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第13章 千里墨烟驹
    ,精彩无弹窗免费!

    ?萧逸洋洋得意的走在回道观的路上,手里牵着一根绳子,拴着抓到的偷菜贼……一匹浑身泥点垂头丧气的小马驹;跟在后面的马六不时用手中的棍子敲一下不肯走路的小马驹屁股,至于大牛则在一旁呲牙咧嘴,胳膊上赫然还有两排大大的牙印子,三个人都是一身的泥水……

    为了抓住它,三个人可费了老大的力气,纵然掉进陷阱泥坑里,小马驹依然不老实,连踢带咬,嘶鸣不断,简直比野兽还要厉害;最后三个人一起跳下泥坑,强行施展蛮力,这才活捉了偷菜贼。

    就这样,一不小心大牛还是被它咬了一口;看着仍然想张嘴咬人的小马驹,萧逸一度怀疑,他们捉住的这个小家伙,其实是一匹外表长的很像马的某种野兽;否则一般的小马驹哪有这么凶悍的,动不动就张嘴咬人,而且力气大的出奇,以萧逸的神力都按不住它。

    ‘偷菜贼’被栓在了道观里的老枣树下,三个人开始三堂会审,研究怎么惩罚这个让他们好几个晚上没睡好觉的家伙。

    卖掉?……估计没人敢买!

    留下拉磨、耕地?……开玩笑,谁能驯服的了它!

    放了它?……又有点不甘心!

    最后三个人初步决定,晚上吃一顿红烧马肉,改善一下伙食。

    在小马驹离变成一锅火烧肉只有一步之遥时,它的命运因为一个眼神发生了转折。

    听着厨房里磨刀霍霍的声音,似乎意识到什么的小马驹猛地竖起耳朵,夹紧尾巴,浑身开始颤抖起来,并睁开了一双充满恐惧、无助、可怜的眼睛,而此时萧逸正在疑惑的上下打量,这么个小东西怎么跑的像风一样快,还能轻易跳跃那么高的篱笆墙;于是两双眼睛的目光碰撞在了一起。

    小马驹的眼神打动了萧逸心中深深隐藏起来的软弱,突然的穿越而来,在陌生的世界里,和这匹远离族群的小马驹一样,远离父母,孤苦无依,在这个充满危险的世界里苦苦挣扎;此时两者的眼神是如此的相似,都能感受到对方心里那份深深的孤独和寂寞————不是我想变得坚强、冷酷,而是在这个世界里除了自己,我没有别的依靠!

    伸出舌头,舔了舔萧逸的脸,小马驹在自己即将变成红烧肉的情况下,选择了安慰同样孤苦的敌人。

    (人性?兽性?想起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位西班牙斗牛士,在角斗场上突然感觉身体不适,疼痛的坐在了角斗场里,这时第一个走上前去安慰他的,就是那只刚刚被他刺得满身鲜血的公牛,在伟大的善良面前,斗牛士失声痛哭,终止了比赛,退出斗牛士生涯,从此,终其一生,不进角斗场半步;变成了一个虔诚的动物保护着。)

    萧逸那被层层武装起来的内心防线终于崩溃了,抱着满是泥泞的小马驹,无声的眼泪在两颗脆弱的心里同时流淌。

    果断制止了大牛、马六两人的暴行(二人欲哭无泪,天地良心,提议吃红烧肉的可是小道士自己);并亲自去端来上好的豆饼,又从厨房拿来扒好的白菜心;于是,后来的马中之王就这样被一盆廉价的豆饼和几颗白菜心给收买了,并签下了终生的卖身契。

    看着吃饱的小马驹满身泥泞,同情心爆棚的萧逸拿着刷子,带着它一起走向山下的小河;在自己穿越来的地方和马驹一起接受秋水的洗礼,共同洗去尘世间的孤独和寂寞,从此你我生死相托,祸福相依!

