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高中结束
    六月二十四号上午高考成绩公布,到中午出分数线,阮榆自己还没查,孟嘉越已经帮她查好了,五百四十多分,距离一本分数线还差十分,但是上s市艺术学院却是完全足够了。

    知道这一消息后阮榆兴奋了好久,不过还她没有完全放下心,等过几天报了名,一直到录取通知书发下来,她这才真正安心。

    随通知书一起发的还有一张银行卡,学费要在八月二十号之前存到这张卡里,过期自动扣除。但是艺术类院校学费比较贵,阮榆也是看了招生简章才知道,书法专业一年的学费是一万一。

    阮榆告诉阮妈妈后,她也没说话,但是明显也不想搭理阮榆,冷着脸让阮榆也不敢再说下去,默默回屋里去了。

    阮玥在屋里玩手机,看她进来就问:“咱妈怎么说?”

    “没说话。”阮榆拉过椅子坐下,从桌上的糖盒里拿了一个奶糖吃。

    “就这点钱她也舍不得?”阮玥嗤笑,换了个姿势坐着,继续说:“也就她一个月的工资而已,至于心疼成这样?”

    “咱妈的工资有那么高吗?”阮榆还从来没听人说起过阮妈妈的工资,在她印象当中,阮妈妈一个月的工资水平还停留在她小时候,也就几千块吧!

    阮玥听她这么问,当即翻白眼道:“当然有了。也就你两耳不闻窗外事,你知不知道咱爸妈要买房子的事?还瞒着咱俩,要不是上次我看客厅放的有楼盘宣传的单子,还不知道要被瞒到什么时候。”

    “在哪儿买房子啊?”阮榆随口问道,她心里也没多大感觉,反正她从小就已经习惯了家里什么东西都没自己的那一份。

    “什么名字来着?我给忘了,好像是叫怡景花园?不对,是御景?想不起来了。”阮玥摆了摆手不愿意再想。

    阮榆过去阮玥床上坐,悄悄问她:“你说咱妈会让我上吗?学费那么贵。”

    阮玥头也没抬,一边看着手机屏幕一边回答她:“又不是付不起,咱妈那里说不通就找咱爸去,他虽然屁事不管,但是拿个学费还是可以的。”

    阮榆点了点头,决定回头等阮爸爸回来就去找他。

    不过晚上阮爸爸回来时已经喝醉了,趴到床上睡得昏天黑地,阮榆想说也没机会,第二天她又忘了说,就这样拖了几天,她才终于在星期天阮爸爸难得没出去喝酒的时候找到机会说了。但是阮爸爸当天也没给钱,过几天才拿了一万五千块钱给阮榆,除了学费以外,剩下的钱给她当生活费。

    到八月十九号s大开学,当天早上孟嘉越就出发去了s市,二十号这天正好是农历七夕节,这还是他俩第一次七夕没在一起。

    晚上趁阮玥不在,阮榆躲到屋里和孟嘉越打电话,过了有一会儿他那边才接通,好像是在外面,背景声音很吵。

    “你在哪里啊?”阮榆好奇地问。

    “在外面和室友一起吃饭,你呢?”孟嘉越似乎是找到了安静的地方,背景声音一下子清净了许多。

    “我在家里,早上起来后阮玥说要去染头发,要我陪她去,在理发店呆了应该有一个小时吧?我没和别人说话,一直都在玩手机,我看到你发的照片了,好多人。然后我中午没回家吃饭,阮玥请我吃得黄焖鸡米饭,味道还不错,吃过饭我回家后就没出去了,一直待到现在。”

    “嗯,很乖。”

    阮榆咧嘴偷偷笑起来,问他:“你什么时候军训啊?”

    “明天,要军训一个月呢!”

    “这么久?”阮榆有些吃惊,下意识问:“那我是不是也要军训这么久啊?”

    “不会,乖,s艺顶多军训半个月。”

    听他这么说阮榆就放心了,不过转念一想,半个月其实也挺多的,而且听说军训特别容易晒黑,高一军训才一星期,那样她还没有坚持到结束,直接请假了,到现在都快忘了军训是什么感觉,不过累是肯定的。

    “孟嘉越。”

    “嗯。”

    “我好想你。”阮榆告诉他说,虽然才分别一天,但是感觉都过了好久。

    手机那头沉默了片刻,阮榆才听到孟嘉越说:“我也想你,乖,拍个视频发给我,我想看看你的样子。”

    “好。”阮榆点头应下,随后又问:“那我拍什么样的视频发给你啊?只拍我自己吗?”

