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拉灯
    阮榆愣了半天,才后知后觉地问:“我和你一起去的话,请假呢?老师会允许吗?而且四天时间太长了。”

    孟嘉越搂着她低头在她额头亲了一口,笑得很开心地说:“已经请好假了。”

    阮榆眨了眨眼睛,好奇地问:“怎么请的?”

    “我拜托我妈给老师打电话,就说你有一个长辈去世了,需要到b市祭奠,所以要请几天的假。”孟嘉越说完松开阮榆,把她从被窝里拉起来,边又说:“快点起床去洗脸刷牙换衣服。”

    猛地被他拉起来,阮榆一时不防,脸朝下趴到了床上,身上睡衣也被她蹭得往上卷,露出来肉乎乎的腰。不过阮榆腰上虽然有肉,却不是赘肉,腰身有曲线在那里,而且白白软软的,看上去就特别好捏。

    孟嘉越没忍住,趁阮榆还没爬起来,伸手在她腰窝捏了几下。

    “啊!”阮榆惊叫一声,忙伸手护住腰,一边还往床内侧滚,等逃到安全地方,她才气呼呼地看向孟嘉越,控诉道:“好痒的。”

    “我的错。”孟嘉越立刻认错,并且态度良好地帮阮榆把衣服拿过来,背过身等她换。

    只是阮榆有点生气他挠自己痒痒,所以衣服也没换,穿着睡衣先跑去洗手间去了,等洗完脸刷完牙才回来换衣服。

    她的东西在早上还没醒的时候就已经被孟嘉越收拾好了,因此也不用她再收拾,不过这样的话,孟嘉越要带的行李也就增多了,从原本的背包变成了行李箱,其中大部分都是阮榆的东西。

    单是衣服就准备了四套,还有内衣袜子护肤品等东西,能考虑的都考虑到了。等吃过早饭后阮榆就开开心心得和孟嘉越一起往高铁站去了。

    上午十一点的高铁,到达s市的时候已经是将近下午三点了,在高铁上阮榆也没有吃午饭,因为听多了高铁盒饭又贵又不好吃的传闻,所以她就一直忍着,到下了高铁才在高铁站附近补上了午饭。

    四点多的时候他俩才到了学校附近的酒店入住,因为坐了几个小时的车,阮榆也比较困,躺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外面天已经黑了,屋里没开灯,整个房间都是黑乎乎的一片。

    “孟嘉越。”阮榆没看到孟嘉越的人影,对着黑暗处喊了一声,却没有得到回应,她心里顿时害怕起来,忙摸索着按下了床头的吸顶灯的开关。

    灯光驱散了黑暗,屋里的一切都看得清楚起来,只是孟嘉越确实不在房间里。

    阮榆扭头找手机,在床头摸索了半天才想起来放到桌子上了,她也顾不上穿鞋,赤着脚下床跑过去,拿到手机后立刻拨通了孟嘉越的手机号。

    “孟嘉越。”手机刚一接通阮榆就迫不及待地喊了他名字。

    语气中透露出来的紧张和畏惧被孟嘉越察觉到,他放柔了声音,带着安抚意味地说:“醒了,乖,宝贝别怕,我在外面买饭,等会儿就回去。”

    “你快点回来。”阮榆可怜兮兮地说。

    “好,等我几分钟,乖,手机别挂断。”

    “嗯。”

    孟嘉越回来的很快,时间刚过了两分钟多一点他就打开门进来了。阮榆一直在等他,等孟嘉越把手里拎着的饭放到桌上,她立刻扑过去把他抱住,委屈地说:“我害怕。”

    酒店才刚住进来,里面的一切对于阮榆来说都是无比陌生的,所以一觉醒来发现身边没有孟嘉越,她真的特别害怕,甚至是恐慌,因为心里会不可抑制地出现被抛弃的感觉,虽然她也知道这不可能,但就是止不住去想。

    孟嘉越哄了她好久才把人安慰好,只是刚才受了惊吓,阮榆这时候正娇气,吃饭的时候都是坐到孟嘉越腿上被他喂饭。

    吃完饭才八点多,还不到阮榆平时睡觉的时间,况且她午睡的比较晚,从醒来到吃晚饭也没过多久,所以一点都不困。

    坐在床上玩手机的时候,阮榆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抬头问孟嘉越:“你让陈阿姨帮我请假,她怎么会同意的?”

    “当然不同意了。”孟嘉越在看书,闻言暂时先把书放到了一边,笑着回道:“她把我骂了一顿,不过还好,我成功说服了她,然后她就同意了。”

    “你说得也太敷衍了吧!”阮榆追问道:“你是不是向陈阿姨说谎了?还有你肯定知道会被陈阿姨骂得吧?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找陈阿姨呢?”

    “找我妈完全是碰巧而已,不小心让她知道了,也只能说清楚了。”孟嘉越解释道。

    阮榆看看他,咕哝起来:“还是没说清楚嘛!”

