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毕业照
    早上醒来的时候孟嘉越已经不在了,阮榆迷迷糊糊地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手机,按亮了屏幕后,一看时间居然已经快十一点了。只不过房间里的遮光窗帘拉上了,所以屋里昏沉沉的,也不明亮,她就没察觉。

    阮榆还没有赖床到十一点都不起的,可是她现在浑身都难受,腰酸背痛腿无力,动一下都不想,更别提起床了。

    而且阮榆感觉自己喉咙好像哑了,跟被火烧似的,又干又疼,好在桌上放着一杯水,估计是孟嘉越走之前倒的,阮榆十分艰难地伸手够过来,喝完了之后才觉得喉咙好受些。

    她也不想起床,在床上又躺了一会儿,正玩着手机,孟嘉越打电话来了,吓得阮榆手一抖,差点没点到表示挂断的图标上,反应过来后她又急忙补救,匆匆按了接听键。

    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时,孟嘉越的声音就先响起了:“醒了,身体有没有不舒服?我刚刚考完试出来,现在回酒店,你中午想吃什么?”

    前一个问题阮榆自动忽略了,至于后一个问题,她现在确实很饿,好像一天都没吃饭似的,不过回答前她试着咳了几下,清嗓子,然后才声音沙哑地回答道:“想吃牛排。”

    “好,等我回去,乖。”

    “嗯。”

    手机挂断后阮榆松了口气,捂着发烫的脸颊把头埋进了被子里,可是这样却还是感觉不够,心脏砰砰直跳,像是要跳出心口一样,感觉好害羞。

    只是还没等阮榆把这种害羞的情绪压下去,孟嘉越已经回来了,开始她没留意到,因为光顾着躲被窝里胡思乱想了,等头上的被子被掀开,猝不及防之下看到孟嘉越那张脸,阮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抢过被子把头又给蒙上了。

    只是不小心碰到了腰,疼得她直抽气。

    “躲什么?”孟嘉越在床边坐下,手按到她腰上,隔着被子揉了揉,问:“还疼吗?”

    阮榆没回答,孟嘉越看着被子隆起的那部分笑了笑,也没有再问,转而拿起床头柜上放着的电话话筒,拨通了酒店的订餐号码。

    订完餐后孟嘉越隔着被子拍了拍阮榆,诱哄道:“马上服务员就要送午饭过来了,你真的不起来吗?我订了牛排,还有你喜欢的奶油蛋糕,不起来就没得吃了。”

    屋里安静了数秒,终究还是食物的诱惑比较大,阮榆扒开被子先只露出眼睛,看到孟嘉越后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但是已经出来了她也不想再躲回去了。

    就是她腰还酸疼着,实在提不起力气,只能借用两手撑着身体,但是还没等她从被窝里完全出来,就被孟嘉越扶住抱起来了,然后还贴心地拿枕头垫在她腰后靠着。

    被这一系列动作弄得,阮榆也没了刚才的害羞,觉得还是和平常一样,但是等她去看孟嘉越时,却见他好像在往自己身上看。

    “你看什么?”阮榆疑惑地问,边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看过去,就见她身上穿的衬衫扣子是解开的,大片的胸脯都露出来了,最关键的是她还没穿胸罩。

    阮榆脸腾的一下子就红了,忙拢住衣服手忙脚乱地扣上扣子,然后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害羞地呵斥道:“看什么看?不许看。”

    孟嘉越干咳了几声,自觉理亏,转开脸顺便换了个坐姿。

    “对了,这衣服……”扣完扣子阮榆又发现问题了,她身上穿得这件白衬衫明显不是她的衣服,唯一的解释就是孟嘉越的,但是一想到这里她又不好意思起来,脑海中不知怎么就浮现出以前看得小说里的场景,然后刚消下去温度的脸又红了。

    “衣服我给你换上的。”孟嘉越看她在打量衬衫,就随口解释道。

    “你还有这喜好啊?”闻言阮榆顿时变换了脸色,防备似的往后退了退,看孟嘉越的眼神活像是在看某种兽类。

    “想哪儿去了?”孟嘉越气结,抬手在她脑门敲了一下。

    阮榆痛呼一声,捂住被敲痛的脑门,鼓着腮帮子不满地说:“我又不是没衣服,干嘛一定要穿你的啊?”

    孟嘉越被她这话气的不轻,干脆咬牙威胁道:“信不信我现在就办了你?”

    阮榆立刻捂住嘴不说话了,她小心翼翼地看看孟嘉越,见他好像没在生气才大着胆子拉住他衣服晃了晃,撒娇道:“是我错了,你别生气嘛!”

    孟嘉越刻意板着脸问:“要我抱你去洗手间还是自己去?”

