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没想好名字
    阮榆愣了一下,她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家里人,就看阮玥扭头朝后面喊道:“妈,小榆在这儿呢!”

    紧接着在阮榆还没有愣过神的时候,她爸妈已经穿过人群过来了。中午街角人还是挺多的,但是阮榆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她妈,在外面阮妈妈永远都是光鲜亮丽的模样,穿着西装裤配格子外套,挎着名牌包包,染成栗色的头发松松地扎起来,高跟鞋走起来哒哒响,漂亮又干练。

    阮榆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但是这对她来说实在是太糟糕了,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做好面对父母的准备,更何况她妈脾气一点都不好。

    看到他们的这一刻,阮榆就感觉自己的心脏直往下沉,猛地一下全凉了,但是同时心里又奇异地松了口气,甚至还有闲工夫在想,回去她妈会怎么打她。说不害怕不可能,但是逃不过去,阮榆也就破罐子破摔,苦中作乐了。

    “你一晚上没回去,住酒店里也不知道打个电话。”看到阮妈妈和阮爸爸过来,阮玥扭头又和阮榆说。

    “手机没电了。”阮榆解释了一句。

    阮妈妈则一句话都没问,上来就抓住阮榆的手腕,像是怕她再跑了似的,态度强硬,扯着她转身就往来的方向去。阮榆踉跄几步,而没防备之下,手上拿的双皮奶一下子就掉到了地上,她都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就被阮妈妈拽走了。

    好在这还是在大街上,阮妈妈好歹顾及面子,没有直接打骂。

    阮爸爸开了车过来,停在不远处,到了车跟前,阮妈妈打开车门一把将阮榆推进去,也不管她有没有磕到碰到,手一甩就用力关上了车门。

    阮玥从另一边上车,看阮榆半跪在车座前还没起来,伸手扶了她一把。

    等车子一启动,没有旁人在,阮妈妈就开始迫不及待地骂起阮榆,怎么恶毒怎么骂,比如说咒阮榆去死,说要剥她的皮,说她长能耐了等等,一路骂到了小区楼下。

    阮榆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受,思绪漫天乱飞,她在想阮妈妈等会儿会用什么打她,皮带还是高跟鞋。

    她没等多久,等进了家,门一关上,阮妈妈立刻狠狠推了阮榆一把,直接把人推到地上了,这还不够,她又随手从鞋柜里拿出一个高跟鞋,对着阮榆身上就是一顿狠打。

    阮玥在一旁吓得也不敢说话,趁没人注意,悄悄跑回了房间。而阮爸爸则在一旁袖手旁观,时不时还说要阮妈妈打狠点,不打记不住。

    阮榆都不记得自己怎么熬过去的,她浑身都疼,开始用高跟鞋打,后来又拿皮带抽,可是她心里憋着火,所以宁愿咬着牙也不愿意疼得喊出声,自然是被打的更狠,终于阮妈妈打累了,让阮榆跪在地上听他们说话。

    阮爸爸抽着烟说:“家里三个小孩,原本我还以为你最听话,结果你就干出这事,离家出走都学会了,平时真是白疼你了。”

    “疼她干什么?一点用都没有。”阮妈妈在一旁帮腔。

    “你就跪在这儿好好想想,知道错没有?”

    阮榆低着头没有回答,阮爸爸没得到满意的回答,气道:“我问你话,哑巴了?不知道说句话?”

    阮妈妈直接照着阮榆的脸打了一巴掌,恶狠狠地说:“你爸问你话,还学会装聋了?”

    “嗯。”阮榆应了一声,仍然没有抬头。

    “你说这小孩,怎么就那么气人?”阮妈妈仍觉得不解气,又踢了阮榆一脚,直接告诉她说:“学你也不用上了,直接嫁人吧,养不起你。”

    阮榆仍是低头默不作声,阮妈妈用力推了一下她的头,转身进屋去了,随后阮爸爸也跟着走了。

    客厅终于安静下来,阮榆拉过垃圾桶,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刚才挨打的时候为了不叫出声,她不小心把舌头咬破了,也不知道伤口怎么样,但是满嘴的铁锈味儿,也挺特别的。

    手机装在她上衣口袋里,掏出来的时候还是黑屏,阮榆不抱希望地按了几下,低头呆呆地看了会儿手机,终于忍不住小声抽泣。

    等阮榆哭够了,她把手机装进口袋里,想起来去房间找充电器,抬头却看到阮玥扒着墙只露出半个头朝这里看,被她发现后小心问道:“你还好吧?”

