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还是日常
    第二天回到学校的时候宿舍室友都不在,这个时间她们都还在上课,不过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她们平常都是十二点下课,看时间也快了。

    孟嘉越下午才去学校,所以现在还有时间,本来阮榆是想和他到到外面去吃午饭,因为食堂的饭菜也就一般般,但是学校轻易不允许学生外出,要出去还要拿请假条,太麻烦了,所以阮榆只能带他到学校食堂了。

    十一点多食堂还没有什么人,因为学生没有下课,所以显得冷清清的,甚至菜都还没有上齐。

    好在今天有阮榆喜欢吃的腊肠,她开开心心地要了一份,又选了一道清炒花椰菜,等孟嘉越也选好了菜,就和他找位置坐下了。

    食堂有提供免费的汤,今天是紫菜蛋花汤,整整一大桶,才用推车推过来,阮榆看到了,就过去熟练地盛了两碗,给孟嘉越一碗,她自己一碗。

    “你每天都吃这些?”孟嘉越问,上次来因为时间有限,所以他也没有看到食堂寒碜的样子。

    不像一中的食堂整整有四层,鑫美的食堂才一层,而且总共只有八个窗口,其中大部分都是卖米饭,剩下的有一个是卖拉面的窗口,还有一个是只卖早饭,所以中午这时候根本没人。

    阮榆在这里呆久了,觉得还可以,就是不能出门买饭吃,而且食堂的饭吃久了感觉都有些腻了。

    听到孟嘉越问,她老实回答:“食堂的菜每天都变的,也不是总是这样的,不过有时候做得菜我喜欢,有时候不喜欢。”

    “怪不得都瘦了。”孟嘉越对这一点还有些怨念,虽然阮榆都没感觉到什么,但是他就是一口笃定瘦了,所以这次来还特意带了一大推零食,留着阮榆饿了或者嘴馋了吃。

    听到他这话阮榆稍稍不满了一下,拿出手机打开淘宝界面,让他看自己买的衣服尺码,咕哝道:“我都已经穿xl码的衣服了,你还说我瘦,那到底要多胖啊?”

    孟嘉越把手机拿过来,点开阮榆给他看得红色毛绒斗篷,半响笑道:“衣服挺好看的,买了吗?”

    阮榆看他拿手机不知道在做什么,边探头过去边问:“你在干什么?”

    然后就见孟嘉越点击付款把红色毛绒斗篷买了,还给她看订单界面,笑眯眯地说:“这件衣服好看,回头记得穿给我看。”

    “我还没想好买不买呢!”阮榆把手机拿回去,翻看订单时却见孟嘉越选得尺码是l码,她以为是选错了,就说:“你选错码了,我不是这个码的。”

    孟嘉越却无所谓地说:“斗篷本来就比较宽松,就算m码你也穿得上。”

    “穿不上。”阮榆摇头。

    “为什么?”孟嘉越问。

    阮榆刚要开口,却又立马止住了,她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没敢瞒孟嘉越,直说了:“胸围不够,m码的衣服我穿着胸围太小了。”只是这话感觉有些羞耻,说完她都不敢看孟嘉越,只低着头一个劲儿地扒饭。

    孟嘉越转过头无声笑了几下,才一本正经地转回来,若无其事地把自己盘子里的腊肠都拨给阮榆。

    “你不吃吗?”阮榆抬头问。

    “你不是喜欢吗?”

    闻言阮榆低头笑起来,乖乖夹他给的腊肠吃。

    随后下课铃声响起,不一会儿食堂就涌进来大批学生,转眼间就把食堂的空座位占满了。

    阮榆在人群里也看到了章米露她们几个,不过等她们打好饭过来,她和孟嘉越正好也要走了。走之前阮榆和她们打过招呼,把空位置也让给她们,就和孟嘉越一起离开了。

    时间还早,孟嘉越也没打算离开,只是学校比较小,连操场都没有,他俩也没有可以逛的地方,最后阮榆还是只能把孟嘉越带到宿舍。

    学校的宿舍楼是男女混着住,因为当初建楼的时候就是连在一起的,左侧楼住得是男生,右侧楼是女生,不过平时楼层中间的铁门都是锁起来的,但是通过铁门还能传个东西,也能看得到楼道的情况。

