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第5章 卧虎小镇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来到山下,萧逸才彻底看清小镇的全貌,与一般的正方形城池不同,小镇南北长3里,东西宽只有1里,外围城墙皆用巨石筑基,上用黄土夯筑而成;不过墙堡如今已经残破不堪,很多地方都已经塌陷,设南北两座城门,整个城镇形如卧虎,北门为正门,入口处有个牌楼,已经有些残破,布满了箭痕而且有被大火烧过的痕迹,上面模糊的有着“卧虎亭”三个大字。

    汉制100户为一里,十里为一亭,十亭为一乡。

    也就是说,如果你是个亭侯,如关羽的汉寿亭侯,就能享受1000户人家的赋税作为自己的俸禄,而诸葛亮官封武乡侯,就是货真价实的万户侯。

    难怪诸葛亮死前上遗表:“臣在外任。别无调度,随身衣食,悉仰于官,”万户侯!绝对是这个年代的高薪工作。

    此地为一亭,也就是说理论上起码有上千户人家,可现在看来能有一半就不错了;这里人大部分都居住在小镇上,还有一些分布在盘龙河各个支流附近的渔村中……

    老道告诉萧逸,卧虎亭因为自然环境恶劣,粮亩有限,所以此地的民众只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卧虎山属于燕山一脉,山中多有豺狼虎豹,所以此处男丁大都常年上山打猎,或者在盘龙河的湍急河水中施网捕鱼,加上地处北疆,时常有游牧部落侵扰,百姓们平时为民,战时为兵,所有几百年下来养成了此地彪悍善战却又淳朴善良的民风。

    正是因为此地民风彪悍,士兵不但英勇善战而且悍不畏死,所以每有战事,国家屡屡从此征兵,才造成了卧虎亭男丁缺少的景象;这里可以说家家户户都有人从军,甚至当兵都成了这里成年男子的唯一出路。

    而此地人丁的来源更是五花八门,有当地的土著,有在此戍边的驻军后裔,有因为战乱跑来的流民,有朝廷流放来的犯官家眷,甚至还有从草原上跑过来的牧民……

    老道此次来是要去城里的铁匠铺,原来萧逸穿越前那一晚,天出异像,有流星陨铁降落在附近的荒野中,而陨铁正是打造兵刃的最好材料之一,所以那天老道才去野外寻找陨铁,结果陨铁没找到,却在途中恰巧捡到了河边的萧逸。

    好在老道的一位铁匠朋友得到一块陨铁,可惜那块陨铁重量不足以打造大型的兵刃,于是决定打制成三把短刀,并约定将其中一把送给老道,以回报当初的恩情。

    铁匠铺在镇子的西头,不时传来敲击的声音,师徒二人来到铁匠铺门前,门口竖着一块布帆,写着:“牛家铁匠铺”,下边还画着一柄锤子,看来是铁匠铺的标志。

    前后两层的院子,用碎石和泥加上植物的根茎砌成,里面一名彪形大汉正在举锤猛击砧板上的一块长条形铁块,边上两名少年打着下手,看来应该是铁匠的徒弟,墙边上排着一些打造好的兵刃和农具。

    此地民风尚武,男子都喜爱兵刃,所以铁匠铺的生意格外的好。

    早期的铁以矿石直接还原形成,含碳量低、质地较软。东汉初年,杜诗发明冶铁水排,利用水能带动风箱鼓风,使冶铁温度进一步提高。这一时期,制铁工艺迅速发展,铸、锻、柔化、渗碳、等技术日趋成熟。不过要想得到一块好钢必须得用生铁反复加热锻打,话费大量的材料和人力才能打出的百炼钢。

    后来魏武帝曹操就是用反复加热锻打的办法制的百辟刀,以龙、虎、熊、鸟、雀为识,共五枚,曹丕、曹植、曹林各一枚,曹操自仗两枚。以曹操的当时尊贵身份,可以调动的人力,物力资源才打造出五把百辟刀,由此可见在这个时代打造宝刀之难以及锻打代价之高昂。

    见到老道到来,铁匠连忙放下手中的大锤,拱手行礼道:“仙师安好”;萧逸这才仔细观看铁匠,至少一米八以上的身高,****上身,下面牛鼻短裤,戴着牛皮的围裙,古铜色的双臂上,青筋凸显犹如小龙一样盘根错节,粗壮的指骨关节,虎口处老茧厚重,点点的疤痕显示出长期和火星为伴的生活。

    铁匠名叫牛弘,家族世代都是铸造师,却不是本地的土著,而是数年前突然携带妻子、外甥来到小镇,以打造农具为生,有时也给人修造兵器。

    身后两个少年,一个粗壮结实,肥头大耳,目光憨厚,牛鼻短裤,腰系皮裙,脚下薄底的快靴。手里还握着一把小号的锤子,和牛铁匠犹如一个模子里扣出来的,就是小了两号。

    另一个少年身材修长,双臂宽阔有力,一双眼睛精光四射,显然是个机灵之人;尤其少年看向老道的目光,竟然有渴望之意,而当看到站在老道身后的萧逸时,竟然露出无比羡慕的神色。两人也连忙行礼,口称“仙师”。

    “羡慕哥干嘛?难道这年头当道士也是一个让人羡慕的职业?”萧逸发现两个少年羡慕的眼神,不由得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混元八卦道袍。

    “这是贫道新收的徒儿,道号‘无愁子’。

    萧逸忙学者老道的样子稽首行礼道:“无量天尊,见过牛居士!”

    “不敢,不敢,小仙师多礼了!”牛铁匠一边摇手一边双目精光四射,显然听到老道收徒让他很是吃惊。这让萧逸再一次怀疑当道士是不是真的是一件很有前途的职业。

    牛铁匠指着粗壮少年对萧逸介绍道:“犬子牛威,乳名‘大牛’;大牛嘿嘿憨笑了一下对萧逸点头示好。

    铁匠又一指哪个身材修长的少年道:“外甥马宁,因为家中排行第六,乳名就叫‘马六’”,马六拱手行礼,萧逸忙稽首还礼,口中没忘了念一句:“无量天尊。”

    正所谓当一天和尚撞……不是,是当一天道士念一天经,何况现在发现道士这个职业前景远大呢。

    就这样,在这个小镇的铁匠铺中,日后威震天下的,大魏‘神威天策上将军’萧逸和自己手下人称牛头马面的牛威,马宁两员重将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见面。这一年,萧逸14岁,大牛17岁,马六16岁。

    后世《三国志》魏书记载:

    “牛威,字镇远,乳名‘大牛’,幽州渔阳郡人氏,父牛宏,铸刀巨匠;牛威少年贫寒,随父打铁为生,时有‘无愁侯’萧逸随其师‘出尘子’来访,牛威折服于无愁侯之智,终身跟随,后官拜大魏征南大将军,爵,镇远侯。牛威常言:“生我者父母,开我灵智者,无愁侯也!

    “马宁,字致远,乳名马六。西凉人氏,父为朝廷养马官,为奸贼董卓所害,流浪渔阳,投奔娘舅牛宏,以打铁为生;后随其表兄镇远侯牛威同遇‘无愁侯’萧逸,终身跟随,后官拜大魏征北大将军,爵,致远侯。马宁常言:“得遇无愁侯,宁,三生之幸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