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红玫瑰
    高考之后的假期有将近三个月,阮榆也没有学其他同学那样去打暑假工,她在家里闲的简直快长草了,偏偏今天孟嘉越还去练车去了,她都找不到人玩。

    阮玥学校放假的也比较早,而阮康铭今年中考,所以放假也早,不过他俩都有各自的朋友可以一起玩。

    一大早他俩就集体不在,阮爸爸和阮妈妈又因为要去上班,所以家里就只剩下阮榆一个人,不过还好,她本来就不是很喜欢出门,只是这次没有孟嘉越罢了。

    二十三号阮榆生日,不过她前一天玩手机玩到太晚,过了凌晨才睡,所以早上起来的也晚,连带着早饭也没吃。

    倒是平时比她还晚起床的阮玥一大早就起来了,阮榆出去的时候她正在客厅看电视,边看边磕,好像还在和谁说话。阮榆一开始没往客厅看,都要径直往洗手间去时,却猛然间听到孟嘉越的声音,她扭头一看,还真是孟嘉越。

    在客厅沙发上坐着和阮玥说话,说完了眼睛还朝自己看。

    “你怎么来了?”阮榆有点惊讶,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还在想大早上的,孟嘉越过来干什么,结果扭头一看挂钟,都快十一点了。

    “怎么起来这么晚?是不是昨晚又玩手机不睡觉啊?”孟嘉越起身朝她走过去,也没顾及阮玥在旁边,直接就这么问出来了,话语间透露出亲昵的意味。

    而被他这么一问,阮榆立刻就怂了,因为事实就是这样,是她玩手机不好好睡觉才会起来这么晚,但是阮榆不想被孟嘉越训斥。她刚想找个借口,就听阮玥已经先开口了:“她天天都躲被窝里玩手机,昨天晚上都十二点多了吧?她还没睡呢!”

    阮榆下意识看向孟嘉越,就见他脸上还带着笑,脸上丝毫看不出生气的样子,心平气和地说:“哦,这样啊!”

    阮榆听得心里一抖,扭头反驳阮玥:“我也不是天天都这样的。”

    “我又不瞎,你床上手机屏幕的亮光又不是看不见。”阮玥朝她翻了个白眼,正好电视剧这一集播放完了在放广告,她低头吐掉嘴里的壳,拿遥控器换台。

    “关你什么事啊?”阮榆冷哼了一声,鼓着腮帮子不满地跑去洗手间刷牙。

    孟嘉越低头笑笑,没叫人发现,就近在单人沙发上坐下,等阮榆出来。

    阮玥把所有台都换了一遍也没找到好看的电视剧,干脆还换回刚刚看得那个台。她磕磕得口干,起身去冰箱拿了两瓶果汁,顺手递给孟嘉越一瓶,也没等他拒绝,就越过他坐回了原位。

    孟嘉越接下了却没喝,他不太喜欢吃甜的东西,虽然这些年被阮榆锻炼的提升了甜味接受度,但是恰好这个果汁就属于他不能接受的甜度范围。

    阮榆一时半会儿出不来,阮玥看了会儿电视广告,突然又很八卦地问孟嘉越:“你打算怎么约会呀?”

    闻言孟嘉越失笑,但还是回道:“小榆想看电影,我先带她去,至于其他,到时候看小榆的意思,不过中午要拜托阮玥姐帮忙了。”

    “没事,反正阮榆都高中毕业了,和同学出去吃个饭而已,我妈肯定不会多问的。”阮玥摆了摆手,不过说完她又好奇地问:“不过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爸妈你和阮榆谈恋爱的事啊?”

    “等上大学再说,现在有点早了。”孟嘉越笑笑回道。

    “我倒是觉得还行,不过我爸妈都是那种老封建思想,我高中的时候谈恋爱可没少被他们说,上大学了又天天逼着我结婚。”发现自己扯远了,阮榆急忙又把话题扯回来:“我这回帮你瞒着我爸妈,下次你可要请我吃饭,去唱歌也行。”

    “一定。”孟嘉越点头。

    “那我可记下了。”阮玥拍手大笑起来。

    阮榆从洗手间出来,刚好听到阮玥说得这句话,她奇怪地看了看他俩,疑惑地问:“什么记下了?”

    “吃饭。”孟嘉越扭头回答她,边随手把果汁放到面前的茶几上。

    阮榆点点头,打算回屋去换衣服,才刚走几步,就听阮玥开口道:“回头你去剪个头发,刘海都能遮住眼睛了。”

    “啊?我吗?”阮榆眨了眨眼,发现阮玥说得就是自己,又开口道:“是长了,我今天剪吗?”