    萧逸牵出去的是只又脏、又乱、又野蛮的小野兽,带回来的却是一匹浑身毛色黑亮,大概一岁左右的神骏小马驹。

    高立的小耳朵灵活的转动,有些像兔形的脑袋,四肢修长有力、薄薄的皮肤上有几道野兽的爪痕,显示出它曾经历过极大的危险,体型饱满,步伐轻灵、犹如一只山中的小精灵,立刻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如此灵智、威武的马驹,世上少见。

    看着围绕自己跑来跑去的马驹,萧逸抱住它说道:“以后你就跟着哥吧,哥肯定让你天天吃上白菜心,另外还得给你起个名字……

    为了给马驹起个好听的名字,三个人都开始拼命的转动脑筋,“黑风?黑龙?黑虎?黑豹?黑……在否决了无数大牛和马六想出的名字后,萧逸又拔掉了无数根头发,杀死了无数脑细胞后,做出最后的决定:“既然你那么喜欢吃白菜心,就叫你-----白菜!”

    看着躲在萧逸怀里连连点头的马驹……哦不,是……“马驹白菜”,另外两人口吐白沫的被雷倒在地上……

    日后,‘无愁侯、神威天策上将军’萧逸的府邸周围,必然种植数百亩大白菜,于是‘无愁侯’爱吃白菜的名声举世皆知,而且萧逸只吃白菜梆子,不但自己吃,还大量分送亲朋好友一起吃,至于白菜心,那是扔出去喂马的。

    后世,关于白菜心和白菜梆子那个更有营养一直争论不休;支持白菜梆子一派的论据就是,三国时期,大量魏国的文臣武将吃白菜都是只吃白菜梆子,而代表性人物就是-----萧逸。

    院子里的动静终于惊醒了正在闭关的‘出尘子’,老道走出屋门,一双暗淡的眼睛在看向马驹时突然变得明亮起来。大步走上前,一把抓住想要躲到萧逸背后的小马驹;仔细打量起来,摸摸马头,摸摸脖子,又摸了摸肩胛骨和肋骨,甚至抬起小马蹄子看了又看,看老道如此,站在一边的马六也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最后连小马屁股都摸完的老道惊讶的问道:“如此神物,你们从何得来?”

    萧逸莫名其妙,马六若有所思,只好由大牛回答到:“这个偷白菜的小贼是我们用陷阱抓回来的。

    “啪!……”老道一巴掌拍在大牛头上,力量之大,听的边上的萧逸牙都发酸;

    “如此神物竟然落在你们几个无知之徒手里,简直是暴殄天物,你们可知它是谁?可知它的出身?”

    三人连忙老实的站成一排,用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看着老道,等着讲解。

    老道摸摸小马的鬃毛开口说道:“此马产于极西之地,属于汗血宝马的一种,此马长大后,力大无穷,聪慧过人,能和主人心念合一,而且一旦认主,誓死不变,是无数沙场战将梦寐以求的坐骑;它的大名就叫---千里墨烟驹!

    思索了一下,老道继续说道:”在哪极西之地有一大宛国,国中有一座圣山,山上有一种天马,奔驰如飞,拔山涉水如履平地,人力不可捕捉;于是有聪明之人就在每年马匹发情的三四月份,把漂亮,年轻、神骏的五色母马放在山脚下,引诱天马之王前来交配,待母马怀孕后再收回,生下来的就是汗血宝马;而其中一种纯黑色的就是它,老道指指小黑马驹。

    因为毛色纯黑,奔驰如电,人们只能看到它奔跑后留下的烟尘,所以起名---千里墨烟驹!

    当年汉武帝为求汗血宝马,派遣使者带着同宝马等大的金马前去大宛交换而不可得,随后派贰师将军李广利两次带兵西征,死伤无数,才用武力得到这种宝马。

    听到老道在讲解自己的身世,“马驹白菜”也高高的抬起头,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而萧逸三人则暗暗地擦着冷汗,幸亏没把这匹‘千里墨烟驹’大人变成一锅红烧肉,否则老道非把他们三个吃下去的再给揍出来不可,至于是从上面揍出来,还是从下面揍出来,那就不得而知了……

    “啪!……”最后‘出尘子’老道一巴掌拍在萧逸头上:“白菜?什么破名字!如此神物竟然给起这么一个名字,劣徒呀!劣徒!你气死为师了……”

    《西极天马之歌》。

    天马来兮从西极,

    经万里兮归有德,

    承灵威兮降外国,

    涉流沙兮四夷服。

    出尘子老道一边念着歌词一边转身回屋继续悟道去了,留下一脸无辜的萧逸和在一旁洋洋得意的马驹”白菜!”

    萧逸用手小心的摸了摸在一旁活蹦乱跳的‘马驹白菜’,心中暗暗感叹,这就是东汉版本的‘劳斯莱斯幻影’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