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第8章 射雕之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又是一片死寂的沉默,还是牛铁匠最先反应过来:“来,诸位!请酒,痛饮”,很默契的大家都结束了刚才的话题。

    这时身后的马六拉了拉铁匠的衣襟,一副焦急的样子,铁匠看了看外甥,转身对老道说道:“仙长,牛某有一事相求,犬子大牛和外甥马六久欲拜在门下,还请仙师念他二人一片赤诚之心,收录为徒。

    听到拜老道为师,一边忙着啃鸡肉的大牛也放下了手中的食物,眼巴巴的看着老道;与此同时,萧逸趁机把最后一个鸡腿抢到了自己的碗中……

    “当道士很有前途吗?竟然还不是一个人在想出家,而是整整两个;看着眼前万分期待的大牛,马六,已经调整好状态的萧逸有些无语。”

    “无量天尊!牛居士,若想让二子学武,你们弟兄两人的本领就可以教授,何须再求旁人。”

    “道长得知,若我兄弟二人教导,最多培养出另一个我,十人敌而已;若随道长,则有望进入一流武将的行列,他日纵横沙场,建功立业不在话下,且道长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中通人和,胸中自有乾坤,教的那是‘万人敌’”。

    老道是高手!老道还懂兵法!边上的萧逸默默想到。

    沉默半晌,老道看了看身边的萧逸,又看看一脸期待的大牛、马六点头道:“好吧,一切皆是缘,贫道就收此二子为记名弟子,忙时留在家中随你打铁为生,闲暇时可以来道观,与‘无愁’一起学习。”

    牛铁匠见老道首肯,心中大喜,连忙排摆香案,请老道居中上座,让儿子和外甥正式行拜师礼。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

    大牛,马六二人急忙上前,跪在老道面前,行大礼参拜,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边上的萧逸摸摸下巴心说:“这可比我拜老道为师正规多了,我可是什么仪式都没有,被老道直接套了身混元八卦道袍在身上就成了。”

    老道让二人起身后,并未说话,而是目光投向了张皮匠,默默的看着,又看了看萧逸。

    张皮匠闭目想了想,又看看萧逸的身形,再看看萧逸的手,最后看看老道,点头道:“小仙长若有意,在下定悉心传授,绝不私藏,有违此誓,天诛地灭。”

    “什么情况?让我跟皮匠学什么?学熟皮子?”想想整天跟皮子打交道后,身上那种腐烂的气味,萧逸哭的心都有了,第一次感觉做道士还是不错的,起码比当个臭皮匠强一百倍。

    再看看皮匠一副‘你放心,我会认真教’的模样,萧逸真有一种夺门而出的冲动。

    “无量天尊,既然如此,此间事,业已圆满,贫道师徒就告辞了,”老道起身道。

    铁匠众人连忙起身送行,萧逸更是紧紧跟随老道,生怕老道一个高兴,就把他留下给皮匠当学徒了,众人一直把师徒二人送到门外;老道转身对着铁匠说:“需要的器物,你早日准备好。”

    “仙师放心,一切包在我们兄弟身上”。

    送走老道师徒,铁匠回身对皮匠说:“二弟以为此子如何?”

    “天赐麒麟子,王佐之才,出可为将,入可为相,古之伊尹、霍光不过如此;然看此子虽外表平和,与人为善,但眉眼之间有煞气环绕,恐怕日后多有杀戮!且此子,目空王侯将相,言历代兴衰如话家常,日后对天下是福是祸难以预料!”

    没想到平日惜字如金的二弟竟然能说出这么一大段话来,但对皮匠的眼光却一直是佩服的,皮匠出身也是大户人家,自幼饱读诗书,学从高人,只是后来家中剧变,才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但看人看物,无有不准!昔日,大良贤师张角对皮匠也是多有倚重,只可惜……

    出来的路上,萧逸忐忑的问老道:“师傅,您要让我跟皮匠学手艺吗?虽然这乱世做皮匠也是个谋生的技能,但徒儿还是更愿意跟在师傅身边虔心修道的。”

    “哈哈哈!老道一阵大笑,摸着萧逸的头顶,痴儿!你乃是良材璞玉,为师岂能糟蹋了你的灵智。”

    “那师傅的意思是?”

    “你可曾注意到陈皮匠的那双手?”

    “皮匠两臂修长,双手骨节宽大而有力,手背棉而不糙;而且,似乎自己的两只手很像,萧逸不禁的看了看自己两条同样修长的手臂。

    “师傅,那双手是?”

    “射-雕-手”老道望着萧逸一字一句说道!

    所谓射雕手,本是匈奴人中射箭最好的大力士的称呼,后来汉军屡屡出塞作战,加上南匈奴归附,这个词慢慢传入汉地,成为神射手的专有称呼!

