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戒指
    集训的日子比在学校上课也好不到哪里去,每天早上六点就要到教室,晚上十点才下课,中间除去吃饭,剩下的时间几乎都是用来练字了。

    头三天阮榆都没有和同宿舍的几个女生有过交流,打破这种状况的是中午吃过午饭后短暂的休息时间,当时宿舍有女生买了巧克力,然后趁这个时间发给室友吃。

    阮榆也分到了一块,还是她最喜欢的榛子口味,吃完巧克力她才想起来来得时候孟嘉越有给她准备了一袋子的零食,放在行李箱里她都忘记吃了。

    想起这茬后阮榆忙把放在床底下的行李箱拉出来,零食还在里面都没动过,打开一看,都是她喜欢吃的零食,包括膨化食品、甜食、肉食、坚果等等。

    “哇塞!这么多零食!”

    “有猪肉脯呢!”

    “你什么时候买得呀?是不是网上买的零食大礼包?我也想买。”

    宿舍里其他女生看到,围过来唧唧咋咋地讨论起来。

    阮榆把零食分给她们,一人一包,都是同样的东西,又因为想吃巧克力,她把巧克力也拆开分了,余下的则重新塞回了箱子里。

    先前说也想买的女生住的床铺离阮榆最近,脚对脚的距离,所以她搬着板凳就过来床尾坐下,和阮榆说话:“在宿舍住几天了都没有听到你说话,你是不是很内向啊?”

    阮榆愣了下才迟疑地点了点头,难得别人主动搭话,她想说点什么,但是却说不出来,嘴唇张不开,最后只能拘束地咬了口巧克力。

    “怪不得,哎,你是学什么的?”女生倒没在意,反而笑着又问。

    “书法。”

    “哎呦,学书法的人少,去年也就才一千多吧?你比我们好考多了,我学油画的,全省的考生每年都至少有上万啊!而且艺考之前还要联考。”越说越伤心,女生不由仰天长叹:“我的天呐!”

    “我的地呀!”住对面床铺的女生顺势接道。

    “我的老祖宗啊!”剩下的几个女生一起喊出来了。

    大家纷纷笑起来,阮榆也跟着笑,等笑够了,女生说:“我叫章米露,立早章的章,外号西米露,平时也挺喜欢喝椰奶西米露的。你叫什么呀?”

    “阮榆,榆树的榆。”阮榆回答。

    “哎呀!怎么又一个名字起得比我名字好的啊?”章米露当即哭丧着脸扑进了离她最近的女生的怀抱,特别夸张地哭起来。

    那女生一脸嫌弃地推开她,边说:“去去去,别搁我这儿哭。”

    “小静静,你不爱我了。”章米露伤痛欲绝地后退了几步,扶着床柱黯然抹去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

    “我本来就不爱你。”女生冷漠无情地说。

    章米露捂着脸把头一扭,肩膀一抖一抖,跟真哭似的。

    其他人就看着她演,脸上憋着笑,而直面这一幕的女生则连忙躲开她几步,搓着胳膊嫌弃道:“你不去学表演真是可惜了。”

    “对吧?你也这么觉得?”章米露立刻转过身一脸兴奋地说:“我就说我表演天赋不错,可是我妈就是不愿意我去学,觉得没前途,要不我哪能这么累,艺考直接上去表演几段就行,也不用累死累活每天画画了。”

    这下其他人彻底忍不住,笑成了一团。

    “哎,说到表演,阮榆你完全可以去学表演啊!别的不说,就你这张脸,真正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秒杀我整个班的同学啊!”

    章米露把阮榆拉起来,绕着她转了几圈,像是展示商品似的搞推销:“来来,都看看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咱们四零九宿舍的宿花。”

    “宿花什么鬼啊?”

    “听起来怪别扭的,舍花呢?”

    “你这更怪好吗?”

    “哪里怪了?明明比宿花好听多了,宿花宿花,跟塑料花似的。”

    “那舍花还听起来跟奢华似的,难不成还是低调奢华有内涵啊?”

    阮榆只笑着听她们在那里讨论,因为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好在讨论没进行多久就到上课时间了,话题也就止住了。

    不过这之后阮榆在宿舍也不再是透明状态,甚至晚上去食堂吃饭的时候遇到同宿舍的人她们也会打招呼,比较热情点的像是章米露,有时候还会拉着她一起吃饭。

    晚上睡觉前阮榆和孟嘉越视频通话了一会儿,知道她早上六点就要进班,所以孟嘉越也没有多说什么占时间,只让她早点休息。

    集训进行了有半个多月后,到元旦节学校终于放假一天。

    昨天晚上宿舍里都约好了去今天要去哪里玩,难得的聚会,不过阮榆却不能跟着一起去。

    她要回家一趟,艺考的事情她还没有和爸妈说,虽然高三也就才放了一天半的假,就算她不回去家里人也不会问,但是这次趁着元旦节回去,她就是要和爸妈说这事。

    回到家的时候才知道家里没人,都出去逛街去了,阮榆把背包放到屋里,转身就出去找孟嘉越。

    他也是一个人在家,见到阮榆来,到厨房给她煮了一杯杏仁牛奶喝。

    今天天气挺好的,a市阴了几天终于出了太阳,屋里都难得暖融融的。阮榆坐到阳台晒太阳,一边捧着牛奶捂手,一边撅着嘴巴吹散热气再小口喝。

    “孟嘉越。”

