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第12章 嚣张的偷菜贼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谁偷了我的菜?”卧虎山上,小道观后面的菜地边,萧逸怒火冲天的仰天大喊。

    除了练武和睡懒觉,萧逸剩下的时间几乎全部用来种菜了,这片菜地是老道‘出尘子’开辟的,原本规模并不大,只是将将的自给自足而已。

    萧逸到来这里后,本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原则对菜地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充;现在菜园的规模已经相当可观了,不但足够供应师徒二人自己的需要,而且经常会拔出一些送给山下的百姓;种菜,巡视菜地已经成为萧逸每天的必然功课之一,也是来到东汉末年这个时代以后为数不多的乐趣。

    因为天气渐渐寒冷,为了储备足够的蔬菜过冬,萧逸在菜园子里种植了大量的白菜,辛勤的浇水,施肥,除虫……用心用力的打理着,每天看看白菜良好的长势,心情都是愉快的。可今天早晨萧逸来到菜地时惊讶的发现,整整一畦的白菜没了,准确说是被人偷走了,再准确的说是把白菜心偷走了,留下大片的白菜梆子散落一地,像是在嘲笑他这个种菜人……

    这简直就是在**裸的偷窃自己的劳动果实;当初大学时代,萧逸为了保护自己qq号上蔬菜不被人偷,每天半夜设好闹铃,准时起来收菜,宁可牺牲睡觉的时间,也不能丢失一颗菜,而现在,看着被人偷走的整整一畦白菜,如何能不怒火中烧呢?

    小道士很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仔细查看了作案现场,菜园子的篱笆没有任何毁坏,地上也没有陌生人类的脚印出现,除了一地的白菜梆子外,就是沙土像是被什么东西滚动过;除了几根黑色的毛发,没有其他任何东西留下。

    晚上,萧逸对大牛、马六两人说了丢菜的事情,三人议论了一番,平时山上很少有人走动,即使有樵夫和采药客上山,也不会偷小道观的白菜。而菜地的篱笆墙没有任何毁坏,这又否决了是野兽闯进来的可能……

    还没等三个人商量出什么头绪,第二天,萧逸发现,白菜又丢了一畦……

    这还了得,小道士彻底爆发了,把抓住偷菜贼上升到了战略的高度,老君头上动土!道士门前偷菜!是可忍?孰不可忍!

    经过研究,三个精力充沛的少年一致决定,半夜看守,抓住偷菜贼。

    吃过晚饭,念完清心咒,等老道回屋休息以后,三人换上黑色的夜行衣,拿上刀枪棍棒,备好绳索,悄悄来到菜地边上,暗暗埋伏起来,坐等偷菜贼上门……

    抓贼可是比种菜有意思的多啊!

    一更天,二更天,三更天……;几个人热情和耐心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消磨着,秋夜的山风格外寒冷,夜幕中除了偶尔传来猫头鹰的啼鸣声,就是远山处不时响起的狼嚎声,听的人毛骨悚然……

    五更时分,正在三人感觉困意来袭,快要忍不住去找周公报到时;视觉和听觉都格外灵敏的萧逸突然感觉到有东西跑过来了,只见朦胧的夜色中,一团黑色的生物极快无比的跑到了菜地外边,随即轻轻一跃,就跳了进去,然后里面传出轻轻的咀嚼声。

    偷菜贼终于来了,发现情况,萧逸急忙拍醒大牛和马六,三人蹑手蹑脚的向菜地慢慢围拢过来……

    “咔嚓!”围拢过程中,大牛不小心踩断了一根地上的枯树枝,里面的东西似乎很是机敏,听到脚步声,一个飞跃就跳出了篱笆墙,像一阵风般消失在夜色中……只留下三个人在寒风中目瞪口呆……

    “看清是什么了吗?”

    “太黑,不过看着不像是人,四条腿的,应该是野兽!”

    “什么吃草的野兽能跑这么快?一阵风一样!还能跳那么高?”

    “会不会是深山里跑出来的妖怪?”大牛有些害怕的说。

    ………………

    回到道观,一无所获的三人发生了激烈的讨论,大牛一口咬定是山里的山魈鬼怪成精了,要求请‘出尘子’老道出手,开坛做法,降妖除魔!

