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考完
    坐上地铁去高铁站的时候,阮榆才知道今天星期五,学校高三都是一个月休息一次,刚好赶到了今天放假,孟嘉越下午的课没上,拜托陈阿姨给老师打电话请了假,上午一放学就坐车赶来了。

    到高铁站之后,章米露和付明月猛然间见到孟嘉越,很是惊奇了一阵,拉着阮榆偷偷问她怎么回事。

    阮榆如实说了,付明月当即愤愤道:“我他丫的好嫉妒你啊!”

    “嫉妒什么?”阮榆不明白,仔细想想她也没做让付明月称得上是嫉妒的事情。

    “你说呢?”付明月看阮榆歪着头不解的模样,忍不住想捏她的脸,但是顾及到孟嘉越在旁边,硬是忍住了没动手,沮丧道:“我怎么就没有男朋友大老远赶过来看我呀!”

    “你就羡慕嫉妒恨吧!”章米露在一旁笑得特别开心。

    付明月不说话了,默默抬起胳膊扣住章米露的脖子,不顾她反抗,强力镇压,硬把人拖到了一旁谈人生理想。

    阮榆直发笑,但随即就被孟嘉越捂住眼睛掰过头。

    “干什么呀?”阮榆看着孟嘉越不解地问。

    “想喝可乐吗?”孟嘉越说着,示意她看前面正在营业的快餐店,全国连锁的牌子,现在这个点就有不少人在店里买汉堡薯条等东西。

    “想。”阮榆点头。

    孟嘉越笑笑,拉她过去买了四杯可乐,正好一人一杯,才刚买回来没多久,他们坐得这班高铁就到站了,广播也开始通知。

    因为没有事先排队,所以他们坠在队伍后面上了车,等到了车上已经挺晚了,行李架上都放满了箱子包裹,好在她们东西不多,除了画板麻烦以外,也不需要特地搁到上面。

    孟嘉越因为没买到和阮榆相邻的座位,所以上车之后他就和人换了位置,对方也是个学生,不知道是不是来参加艺考的,听到孟嘉越要和她换座位,也没犹豫,点头就同意了。

    阮榆她们当时是在网上买的车票,出票比较随机,所以章米露到了别的车厢,付明月倒是和阮榆一个车厢,但是离得也远,伸长了脖子都看不到人。

    回到a市已经是晚上八点多,等走到出租车候车区离九点也没差几分钟,这个时间段公交车寥寥无几,出租车则需要排队等待,所以候车区硬是排起了两条长龙,一直等了十几分钟他们才坐上车回学校。

    不过回到学校又面临一件事情,孟嘉越不可能住到学校里,虽然因为艺考开始学校解除了门禁,学生可以随意出入校门,但是这样也不代表孟嘉越可以呆在学校里面。

    所以把阮榆送到宿舍后孟嘉越没坐多久就离开了,去学校没多远的一家宾馆住。

    第二天一大早阮榆就起床洗漱,把自己弄好后宿舍其他人还没醒,她轻手轻脚地打开门出去,早饭都没吃就跑去找孟嘉越。

    孟嘉越料到她会来,所以早就起了,趁着时间还早,他俩去了a市艺考的考试地点,虽然去到那里才七点,但是来考试的考生已经非常多了。

    “那个肯定是学播音主持的。”阮榆指着前面人群里的一个穿西装的男生说,不过怕被人发现,她在孟嘉越看到人的时候就把手指收回去了。

    “这么肯定?”孟嘉越顺着她的话问。问完就举起手里的煎饼果子喂她,等阮榆咬了一口后,另一只手拿着的豆浆也随之递到了她嘴边。

    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阮榆才说:“因为只有学播音主持的男生才穿西装,他们面试有服装要求的。”

    “这么了解吗?”孟嘉越笑道。

    “章米露和我说的。”阮榆把豆浆拿过来小口喝着,接着说:“她还说学传媒的考生都是要面试,不需要笔试,不过编导除外。”

    “嗯嗯。”孟嘉越应和。

    “下雪了?”阮榆呆呆地抬头看着天空,伸手试着去接飘落的小雪粒,只是雪粒太小,刚落到手就融化了,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不只是她,孟嘉越也看到天上有雪粒子落下来,他担心等会儿雪下大了,就近找了一家早餐店,拉阮榆去店里找座位坐着。

    果然是要下雪了,他俩刚吃完早饭,原本的雪粒子就进化成了鹅毛,不少没带伞的学生直接是淋着雪走,还有些在门口超市等地方买了伞。

    等到了中午地上已经积了一层雪,不过这时候阮榆已经在学校宿舍里了,她今天没有要考的学校,考完s市艺术学院后感觉别的学校她考不考都无所谓了,不过王阿静今天倒是有考试,而且还是晚上。

    考完试都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雪还没有停,好在章米露去了考试的学校接她。

    第二天早上雪才停,当时阮榆正坐在学校附近的一家早餐店里吃灌汤包。因为知道孟嘉越在这里待不了几天,今天下午就要回学校上课,所以她早上同样是早早就起来了。

    这会儿店里人正多着,不少都是学校的学生来买饭,赶着去考试。

    孟嘉越突然问阮榆:“你不打算考别的学校吗?”

