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疏离
    阮榆也不说怎么弄伤的,抱着膝盖一声不吭,半响抽了抽鼻子,眼泪差点掉出来,见状孟嘉越也不再说话,出去倒了杯水端进来,问她:“要漱口吗?”

    阮榆还是没说话,只点了点头,凑过去喝了一口水,不过舌尖还很疼,她也不敢太用力漱口,嘴巴轻轻蠕动了几下,感觉铁锈味儿没有了,就探头把水吐到了垃圾桶里。

    孟嘉越端着水站在床边看着她,等阮榆漱完嘴,又问她:“要喝水吗?”

    阮榆不怎么渴,但是她现在也没有心情去想别的,听到问话就呆呆地仰起头张开嘴巴要孟嘉越喂,喝了几口之后才慢了几拍反应过来,摇摇头表示不喝了。

    “今晚和我一起睡好不好?”孟嘉越随手把杯子放到桌子上,试探着问阮榆。

    阮榆抬头看看他,脸上表情淡淡的,却没有拒绝,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孟嘉越笑笑,也不在意她的冷淡,转身去衣柜找了一件他的衣服,棉质的格子衬衫,正好可以当裙子穿,不过现在天气越来越冷,孟嘉越又多拿了一件毛线衣,这才过去床边帮阮榆穿上。

    阮榆默不作声,乖乖任他摆布,套上袖子时,孟嘉越特别注意了一下她胳膊肘的伤,只是磕破了皮,现在已经结痂了,看起来也没什么大碍。

    “想吃双皮奶。”穿上衣服后,阮榆忽然这么说,她两手拉着孟嘉越的胳膊,半跪在床上看着他,大有他不同意就不松手的意思。

    要是平时孟嘉越肯定想也不想就立马答应她了,但是今天他忽然有些好奇阮榆怎么会想到吃这个,所以他没立刻答应,而是问:“喝奶茶呢?”

    “不要。”阮榆摇头,没有任何犹豫就拒绝了。

    见状孟嘉越只能点头说:“好,我去给你买双皮奶,那你要乖乖在家等我,不许出去。”

    阮榆应了一声,松开手坐回被窝里,脸上总算露出笑。

    “真乖。”孟嘉越夸了她一句,又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这才转身出去,只是这回他却没有习惯性地把门锁上。

    陈阿姨出去还没有回来,孟叔叔在客厅看新闻,见到孟嘉越出来,随口问了一句:“已经好了?”

    “没有。”孟嘉越脚上穿得还是运动鞋,刚才进屋他没换拖鞋,正好现在也不用再换,可以直接出门。

    “嘉越,你老实告诉我。”趁孟嘉越还没有出门,孟叔叔喊住他,本来他是想提高声音直接在客厅问,但是看看卧室门,还是起身走出客厅到玄关去问他:“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和那丫头在一起?”

    闻言孟嘉越看向他爸,蓦地笑了笑,没有明说,只开口道:“爸,你应该不会告诉我妈的,对吧?”

    孟叔叔顿时嗤笑出声,转身回客厅,边走边感慨似的说道:“还真是你。”

    孟嘉越没再接话,他回头看了眼自己房间的门,这才推门出去。

    小区外面就有奶茶店,不用跑太远,孟嘉越买好双皮奶回来时陈阿姨也刚好回来,看时间不早了,她去和阮榆说了几句话就进厨房准备晚饭,孟叔叔关了电视也过去帮忙。

    晚饭陈阿姨做得都是阮榆喜欢吃的菜,不过她从下午就一直是没精神的样子,饭也没吃几口就说自己吃饱了,洗完澡早早就爬上床睡觉,不过睡不着,她就玩手机。

    孟嘉越在屋里陪她,到十点他也要上床睡觉了,阮榆却还在玩手机,和平时到点就犯困的样子一点都不一样。

    孟嘉越把正在看的书合上,放回书架,走到床边开口问她:“为什么不开心?”

    阮榆沉默了半天,才挪开手机把目光投向他,随后她从床上坐起来,却也不敢看孟嘉越的眼睛,只垂着头说:“我突然间发现,其实我爸妈根本就不喜欢我。”

    “才发现啊!”孟嘉越嗤笑,毫不意外。

    “嗯。”阮榆看了他一眼,对他的反应有点好奇,开口问道:“你一直都知道啊?”

    “他们要是真的关心你,小学的时候你就不会被人孤立那么久。”孟嘉越居高临下地看着阮榆,脸上的笑有几分讥讽的意味。

    听到他提小学,阮榆有些恍惚,因为那些事离得实在有些太久了,让她感觉都好像是在梦里经历过,但是即使离得那么远,只要是现在想想,她心底都止不住发寒。

    “过来。”孟嘉越忽然说。

    阮榆扭头看看他,乖乖地从床内侧挪到床外侧,然后在他面前跪坐好,仰起脸不解地问:“干嘛呀?”