    “宝贝穿得什么衣服?”孟嘉越问。

    “睡衣啊!”阮榆不明所以,她身上穿得这件还是孟嘉越给她买的,粉粉的兔子睡裙,还印着白色的云朵。

    “把衣服脱掉。”孟嘉越说。

    阮榆愣了一下,随即满脸通红,她已经明白孟嘉越的意思了,但是这样拍视频她接受不了,所以羞赧之下阮榆对着手机吼道:“我才不要,臭流氓。”

    一听这语气孟嘉越就知道把人惹毛了,急忙道歉:“我的错,乖,宝贝别生气。”

    阮榆没说话,也没有挂断。

    “宝贝就可怜可怜我,从高考结束后我就没碰过你,好歹安慰我一下,视频我看了就删掉好不好?要不照片也行。”

    阮榆继续沉默着,脸已经红的能滴血了。

    “乖,我至少还有二十天见不到你呢!”

    s市艺术学院是在九月十号才开学,中间确实隔了有二十天,阮榆也知道,更何况她本来也不太会拒绝孟嘉越的要求,被多说几次就心软了,对着手机嗫嚅道:“好,我挂了。”说完也不等孟嘉越再说什么,就把手机挂断了。

    房间门从刚刚打电话之前就是锁上的,因为担心她爸妈开门进来,所以阮榆也不用再下去锁门,就是窗户的帘子她还没拉上了,需要去拉窗帘。

    等准备就绪了,阮榆才敢把衣服脱掉,视频她是不敢拍,就准备拍几张照片,只是把衣服脱掉后阮榆脸又红了,心里挣扎了一下,犹犹豫豫地还是把胸罩也脱掉了。

    等了有一分钟后孟嘉越收到了阮榆发来的照片,他点开大图看,没留神鼻血流了下来。

    看着照片沉默了片刻,孟嘉越给阮榆发了一条消息:宝贝,你可真实诚。

    阮榆看完立刻脸红地把头埋进被窝里不敢出来,脑海里反反复复就只有一句好尴尬,越想越后悔,她简直想学鸵鸟把头埋起来。

    足足过了有半个小时阮榆才敢看手机,同时在心里庆幸用的是微信,可以把图片删除掉,只是阮榆不知道,删除是单方面的,她这边是没有了,但是孟嘉越那边还有记录。

    刚弄好,外面就传来开门声,不过门从里面被锁上了,从外面打不开。紧接着阮玥的声音就在外面响起,她边拍门边喊:“阮榆,开门。”

    阮榆也顾不上害羞,急忙下床跑去门边开门,阮玥进来的时候打量了她几眼,随口问了一句:“锁门干什么?”

    “打电话。”阮榆说。

    阮玥露出了然的表情,接着把包往床上一甩,转身又出去了。

    阮榆偷偷松了口气,转身又爬到床上去了。

    孟嘉越不在的日子变得格外难熬,明明距离开学也没有多少天了,但是这些天阮榆简直无聊的要发霉,而且孟嘉越去上学后,陈阿姨和孟叔叔也出门旅游过二人世界去了,阮榆除了家里更没别的什么地方可去了。

    而且因为军训的缘故,她和孟嘉越打电话的时间都被缩短了,每天就中午吃饭那会儿和晚上九点以后才有机会打电话。

    孟嘉越每天都有给阮榆发一些照片,包括学校教学楼、花园、食堂、宿舍、操场、他自己等,其中最多的就是他穿迷彩服的照片,阮榆特别喜欢的一张是在操场拍的,而且是孟嘉越的全身照。

    那身迷彩服穿在他身上特别的帅气,显得肩宽腿长,英姿勃发,所以看到照片后阮榆就把自己的手机背景图换成了这张。

    还好时间总算是一天天过去了,阮榆去上学之前陈阿姨终于旅游回来,还给阮榆带了一个紫檀木的手串,说是旅游的时候在当地买的,阮榆在手腕上绕三圈刚好能戴下。

    离阮榆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她提前几天就已经把一些零碎的东西都装进了行李箱,被子什么的不用从家里带,到时候直接从学校买,其他要带的也就是衣服了。

    只是这回上学阮榆还是没有人送,所以她尽量少带东西,反正开学之后距离十一假期也没多久了,到时候可以再回家拿。

    孟嘉越还在网上给她买了防晒霜,直接寄到了家里,叮嘱阮榆去上学时要带上,军训的时候绝对很需要。

    终于时间到了九月十号,一大早阮榆就醒了,之后再也睡不着,她干脆就起床收拾东西,顺便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落下的,等阮妈妈起床做饭时,她已经把自己的行李检查了好几遍。

    阮玥和阮康铭都已经开学,阮爸爸和阮妈妈又要去上班,没有时间送她去高铁站,倒是陈阿姨上午没课,把阮榆送去了,而且一直等她坐上车才离开。

    高铁发动之后阮榆给孟嘉越发了一条消息:我来了。

    瓜.*?子ww w.  e .全新 改版,更2新更3快更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