    声音虽然小,但是足够孟嘉越听见,但是他却只当做没听见,转而从桌上的方便袋里拿出来一杯酸奶,隔空扔给阮榆。他之前出去买饭的时候顺路去了趟超市买零食,就是预备着阮榆什么时候想吃了。

    等阮榆低头吃酸奶了,孟嘉越才又把书拿起来看,他正在看古诗词,开始还没出声,后面看到《离骚》时因为背起来有难度他才开口读起来。

    阮榆听到他读书,抱着膝盖朝他看去,脸上不自觉露出微笑。

    第二天孟嘉越去s大考试,阮榆也跟着去了,不过到校门口她就进不去了,跟着学生家长在校门外等人。

    不过一下子等两个小时太难熬,虽然有手机可以玩,但是站着玩一点都不舒服,而且因为阮榆一个小姑娘混在一堆大叔大妈里太过于显眼,弄得她被许多人盯着瞧。

    下午那场考试阮榆就没跟去了,乖乖在酒店等孟嘉越考完试回来。

    就是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她又害怕,本来想找个电影看,结果一打开电视,页面上显示出好几个恐怖片,诡异阴森的海报把阮榆都给吓到了,过了好半天才平复好心情,最后找了一个英国古典电影看。

    电影还没有看完,阮榆满脑子都是里面出现的各种奶油甜点,虽然它们出场的镜头并不多,几乎都是一扫而过,但是阮榆别的没记住,只记住这些了。

    想吃,可是孟嘉越不在。

    阮榆拿着手机思考了半响,打开外卖的软件,试着搜了一下蛋糕,结果发现外卖平台上真的有相关的外卖可以点。

    兴致勃勃地选了一堆,到付款的时候因为要选择地址,阮榆才想到一个问题,就是这酒店可以点外卖吗?

    在心里挣扎了几分钟,阮榆还是定位出了酒店地址,填写上门牌号,为了防止自己别填错了,阮榆还特意打开门确认了一下门牌号才下订单。

    等了有四十来分钟,外卖电话终于打过来了,却是让阮榆到楼下大厅去拿,因为酒店不允许上电梯。

    阮榆又换上鞋子,拿上房卡出去,到了楼下大厅,刚出电梯门就看到大厅里一个穿着外卖商家制服的人拎着一袋子东西,酒店前台还有不知道是办理入住还是退房的客人,往来的人员都忍不住好奇往他那里看。

    阮榆瞬间怂了,犹豫着不敢过去,但是送外卖的小哥却先一步看到了她,虽然也不确定,但是阮榆却也不好拖下去,硬着头皮走过去拿外卖。

    一直到回到房间阮榆紧绷着的神经才放松下来,她大大地松了口气,随即就开心地跑到落地窗边,把袋子放到小圆桌上,然后又把单人沙发往前面推了推才坐下。

    她买得东西挺多的,打算当成下午茶的甜点来吃,所以还特意买了一杯奶茶。

    不过东西实在是太多,孟嘉越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吃撑了,桌上的东西却还剩了有一半左右,这些都是她硬吃没吃下的。

    “正好晚饭你也不用吃了。”孟嘉越边摇头失笑边过去在沙发坐下,路过桌子的时候他随手把考试用的文具袋放了上去。

    阮榆垂下脑袋,隔着衣服揉了揉圆滚滚的肚子,感觉自己连明天的饭都不想吃了。

    “对了,你考得怎么样啊?”阮榆问。

    “挺好的。”说完孟嘉越伸开手,示意阮榆过去。

    “不想动。”阮榆撒娇道。

    孟嘉越笑笑,过去她那里蹲下身给她揉肚子,边揉边说:“下次不许一次吃这么多。”

    “嗯嗯。”阮榆忙点了点头,其实她已经后悔了,不该逞能硬吃的。

    晚上洗完澡吹干了头发,阮榆就扑到床上看小说,她最近新找了一本好看的,作者文笔很好,关于古代世俗人情的描写也特别细致真实,关键的是里面所有人物智商都在线。

    不过缺点是小说太清水了些,阮榆看了都有一百多章了,男女主也就才牵了个手,其他所有都是拉灯处理。

    谁知今天才看了几章,阮榆居然看到了男女主的床戏,虽然描写不多,但是特别的香艳,她正看得兴奋,忍不住都要在床上滚一圈了,手机被人拿走了。

    扭头一看,是孟嘉越。

    阮榆当即卡壳了,愣愣地看着孟嘉越把她手机里的小说不知道翻了几页,然后露出了一抹笑,还是对着她露出来的。

    “那个……”阮榆想辩解一下,但是才刚说出两个字就被孟嘉越堵住了嘴巴。

    他刚刷过牙,嘴巴里的薄荷味还没有散去,弄得阮榆都有点迷糊了。

    “想要吗?”亲了许久孟嘉越才放开阮榆,低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乌黑的眼睛却像是沉淀着化不开的浓墨,暗沉沉的,连嗓子眼里说出的话都有些沙哑。

    “我……”阮榆有点害怕,忍不住往后缩了缩,只是才刚动一下就被按住了肩膀。

    拉灯。

    瓜.*?子ww w.  e .全新 改版,更2新更3快更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