    而且宿舍里也不止阮榆一个人有男朋友,除了章米露和另一个叫方萍的女生外,其他人都有,付明月的男朋友就是在这学校学油画,平时来得也很勤。

    不过当时初来这里的孟嘉越知道这一点后脸都黑了,要不是因为学校采取封闭式管理,他都想阮榆住到外面去了。

    也由于他不满意,集训这么久,阮榆还没有和一个男生说话有超过三句,而班里被她记住面孔的男生则一个都没有,更不用说全校的男生了。

    到宿舍之后没多久其他人也吃完饭回来了,章米露开门进来的时候还像平时一样大喊了一声,等看清楚孟嘉越也在,她立马就噤声了。

    宿舍其他人也都没敢拿出平时奔放的作态出来,一个个都小心翼翼的,或说话或安静玩手机。

    下午上课之前孟嘉越才离开,他走之前还把阮榆送到了班里,到晚上连隔壁班都知道阮榆有男朋友了。

    至于为什么会传这么广,是因为阮榆可以说是所有书法班里最漂亮的女生,虽然她没有太明显的体会,但是不知不觉大家还是会关注她多一些,更何况孟嘉越本身长得也不差。

    只是阮榆平时很少和人交流,对于这些流传在外的信息她也不知情,到晚上回宿舍,刚进门章米露就和她说:“我在班里都听到同学说你男朋友送你进班了,我的妈呀!这消息流传得真广。”

    “你们班……”阮榆说了三个字就不知道怎么问下去了,半响才组织好语言问:“你们班为什么要流传关于我的事情啊?”

    “你长得漂亮呗!”章米露毫不犹豫地回答。

    阮榆愣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脸,没觉得自己有到了能让章米露她班同学都认识自己的地步。

    “你进校第一天全校就默认你是校花了好吗?”章米露正坐床上洗脚,说完这话她也洗完了,穿着凉拖去卫生间倒水。

    “哎?”骤然听到这句算是侧面夸奖她的话,阮榆心里还是挺高兴的,不过随即她就疑惑了,问:“可是全校的人又没有都见过我,他们怎么就默认了呢?”

    章米露从卫生间里探出头,随后发出了一阵惊天大笑,边笑还边说:“我从未见过如此耿直之人。”

    宿舍里其他人也跟着笑起来。

    阮榆没理她,回床上坐下换鞋,最近几天天气下降,尤其晚上冷得厉害,她脚上穿得马丁靴里面就一层薄绒,对抗这种冷天气很勉强,她还是为了搭配衣服才穿的。

    换上毛绒拖鞋后脚果然暖和许多,阮榆休息了一会儿,就拿水瓶去水房打热水。

    刚放学这个点打热水的人比较多,阮榆感觉还要等好久,就把水瓶放到水房里先回去了,打算等人少了再来打水。

    章米露已经上床了,靠着枕头在玩手机,看阮榆回来,她抬手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说:“嘿,美女。”

    阮榆看向她问:“干嘛?”

    章米露立刻兴奋地叫道:“看吧,看吧,你都承认了,美女。”

    阮榆顿时不理她了,坐回床上拿零食吃,顺便看看孟嘉越有没有和她发消息。

    “哎,我说。”章米露把手机放下,往床尾那里挪了挪,说:“刚来宿舍那天我就看到你男朋友帮你收拾床铺,当时你喝着奶茶在旁边站着,给我的感觉好那个,不过后来倒觉得你内向的也够过分。”

    “嗯?”阮榆扭头看向她,嘴里发出一声疑问。

    “你男朋友对你可真好。”

    闻言阮榆立刻点点头,赞同道:“当然对我很好了。”

    章米露笑笑,目光一扫,看到阮榆手指上戴的戒指,好奇地问:“你什么时候买得戒指啊?怪好看的。”

    “哇塞!这不会是真的吧?”端着一盆水路过的付明月忘了自己要干什么了,忙走到阮榆床边仔细看她手上的戒指。

    “我在淘宝上买的。”阮榆和她们说。

    闻言付明月立刻失去了兴趣,端着水到自己床铺坐下,一边说道:“要是真的那可贵了。”

    章米露对这方面不了解,看了看阮榆的戒指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转而继续说:“你们说我在这学校能不能找到男朋友啊?白天见到阮榆你男朋友,我突然间好想谈恋爱。”

    “可以啊!”住章米露上铺的王阿静探下头兴致勃勃地说:“你要是想谈恋爱,回头我给你介绍一个呗!”

    “那还是不要了。”章米露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王阿静沉默了片刻,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床上下来,扑到章米露身上对她一通压榨。等闹够了就整理好衣服,特高冷地回床上去了,留下章米露仿佛被蹂躏的小白菜,香肩半露,衣衫不整,独自一人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宿舍集体沉默了半秒,然后一同爆发出笑声。

    章米露嘤嘤嘤地哭泣着,把被子一掀盖住头,半天没敢露出来。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