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往事
    阮榆低头看着他,半响噗嗤一声笑出来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才半个多月没见,孟嘉越就忽然变得幼稚起来了。

    “笑什么?”孟嘉越明知故问,还伸手捏了捏阮榆的鼻子。

    “你就让我回去嘛!”阮榆主动凑过去讨好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说:“我下午再过来找你,现在是有事情,而且我明天才走的,又丢不了嘛!”

    孟嘉越没说话,定定地看着阮榆,脸上表情也看不出具体态度,过了有一分钟左右,阮榆都以为自己没说动他,孟嘉越才不情不愿地松手了。

    “那我走了。”阮榆站起来挥挥手,忍不住又多看了孟嘉越几眼,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出门前阮榆先从猫眼往外看,确定外面走廊没人她才出去,回到家果然阮妈妈和阮爸爸都回来了,只是阮榆往客厅看了一圈没见到阮玥。

    她问正在看电视的阮爸爸:“阮玥去哪儿了?”

    “跟同学出去玩了,天天不回家,谁知道跑哪儿去了。”阮爸爸回答,脸上表情对阮玥很不满。

    “哦。”闻言阮榆就没多话了,她绕过阮爸爸在沙发上坐下,跟着看了一会儿年代剧,知道自己应该开口说出来,但是又顾及阮康铭在旁边,一时间没敢说。

    阮康铭在玩手机游戏,丝毫没有要挪动位置的打算,况且阮妈妈正在厨房做饭,马上就要吃饭了。

    想了想,阮榆把心一横,开口道:“爸,我想参加艺考,考书法。”

    “艺考?什么艺考?”阮爸爸连问了两句,显然对艺考这两字很陌生,估计以前也没听说过。

    阮榆看他这样,心里有了点把握,忙继续说:“就是可以考一些艺术类院校,高考分数不用太高就能上大学。我想参加书法的艺考,这样高考就没有太大压力,而且我肯定也就能上大学。”

    阮爸爸听完想了一下才问:“你成绩考不上大学吗?”

    “可以是可以,只不过考上好大学比较难。”阮榆说完又看看阮爸爸,看他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接着说:“考书法的人比较少,而且我从小就练的,要是考的话也有把握一些。”

    “那你想考就考。”阮爸爸无所谓地说。

    “好。”阮榆在心里松了口气,面上却没有露出明显的欣喜。

    阮康铭刚打完一局游戏,抬头看向她问道:“那你不用报个培训机构吗?”

    他说完阮爸爸也看向了阮榆,皱着眉没说话。阮榆急忙摇了摇头说:“不用,反正我从小学书法,考试的话,也就是写字,应该可以的。”

    说完阮榆又有点心虚,因为她已经在上培训班了,但是却不能告诉家里人,一方面是没法解释报名费是谁交的,另一方面则是当初就没有告诉,要是这会儿再说肯定会被追问。

    好在阮爸爸对她说的这些也没有怎么在意,倒是阮康铭又说了句:“没有老师教你知道那些学校怎么考试吗?”

    “反正我就是试试。”阮榆知道阮康铭是好心,想让自己报个培训班,但是她担心的是报培训班要交费用,阮妈妈不一定会同意,至少从小到大阮妈妈从来没有给她报过任何补习班、兴趣班之类的。

    再反观阮玥和阮康铭,暑寒假几乎都有各种班要上,尤其是阮康铭,因为已经初三快要中考了,他现在连星期天都要去老师家里一对一的补课。

    “吃饭了。”阮妈妈在厨房里喊了一声。

    阮榆起身去厨房帮忙端菜,阮妈妈炒的腊肉,放在案板上,因为离门近,她先端了这盘,结果没注意被盘子底座烫了一下,食指指腹当时就有点红了。

    阮榆忙收回手搓了几下手指,被阮妈妈看到了,当即就说她:“一盘菜还能烫成这样?装模作样,穷娇贵。”

    阮榆没说话,感觉手指不疼了,才两手捧着端盘子出去。

    吃完饭阮榆找机会和阮妈妈也说了艺考的事,着重点放在了试试看她能不能考上这一点,话说得很随意,阮妈妈也没当回事,和阮爸爸一样说随她。

    等到了下午,阮榆去找孟嘉越,当面和他说了,说完又犹犹豫豫地开口问:“报名费是多少啊?”

    孟嘉越没料到她会问这个,迟疑了一下才笑道:“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是不是很贵啊?”他没直接说,阮榆自己就开始胡乱想了,越想越觉得报名费肯定很贵,同宿舍的像是章米露,好多次都抱怨买不起颜料,要吃草了。

    孟嘉越失笑,看她表情就知道她想到哪里去了,但是报名费具体多少钱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也没办法准确回答,只能揉了揉阮榆脑袋说:“放心吧!还没有你手上的戒指贵呢!”