    古语说,空中飞鸟,惟雕难射。草原雕,一般翼展两到三米,喜欢停留在两三百米的高空,寻找猎物,然后俯冲下去攻击猎物,可以猎食羊鹿之类较大的动物。《穆天子传》中有一句,“青雕执犬羊,食琢鹿。“可见雕之凶鸷异常与体型庞大。

    一般的弓箭手根本不能把箭射得这么高,而且草原雕的羽毛为了减少滑翔时的空气阻力,在千万年来的进化中,变得油亮光滑,如果弓箭不是垂直射入雕的身体,就马上会在它的羽毛上打滑,很难刺伤或杀死它。

    所以射雕不仅要准,还要能拉得动强弓的人才可以射到雕;射雕手能力出众,基本上就是古代的特种部队,专门负责军中的特殊任务,比如侦探,放冷箭杀敌手等等。

    离开铁匠铺,下一步就是去亭长那里给萧逸报备一份户籍,中国古代对户籍管理一向严格,从秦朝起,所有14岁以上男丁,必须申报户籍,以备国家征用,也就是说,从你的名字上报到户籍册上那天起,国家随时可能征召你服劳役,或者上战场。

    亭长家就住在镇子南边的一个平常院落里,与周围住户的情况似乎毫无区别,只是小门口两旁各竖着一根铁戟,这让萧逸大吃一惊,看过历史书的人都知道,勋门立戟---这是古代对拥有战功军人的最好表彰。

    看得出这的主人是一个上过战场,见过血的人的老军人,而且据对立过特殊的军功,否则得不到勋门立戟的表彰。想到这里,萧逸不由得暗暗心惊,没想到一个渔阳郡的偏僻小邑里竟然是卧虎藏龙,有世外的隐士道人,有一流的铸造师,有射雕之士,如今还有一位沙场功勋……

    ‘张亭长六十岁上下的年纪’身穿一件陈旧的黑色武士袍,微驼的脊背,满头稀疏的白发,一张历经风霜的老脸上密布着伤痕,一双眼睛却格外的明亮,身上那股子浓重的军人气息隔着很远也能让人感觉得到。

    另外,亭长的一条腿有些微瘸,看来在战场上受过伤;而伤痕也是战士最宝贵的勋章!

    亭长和老道二人看起来很是熟悉,在听完老道的来意后,开始用那双明亮的眼睛上下不停地打量萧逸,左看右看的看了半天,最后微微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对萧逸满意,还是对老道收徒的眼光信任……

    随后迅速给萧逸办了户籍,工作效率倒是很高,足矣让后世的派出所汗颜,不过在出身一栏中,把萧逸填成了老道的孙子……

    “什么情况?报个户口,还得当一回孙子?”

    “恭喜道长得到佳徒!”

    “哈!哈!哈!……”老道这次没有丝毫的谦虚,得意的仰天大笑起来。

    回到道观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古人日出而做,日落而息,道观后边三间正屋,中间是老道打禅的地方,老道住东屋,萧逸的卧室则在西屋。

    老道回屋休息,萧逸还有一件事情要办,就是念三遍道家清心咒,这是老道交给他雷打不动的任务,平时可以不拜老君,不看道经,也可以不修心养性,吃肉喝酒都无所谓,但早晚各念三遍清心咒是老道对萧逸唯一的要求,无论刮风下雨,没有任何的解释,一次偷懒的结果就是屁股被老道一拂尘抽的肿了三天。久而久之,让萧逸养成了不念三遍清心咒睡不着觉的习惯。

    日后无论是行军打仗,还是上朝听政,乃至当上了大魏帝国大司马、神威天策上将军,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高位以后也是每天照念不误,甚至于每晚和妻妾亲热之前也要先念清心咒才上床敦伦睡觉!这也成了后世研究三国历史的人,关于‘无愁侯萧逸’三大不解谜团之一……

    后世,所有崇拜军神‘无愁侯萧逸’的将军粉丝,每当出征之时,都要在大帐里念,一是缓解战场带来的压力,二是祈求军神保佑,旗开得胜!习惯慢慢传到了日本,最后所有日本将军都要随身带一块小木牌上书七个大字:

    一生俯首拜无愁!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万变犹定神怡气静

    尘垢不沾俗相不染

    虚空甯宓混然无物

    无有相生难易相成

    份与物忘同乎浑涅

    天地无涯万物齐一

    飞花落叶虚怀若谷

    千般烦忧才下心头

    即展眉头灵台清悠

    心无罣碍意无所执

    解心释神莫然无魂

    水流心不惊云在意俱迟

    一心不赘物古今自逍遥

    清心如水,清水即心。

    微风无起,波澜不惊。

    幽篁独坐,长啸鸣琴。

    禅寂入定,毒龙遁形。

    我心无窍,天道酬勤。

    我义凛然,鬼魅皆惊。

    我情豪溢,天地归心。

    我志扬迈,水起风生!

    天高地阔,流水行云。

    清新治本,直道谋身。

    至性至善,大道天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