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起去
    不过班里对于毕业服装的选择进行得十分困难,众口难调,各人之间的审美爱好都不一样,就单衣服来说,争论了有两三天都没有选出一个结果。

    最后只能请班主任出面,全班投票决定拍毕业照的服装。

    四月初清明节,学校只放了一天假,说是一天其实还不准确,因为晚上要上晚自习,实际上只有半天假。

    假期当天a市又下起了雨,雨不大,南方城市常见的细雨,只是这样一来天气潮湿,刚晒干的衣服又要被弄潮,而且这种天气出门也麻烦。

    放假前一天还兴致勃勃想着出去玩的阮榆也焉了,窝在阳台的藤椅上闷闷不乐,孟嘉越给她端了一杯杏仁牛奶,又找了几本她喜欢看得书,可惜阮榆只顾着扭头看落地窗外面的雨幕怔怔出神。

    因为假期短暂,阮榆也没回家,孟嘉越同样没有回去,早上陈阿姨还打了电话,知道他俩在一起,别的也没多说。

    孟嘉越摸阮榆的手是凉的,去沙发那里拿了条薄毯子过来,要给她盖上。

    “我不冷的。”阮榆摇头不让他盖,四月份天气已经回暖,虽然今天下了雨,但是实际温度却一点也不低。而且因为今天不用出门,阮榆身上穿得还是睡衣,薄薄的珊瑚绒,这个季节穿着一点都不冷。

    “乖,只盖住脚。”孟嘉越半蹲下,用毯子裹住阮榆的小腿,连同她白嫩嫩的脚丫都一起裹住了。

    阮榆低头看看,然后朝孟嘉越伸手:“我要喝牛奶。”

    孟嘉越还没坐下,闻言伸手把桌上放的杏仁牛奶拿起来,阮榆想接,却被他躲过去。就见孟嘉越把椅子拉到她面前,和她面对面坐着,端着杯子喂她喝。

    等喝完牛奶,孟嘉越抽了张纸给阮榆擦嘴巴上的奶胡子。

    “今天清明节。”

    “嗯。”

    阮榆仰脸笑着说:“那我想吃青团。”

    “中午给你做好不好?”孟嘉越摸了摸她的脸颊,阮榆的皮肤养得很好,细腻光滑,摸起来就像是小孩子的脸,嫩生生的。孟嘉越摸了几下才松开手,问:“换季的时候脸容易干,有没有好好涂脸?”

    “有的。”阮榆点点头,伸手把他手机拿出来玩,昨天她用孟嘉越的账号玩的游戏,今天还要继续玩。

    只是阮榆才刚把游戏打开,紧接着一通电话就打来了,看来电显示的名字是外公,阮榆忙把手机还给孟嘉越。

    “外公。”孟嘉越接通手机,笑着喊了一声。

    阮榆听不到手机那头说得是什么,但是能看到孟嘉越心情很好。

    “我在学校,对,因为晚上有晚自习要上。”

    “没事,我很好,有小榆陪着我。”

    “嗯,好。”

    “外公你也要注意身体,舅舅要是惹你生气了,打他一顿就是。”

    “小玉生病好了吗?退烧了?那就好。”

    这通电话孟嘉越讲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才挂断,阮榆等了一会儿感觉他结束不了,就把自己手机拿出来玩,等孟嘉越挂了电话,她才好奇问了一句:“小玉生病了?”

    小玉指的是孟嘉越舅舅陈青志的女儿,也就是他的表妹,全名叫做陈嘉玉,阮榆虽然没有见过她本人,但是照片却看了不少,算是单方面的认识。

    “已经好了。”孟嘉越边说边把手机递给阮榆。

    “那个……”

    “嗯?”

    阮榆笑笑,稍稍有点八卦地说:“我突然想起来之前你和我说得关于陈阿姨和孟叔叔的事情,你还没有讲完呢!”

    孟嘉越没忍住笑出了声,看阮榆鼓着一边腮帮子有些不高兴了,才开口道:“我后来问我爸了,不过也没什么新奇的,就是我妈一直在他身边,呆久了他也习惯了,然后就结婚了。”

    阮榆听完有点小失望,感觉这个回答和自己想象中差太远了,因为这样说的话,她就感觉不到孟叔叔有多喜欢陈阿姨,明明平常看起来不是这样的。

    孟嘉越看她低着头就知道是在想什么,揉了揉她脑袋又说道:“不用当真也可以,反正我爸说的话,我也不怎么相信。”

    “为什么呀?”

    “因为他心思难猜。”

    “嗯……”阮榆歪着头想了想,貌似是这样没错。虽然从小就认识,但是孟叔叔给她的感觉总让她有点害怕,而且仔细想想,她到现在好像都不知道孟叔叔是什么样的人。

    孟嘉越忽然起身回头看了眼挂钟,接着问阮榆:“已经十点多了,你去不去超市?”

