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回家
    之后宿舍安静了一会儿,不过等到周梦惜试衣服时,这份安静就彻底没了。她因为要去酒吧,所以衣服不可能像是平常穿的那样,原本她是想直接穿她买的一字肩小黑裙去,但是外面又冷,还要再套件衣服保暖,可是试来试去不知道该穿什么。

    她衣服没有合适的,武晴又把自己衣服拿来给她试,还是不行,后来宿舍又进来她的同学,吵吵嚷嚷说个不停,开始蒋明雪还想让她们安静,后来就直接放弃了,把电脑关上爬床上玩手机去了。

    阮榆的衣柜也被她看了一遍,最后看中了阮榆的一件粉色的v领纱裙,那是她夏天的衣服,之前没有带回家,一直在柜子里放着。

    周梦惜又试了她这件衣服,虽然和阮榆不是穿一个号的,但是她个子不矮,也能撑得起来,穿上后她去阳台照了好久的镜子,回来又问其他人哪件好看。

    “这件。”梁沅先说道。

    蒋明雪趴在床头听歌,被周梦惜拽下耳机后才指着她身上的纱裙说:“这件吧!”

    “你们觉得呢?”周梦惜又问她同学。

    “我觉得黑裙子好看。”????“还是这件吧!”

    武晴也说:“这件好看,比较优雅一点。”

    周梦惜又把目光投向阮榆,她也说:“你穿我这件衣服好看。”

    “那阮榆我借你衣服穿一下。”得到答案后周梦惜立刻风风火火地收拾起东西,边收拾边和她说了一声。

    阮榆点点头答应了,等她们终于走了之后,就去把宿舍门从里面锁上,关掉灯上床睡觉。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宿舍门就被敲响了,当时她们都还没醒,被吵得受不了了,梁沅下去开了门,才知道是周梦惜回来了。

    阮榆没睡饱,迷迷糊糊往下看了她一眼就继续睡了,八点多醒过来时周梦惜还在睡,一直到临近中午要去食堂吃饭她都没醒,大家也没打扰她,轻手轻脚出去了。

    就是阮榆那件裙子上沾的都是烟味和酒味,味道特别难闻,晚上周梦惜把裙子洗了,晾干后阮榆才把裙子收进衣柜里。

    到元旦节学校瞬间就空了,宿舍里只有阮榆一个人不回家,其他人都走。

    一月份距离学期结束也没有多少天了,假期没事干,阮榆就开始胡思乱想,想最多的就是放寒假了她回家要怎么面对她爸妈,越想越害怕,就不想回家了。

    只是这些小心思她都瞒着孟嘉越,不敢让他知道,虽然她确定孟嘉越肯定有办法,但是阮榆又知道不回家她就只能去孟嘉越家里,可过年她总不能赖在他家。

    阮榆被这些小心思折磨的都有点食欲不振了,然后磨磨蹭蹭终于到了考试复习周。

    这下距离寒假更近了,而且s艺放假还挺早的,阮榆这个专业更是考试靠前,在整个宿舍她会是第一个考完试的。

    复习周一到,周梦惜就直接回家去了,宿舍里只剩下三个人,天天除了吃和睡就是玩手机,一个比一个堕落。

    早晨醒来蒋明雪喊了一句:“被窝是青春的坟墓。”

    阮榆噗嗤笑了,却没搭理她,因为她正在认真玩手机游戏,等一局结束,她退出游戏打算看看小说,却见阮玥给她发了微信消息,问她什么时候放假。

    阮榆有点犹豫,她放假是挺早,但是却不想那么早回去,而且孟嘉越放假很晚,她还要留下来陪他。想了想阮榆就把孟嘉越考完试的时间发给阮玥了。

    “这么晚啊!”十几分钟后阮玥回复了她。

    阮榆看了这几个字有一会儿,才因为不知道该回什么好而回了她一个“嗯”字。

    下午阮榆赖在宿舍不想出门,本来她可以去s大玩的,不过冬天外面实在太冷,感觉出去能被冻死,所以她就选择了在宿舍里吹空调玩手机。

    因为开了空调,整个宿舍都暖融融的,阮榆身上就只穿了一套薄睡衣,是孟嘉越给她买的,米色小熊外表,帽子上有耳朵,屁股后面还有短尾巴,特别可爱。

    趁着午后时光她躺下面吊床上看小说,而从有吊床开始,这就是阮榆第二个床,小说正看到开心的地方,忽然听到滴的一声,空调断电了。

    梁沅看了一眼说:“空调电用完了,充电去吧!”

    “我卡里没钱,打算晚上充钱来着。”蒋明雪把自己的一卡通拿起来晃了晃,又说:“你们俩先充,回头我支付宝转给你们。”

    “那好。”梁沅拿起自己的卡,又过去接住阮榆递过来的卡,接着就要出门去一楼充卡机那里充电,不过她走几步又想起来,回过身问她俩:“你们就让我一个人去啊?”

