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高三下学期
    初六是个大晴天,从老家回到a市,阮榆热出了一身汗。她早上起来的早,当时太阳还没有出来,所以她就往身上套了一件袄,结果回家之后在高速公路上太阳出来了。

    隔着玻璃都能感受到热度,一到家阮榆立马换上了薄一点的衣服,原本穿得高领毛线衣捂得脖子难受,她就换了低领的,出门也没感觉到冷。

    到初七天气更热,虽然还不到穿春装的时候,但是看未来几天的天气状况,温度却是持续升高,一直到十一号才有一场雨,但是气温也降不了多少度。

    早上吃过饭后,等阮爸爸和阮妈妈都去上班去了,阮榆立刻出门去找孟嘉越。

    她刚走到孟嘉越他家门口,还没来得及敲门,孟叔叔却忽然打开门出来了,他看到阮榆站在门外,告诉她说:“嘉越在屋里呢!”

    刚说完话陈阿姨就追过来,硬往他手里塞了一瓶果汁,用玻璃水杯装着,看里面沉浮的果肉,阮榆推测应该是用榨汁机榨出来。

    “小榆。”塞完果汁,陈阿姨看到阮榆,笑着叫了她一声,边抬手拢了拢鬓角的头发。

    阮榆这才注意到陈阿姨做了新发型,原本染成栗色的头发重新变成了黑色,长发剪短了一些,刚好到肩膀下面,虽然也烫了头发,但是却不是很明显。

    “那我走了。”孟叔叔拿着果汁也没立刻就喝,和陈阿姨道别后绕过阮榆到了走廊上。

    “快去吧!别迟到了。”陈阿姨朝他挥了挥手。

    孟叔叔走后阮榆就被陈阿姨拉到屋里,正好碰见孟嘉越从厨房出来,他身上还穿着浅蓝色印着小兔子图案的睡衣,特别的可爱,不过阮榆却从来没见过他穿这身睡衣,因此惊讶了一下。

    “厨房我弄好了。”孟嘉越和陈阿姨说,路过餐桌的时候他随手抽了一张卫生纸,擦掉手上的水。

    “好,你和小榆玩去吧!”陈阿姨把阮榆推到他面前,想想没什么事,就转身进书房去了。

    阮榆还在想他睡衣的事,就被孟嘉越捂住了眼睛,在她耳边说:“不许看。”

    “为什么?”阮榆下意识问。

    “就是不许看。”孟嘉越另一只手拉住她,边又说:“闭上眼睛。”

    阮榆乖乖照做了,接着就感觉自己被孟嘉越拉着手到了屋里,等自己被允许睁开眼睛的时候,孟嘉越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而兔子睡衣则不知道被他放到了哪里。

    没看到睡衣,阮榆张了张嘴想问,但是在话说出来之前及时止住了,她看看孟嘉越,仔细一看才发现,他也换发型了,不过因为和之前的发型差别不是很大,再加上被兔子睡衣吸引了全部注意力,所以阮榆一时间没察觉到。

    见阮榆盯着自己头发看,孟嘉越也抬手拢了拢她的头发,说:“到暑假你头发估计能长到肩膀这里。”

    “那样应该可以扎起来了吧?”阮榆现在的头发才把耳朵盖住,她没有留过长头发,所以对头发多长能扎住也没有具体的认识,但是她习惯了有不懂的东西就问孟嘉越,下意识就问出来了。

    “可以。”孟嘉越在床上坐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阮榆过来。

    “这样啊!”阮榆点点头,去他旁边坐下,但是忽然又想起来六月份就要高考,她自言自语了一句:“高考结束后假期会很长呢!”

    孟嘉越打开一盒奶糖喂她,闻言说道:“我暑假要去学车。”

    阮榆嘴里含着糖,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学车是考驾照的意思,她把糖嚼碎了吞下去,露出嘴巴说话:“去哪里学呀?”

