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大学篇开始
    阮榆下了高铁后顺着人流往外走,她不是第一次来s市高铁站,所以也不是很害怕。再加上这些天各个大学相继开学,像她这样的新生有很多,高铁站里也很容易就见到一些负责接送新生的人。

    只是阮榆不知道去哪里找s市艺术学院的新生接待人员,她懵懵懂懂地出去了,然后顺着指示牌往外面走,还在想着坐出租车的问题,也是不经意抬眼,看到有人举着写了学校名字的牌子,她过去后就找到了负责接送新生的学长学姐。

    找到了才知道高铁站外面还有s市艺术学院接送新生的大巴车,可以免费乘车,正好省去了阮榆自己找车。

    到学校后阮榆又跟着书法系的一位学姐去了报名地点,办好相关手续后,拿到了宿舍钥匙,再由学姐带着她去宿舍入住,这中间她还办了张手机卡,是s市本地的号码。

    阮榆也没有多想,反正她手机是双卡双待的,多安装一个卡也可以。

    宿舍在四栋三楼,到宿舍时才发现里面已经有一个女生入住了,她选的床位是靠近阳台左边的那个,阮榆进去的时候她正在收拾东西,身边也没有家长,和阮榆一样都是一个人。

    她既然选了左边床位,阮榆就把行李箱拉到了她对面的右侧床位。宿舍是四人间,上床下桌的那种,而且桌子柜子都是木制的,看起来还很新,没有起皮掉漆的状况。阳台和卫生间则在外面,总体条件很不错,阮榆都有点理解为什么住宿费那么贵了。

    把行李箱放下后,阮榆没急着收拾,她还没买水瓶、毛巾等日用品,要去超市买。超市就在进校门的那条道路上,之前进学校的时候因为手里还拉着行李箱,不方便拿东西,所以她也没有买。

    今天因为开学的缘故,买东西的人特别多,几乎可以说是人山人海了。阮榆好不容易挤着人群买好了东西,回去之后就见宿舍又来了两个女生,身边都有家长跟着一起过来。

    其中一个住靠门左侧床位的女生更是连叔叔和姑姑都跟来了,阮榆听到她有那样称呼他们,不过这也不管阮榆的事,就是这样一来屋里全都是说话的声音了,吵吵嚷嚷的,倒和开学新生报道的情形很符合。

    阮榆抱着东西越过人群,把买来的盆放到地上,打算去卫生间接点水擦桌子,只是把水接来了她才想起来还没有抹布。然后还是最开始来的那个女生见状把自己用的抹布递给她了,她自己则早就已经弄完,连床都铺好了。

    “谢谢。”阮榆向她道谢。

    把桌子柜子以及床铺都擦好之后,阮榆累得额头都是汗,看时间都已经两点多了,那两个和家长一起过来的女生都已经收拾好并且在和家长商量着要出去吃饭。

    阮榆却连休息都没有,立刻又出去领被子。

    回来的时候宿舍只剩下一个人,就是住她对面的女生。阮榆拖着行李袋回到桌边,她先把被套拿出来,只是闻了才发现学校发的被套上面有一股味儿,有点像是塑料味,味道很冲鼻,阮榆就暂时没用,打算洗一下再弄。

    “你要洗被套吗?”住她对面的女生早就出去吃过饭了,这会儿正在玩手机,看阮榆拿着被套却没有套进棉胎,就随口问道。

    “嗯,宿舍楼里有洗衣机吗?”阮榆听阮玥说过,大学宿舍楼里都有洗衣机的。

    闻言女生笑道:“正好我也有一床被套要洗,咱俩一起洗。”

    阮榆点了点头,那女生从柜子里把自己要洗的被套床单拿出来,连同阮榆的那套一起塞进塑料桶里,刚好塞了一桶,塞完后她拎着桶要出去,走之前问阮榆:“你叫什么名字啊?”

    “阮榆,阮琴的阮,榆树的榆。”

    “我叫梁沅,三点水加一元钱的元,就是沅江的沅你知道吧?”

    阮榆点点头,之后女生就出去了。阮榆却还没弄完,她摸摸柜子里抹布擦过的地方已经都干了,就把行李箱打开,把衣服放进去。

    等女生回来后阮榆和她告别,也出去吃饭了。不过吃饭前阮榆还要先去办理校园一卡通,就是办卡的人有点多,她排了一会儿队才拿到卡。

    学校食堂总共有三个,阮榆听带她报名的学姐说的,不过她才刚来,还没有看到其他的食堂,所以就直接去了距离宿舍最近的那个食堂吃饭。大学的食堂比阮榆高中的食堂大太多,里面的人也更多,而且刚开学,里面除了学生还有家长也在,即使已经过了饭点,吃饭的人还是很多。