    孟嘉越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没什么。”

    阮榆沉默了一下,忽然告诉他:“我妈说不让我上学了,要我结婚,还说养不起我。”

    “所以今天你一直都在想这个吗?”孟嘉越失笑,他在阮榆旁边坐下,顺势把她抱到腿上。

    “嗯。”阮榆耷拉下脑袋,窝在孟嘉越怀里怔怔出神。

    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只要想起这句话,就觉得心寒,原来上学也是可以拿来威胁人的东西,可是她更害怕的是自己的无能为力,只能任由所谓的家长摆布。

    阮榆毫不怀疑她妈的话,而到时候她又能怎么办呢?这才是阮榆最担心的问题,她思考了一下午都不知道怎么办,可她真的很想上学的,她好不容易才考上大学的。

    “别怕,有我呢!”孟嘉越在她耳边说。

    阮榆回过神,抬手搂住孟嘉越,把头抵在他肩上,像是要汲取力量,但是却没忍住哭了出来,开始只是很小声的呜咽,后来就变成大声的哭泣,她边抹眼泪边说:“我想上学。”

    “乖,我知道了,肯定能上学的,宝贝别哭了。”孟嘉越在她额头亲了亲,向她保证。

    阮榆抽抽噎噎地说:“我以后不要做需要和很多人相处的工作。”

    “好。”

    “我讨厌一个人去买东西,今天午饭你就把我丢下了。”

    “是我的错,下次绝对不会这样。”

    “我工作了以后,就还我爸妈的钱,等还完了我就和他们无关了。”

    “嗯,我和宝贝一起还。”

    “不要你。”

    “好好,不要我,那我就负责养宝贝好不好?”

    阮榆看着他,破涕为笑:“好。”

    “乖。”孟嘉越抽了张纸给她擦眼泪,顺便看了眼桌上的闹钟时间,都已经十点半了,他又问阮榆:“宝贝,我们睡觉好不好?”

    阮榆刚被他哄好,这会儿正娇气,听到这话立刻摇了摇头不愿意睡觉,非要和他反着来。

    孟嘉越挑眉,不过这会儿心情正好,就不和她计较,但是睡觉是一定要睡的,所以在阮榆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孟嘉越直接把她抱起来往床上一放,拉过被子盖好,紧接着就起身去把灯关上了。

    这一系列动作可以说是一气呵成,等屋里陷入黑暗后,阮榆把手机灯打开给他照明,边咕哝道:“你耍赖。”

    孟嘉越发出一声轻笑,却没说话,他借着手机的灯光走到床边在外侧躺下,边又伸手把阮榆抱到怀里。

    不知道陈阿姨和阮妈妈说了什么,之后几天阮榆就一直没回家,也没人来找她,偶尔阮玥会通过手机和她聊上几句,不过除了孟嘉越,阮榆很少能在网上和人聊下去,基本都是回复几句话就觉得可以结束了。

    而阮榆也不出门,想要什么都有孟嘉越出去帮她买,等假期过去,阮榆终于出门要回家收拾行李时,就感觉自己上次出门好像都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其实距离十一假期结束还有一天,因为孟嘉越要提前一天回学校,阮榆是跟着他,所以也提前一天走。

    她回家收拾东西是挑没人的时候去的,孟嘉越跟着一起过去了,到屋里后他把手机游戏打开,让阮榆坐在床上玩,之后就把行李箱拉到床前的空地方,打开等着放东西。

    阮榆秋季的衣服在家里的不多,总共就几件,大部分还在一中那边的房子里放着,而新的衣服又还没买,孟嘉越弄好之后行李箱里也才放了一半的衣服,另一半基本都是日用品和一些零碎东西。

    “弄好了?”阮榆退出游戏,抬头问他。

    “好了。”

    “那走吧!”阮榆从床上下来,伸着脚乖乖让孟嘉越给她穿鞋。

    脚上印着胡萝卜的袜子是之前孟嘉越从网上买的,觉得阮榆穿着好看,昨天刚到,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特意给她穿上的。

    看时间已经八点半了,阮榆估计她妈出去跳广场舞也快回来了,催促着孟嘉越快走,孟嘉越拉着行李箱先出去,阮榆跟在他后面,刚走到玄关换上鞋子,门就被打开了。

    回来的是阮爸爸,他看到他俩也没什么惊讶的表情,只说:“嘉越来了,到屋里坐坐呢?”

    “不用了,阮伯伯。”孟嘉越笑道:“我还要帮小榆把行李箱弄回去。”

    阮榆躲在他后面没说话,更没打招呼,阮爸爸也看到她了,但是阮榆没开口,他也没主动说话,最后场面有点尴尬,还是孟嘉越开口主动道别,拉着阮榆出去了。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