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去酒吧
    阮榆低头看着,也被这突然地一摔给弄得愣住了,所以一时间没有任何动作。

    “快看看有没有摔坏。”周梦惜提醒她。

    阮榆这才想起来捡手机,不过屏幕已经摔碎了,而且还是大面积的裂纹,像是蜘蛛网一样分布着,难看的很。

    梁沅离她最近,所以第一个看清楚,当即露出又是心疼又是可惜的表情说:“这摔得可真惨。”

    “屏幕碎了?”蒋明雪走过来看,见真是这样立刻又说:“重新换一个屏幕吧,应该也就一两百块钱。”

    “不要了。”阮榆把手机随手丢到桌上,心里不怎么开心,不过她这个手机本来也用了将近一年,还是高中时候买的,现在屏幕坏了也没有再修的必要,直接再买一个就是。

    “还能用呢!”梁沅想再劝劝,觉得只是屏幕坏了,又不是不能用,实在没必要。

    阮榆坚持己见说:“我再重新买一个,反正也就两三千块钱,又不贵。”

    闻言梁沅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半响才说了一句:“土豪。”说完她回自己书桌边把上课要用的书拿出来,等时间差不多了就走。

    蒋明雪笑笑没说话,回去自己吊床上坐下继续看电影。

    手机坏了,阮榆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就把笔筒里的毛笔拿出来玩。其实刚刚说完换手机后她又有点后悔,因为突然想起来,阮妈妈已经好久都没有给她打过生活费了,当然以前给的生活费她也几乎没用过,不过上大学以来她除了日常吃饭,其他东西也很少自己买。

    就比如说阮榆没有自己的淘宝账号,平时想要什么都是看好了发给孟嘉越,然后由他付钱,反正只要想要,孟嘉越都会给她买,只是这样时间一久,也弄得阮榆对金钱没有什么概念。

    所以在手机屏幕坏了她的第一反应是换新手机,而不是换屏幕,不过就在刚刚阮榆意识到她爸妈可能放弃她的时候,又想起来阮妈妈说不让她上学的那些话,心里莫名有些害怕。

    再仔细想想,平时她都没有接到过家里人的电话,而她自己从假期后也没有再和阮妈妈打过电话,这样不联系,就像是她被忘记了一样。

    虽然阮榆以前也很少和家里人打电话,但是基本一个月还是会有几次通话的,可也是假期以后,阮榆有试着和阮妈妈打电话,却打不通,而且一连几个都是正在通话中,后来她也就放弃了。

    这次突然想到这些,阮榆就想试着再给阮妈妈打电话,虽然手机屏幕碎了,但是勉强还能看到,只是通话拨出后,等了一会儿,就听一个女声平板无波地说:你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阮榆刚提起的一点希望瞬间就被打碎,她把手机放回桌上,觉得自己还真是傻。

    不过阮榆最后还是换了手机,当天下午上完课后孟嘉越带她去买的。

    最新款的某国产手机,买到后他俩就近去了肯德基里坐着,孟嘉越买了鸡块和薯条,还有可乐,阮榆边吃边看他弄。

    她手机卡里存得号码不多,除了家里人就是几个同学,满打满算不超过三十个,而且平时打电话的几率也少的可怜。孟嘉越打开通讯录把号码大致都看了一遍,虽然他之前已经看了无数遍,当他正在把几个号码加入黑名单的时候,阮榆忽然叫他。

    “孟嘉越。”

    “嗯?”

    “我给我妈打电话,她都不接。”阮榆喝了一口可乐,皱着眉毛继续说:“你说她是不是真的不想让我上学了?”

    孟嘉越看她一眼,笑道:“有可能。”

    阮榆顿时觉得鸡块没有味道了,她把咬了一半的鸡块放进纸盒里,垂着脑袋说:“难道就因为我离家出走吗?我觉得也不至于吧?明明阮玥说我妈只是一时生气。”

    “阮玥?她什么时候和你说的?”孟嘉越把手机放下,装作不经意地问。

    “微信聊天的时候说的。”阮榆捏了一根薯条蘸了番茄酱喂他。

    孟嘉越低头咬住,嚼了几下咽下去,才又继续说:“你经常和你姐微信聊天?”

    阮榆摇头说:“没有,她最近不是工作了吗?上班时间不能不玩手机,所以我一般也不会找她聊天,是之前她和我说的。”

    “阮玥工作了?”孟嘉越不着痕迹地把话题引开。

    “对啊!她不是上的大专吗?也就最近开始工作的,不过找的什么工作她也没和我说。”

    “哦,这样啊!”