    马六则认为是野羊一类的动物,不过对于为什么野羊能跑那么快,还能轻松越过高高的篱笆墙,则无法做出合理的解释。

    萧逸则一直沉默不言,只是摸了摸下巴,静静的思考着,虽然穿了道袍,可他依然是坚定的无神论者,退一万步说,就算真有妖怪,呵呵!那捉妖岂不是比捉贼要有趣的多。

    世上最可怕的是什么,不是野兽,也不是鬼怪,而是空虚和寂寞;古代的娱乐活动本来就很匮乏,如今有了这么好玩的事情,萧逸岂能轻易放弃,正所谓:“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妖斗,更是其乐无穷!”

    天亮后,萧逸又去仔细勘察了一下菜地周围的情况,方圆数百米之内,连个脚印都没放过,随后又反复的看了看被吃掉的白菜上留下的那些牙印,回来后小脸上发出自信的微笑,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

    逢强智取,遇弱活擒!吸取了上次失败的教训后,萧逸重新做出了战术安排--土工作业。

    三个人一起动手,在白菜长势最好的那片菜地边上挖了几个相连的大坑,长宽深各三米,口小,肚子大,四壁呈光滑的倾斜状,不留下任何的着力点,这还不算,萧逸又在坑底又挖出几个小坑,再往坑里倒上几桶水,让里面变成一片烂泥,泥水里还扔进乱麻绳……这样偷菜贼掉进去,满脚烂泥,麻绳缠腿,四壁又是光滑的斜壁,绝对插翅难逃。

    最后,在陷阱上面用细细的干树枝小心搭好,盖上树叶,撒上一层浮土,放上几片之前散落的白菜梆子,再用自己的靴子盖上几个明显的大脚印,为了消除偷菜贼的疑心,萧逸还特意找来一些山上野兽的便便放在了浮土上……

    陷阱布置好后,又在菜地五十米外的上风口处挖了一个隐蔽至极的藏身洞,干完这一切,萧逸满意的笑了,而大牛,马六看萧逸的眼神除了佩服,还有一丝害怕,这得多妖孽的人才能想出如此密不透风的战术,“大坑套小坑,坑里还有水,水中还套绳”真是比狐狸还狡猾,这要是有一天跟萧逸为敌?……

    日后,纵横沙场的‘牛头’、‘马面’两大名将,对‘无愁侯萧逸’的所有战略部署,从来都是百分之百的执行,绝无疑问,因为他们坚信,侯爷的部署绝对是无懈可击的……

    四十年后,当大魏的太史官要为萧逸著书立传,从而问起牛、马二人,‘无愁侯’一生征战无数,那场战役指挥的最为经典?部署最为成功时?

    二人一致回答:“白菜。”

    香饵已经洒下,就等猎物山沟了。

    一夜,两夜,三夜,好几天过去了,可能上次受了惊吓,偷菜贼迟迟没有再出现,三人都等的有些急躁,但萧逸依然顽强的坚守着,他深深的知道,战胜敌人的法宝除了智慧、勇敢以外,还需要忍耐。白天练武,晚上守夜,当最强壮的大牛都快坚持不住时,终于,第七天拂晓时分,人一天中困意最浓的时候,那团黑影又出现在菜地外边……

    黑影先是围着菜地转了一圈,似乎发现了什么,猛地又跑远了;萧逸一把按住要冲出去的大牛,轻轻的摇了摇头,兵不厌诈;果然,没过一会,那团黑影又跑了回来;摆头看看周围的情况,又嗅了嗅气味,然后选准地方,前蹄轻轻一跃,动作优美的飞过篱笆墙,随后,‘夸嚓’一声巨响……

    闻声而动,三个人猛地冲出藏身洞,萧逸点燃早就准备好的火把,牛、马二人拿出用山间藤条编织的罗网,一把扣住,把陷阱团团包围起来,在火光的照射下定睛向陷阱里面一看。

    三人大吃一惊道:“偷菜贼原来是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