    “我手机充电器呢?”阮榆问她。

    “哦,在屋里,我给你拿。”阮玥说完转身急匆匆跑回去了,没多久她又拿着充电器过来。

    阮榆接过充电器,仍是保持着跪在地上的姿势伸手把插板拉过来,插上插头给手机充电。

    阮玥看了说:“你起来吧!反正咱爸妈都不在,我刚刚偷偷看了,都睡午觉呢!你就算起来他们也不会知道。”

    “哦。”阮榆不咸不淡地应了声,低头盯着手机,看都没看她一眼。

    阮玥见她不搭理自己,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却也不敢再说下去,她干站了一会儿后,看阮榆没有要起来的打算,只好自己找了沙发坐下。

    阮榆等手机电量足够开机后就立刻按了开机键,漫长的时间过后,手机终于打开,之后又反应了一会儿,就是一连串的短信和来电通知。

    阮榆直接都无视了,她给孟嘉越发了短信,问他在哪里。

    刚发送出去,家里门就被敲响了。

    阮玥立刻起身往玄关去,看到阮榆还跪在地上,和她说:“你先起来吧!”

    阮榆没理她,低头径直玩手机,阮玥感觉自讨没趣,也不想搭理她了,又被敲门声弄得有点烦,所以也没看来得是谁,直接就过去开门了。

    “小榆呢?”

    阮榆听到孟嘉越的声音,愣了一瞬,终于抬起头朝玄关看去,紧接着孟嘉越的身影就出现了,并且一路走到客厅,扶着她的肩膀把她拉起来问:“疼不疼?”

    “疼。”阮榆回答,她全身都疼,刚刚哭得时候她掀开衣服看了,好多地方都被打得青紫,难看的很。

    孟嘉越深吸了一口气,也不管阮玥在一旁站着,掀起阮榆的衣服就往她身上看,主要是腿、胳膊和背部这几个地方有伤痕,青紫交加的,看上去有些吓人。而胳膊肘不知道磕到了哪里,都破皮了,血还黏到衣服上,不过却因为是深色衣服,连阮榆自己都没有发现。

    阮玥捂着嘴巴被吓到了,她之前躲在屋里没出来,完全没想到阮榆居然被打得这么严重,还以为她爸妈只是教训几句,或者顶多打几下而已。

    孟嘉越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但还是耐着性子和阮玥说:“我先带小榆去我家。”说完没等她出声就抱起阮榆径直朝门口走。

    “手机。”阮榆急忙说了一句。

    阮玥离得近,过去直接把充电器拔掉,连着手机一起递给她。

    阮榆抓着手机,这才安心地靠在孟嘉越怀里,由他抱着离开。等出了门,孟嘉越走到他家门前,却因为两手抱着阮榆没法拿钥匙,所以直接用脚踢的门。

    阮榆还是第一次看他这么暴躁,刚想问一句,门就被打开了,陈阿姨看到她也愣了,忙追问:“这是怎么了?”

    “挨打了。”孟嘉越回了一句,鞋也没换就直接进屋了,到了房间他把阮榆放床上,伸手去解她衣服上的扣子。

    陈阿姨追过来,手上还拿了云南白药的喷雾,进来看到阮榆身上明显是皮带打出来的伤痕,忍不住直抽气,下意识问:“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

    “都是外伤,只是看起来比较严重,过个一两天就没事了,不用去。”孟嘉越把喷雾拿过去,对着伤处喷了几下,不过这个瓶里的药水快没了,他又扭头和陈阿姨说:“妈,这瓶没多少了,家里还有吗?”

    陈阿姨扭头对站在门外的孟叔叔说:“老孟,你把抽屉里那盒没拆开的药拿过来。”

    “好。”孟叔叔在外面应了一声。

    过了会儿,他拿药过来,不过站在门口没进来,是陈阿姨出去接的。

    等全部喷完药,孟嘉越额头都出汗了,他让阮榆在屋里呆着,然后拉着陈阿姨就出去了,在外面不知道说了什么,之后陈阿姨也没有再进来。

    阮榆衣服还没有穿上,抱着双腿坐在床上不是很适应,等孟嘉越回来后,她立刻把手机递向他,说:“充电。”

    “乖,现在感觉怎么样?”孟嘉越边把充电器插到插板上,边问她。

    “疼。”阮榆老实回答他。

    孟嘉越顿了一下,把自己手机递给她,哄道:“乖,过几天就好了,你先玩我的手机。”

    “嗯。”阮榆接过手机,抬眼看看他,小心问道:“你知道我爸妈是怎么找到我的吗?”

    “知道。”孟嘉越在床边坐下,回道:“我爸一个朋友在警局上班,拜托他查了酒店的开房记录。”

    “哦。”阮榆点点头,把手机密码解开,想了想先打开浏览器看小说。

    孟嘉越看着她,半响才问:“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阮榆愣了一下,感觉眼眶有点发热,她忙低头揉了揉眼睛,含糊不清地说:“我舌头疼。”

    “我看看。”孟嘉越捧起阮榆的脸,用食指分开她嘴巴,伤口就在舌尖处,比较显眼,他一眼就看到了,顿时也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心疼。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