    阮榆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点点头说:“我去。”

    说完她把毯子扯开,赤着脚就想下地,却被孟嘉越按住了脚背。他蹲下身把拖鞋拿过来,亲自给她穿上,起身的时候还顺带在阮榆脑门敲了一下,训道:“鞋子就在旁边也不知道穿,地上凉,小心冻着了。”

    阮榆理亏,也不敢反驳他的话,垂着脑袋往楼上去换衣服。

    去超市买完材料回来,中午阮榆就吃到了心心念念的青团,不过孟嘉越做的多,两个人也吃不完。到下午她又做了会儿作业,晚上晚自习进班里的时候,阮榆把没吃完的青团也带进了班里,等念书饿了之后吃。

    虽然上午是下了雨,但是晚上雨早就已经停了,从晚自习第一节课开始,班里就有十来个同学去外面花坛那里念书。除了本班的同学,附近几个班的学生也基本都往那里去,地方大不说,路灯能照到的地方也多。

    阮榆从来没去过,因为没有认识的人,她害怕,也不敢去,不过今天不知道是下雨之后的天气闷热,还是教室里人太多,她感觉在班里热的不行,恰好坐在她前面的女生要出去读书,她壮着胆子也出去了。

    花坛附近人已经很多了,阮榆也不敢往人堆里去,就找人少的地方,最后在靠近路旁的绿化带边找到了位置。

    因为淋过雨的缘故,绿带周围用瓷砖砌成的台子也挺脏的,阮榆用卫生纸擦了几遍,才把书垫上去坐下。

    晚自习第一节课下课后,阮榆去学校超市买了一瓶酸奶,回来后见绿化带那里又来了一个男生,不知道是哪个班的,捧着一本英语书像复读机似的念单词。

    阮榆过去自己位置坐下,把酸奶外层的封膜撕掉,拿配套的一次性勺子舀着吃。

    本来一杯酸奶也没有多少,她吃几口差不多就没了,不过周围没有垃圾桶,阮榆就先把垃圾放在自己旁边,等下课的时候再扔掉。

    要开始读书的时候,阮榆才忽然发现耳边复读机一样念着的英语单词没声了,她下意识抬头往男生那里看,结果那男生也在看她,四目相对后,男生笑着问:“你是哪个班的?以前好像没见过你。”

    “六班。”阮榆快速回答完,也不想再多说一个字,把政治书摊开后就开始读书。

    那男生还想说话,不过看阮榆低着头一个劲儿地读书,想开口找不到机会,也只能作罢。

    之后几天阮榆也都是出去读书,因为出去了她才发现在外面确实比教室里要好些,至少夜风吹着能让人更清醒,而教室里面人多,空气不流通,有时候还容易犯困。

    就是她的固定地点绿化带多了其他人,除了第一天的那个男生外,还有两个人也来这边读书,不过绿化带呆久了产生了熟悉度,对于阮榆来说不算是陌生地方,她感觉还好。

    而且现在距离高考越来越近,周围同学都在卯足了劲儿学习,阮榆也觉得时间过的有点快,每天除了学习还是学习,不知不觉就把时间熬过去了。

    只是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四月中旬孟嘉越就要去s市参加保送生考试,而且这一去至少要四天才能回来。

    阮榆有点不开心,因为一下子要分开那么长时间。

    孟嘉越倒是想带着她一起去,不过快高考了,请长假比较困难,老师也肯定会详细询问原因,要是再询问家长就更麻烦,而且离开这么多天肯定也会影响到学习。

    孟嘉越走得前一天,趁着星期五下午两节课的休息时间,他回家里收拾行李,阮榆在一旁帮忙,只是脸上表情却显得闷闷不乐。

    “还是不开心?”孟嘉越已经把东西都大致收拾好了,只剩下一些零碎东西。他在床上坐下,把阮榆抱到腿上坐着,哄道:“又不是以后都见不到了,只去四天而已,乖,听话好不好?回来给你带礼物。”

    “我害怕。”阮榆搂住他脖颈,把头埋到他怀里,闷声道:“我一个人住这里害怕。”

    之前艺考住宿舍好歹还有人陪着,但是这次孟嘉越一离开,阮榆就真的是一个人了,她本来就胆子小,而且还不敢和人交流,没有了孟嘉越,单是环境就能把她吓坏了。

    孟嘉越没有说话,只是在阮榆说完后他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微笑。事实上听到阮榆说这句话,他还是挺高兴的,不过他也确实疏忽了这一点,因为之前艺考阮榆也和他分开了很久,所以他才没有去多想这次分离和上次的不同。

    但是要怎么办还是个问题,孟嘉越边拍着阮榆的背边想办法,阮榆没有再吭声,屋里安静了半响,突兀地传出一声哭泣声。

    孟嘉越瞬间被扰乱了心绪,拧着眉头将阮榆抱得更紧了。

    晚上阮榆很晚才睡,第二天都到了平时起床上课的时候,孟嘉越却没把她叫醒,一直等到阮榆自然醒了,才对她说:“我们一起去s市。”

    瓜.*?子ww w.  e .全新 改版,更2新更3快更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