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第7章 天下之论
    ,精彩无弹窗免费!

    酒过三巡,众人的话题自然而然的就说起了才过去的黄巾起义,可见这场声势浩大,尚未完全平息的农民起义,已经影响了东汉普通百姓的衣食住行。

    已经喝的双眼微红的牛铁匠举杯敬过萧逸后问道:“以小仙师之见,那黄巾军起事之初声势浩大,一个月内,全国徐、幽、冀、荆、扬、兖、豫七州二十八郡都被席卷,举事者高达百万之众,占据城池,杀贪官,开府库,大有席卷天下之势,为何短短一年之内就土崩瓦解,以失败告终,张角落得身死后被破棺戮尸,首级运回京师示众的下场”?

    “哦!别人都叫黄巾贼,你叫黄巾军,别人称呼张角为张贼,你虽然直呼其名,却略带尊敬,看来铁匠二人的来历不言自喻呀”;跑业务出身的萧逸可是最会察言观色,话里听音的!

    看了看身边的老道,老道举手示意道:“无愁子,但说无妨”。

    清了清嗓子,看了看边上都用心倾听的众人,真有点前世说评书的感觉,记得上学时,一帮同学闲来无事就是喝着啤酒,打着游戏,都把嘴撇的跟二五八万似的,一边骂刘备无能,曹操弱智,司马懿太胆小,一边狂喷,如果我在三国该如何如何……个个都是事后诸葛亮的好手。

    萧逸整理了一下思路开口道:“在下有几分浅见请诸位指教,话说那黄巾起事之初,却有席卷天下之势,但在我看来,有四大缺陷,故尔其事必败。”

    “其一,张角格局太小,黄巾军以道教立身,只能招纳底层愚钝百姓,却得不到有真才实学的儒家士子拥护,所以起事后,镇压黄巾军的不仅有庞大的官军,还有各地豪强的大小武装,他们面对的是整个天下士族的疯狂镇压,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天下,焉能不败;不得士人之心者,难得天下。此心败也!

    其二,组织不严密,做事不够谨慎,加上用人不当,致使计划被叛徒告密,内应被杀,不得不仓促发动,造成各地黄巾军之间的相互配合发生了极大的困难。正所谓:君不密失臣,臣不密**,几事不密则成害。此事败也!

    其三,张角手下缺乏有战略头脑的军事将领,如张梁、张宝、波才、张曼成之辈只会画符装鬼,不懂行军打仗,举事后没有迅速地集结起来,而是分散在各地固守一城一池,或久围坚城,与汉军拼消耗,不懂得运用灵活的战术战法,取得主动,始终被动挨打,终于被各个击破。要知道:存地失人,人地两失!存人失地,人地两得!此略败也!

    其三,朝廷派来镇压黄巾军的将领,如皇甫嵩、朱儁、董卓、曹操,等都是一些足智多谋能征善战的悍将,他们统兵作战有术,军事指挥的才能、战术计谋的运用上,都远远高于黄巾军首领,因而往往能够以少胜多,以弱胜强,最终击败黄巾军。此将败也!”

    有此四败,那张角安得不亡呀!

    一席话说完,听的牛铁匠目瞪口呆,舌头差点伸到地上;张皮匠看似没有什么反应,可眼中射出的阵阵的寒光,和握着酒碗不断颤抖的手,显示出他的内心没有表面的那么平静;边上的铁匠知道,自己二弟的这双手可是轻易绝不会颤抖的。

    就是老道也是微微点头,而大牛、马六二人早就听的如痴如醉了,看向萧逸的目光犹如看道观里的神像一样,就差没点上香拜一拜了。

    看着众人的表情,萧逸自己都怀疑头顶上是不是真的有个光圈在闪动;再摸摸后背,也没长出翅膀呀!

    如果是在21世纪,是个略懂历史的人都能说出个一二三四,可在这个时代,能透过重重迷雾,超脱历史的局限性,全方位的总结出黄巾起义失败原因的---“真神人也”!