    “还没定好。”

    “哦。”

    “你要不要学?”孟嘉越问她。

    阮榆想了想,摇头道:“不要。”

    孟嘉越笑起来,揉了揉她的头发,觉得还不够,又凑过去在阮榆嘴巴上亲了几下,这才开口问:“为什么不学?”

    “夏天太热了,而且你都学了,那我学不学无所谓。”阮榆说完眼睛不经意间一瞥,看到书架上好像放了几本新书,她过去拿下来看,是日本的推理小说,总共有三本,而且还都是全新的。

    阮榆把书拿到床上,随便翻看一本,边问孟嘉越:“你什么时候买的书啊?”

    孟嘉越也随手拿了一本书,回道:“是舅舅买了送我的,我还没来得及看,不过这几本倒都是日本推理小说的经典之作。”

    阮榆点了点头,举起手里的书赞同道:“我听过这个名字,《嫌疑人x的献身》。”

    “乖,那你先看着。”

    “嗯。”

    阮榆一边点着头一边把拖鞋脱掉,脚上穿的小兔袜子还让孟嘉越多看了几眼,等她盘腿在床上坐好后,孟嘉越就移开了目光,阮榆也没注意到,她把书翻到第一章,放到膝盖上摊好,就兴致勃勃地看起书来。

    一上午也没有看多少章,在阮妈妈下班回家前,阮榆告别孟嘉越回去了。

    阮玥在家里看电视,过去这么多年她的口味还是一如既往,喜欢看情情爱爱的剧,尤其是你爱我我不爱你等剧情,虐的阮榆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三观出了问题。

    看到阮榆回来,阮玥就瞟了她一眼,也没分给她太多关注。等阮榆也在沙发坐下时,她才开口问:“你要不要考一下s市电影学院?或者是首都传媒大学?”

    “我考那个干什么?”阮榆疑惑地问:“我考书法的,这两个学校有书法专业吗?”

    “额……我没查。”阮玥把手机拿出来,打开搜索网站搜了一下两个学校的信息,她平时也就是听人说得多,因为作为国内最顶尖的一批艺术类院校,在全国的知名度自然是不用说。

    查完之后阮玥沉默了一下才说:“没有书法专业。”

    阮榆点点头,看桌上有一瓶没打开的罐装可乐,指着问阮玥:“这个是你的吗?”

    阮玥看了一眼说:“你想喝就喝,反正我也不想喝了。”

    阮榆就没跟她客气,把可乐拿过来拉开拉环,结果不知道是可乐之前经过太多晃动还是怎样,拉环刚一打开气泡一下子就全涌出来了,阮榆躲避不及时,衣服瞬间被喷上了可乐,偏偏她今天穿得还是浅颜色衣服,可乐一喷上就留下了印子。

    “我的天啊!”阮玥惊得一下子跳起来了,忙拉着阮榆衣服防止可乐再往下面流。

    阮榆也慌了,把易拉罐放到茶几上,一连抽了好几张纸,先把手擦干净才敢碰衣服。但是印子已经留下来,她拿纸擦也没用。

    “去洗一下,叫咱妈看见绝对要骂你。”阮玥边和她说边蹲下身拿卫生纸把瓷砖上滴到的可乐擦掉。

    闻言阮榆也没在客厅多呆,急匆匆往阳台去。

    因为衣服上被喷到的面积比较大,如果单洗一部分不仅不方便,而且还麻烦,阮榆就把衣服脱掉,全部浸到了水里,再倒上洗衣液泡着。

    这边衣服还没泡好,那边阮妈妈就先回来了,不过好在她没往阳台来,阮榆也就没出去,等衣服泡得差不多了,她才拎着一下子重了有好几斤的衣服塞到洗衣机里。

    不过由于衣服沾了水,她拿到洗衣机里的过程中,水都滴到地上了,蜿蜒出一条水道。

    阮榆没办法,只能把阳台给拖了一遍。

    .e.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