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无题
    因为只有一天半的时间,所以c市的旅游景点肯定是不能都逛上一遍的,孟嘉越就挑了其中几个最出名的景点让阮榆选。

    上午九点多景区人已经很多了,买了票进去后,顺着人流往山上去,过了山门就是一个挺大的月台,许多游客在这里休息,或者凭栏远望。

    走过月台下了长长的石阶,左侧是一片竹林,主干道分了好几条,有小径通往竹林深处。

    阮榆兴致勃勃地拉着孟嘉越往竹林里去,转了不知道多少道弯,眼前出现一条蜿蜒的小溪,跨过溪上木桥后,再往前走又是一个建筑群。

    从石阶上去,廊道里只有少数几个人在休息,孟嘉越问阮榆:“累了吗?”

    阮榆回答:“还行,渴了。”今天太阳挺大的,来得时候没觉得,但是现在随着时间渐渐临近中午,再加上爬山又走了那么多的路,倒是能感觉到阳光越来越晒人。

    “果汁还是矿泉水?”孟嘉越把包卸下来翻了翻,他特意背了背包,用来装零食和饮料。

    “矿泉水。”阮榆现在挺渴的,不想喝果汁。

    孟嘉越把矿泉水拿出来,拧开盖子递给阮榆,正好这时一阵风吹过来,院中的梧桐树发出沙沙声,一下子吸引了阮榆的注意力。

    “我们去那里坐吧?”阮榆指着梧桐树兴奋地问孟嘉越。

    “好。”

    得到他的回答,阮榆立刻开心地蹦下走廊到院子的台阶,到围着梧桐树砌得台子上坐。

    走廊原本就不多的人没一会儿就全走光了,留下他俩在院子里休息。阮榆拿着手机正在拍照,冷不防孟嘉越探头在她嘴唇亲了一下。

    阮榆脸颊微红,仰头也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但是由于不好意思,亲完她就急忙转移话题:“要吃奶糖。”

    孟嘉越笑笑,从口袋掏出一颗糖,剥开糖纸喂她。

    吃完糖阮榆站起身,往周围看看,指着侧角的小门说:“从那里出去,我看到塔了。”

    “有吗?在哪儿?”孟嘉越边问边起身过去。

    “有的,孟嘉越你看那里,会不会有寺庙啊?”阮榆猜测道,刚说完就听一声悠远的钟声传来。

    这下阮榆更开心的,从小门出去后就直奔寺庙,只不过进去后她却没见到有和尚,反而到处都是游客,尤其是供奉佛像的大殿,人更多。

    殿里佛像前面有三个蒲团,是方便游客跪拜用的,但是阮榆从进去就只见到一个老奶奶跪拜,还有两个小孩学着,其他人顶多就是看看,真跪拜的少之又少。

    “孟嘉越。”阮榆站在殿门口,拽了拽孟嘉越的衣服问:“你说拜佛真的灵验吗?”

    “这我可不知道,怎么?你想过去跪拜啊?”孟嘉越笑起来问。

    阮榆有点心动,但是想想她要是真过去跪拜,绝对会成为目光的焦点,这样她可受不了,所以赶紧摇头拒绝了。

    “乖,我们去后面看塔好不好?”孟嘉越问。

    阮榆点了点头,跟着他绕过佛像从大殿后门出去,然后就到了后院。之前看到的塔就在后院,看起来有很多年的历史了,塔上面长了野草,建筑本身也有些破败。

    才到塔下面,孟嘉越的手机响了,是陈阿姨打来的,他直接就接了。

    阮榆对着塔拍了几张照片,等拍完孟嘉越也讲完电话了,阮榆猜测陈阿姨应该是问他俩玩得怎么样。

    中午是在景区外面的街上吃的,c市的特色菜,吃过饭后又回了趟酒店,反正离得也不远,正好玩了一上午,下午还能睡会儿。

    酒店房间已经被打扫过了,被子床铺都恢复整洁,洗漱台上也放了新的一次性的日用品。

    孟嘉越把电视机打开,找了一个动画电影播放,不过阮榆没看多久,就趴在他怀里睡着了。

    两点多的时候孟嘉越把阮榆叫醒,她还没睡饱,迷迷糊糊不想睁开眼睛,还攥着被子反抗孟嘉越的打扰,不过她没坚持多久。

    孟嘉越见把人叫不醒,干脆掀开被子对着她屁股打了两下,还挠她痒痒。

    这下阮榆可受不了,咯咯笑着翻到床的另一边,坐起身一脸防备地看着孟嘉越说:“我不玩了,你耍诈,挠我痒痒。”

    “乖,再不起来就晚了,景区要关门的。”孟嘉越哄道。

    “可是我困嘛!”阮榆撒娇。

    “晚上回来再睡好不好?”孟嘉越也不忍心看阮榆睡不好,只是计划是已经定好了的,他也只能狠下心询问。

    好在阮榆向来听他的话,既然这样说了,她也就乖巧地点了点头,说:“那你转过去,我换衣服。”