    “考什么学校啊?”阮榆嘴里刚塞进去一个灌汤包,说话有些含糊不清,不过孟嘉越倒是听懂了。

    “留条退路,至少要做最坏的打算。”孟嘉越把阮榆手机拿出来,在她备忘录里打了两个学校名字,然后递给她看:“你可以试着考一下这两个学校。”

    阮榆接过手机看着屏幕,在心里把学校名字记下,点点头说:“那我回头去考。”

    孟嘉越揉了揉她脑袋,说:“乖。”

    “你下午什么时候走啊?”阮榆把手机收起来之后问。

    “三点多。”孟嘉越回答。

    “哦。”阮榆淡淡应了一声,皱着眉毛脸上表情也不太高兴。

    “不开心啊?”孟嘉越看出来了,他把盘子里的煎饼用筷子分成小块,然后夹了一块喂到阮榆嘴边。

    阮榆张口吃下,点点头开口:“嗯。”

    孟嘉越笑起来,告诉她:“那你早点考完回学校,到时候我俩不就又在一起了。”

    阮榆想了想,沮丧地说:“可我不想上课。”

    艺考都出来这么久了,高中课堂生活感觉也离她已经很远了,而且不用上课真的让人非常开心,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想出去逛街就出去,自由自在的,反正阮榆不太想回去体会一下课堂压力。

    “不想上课那就不上,很简单的。”孟嘉越微微一笑,刻意放轻了的声音透着隐约的蛊惑意味。

    “可以吗?”阮榆问他,话语有些迟疑。

    “当然可以了,宝贝。”孟嘉越挑眉道:“又不住宿舍,你回去也没人知道。”

    阮榆被他说的有点心动,可是一时间又拿不准主意,抬眼看看孟嘉越,被他注视着,不知不觉就点头同意了。

    阮榆没打算考多少学校,像其他学生那样遍地撒网,况且都已经答应了孟嘉越,她就等把孟嘉越给她找的两所学校考完就走。这两所学校也都是在s市大学城,不过不是艺术类的大学,其中一所还是师范类。

    因为两所学校目前只有一所招生办的人来了a市,另一所过两天来,所以阮榆又在学校多呆了几天,她到二月五号才把学校全部考完,和章米露她们告别后,当天下午就离开学校回了一中。

    但是学校没放假,孟嘉越抽不出时间来接她,阮榆一个人又带不了太多东西,索性就把被子等东西全部快递寄回去,她就背着一个包拉着一个行李箱。

    回去的时阮榆坐得是出租车,车直接开到了小区里面,不过当时孟嘉越还在上课,她就只发了消息给他,然后进屋里先收拾东西。

    下午放学孟嘉越回来了一趟,给阮榆带了饭,但是由于时间太短,他没有呆多久就又回学校去了。

    到晚上下了晚自习,孟嘉越回来的时候阮榆已经困得睡着了。她今天又是收拾行李,又是拎东西,又是坐车,早就累了,只不过一直坚持着要等孟嘉越回来,但是刚刚晚自习铃声响起来时她隐约听到了,心情放松之下,不小心就睡着了。

    孟嘉越没有叫醒她,把人衣服脱了之后塞到被窝里躺好,又弯腰在她额头亲了一下,这才出去。

    美美的睡了一觉,阮榆第二天醒过来时孟嘉越已经去上课了,没见到人她心里失落了老半天,赖在床上连起来的动力都没了。磨磨蹭蹭在床上一直躺到了将近十一点,阮榆才起来去洗手间洗脸刷牙,之后也没往楼下去,直接到了书房玩电脑。

    许久没玩过网络游戏,这下又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阮榆不知不觉就在电脑前坐了一个小时,一直到孟嘉越敲响房门提醒她,她才发现已经十二点了。

    “不是十一点五十五就放学了吗?怎么回来这么晚?”阮榆看到电脑上的时间显示的是十二点十五分,知道孟嘉越回来晚了,好奇问道。

    “买菜去了。”孟嘉越回道,不过他转而又问:“早饭怎么没吃?”

    这话把阮榆问住了,她眨了眨眼,感觉孟嘉越板着脸应该是已经生气了,忙转动脑袋想理由,但是想来想去她发现找不到让孟嘉越不生气的理由,只能实话实说:“我十点多才起来,然后也没有下楼。”

    “这样啊?”孟嘉越微微一笑,不知道为什么,阮榆感觉脖子凉飕飕的。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