    阮榆想了一下,走路太麻烦,所以她毫不犹豫地张开手要孟嘉越抱。

    送餐的服务员来得挺快的,半个小时不到就把饭送来了,然后在落地窗前的小圆桌上摆好,还附送了一朵红玫瑰,插在细长瓶颈的玻璃花瓶里。

    酒店的牛排做得还不错,蛋糕的奶油也好吃,至于餐后的水果,有阮榆喜欢吃的西瓜和火龙果,都切好了摆在果盘里。等吃过午饭后服务员来收餐具,之后阮榆继续躺回床上,顺便刷一下艺考成绩。

    早在四月初艺考成绩就陆续出来了,s市艺术学院的成绩出来的比较早,这也和它考试时间早有关,阮榆被录取了,但是她另外考得两所学校成绩还没出来,还有当初考得保底学校也有一所还没出来。

    结果这次一刷就发现惊喜了,另两所学校的艺考成绩一起出来了,而且两所学校她还都被录取了。

    “孟嘉越,你看。”阮榆开心地举着手机让他看屏幕上显示的录取情况。

    “小榆真棒!”孟嘉越看到后笑了笑,抬手揉了揉阮榆脑袋,他下午没有考试,明天有一场面试,等面试完就可以回a市了。

    “嘻嘻。”阮榆被夸的不好意思了,她正好有事和孟嘉越说,就从被窝里爬起来跪坐在床上,至于身上穿得还是孟嘉越的衬衫,能当做裙子,刚好遮住屁股,只是衣服对她来说毕竟是大了,坐起来的时候没注意就露了。

    阮榆没察觉到,她问孟嘉越:“过了保送生考试你是不是就不用再上学了?”

    “嗯。”

    “可是我还要上课,这样的话你要回家去吗?”

    孟嘉越没回答,他看着阮榆白嫩嫩的大腿根,上面还留着他的指印,不知怎么感觉大脑有点生锈了。但是阮榆还在自顾自地说:“我不想你走,你留在学校上课好不好?”

    长久没得到回答,阮榆有点生气:“我问你话呢?”

    才刚说完,孟嘉越忽的欺身压下,眼睛盯着她酝酿起风暴。阮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还在愣愣地问:“你干什么?”

    接下来她就无法思考了。等回到a市后阮榆再也不敢和孟嘉越一起睡了,并且觉得以前的自己真是傻得可爱,因为她终于发现孟嘉越发起情来不是人。

    到了五月份夏季其实就已经来了,班里一些考自主招生的学生有被录取的,就直接从班里把所有东西都搬走了,提前高中毕业。

    五月也是拍毕业照的时间,班里当初决定的是统一穿民国校服,服装早就到了。

    等到拍毕业照那天,因为他们班是在下午才拍,所以阮榆趁中午回家的时候才换上了衣服。她第一次穿这种服装,感觉还挺新鲜,穿上之后在镜子前照了好久,还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做纪念。

    下午拍完毕业照学校就星期了,因为今天星期五,高一高二是正常星期,高三也正好赶上了一个月一次的假期。

    在拍完毕业照之后,文艺委员还趁着星期天组织了一次拍摄,就在学校附近的公园,还联系了摄影师。

    毕业照还没有发下来,这次在公园拍的照片先出来了,不过阮榆没有个人照片,她就拿到了两张班级合照,是在公园的月季花丛前拍的,阮榆耳边刚好有一朵红色月季,像是她戴了一朵花一样,非但没有艳俗,反而衬得她皮肤白皙。

    就是孟嘉越看到照片后非常不开心,皱着眉头说:“太娇媚了。”

    “有吗?”阮榆倒没感觉到,不过孟嘉越既然这样说了,她就凑过去仔细看了看照片,觉得还好。

    “早知道就不让你去拍了。”孟嘉越有些后悔,边说边起身去翻电视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把剪刀。

    阮榆愣了一下,问:“你干什么?”

    孟嘉越没回答,用实际行动告诉阮榆他要干什么,然后阮榆就眼睁睁看着他咔嚓几下把好好的一张照片剪成了碎片,只留下她个人的一部分。

    “你……”阮榆气的都说不出话了,但是被孟嘉越扫了一眼,她瞬间又怂了。

    “以后不许随便和别人拍照,尤其是别人能拿到照片的情况。”

    “嗯。”阮榆乖乖点头。

    孟嘉越这才满意,打开钱包把照片塞进去。

    等毕业照发下来已经快六月了,随着高考的临近,人人都在卯足了劲儿学习,唯恐被落下了。

    终于时间到了六月,高考前学校一如既往地进行封校,而高三的课却不能停了,最后各班级统一搬到了学校不做考场的教室学习。

    瓜.*?子ww w.  e .全新 改版,更2新更3快更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