    “弄好了吗?”阮榆探头过去想看看手机怎么样了。

    孟嘉越顺手把手机递给她,边说:“已经都弄好了,你平时喜欢玩的游戏,还有喜欢用的app之类的都给你下载好了。”

    阮榆拿卫生纸擦干净手才接过手机,因为是新手机指纹解锁,而刚刚开机的时候孟嘉越就已经把她的指纹录入了,所以这会儿她直接用食指就开锁了,特别方便。

    就是手机壁纸还是系统默认的,新手机里又没有孟嘉越的照片,阮榆直接抬手给他拍了一张,正好是孟嘉越在喝可乐的图,而且察觉到她在拍照,还抬眼看过来了。

    拍完阮榆立刻兴致勃勃地把这张图设置成了壁纸。

    孟嘉越看着她玩,嘴角挂着宠溺的笑,不时捏一根薯条喂她。

    “对了,孟嘉越你等下陪我去银行吧?”阮榆把她的斜挎包拿过来,翻了一阵找到学校的银行卡,说:“我还不知道银行卡里有多少钱呢,你陪我看看。”

    “怎么突然想看了?”孟嘉越问。

    “因为我都没有花过,所以想看看我爸妈给我打的生活费都攒了多少了,而且……”阮榆抓抓脑袋,迟疑着说:“我想看看我妈有没有给我打生活费,虽然以前她打了之后都会和我说一声,可能这几次她没说。”

    孟嘉越看着她没有立刻同意,阮榆以为他不愿意去,刚想放弃时孟嘉越忽然点了点头说道:“你想看那就去吧!”

    “好。”阮榆立刻又开心了。

    吃完薯条阮榆就拉着孟嘉越去了街角的自助银行,不过看了才是真失望,银行卡里的钱还是假期之前的数目,足够证明阮妈妈根本没有想起过要给她生活费。

    阮榆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心里有种松了口气但是又隐隐失落的奇怪滋味,还沉甸甸的有些恐慌。从自助银行出去后她低着头一直在想事情,但是具体想什么连她自己都不清楚。

    孟嘉越跟在她旁边,帮她拿着包,走了一会儿阮榆回过神,伸手拉住他一起走,孟嘉越脸上这才露出笑。

    十二月下旬s市下了雪,天气一下子就冷起来了,但即便是这样也阻止不了学校女生的爱美之心,比如周梦惜,外面寒风刺骨她都能光腿穿牛仔裤。

    相比之下阮榆觉得自己已经老了,裹着能遮住膝盖的大棉袄还冻得瑟瑟发抖。

    最近周梦惜又看上隔壁医科大学的一位帅哥,通过朋友要到了人家的微信号,然后就天天聊微信,晚上视频通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正在热恋当中。

    今年的圣诞节赶到了星期五,晚上中海广场几乎都是出来约会的情侣,阮榆也和孟嘉越出来约会了,九点多回到宿舍之后,却见宿舍里来了其他人。

    周梦惜的朋友,好像是学舞蹈的,以前也来过宿舍几次,不过阮榆没和她说过话,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她叫武晴,不过周梦惜都是叫她无情,因为名字和《少年四大名捕》里的无情同音,所以才得了这个外号。

    看她们大晚上还化妆,一副要出门的样子,阮榆疑惑地问:“你是要出去玩吗?”

    周梦惜正在画眉毛,闻言也没有转头,盯着镜子边画边说:“肯定是要出门啊!”

    “哦。”阮榆以为她是和男朋友有约,毕竟今天是圣诞节,所以也没有再多问,休息了一会儿后就拎着茶瓶准备去楼下打水。

    阮榆洗完脚之后都已经十点多了,梁沅早就在床上躺着玩手机,她拿洗面奶打算去卫生间洗脸,不经意往周梦惜那里看了一眼,被她脸上的妆吓了一跳。

    因为周梦惜画的妆实在太浓了,她涂的眼影还是那种珠光的,被灯一照,简直是闪闪发光,虽然晚上光线差,但是这副妆容阮榆还是第一次见她画,感觉有点不可思议了。

    忍不住就问:“你这是要去哪儿呀?”

    “去酒吧。”周梦惜已经化好了妆在弄她头发,拿那种迷你卷发棒,很认真的把前头刘海卷成波浪状。

    阮榆只在影视剧里见过酒吧,所以听到周梦惜说去这里,她感到还挺新鲜,又问:“你们都是要去酒吧?”

    “约好的一起去,你要去吗?”武晴笑着问她。

    “不要。”阮榆急忙摇头,她直觉孟嘉越肯定不会让她去的,而且她和武晴也不熟,没办法接受她的邀请,更何况这可能只是随口一说。

    “安静,安静。”蒋明雪忽然开口,眼睛却不离电脑上的文档。

    周梦惜问:“怎么了?”

    蒋明雪皱着眉头,一副竭力思考的样子说:“写影评呢!别打扰我。”

    2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