    “嗯。”

    “我妈要是不让我考呢?”阮榆还是有些担心,扭头问孟嘉越。

    “没道理不让你考,乖,就按照我说的告诉他们。”孟嘉越伸手摸摸阮榆的脸,眉头微微皱起来,说:“好像瘦了。没有好好吃饭吗?在那学校怎么样?”

    阮榆喝了口牛奶,没留意到嘴角沾了奶渍,认真回答道:“我有好好吃饭的,宿舍的室友也都挺好的。”

    孟嘉越笑笑,直接用手指把阮榆嘴角的奶渍擦掉,又问她:“那有没有遵守和我的约定呢?”

    “有的。”阮榆猛地点点头。

    “真乖!”孟嘉越夸道,接着他起身去自己房间,没多久出来时手里拿着一个盒子,递给阮榆说:“元旦礼物。”

    阮榆接过来没立刻打开,反倒不好意思地说:“我都没有给你准备礼物。”

    话刚说完,就见孟嘉越弯唇笑笑,接着就弯腰抬起她下巴,低头亲了上去,一直把阮榆亲得迷迷糊糊的才放开,随即又凑到她耳边说:“你的礼物我收到了。”

    阮榆有点害羞,耳朵也悄悄红了,支支吾吾半响没说出话。

    “看看礼物喜不喜欢。”孟嘉越把她手里还没喝完的杏仁牛奶拿过去,随手放到阳台的藤桌上。

    “你送的什么啊?”为了消除脸上的燥热,阮榆急忙转移话题。

    她把盒子打开,就见里面放的是一个戒指,很简单的环装,唯一的点缀就是戒指外圈刻了一圈的负极,中间还镶嵌了一颗钻石,让阮榆有点疑惑这是什么设计。

    还没等她看明白个大概,孟嘉越就把戒指拿出来,握着阮榆的手腕戴到她无名指上,刚刚好。

    “喜欢吗?”孟嘉越问。

    阮榆眨眨眼睛,点头说:“喜欢。”

    “我也有哦!”孟嘉越说着把脖子上戴得链子从毛衣里掏出来,银色的链子上串着和阮榆一样的戒指,不过要大一些。

    “情侣戒指吗?”阮榆看看自己手上戴着的戒指,仰头笑着问。

    孟嘉越点头,揉了揉她脑袋说:“戒指不要取下来,要一直戴在手上。”

    “弄丢了怎么办?”阮榆问。

    孟嘉越笑着没回答,阮榆先缩起了脖子,举手保证道:“我肯定不会弄丢的。”

    孟嘉越这才满意地笑起来:“乖。”

    阮榆也回他一个笑,手指无意识地转着手上的戒指玩,没一会儿她忽然又想起来一件事,忙说:“我戴着不取下来,被我妈或者我姐看到了,她们肯定问的。”

    “那就说你在学校门口精品店里买的。”

    “哦,也对啊!”阮榆恍然大悟,明明她已经用过这个理由的,现在反倒忘了。

    “好了。”孟嘉越把阮榆抱起来坐到自己腿上,问她:“你明天什么时候走?”

    好久没有坐孟嘉越腿上,阮榆猛然间还有点不适应,挪了几下找到舒服的位置坐好,这才回答道:“我请了半天假,中午之前要回去,一点多就要上课了。”

    “明天我送你。”孟嘉越说。

    “好。”阮榆开心地点头,搂着孟嘉越后脖颈撒娇道:“那晚上我们出去玩好不好啊?我想吃烤肉了。”

    孟嘉越笑笑,还没来得及回答,阮榆手机就响了,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是阮妈妈。

    阮榆划到接听键:“喂,妈。”

    “在哪儿呢?回来看到你背包也没见到人。”

    “哦,我出去了。”阮榆挪了挪屁股想从孟嘉越腿上下来,却被他搂着腰抱住了。

    “快点回来。”

    “好。”

    挂掉电话,阮榆低头看看孟嘉越,小声说:“我妈要我回去。”

    孟嘉越没应声,抱着她不愿意撒手。

    阮榆等了一会儿,干脆撒娇道:“你放开我嘛!孟嘉越,我下午再来找你好不好呀?”

    “不好。”孟嘉越摇头拒绝。

    “孟嘉越。”

    “不好。”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