    食堂可选择的东西多,阮榆看得眼花缭乱,也不知道吃什么,干脆随着别人一起买了米饭和炒菜。味道整体也还行,其中藕片酸酸脆脆的很好吃。

    吃完饭回去,被套床单都已经洗好晾在阳台了,九月份气温还没有降下去,都在穿着短袖短裤,今天的温度也高,阳光很充足,天黑之前肯定能晒干。

    阮榆刚进宿舍,住靠门左侧床位的女生就开口道:“这下宿舍的人都到齐了,那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周梦惜,九七年的。”

    “我叫蒋明雪,九六年的,白羊座。”住她对面的女生接道。

    “我叫梁沅,也是九六的。”

    “阮榆。”

    阮榆回答完宿舍安静了一下,为了不让气氛冷下去,周梦惜立刻笑着说道:“那好,这算是都认识了,以后大家叫我梦梦或者梦惜都可以,我爸妈都是这么叫我的,还有我是学音乐的,小提琴。”

    蒋明雪接着说:“我是学广播电视编导的。”

    梁沅:“我学的公共事业管理。”

    “你不是艺术生啊?”周梦惜惊奇道。在艺术学院不是艺术生,确实很少见。

    梁沅摇头:“不是。”

    “那你呢?”周梦惜问阮榆。

    “书法。”

    “没一个是相同专业,咱们宿舍混的也太厉害了吧?”周梦惜哀叹道。

    “那以后上课麻烦了。”蒋明雪说。

    周梦惜附和地点了点头,提议道:“晚上我们几个出去吃饭吧?正好新室友一起聚一聚。”

    蒋明雪立刻应道:“可以啊!我正好想去学校周围逛逛,这附近不是有条街吗?我之前艺考的时候去过那里,挺多店的。”

    梁沅说:“还有个购物中心,不过是在明华路那边,靠近s大,走路过去要十来分钟。”

    “那去购物中心呢?我们早点去,正好可以逛逛街。”周梦惜说完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都已经三点十分了,她接着说:“时间已经差不多了,睡一觉起来再画个妆,我们五点的时候出发。”

    “可以。”其他两人点头。

    阮榆全程没说话,默默听她们讨论,因为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觉插不上话,而且她还没有和这群新室友熟悉,也不敢开口。

    讨论完她们三个就各自上床了,阮榆还没有铺床,所以在下面坐着玩手机。

    没玩多久手机忽然收到一条快递短信,阮榆打开一看,地点是在学校超市的快递代收点,不过她没有从网上买东西,应该是孟嘉越买的。阮榆这会儿正好有空,而且她之前买东西太过于匆忙,还有许多日用品没买,像是洗衣液就忘记买了,拿快递的时候正好可以顺便都买了。

    走之前阮榆给孟嘉越发了条消息,不过他没有立刻回,这会儿还是军训的时间,他也没法看手机。

    拿了快递再回到宿舍的时候,里面静悄悄的,阮榆开门的时候都不敢发出太大声音,倒是梁沅还没有睡,听到动静探头往下面看了看,见是阮榆才又躺回去。

    宿舍开了空调,从外面进来猛地一凉,浑身的燥热都减去不少。

    阮榆站在空调风口的位置吹了一会儿,感觉没那么热了才去拆快递。她刚才拿的时候就觉得盒子挺沉的,这下拆开后把东西一展开才发现是吊床。

    梁沅在床上看到,压低声音和她说:“你在哪儿买的吊床?我也想买一个。”

    “网上买的。”阮榆回道,边抓着吊床两头的白色粗绳试着往床头的栏杆上系。

    “哦哦,你现在系吗?”梁沅问。

    “嗯。”

    “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

    宿舍安静下来,阮榆第一次弄这个,怕系不好到时候绳子再松了,所以绕了好几圈才打结,而且也不是只系一个结。等两头都系好后阮榆试着使劲拽了拽,确定不会松开才把刚买没多久的椅子搬到一边,她坐到吊床上试试感觉。

    到四点十五的时候周梦惜的手机闹铃准时响了,她估计没睡好,哼唧了一声还想继续睡,蒋明雪隔着走道喊她:“起床了起床了起床了。”

    “别喊了,我起。”周梦惜猛地坐起来,脸上表情还有些迷茫,缓了好一会儿才下床去卫生间洗脸,见到阮榆的吊床还惊奇了一下,表示也想买一个。

    阮榆看外面太阳还没落山,她去阳台摸摸被套,发现已经干了,但也没急着收进来。等周梦惜和蒋明雪都洗好脸之后,她拿着洗面奶也去洗手间洗脸。

    不过阮榆洗脸只是要涂防晒霜,她还没有学过化妆,更没有买化妆品。倒是周梦惜和蒋明雪都要化妆,化完妆后又要搭配出门的衣服,这样就耽误了一点时间,一直到五点十分的时候她们才从宿舍出发,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十分钟。

    才刚出宿舍楼,阮榆手机就响了,来电显示是孟嘉越,她故意落后了几步接听:“孟嘉越。”

    瓜.*?子ww w.  e .全新 改版,更2新更3快更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