盘龙亭的少主‘紫木公子’,此时他正指挥着手下的人收拾战利品,大量的财货和上百匹的骏马让所有人都眉开眼笑,看他们那熟练的动作,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勾当了。

    虽然紫木公子长得‘倾城倾国’,可却从没人敢色迷迷的看着他的脸,更没人敢嘲笑他,上一个开玩笑说他是“倾城倾国”的客人,被他灌醉后扔进大石磨里,粉身碎骨,肉末被喂给了他圈养的看门恶狗。边上的‘猪大肠’倒是满身干净,冲杀时躲在后边的他,只是高声呐喊,人却绝对不会往前冲,只会在最后大局已定时,用手中的锯齿砍刀捅了几个奄奄一息的马帮伙计,然后就跑到主子面前来表功……

    “死了几个?”紫木公子无情的问道。

    “回禀公子爷:“杀敌25名,被他们重伤逃走一人,还有一个少年掉入河中,料想都难以活命。”偷偷看了一眼主子的脸色,大肠管家这才壮起胆子继续说道:“不过,我们自己也死了15人,轻伤10人,还有三个重伤的,快不行了。”

    “什么?”有些发怒的紫木公子说道:“咱们都是训练有素的甲士,又是出其不意的偷袭,怎么还死伤这么大?”

    “这些马帮伙计全都悍不畏死,虽然被偷袭,可赤手空拳的也敢跟咱们玩命,而且那个最后掉进河里的少年,武艺高强,手中宝刀又锋利无比,死伤的弟兄至少有一半是他杀的。说完,猪大肠拿出一把短刀,双手献给紫木公子。

    抽刀出鞘,一抹青光闪动,看刀刃,雪花波纹刺眼,半分厚的刀背微微弯曲,两侧血槽中沾满了鲜血,再看刀柄上红色铭文的;“破军”二字经过血液的浸染,仿佛活过来一般,下边牛头标志清晰可见;拿起自己那把青峰剑,用刀一斩,“叮”的一声,宝剑应声而断,再看短刀,刀刃丝毫无损。

    “好刀呀!好刀!破军?……正合我意!”紫木公子用手轻轻抚摸着刀身,那张小白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恭喜公子!贺喜公子!只有公子才配拥有这样的神兵宝刀,也只有这样的宝刀才配得上公子的文才武功。”论起拍马屁的功夫,‘大肠管家’绝对是超一流的。

    将‘破军’宝刀收起,紫木公子接着下令:“收拢所有马匹,连带受伤的甲兵一起送到亭东15里外的小渔村安置,不许走露半点风声,至于这些死尸……不分敌我,全部扔进盘龙河,希望河中的龙王能满意这份祭品,保佑我公孙家,万年富贵!……哈哈……哈!”

    如此狠毒的话语再加上那副倾城倾国的面容,竟形成一种妖异的美感,看的站在边上的‘猪大肠’都产生一种恍惚的感觉。

    …………………………

    清晨,卧虎山下,河边,三个人和一匹小马驹正在跑步,为首的少年正是萧逸,每天早晨的跑步已经形成了生活习惯,如今他又拉上了大牛、马六两个人,再加上和他形影不离的马驹,组成了一只奇怪的跑步队伍。秋季河边的空气清新舒爽,吸上一口让人格外的精神,三个人有时能在河边捡到一些河蚌,有时是一些搁浅的小鱼,今天……却捡到了一个活人!

    眼睛锐利的萧逸最先发现,在河岸边趴着一个人,全身****,估计衣服早就被湍急的河水冲跑了;脸朝下,半个身子还泡在水里,三人连忙靠前,翻过来一看,是个长着娃娃脸的少年,脸色苍白,肚子高高鼓起,身上有好几道恐怖的伤口,被河水浸泡的发白,向外翻转着,露出白惨惨的嫩肉;伸手一摸心口,还有微弱的心跳。

    马六惊讶的说道:“这不是前天在咱们镇子门口赶马的马帮少年吗?我认识他,还跟他聊过马匹的习性、好坏,他怎么掉进河里了?还一身的刀伤?说着就要把少年抱起来,萧逸连忙制止住他。

    对溺水的人必须先给他控水,恢复呼吸,否则很容易就窒息而死。让大牛倒提起娃娃脸少年的双脚,萧逸则用手开始挤压少年的腹腔,一下,两下……终于,‘娃娃脸’开始呕吐,河水、泥沙、树叶……竟然还吐出一只小蛤蟆,呱!呱!叫的一步一步蹦走了;看着少年的胸腔起伏,呼吸开始慢慢恢复过来,三人赶快将他抬起用衣服裹好,由大牛背着,一路飞奔向小道观,那里可是有个能救死扶伤的神仙老道……

    路上三个八卦少年开始了热烈的讨论:

    “他为什么掉进河里?

    可能遇到土匪了吧!

    那怎么连衣服都没了?

    这个,大概土匪劫财又劫色,

    ……………………

    胡说,我估计是殉情自杀才跳河的……

    那怎么还有刀伤呀?

    哎!最毒妇人心嘛!

    哦!也是啊……”

    ‘出尘子’老道的医术绝对是一流的,看到受伤的少年后,立刻给他用温水洗净伤口,敷上老道自制的白药,用白麻布仔细包好,又用金针度穴的办法刺激少年身体内的生命力,另一边熬制着补血益气的汤药……

    经过一夜的蒸腾,终于平安度过了危险期,保住了娃娃脸少年的小命,就这样,萧逸在河边捡到,哦!不……是救起了日后自己的另一员大将,最后官拜大魏征东大将军的张燕!

    萧逸早晨依然准时去冰封的河岸边跑步,只是队伍里多了一张娃娃脸;张燕从昏迷中醒来以后,变得沉默寡言,每天除了吃饭就是坐在屋子里发呆,而且每晚都是噩梦连连,胡言乱语:“火光……厮杀……天公将军……大业……我的刀……

    直到有一天早晨,‘出尘子’老道在院子里教萧逸三人武艺,看到几人高超的身手后,娃娃脸就像解冻的青蛙一样,一下子活了过来,眼睛里喷出熊熊的复仇火焰,长跪在老道的门前,叩头出血,要求拜师学艺……于是跑步的队伍里多了一个人。

    后世《三国志》魏书记载:“张燕,青州人氏,父母不详,出身贫寒,年少时与叔父出塞外贩马,路遇劫匪,叔父丧命,马匹尽散,重伤,跳河得脱;被‘无愁侯’萧逸救起于河边,由是感激,遂许其驱驰,日后官拜大魏征东大将军,爵,抚远侯。常言:“活我命者,无愁侯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