    牛铁匠改容再拜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呀!真如醍醐灌顶,解我等心中数年阴云。”

    再敬了一碗酒,铁匠和皮匠都陷入了沉思,半响之后,铁匠和皮匠对视一眼,似乎传递着某种消息,一字一句的忐忑问道:“既知前事之败,今上灵帝贪图享乐,不理国事,‘十常侍’把持朝政,祸国殃民,官府欺压,民不聊生,若黄巾军能吸取教训,积蓄力量,图谋再起,以小仙师看来,能有几份胜算?”

    看了看面前万分期待的铁匠父子三人,张皮匠虽然眼睛看着酒碗,却竖起耳朵,生怕漏过一个字,放在桌子上的手不知不觉间竟在桌面上抓出了五道痕迹。

    又看了看边上双目微合,好似睡着了一样的老道。

    良久,萧逸斩钉截铁的继续说道:“一成也没有!”

    “为何?请小仙师指教?”犹如被冷水破头的众人满怀失望之色连忙问道:

    “君等已知黄巾有四败,却不知朝廷还有四胜”。萧逸意味悠长的说到。

    “装逼的感觉不是一般的好呀,要知道以前和同学室友一起喝酒、吹牛、装逼,每次萧逸都装不过他们,并以此深深为耻”。

    “其一:汉室乃天下正统,立国四百余年,树大根深,百姓已经习惯了汉家的统治,又受天下士子的支持,这正统的名望,有时就能换来刀枪马匹,顶的上百万大军;

    其二,汉室都于洛阳,居天下之中,俯瞰中原,又有关中八百里秦川为后援,一旦关东诸郡有变,可第一时间出兵镇压,把起义的火苗掐死在襁褓里。

    其三,汉室虽衰,然数百年积蓄深厚,政府官员素质较高,分工明确,府库甲兵足备,军队训练有素,战争经验丰富,这些远远不是那些斩木为兵,揭竿而起,没受过正规训练的黄巾军可比。

    其四:汉室忠臣尚多,武有皇甫嵩、朱儁、卢植等大将统兵,文有司徒王允,尚书仆射孙瑞之流,忠心辅国,其势虽衰,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一席话说完,老道微闭的双眼都睁了开来,望向萧逸的目光犹如看一块尚未雕琢的美玉。

    至于铁匠众人已经是在仰视萧逸了,14岁少年的身形在他们眼中显得格外高大。

    “如此说来,那汉室的江山可以万年永固了?”久不开口的陈皮匠也终于发出了疑问?

    “已经装逼装出感觉的萧逸摆手道:

    “哪有永固的江山,正所谓,百年的王朝,千年的土司,万年的世家。”

    想那夏500年,殷商600年,周又有东西之分,西周300年,东周500年,而后秦嬴政一扫**,虎吞天下,却三世而亡,只有区区的15年,而后,高祖斩白蛇起义,三年平秦,五年灭楚,到王莽篡汉历经了200余年,自光武中兴至今,也是200年了……

    此次黄巾起义,虽然被朝廷扑灭,但各部星散于天下,不出数载,恐怕还会东山再起,而汉庭被起义冲击的根基动摇,灵帝又未能吸取教训,依旧痴迷享乐。而今各地州牧拥兵自重,朝廷威信一落千丈,已经无法对地方进行有效的控制,只怕风云再起之时,就是大汉分崩离析之日,正所谓,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那桃园……”

    ‘停!’萧逸果断停住了讲话,擦了一把冷汗,心说,“再说下去就出事了。”

    一番话,萧逸收获了五颗心,一颗是老道的决心,犹豫多日的’出尘子‘今日终于下定了决心。

    两颗是铁匠、皮匠的迷茫之心,数年来二人左思右想,一直没能找到的答案,今日终于豁然开朗了。

    最后两颗是大牛、马六的崇拜之心,从这时起,二人对萧逸视若神明,追随一生,纵然在最艰苦的日子里也是不离不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