    “可以啊!”阮玥点头,又道:“咱小区门口那家理发店剪的就不错,我之前几乎都是在那家剪头发,你要是今天剪,正好等会儿直接去,我这有会员卡,你等下,我找找。”

    卡没放在身上,阮玥回屋找她的包,阮榆因为换衣服,就跟着她一起回屋了,等换好衣服出来,孟嘉越已经在玄关等她。

    下了楼阮榆问他:“去哪里啊?”

    孟嘉越没回答,反问道:“想看荷花吗?”

    “想。”阮榆忙点点头。

    “那我们去生态公园。”孟嘉越摸摸阮榆的脸颊,拉住她的手往小区外面走。

    生态公园阮榆不是第一次来,不过上次过来是秋天,只看到了菊花,没有荷花。这次来进了门没走多远,就有一个湖,虽然不是很大,但是湖里都是莲叶,粉色的荷花就点缀在铺天盖地的绿叶中,特别漂亮。

    除了荷花,道路两旁有些年份的垂柳也吸引目光,尤其是风吹过,柳条摆动的时候。

    阮榆手机就没离过手,不停地在拍照,结果拍的多了,孟嘉越就不高兴了,夺过她手机不让她再拍。

    这就把阮榆气到了,扭过头不理他,孟嘉越一点都没担心,就是在路过路旁的小卖部时进去买了一盒雪糕,拿到阮榆眼前晃了晃,问她:“想吃吗?”

    阮榆看看他,伸手把雪糕抢过去了,边吃边说:“不许再夺我手机。”

    “那你也不许光顾着拍照,看都不看我一眼。”

    类似于情话的话语让阮榆有些小小的害羞,为了掩饰这一点,她急忙抬手喂孟嘉越吃了一口雪糕,说:“我不拍照了,你把手机还我。”

    孟嘉越有些不相信,打量了阮榆几眼才在她都要再次生气的时候把手机还给她,边还确认道:“保证不会再拍?”

    “不会了。”阮榆拿过手机后就直接装进了口袋里,抱住孟嘉越胳膊拖着他往前走。

    中午他俩就在生态公园门前的美食街上吃的饭,烤鱼店里人特别多,等了好久才端上来。长方形的不锈钢盘里摊放着被分成两半却鱼背相连的鱼,盘子架在酒精炉上,底下火还在烧着,盘里红通通的汤底咕嘟嘟冒着泡,鱼身上撒了切碎的小辣椒和葱花,还点缀了几根没切碎的完整香菜。

    下午回去时时间还早,距离吃晚饭还有一段时间,他俩就先去小区外面的公园散步。现在还不是暑假,公园里基本都是一些老人,或者年轻父母带着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学生极少。

    公园门口的广场上一群中年大妈在跳广场舞,极富节奏感的音乐一响起,立刻引来众人侧目。

    往里面走,道路两旁有摆摊卖饰品的,其中卖得小花环特别漂亮,路过的家长许多都给自家孩子买一个戴上。阮榆路过的时候看了好几眼,她也喜欢,不过早过了戴小花环的年纪,买了也戴不上,所以只能看看。

    六月公园里的山茶花开了,枝丫伸展到路上,走过的时候不小心就会被花枝勾到头发。

    阮榆伸手够了一朵,微微踮起脚凑过去闻花香,还没等她嗅出味道,两脚就悬空了,孟嘉越从后面搂住她的腰把她抱起来了。

    “呀!”小径拐角处传来一声惊呼。

    阮榆吓了一跳,也不敢往那边看,急忙从孟嘉越怀里跳出来,拉着他从小路另一边离开。

    一直走到主干道那里阮榆才停下,孟嘉越拢了拢她的刘海,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当即笑道:“忘记剪头发了。”

    他一说阮榆也想起来了,她摸摸自己的头发,试探着说:“明天剪吧?”

    “当然可以,你想什么时候剪就什么时候剪。”孟嘉越说完想了想,又忽然说:“不过明天高考成绩就出来了。”

    “啊?”阮榆心里一惊,第一反应就是害怕,但随即想想自己是艺考生,好歹不用那么高分数,就算考得再差,四百来分应该也能上s市艺术学院。

    “不用担心,你肯定能上s艺。”孟嘉越捏了捏阮榆的脸颊,抬头看看天色,又说:“不早了,回去吧!”

    “嗯。”

    从公园的小门出去,外面是一条街,街上有超市、有花店、有小吃店等等,孟嘉越进去一家花店买了一捧红玫瑰,出来送给阮榆。

    阮榆愣了一下,忽然想起来以前也有一次,就是在这里孟嘉越送了她一捧满天星。

    “怎么了?”孟嘉越看她发愣,抬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很好看,味道也好好闻。”阮榆边说边把脸凑到花束前,闻着玫瑰的花香,脸上的笑一时半会儿也止不住。

    孟嘉越看着她宠溺地笑笑,说:“喜欢就好,生日快乐,宝贝。”

    瓜.*?子ww w.  e .全新 改版,更2新更3快更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