    “真的?”阮榆有些不相信。

    “当然是真的。”孟嘉越说完拉起阮榆的手把她拽到自己身前。

    “那戒指多少钱啊?”阮榆低头看了看戴戒指的手,仰脸问他。

    孟嘉越刚要回答,房门便被敲响,接着陈阿姨开门进来,她看到阮榆还小小惊讶了一下。因为上午出门逛街走得脚都疼了,实在是累,所以午后她就小睡了一会儿,阮榆来得时候她还在屋里睡觉,也不知道。

    “妈,有事吗?”孟嘉越问。

    “我去超市买东西,估计要买的东西有点多,一个人拎不下,叫上你帮忙。”陈阿姨说完又问阮榆:“小榆去不去超市啊?”

    阮榆点了点头,孟嘉越要去,她肯定也要跟去的。

    “那好,一起去超市逛逛。”陈阿姨笑起来,说着转身先出去了。

    她身上还穿着睡衣,出门肯定不能穿这身,所以进屋换了驼色大衣和米色西装裤,脖子上又戴了一条格子围巾保暖,带着孟嘉越和阮榆就出门了。

    今天元旦节,超市有打折活动,买东西的人也多,陈阿姨主要是往日用品区域去,她拎几包卫生纸放到购物车里,再拿一桶洗衣液,零零星星的积攒,购物车差不多就要满了。

    路过海鲜区,陈阿姨过去买鱼,阮榆和孟嘉越在一旁等着,她无聊的时候扭头一看,见水箱里游动着身上带斑点,鱼皮看起来有点类似于蛇皮的鱼,而且猛地一眼看到,还把阮榆吓了一跳。

    她拽拽孟嘉越,指着鱼问:“那个是什么鱼啊?”

    “黑鱼。”

    “看起来好吓人啊!”阮榆忙往他身后躲,想要离黑鱼远一点。

    孟嘉越笑起来,说:“你不是还挺喜欢吃的吗?”

    听他这么说阮榆反倒有点糊涂了,疑惑地问:“我吃过吗?”

    “当然吃过。”孟嘉越说:“还记得暑假的时候我们去吃得那家鱼火锅店吗?当时我选得就是黑鱼,你不是还特别喜欢番茄汤底煮出来的鱼肉吗?”

    阮榆仔细想想,虽然隔的时间有点久了,但是好像真的吃过,而且还特别好吃,所以她一直有点念念不忘,只是因为那家店离得比较远,所以一直没有时间去吃。

    “我想吃鱼火锅。”阮榆想明白了就立刻告诉孟嘉越,

    “好。”孟嘉越宠溺地说。

    “还在那家店。”

    “可以,晚上去怎么样?”

    “好。”

    “你俩说什么呢?”陈阿姨拎着买得几条小鱼回来,随手放到购物车里。

    孟嘉越接道:“讨论黑鱼呢!长得有点吓人,不过味道不错。”

    “黑鱼算什么,黄鳝才吓人。”陈阿姨说着还拍了拍胸口,打了个寒颤才说:“我到现在都不敢吃那东西,当年我追你爸的时候,他……”话说到这里陈阿姨突然止声了,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往前走。

    “怎么不说了?”孟嘉越笑着问。

    “小孩子别问那么多。”陈阿姨敷衍地回了一句,脚下步伐都加快了。

    阮榆看陈阿姨都走远了,才悄悄问孟嘉越:“陈阿姨为什么不说了?”

    孟嘉越笑了笑,告诉她:“我妈当年追我爸的时候,有次我爸和同学出去玩,结果在饭店里遇到了我妈,因为她当时可能太死缠烂打了,所以我爸想赶走她。知道她害怕黄鳝,就躲到饭店的水箱旁边,让我妈不敢过去,想逼她离开,但是我妈又不愿意走,他俩就僵持,一直到店里关门被赶出去。”

    “然后呢?”阮榆迫不及待想听后续。

    “然后他俩就一起回学校了,结果路上我妈哭了,我爸怎么哄都哄不好,最后等我妈哭累了,就背着她回去了。”

    “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吗?”阮榆一脸期待地问,她已经忍不住开始脑补了,想想就觉得好带感。

    谁知孟嘉越摇了摇头,说:“没有。”

    阮榆有点不敢相信,忙追问:“为什么呀?”

    “我也不知道。”孟嘉越回道。

    听到这个答案阮榆感觉很失望,还以为会是什么富有戏剧性的转折,结果却什么答案也没得到。

    孟嘉越揉了揉她的脑袋,问:“那要不我回头帮你问问我妈?”

    阮榆急忙摇了摇头:“不要。”

    孟嘉越奇道:“为什么?”

    阮榆哼哼唧唧半响才说:“那你别说是我要问的。”

    “好。”孟嘉越失笑。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