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第16章 暗夜杀机
    ,精彩无弹窗免费!

    胆战心惊的走出‘盘龙亭’后,黄鼠等人立刻催动马群一路狂奔,想要赶快离开这个危险之地;好在一路上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出来四十多里以后,众人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这时天色也慢慢暗了下来。

    “黄首领,天色已晚,前面就是龙首坡,此处面南避风,又有青草可以安置马群,今夜我们就在那里宿营吧?”老郑头看了看太阳已然西坠,开口说道。

    “不可,虽然出来了,可我心中还是不安,能否连夜赶路,离开这是非之地!”黄鼠一副心惊胆颤的模样。

    “天色已晚,过了龙首坡道路崎岖难行,何况弟兄们和马群都已经疲惫,若是夜间遇到猛兽,那就麻烦了”看了看手下伙计们一脸疲惫的神色,老郑头无奈的说道。

    “好吧,那就在龙首坡安营,大家都提高警惕,今晚安排双倍的人手值夜!”

    “诺!……”

    随着一声欢呼,众伙计们迅速开始安营扎寨,常年的在野外奔波,对这一套都是轻车熟路了,片刻功夫,保暖而坚固的牛皮帐篷就搭建起来,马群四周以木桩固定,随后用绳索层层圈好,熊熊的篝火燃起,烧水,做饭……马匹也开始啃食地上肥美的野草,秋天,本就是草黄马肥的季节。

    看着众人忙忙碌碌的身影,只有黄鼠比较沉闷,眼睛不断转动,也许是长期盗墓接触鬼神的原因,他有一种神奇的第六感,总能预感到一些危险的来临,不放心的他又亲自查看了一边周围的情况,并安排行值夜的岗哨,一直等到众人用餐完毕,月上树梢之时,周围依旧静静的没有任何状况,这才松了一口气,“也许是自己太疑神疑鬼了吧……”

    深夜来临,寒风阵阵,龙首坡的原野上格外的平静,连只飞鸟也没有,劳累了一天的伙计们很快在厚厚的牛皮帐篷里鼾声如雷,马群也彻底安静下来,偶尔有一两匹会打声响鼻,啃几口青草,值夜的几个伙计一开始还忠于值守的四处巡视,但随着夜色渐深,疲倦劲上涌,慢慢的也松懈了下来。

    ……………………

    午夜时分,龙首坡东侧,植被茂密的松树林里,一群黑影就像毒蛇般慢慢的游了过来……

    这群人大概六、七十人的样子,为首一人,面围黑纱,黑衫罩体,软带扎腰,脚下厚底的牛皮快靴,手提三尺青锋宝剑,剑光在月色下犹如一汪秋水般不停地晃动,只有一双桃花眼露在外边射出阵阵的寒光;其余众人也是黑布包头,手中各执弓箭、兵刃,一群人就这样毫无声息的在密林里潜伏着……

    在桃花眼的身旁,紧紧跟随着一个肥胖的身影,借着朦胧的月色可以看到,此人一脸的横肉都有些扭曲了,眼睛中透出无比的贪婪之色,仿佛一只发现了猎物的豺狗般,正是盘龙亭的‘大肠管家’--朱大勇。

    “公子神机妙算,那群马贩子正在坡下过夜,咱们是否现在动手,杀他们个片甲不留!”来到为首的‘桃花眼’面前,‘大肠管家’卑躬屈膝的小声说道,同时晃动了一下手中的锯齿砍刀,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不急,现在他们还没睡沉,让小的们耐心等待,黎明时分再动手!”为首的紫木公子却丝毫也不急乱,而且把动手的时间安排在了人一天中最困倦的黎明时分。

    “诺!……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着,熟睡中的马帮众人丝毫没有察觉到,巨大的危险已经笼罩了过来;玉兔西坠,星辰隐退,当天空中只剩下最后一颗启明星时,时机到了。随着紫木公子猛地一打手势,众多黑衣人迅速接近了马帮驻地,手中有弓箭的都拉开了弓,瞄准了火堆旁昏睡着的守夜人。

    “啪!啪!啪!”随着一阵弓弦响动,几个在火堆旁守夜的马队伙计纷纷中箭身亡,众多黑衣人像一群恶狼般冲进了营地,挥动刀剑,开始大肆砍杀。

    这时马帮众人才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很多人来不及穿戴衣物就从帐篷里窜出,开始拼命反抗,都是在塞外闯荡的血性汉子,即使有些来不及抽兵刃的,赤手空拳也大吼着猛扑上去,一时间厮杀声、惨叫声、兵器的碰撞声,还有马群慌乱的嘶鸣声,响彻整个龙首坡。

    听到外边的喊杀声,整夜和衣而眠的黄鼠立刻蹦起来想要拔刀抵抗,刚一出帐篷,肩膀就被砍了一刀,瞬时鲜血淋漓,深可入骨,再看周围血光冲天,手下的伙计们不断被砍倒在地,少主张燕和老郑头早就不知所踪,无奈之下,黄鼠一咬牙,在慌乱中,借着身材矮小灵活,爬上一匹遛缰的快马,向南一路逃去,一伙黑衣人迅速抢了马匹,高举火把像猎犬一样追了下去……

    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总是能爆发出超常的智慧和勇气,也许这就是一种潜力的释放,所以,人,千万不要轻视自己,也许那一天,你就会创造出奇迹。

    现在黄鼠就遇到了危险,后面的黑衣蒙面人举着火把像一群恶狗般穷追不舍,感觉着自己滴血的肩膀上传来的阵阵剧痛,再看看前面崎岖难行的山路,真是前无去路,后有追兵!不过正所谓,狗急跳墙,人急上房,黄鼠自负比狗还是要强很多的。

    跑过一片荒草滩时,黄鼠翻身下马,用怀中的匕首在马屁股上猛地一刺,那匹战马嘶鸣一声,吃痛之下疯狂的跑了下去,黄鼠却借着夜色迅速躲进路边半人高的野草从中,消瘦的身体紧贴地面趴下,一动不动,很快追兵的马蹄声来到近前,看着眼前大片的荒草堆,这群黑衣人略有犹豫,这时远处那匹受伤的惊马发出疼痛的嘶鸣;众人连忙打马狂追了下去……

    草丛晃动,露出一张猥亵的面孔,看了看跑远的黑衣人,黄鼠撕下一条衣服,包扎好肩膀的伤口,转身向北边的龙首坡方向慢慢潜伏过去……聪明的他知道,黑衣人追不到他,肯定会回来反复搜索,留在原地,或者接着向南逃跑,肯定会被捉住,只有向龙首坡摸索前进,才能逃得性命;敌人从北边来,我也向北边跑,狡猾的黄鼠终于逃得了性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