    孟嘉越依言转过身,不大一会儿背后就传来悉悉索索衣物摩擦的声音。

    等阮榆换好衣服他俩就出门了,只是下午也没玩多久,天还没黑就离开景区去了小吃街,还是昨天去的地方,阮榆惦记着还有许多东西没吃,所以想去。

    晚上回酒店,趁孟嘉越洗澡,阮榆无聊地在房间里闲逛,到阳台猛然间看到外面灯火通明的夜景,还惊叹了半响。

    只是没人说话,阮榆看了一会儿,想起来拿手机拍了几张照片,路过桌子的时候,她好奇去翻看桌上放的东西,结果一不小心翻到了安全套,吓得她忙把东西丢开,红着脸回到床上坐下。

    孟嘉越出来时她正在看电视,还是中午看得那部动画电影,当时没看完,所以现在接着看。

    开始阮榆还能心平气和地看电视,但是当孟嘉越在床上坐下,离她就只有一个巴掌的距离,她心一下子就提起来了,脑海中不知道怎么就想起来桌上放着的安全套,以及早上发生的,她想忘都忘不掉的事情。

    说实话,现在想想当时的情形,阮榆都有点怕孟嘉越,因为感觉他当时的眼神好像是要把自己吃了,还是剥皮拆骨的吃法,太恐怖了。

    “孟嘉越。”在阮榆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下意识开口叫他了。

    “嗯。”孟嘉越应声,扭头看向阮榆。

    “呃……”阮榆感觉脑袋有点卡壳,她其实没什么想说的,刚才只是一时冲动才叫了一声,叫完她就后悔了,因为实在不应该叫孟嘉越,弄得她自己现在进退两难。

    孟嘉越等了会儿,没听到阮榆开口说话,不由笑道:“怎么不说话了?”

    “你想要我吗?”话刚说出口阮榆就想给自己一巴掌,她脸当即就红了,目光闪躲着也不敢看孟嘉越,心里一个劲儿地纠结自己怎么脑袋抽搐到说了这种话。

    半响,孟嘉越发出一阵低笑,阮榆几乎就是靠着他,离得近,耳朵自然也就听得真真的,所以脸顿时更红了,头都快埋到了地上,才听他说:“乖,等明年好不好?”

    阮榆下意识点了点头,只是刚点完她就僵住了,后知后觉地掀开被子把头蒙住。

    “怎么了这是?”孟嘉越明知故问。

    阮榆不吭声,躲在被窝里把自己缩成了一颗球。

    “乖,我不笑你,快出来,别闷坏了。”

    “宝贝?出来好不好?”

    等了半响,看她是铁了心不出来,孟嘉越无奈笑笑,探身把灯关了,靠在床头半躺着看电视机里播放的动画片,好像已经放弃劝阮榆出来了。

    快十点的时候孟嘉越终于也感觉有点困了,他伸手拍拍阮榆,没得到动静,再试着掀被子,没用多大力就掀开了。借着电视机投射出来的光,勉强看清阮榆闭着眼睛睡得正香。

    “睡着了。”孟嘉越发出一声低笑,伸出食指蹭了蹭阮榆的脸颊。

    她是趴着睡的,脸颊被挤成一团,看起来比平时还要肥嘟嘟,只看了一会儿孟嘉越就忍不住俯下身在她脸上咬了一口。

    用得力道不大,但是阮榆还是被惊扰到,却没有醒,只赶蚊子似的挥了挥手臂,翻过身继续睡。

    电视机投来的微弱光芒只照在孟嘉越半边脸上,隐藏在黑暗中的另外半边脸却看不清表情,良久,他弯起嘴角,喃喃自语:“再等等,还不是时候。”

    阮榆美美睡了一觉,醒来就是假期的最后一天了,晚上还要上晚自习,孟嘉越订了下午两点的高铁票,上午还能出门去景区玩一会儿,不过中午十二点之间要回来酒店退房。

    午餐直接是在高铁站附近的快餐店里吃的,虽然是快餐,但是店里的紫菜鱼丸汤特别好喝,阮榆还有些念念不忘。

    回到a市还不到三点,到家也才三点多,阮榆回了家一趟放东西,就是家里还是没有人,她也没有多呆,转身就出去找孟嘉越了。

    下午去学校之前阮妈妈给阮榆打了电话,也没有多大的事,就是问问她什么时候去学校,然后给她银行卡里转了钱,之后就挂断了。

    虽然上高中以后阮妈妈每个月都会给阮榆生活费,但是她几乎都没有用过,因为平时她也花不到钱,想要什么都是孟嘉越给她买,她自己一个人也不敢去买东西。

    而且阮榆的银行卡一直都在孟嘉越那里放着,因为她弄丢过一次,害怕再弄丢了,所以有重要东西也都交给孟嘉越。

    晚上孟嘉越去上自习,阮榆去培训机构上书法课,因为她这课是提前晚自习半个小时下课,所以回去之后还可以再学习一会儿,等孟嘉越回来再睡觉。

    但是随着天气越来越冷,晚上阮榆一个人回来孟嘉越不放心,每天晚自习第二节课他就借口到教学楼下读书,然后在距离下课还有四十分钟的时候偷偷溜走去接阮榆。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