    “我不会用机子。”阮榆说的是实话,她从开学来就没有去充过空调电,基本都是她们三个去,所以弄得她到现在都不知道楼下那个机子怎么用。

    蒋明雪被梁沅盯着看,没一会儿就举手投降了,认命地站起身跟她出去。

    她俩刚出门没多久,宿舍门忽然被敲响了,阮榆以为是隔壁宿舍的同学过来借东西,就大声喊道:“进来。”

    门被打开,进来的却不是阮榆熟悉的任何人,而是一个发传单的姐姐,她看宿舍只有阮榆一个人在,就直奔她而来,说了一通话,走之前还在宿舍每张桌子上都放了传单。

    阮榆随便翻了一下,是一家音乐培训机构的传单,这让她觉得有些好笑,因为跑到艺术类院校来发这种传单,招得到人吗?而且这层楼住的基本都是音乐系的学生,谁放着学校强大的师资力量不用跑到外面学呀?

    空调滴的一声又通电了,阮榆回过神,立刻打开手机的万能遥控器,把空调重新打开。

    没多久蒋明雪和梁沅回来,他俩见到桌上的传单,基本都是没看内容直接丢到垃圾桶里了。

    这个星期四阮榆有一场考试,时间安排在下午,不妨碍她睡懒觉,考完试后距离晚饭时间也没多远,她从考场出来后就直接去了食堂买饭,带回宿舍吃。

    不过s大放假实在是太晚了,阮榆考完试后一直等到宿舍只有自己一个人,孟嘉越才刚开始考,而且他的考试复习周也不像阮榆那样整天玩手机,反而天天在努力学习。

    晚上阮榆和她视频通话时都能看到他桌上放的草稿纸,密密麻麻写满了方程式,并且孟嘉越还在做题,她看都看不懂。

    这样弄得阮榆有点心疼,和他说:“你要好好休息,不能累到了。”

    “有好好休息。”孟嘉越和她说话的时候才停笔,声音也不自觉放柔了。

    “你们学校考试怎么那么难的样子?”阮榆撅着嘴巴不开心地说。

    “也没有很难,乖。”孟嘉越哄道。

    阮榆鼓起腮帮子,对孟嘉越的话表示质疑,现在宿舍只有她一个人,所以也不用顾及有室友在,所以她没戴耳机,孟嘉越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在宿舍响起,她才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至少还有人陪。

    “晚饭吃得什么?”孟嘉越问他。

    “外卖。”

    “没去食堂买吗?”

    “食堂都没人,我害怕。”阮榆抱着膝盖闷闷地说。

    孟嘉越沉默了一下,在思考什么。

    晚上阮榆做了一个梦,等到她回家,结果她妈看都没看她一眼,还说她之前有胆子离家出走,现在又死皮赖脸地回来。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不好听的话,阮榆不太记得了,但是梦中的自己心里一点都不好受。

    醒来后才六点零几分,外面天都还没有完全亮,阮榆呆呆地盯着宿舍屋顶看了半天,才拿出手机给孟嘉越发消息。不过这个点他估计还没有醒,阮榆等了有一会儿没等到回复,就把手机随手放一边,闭上眼睛继续睡。

    随着临近过年,学校里人越来越少,阮榆不敢说整栋宿舍楼没人,但是她住的这一层几乎是没人了,而且学校三个食堂只剩下一个还开门,里面也只有寥寥几家店开张。

    这种空寂的氛围弄得阮榆特别害怕,孟嘉越就不让她住宿舍了,他俩一起到附近的酒店住。

    孟嘉越考完最后一门课后距离小年也没有几天了,上午考完,他们下午就坐高铁回a市了,下车时天都黑了。

    回到小区后阮榆有种不真实感,跟在孟嘉越身边,犹犹豫豫不敢走,坐电梯上楼后,她站在楼道里迈不出步,只能拉着孟嘉越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孟嘉越一秒钟不到就投降了,认命地拉着阮榆去她家。

    六七点正是吃饭的时候,门一打开就闻到空气里飘着的饭菜香,阮榆对这味道还挺熟悉,是她喜欢吃的炒酥肉。

    “阮榆,嘉越,你俩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阮玥刚从洗手间出来,扭头看到他俩站在玄关,当即笑着说。

    她说完阮妈妈就从客厅出来了,见状也笑道:“正好我这刚做好饭,嘉越你直接在这儿吃了再回去。”

    孟嘉越被阮榆抓住了手,嘴里还没说出来的话立刻变了,他说:“那好阿姨,我就打扰了。”

    “这有什么?”阮妈妈笑得很开心,边过来找拖鞋给他换上。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