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晨间
    阮榆被他说得脸颊也红了,而且看洗手间的玻璃也并不是完全透明,从外面看还是挺模糊的。

    她又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小题大做,所以也感到不好意思,只是脚步挪了几下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干脆转身又进去洗手间洗手。

    洗完手出来孟嘉越已经弄好了,阳台的窗户也被他打开通风透气。

    “去吃饭吧!”孟嘉越洗了手出来,打开门后才把房卡从插槽拔出来,屋里一瞬间就断电了,不过因为现在天还没有完全黑透,所以房间倒还不是很暗。

    阮榆先走出去了,站在走廊等孟嘉越关门,边问他:“去哪里吃饭啊?”

    “小榆想吃什么?”孟嘉越关上门,回身把阮榆拉住,一起朝电梯走去。

    “都可以。”在吃得方面阮榆倒没有什么挑剔,只要好吃就行,不过既然是出门旅游,她想想又觉得还是吃当地特色美食比较好,所以改口问道:“c市有什么好吃的?”

    “这个的话,有条夜市小吃街好像知名度很高,离这里有……”孟嘉越把手机拿出来看地图,边回答:“坐出租车半个小时左右的路,不过酒店附近还有几家c市的老字号酒楼。”

    他话一说完阮榆就迫不及待道:“去小吃街,我想去那里。”

    “好。”孟嘉越应道。

    “那快点走嘛!”阮榆拽着他胳膊拉他往前面走。

    孟嘉越失笑,一边加快了脚步。

    他俩坐车到夜市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但是小吃街这个时候才正热闹,还没有走进去就先看到一条由灯光组成蜿蜒而去的长龙。街道两旁的小摊密密麻麻,路中间的行人摩肩接踵,就连空气里都吵吵闹闹,但是食物的香气却扑鼻而来。

    阮榆馋得都快流口水了,一眼就看到靠近路口卖铁板鱿鱼的摊子,她指着和孟嘉越说:“要吃鱿鱼。”

    刚过去,原本围在摊子周围的人就三三两两地散开了,正好把中间的位置空出来了,孟嘉越顺势挤过去,把阮榆拉到身前。

    “小姑娘要吃什么?”老板边熟练地翻动鱿鱼串边热情地问。

    虽然是卖鱿鱼,但是却又分成不同的部位卖,有单独的大块鱿鱼,也有穿成串的鱿鱼须。阮榆把每一种都看了一下,才指着鱿鱼须问:“这个怎么卖啊?”

    “五块钱两串。”老板回答。

    “那我要四串。”阮榆伸出四根白嫩嫩的手指,有孟嘉越在,她胆子也大起来。

    “好嘞!”老板说完,伸手拿了四串鱿鱼须放到铁板上。

    快烤好的时候老板才问:“小姑娘要什么辣?微辣、中辣、重辣、特辣都有,我们家的辣椒特好吃。”

    阮榆扭头问孟嘉越:“要什么辣?”

    “这个你决定。”

    “那就中辣。”

    阮榆说完老板就动手撒辣椒了,虽然她要得是中辣,但是等老板撒完之后,看着鱿鱼须上红红的一层,阮榆有点怂,接过鱿鱼后半响没敢咬。

    “会不会很辣呀?”阮榆犹犹豫豫地问孟嘉越。

    孟嘉越失笑:“这我可不知道,不过你要是不想吃,那就扔掉吧!”

    阮榆摇了摇头,不赞同他的话,低头试着咬了一口鱿鱼须,入口鲜嫩劲道,味道确实不错,但是嚼了没几下,渐渐的就有一股烧灼感在舌尖上弥漫,并且越来越强烈。

    阮榆本着不能浪费食物的心理,也实在做不出当街吐东西的行为,艰难地咽下鱿鱼须,抬头看向孟嘉越时,没忍住,眼泪啪嗒啪嗒直往下掉。

    这一哭,孟嘉越反倒被她吓到了,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就听阮榆边掉眼泪边着急说:“好辣!”

    孟嘉越哭笑不得,忙拉她去奶茶铺买了一杯牛奶。

    好在店里有卖的,只是店老板是个年轻女人,看到阮榆掉眼泪的样子,还以为是被孟嘉越欺负了,忍不住说:“怎么把女朋友给弄哭了?也不知道宠着。”

    孟嘉越简直无言以对,刚开口说:“不是……”

    “我是被辣哭的,不是他。”阮榆用手背抹了把眼泪,含糊不清地抢着解释。

    “哎呦!吃什么东西辣成这样?”老板吃了一惊,牛奶已经封好口,她正拿塑料袋要把牛奶装起来。

    孟嘉越说了句:“不用了。”伸手接过牛奶,拿吸管扎开纸杯的封口膜,转手递给阮榆。

    出了奶茶店再次融入人群,鱿鱼阮榆没舍得扔,就一手拿着牛奶喝,一手拿着鱿鱼串,她眼睛还湿漉漉的,看起来像是刚受了委屈,但是却被食物哄好的孩子。

    孟嘉越几次想笑,好艰难才忍住,幸亏阮榆没看到,不然肯定不罢休。

    喝完一杯牛奶,阮榆还觉得辣,虽然没有之前那么难受,但是也不痛快,她又想喝可乐,还要得是冰镇的,不过孟嘉越怕她喝了凉的肚子痛,不允许她喝多。

    阮榆只喝了三口,就眼睁睁看着可乐被孟嘉越抢走,然后全给喝光了。

    “讨厌。”阮榆不开心了。

    “乖,我们去吃粥好不好?早上你不是还说想吃玉米粥吗?”孟嘉越哄道,一边转移她注意力。

    卖粥的摊子后面有可以坐的地方,不过由于人太多,位置基本都坐满了,孟嘉越要了两碗粥,直接就打包带走,也没坐下吃。

    不过阮榆不想吃玉米粥,转而要了最普通的白粥,孟嘉越那一份干脆就点了赤豆糊,按照阮榆的口味选,方便她吃。

    粥做得也快,没一会儿两份打包的粥就用透明塑料碗装起来,放到了一个袋子里,店家交给孟嘉越后,阮榆就拉着他往人少的地方去。

    站在电线杆旁边,阮榆兴致勃勃地指着粥碗说:“把盖子打开。”

    孟嘉越隐隐猜到她想要做什么,不仅没有把碗盖打开,反倒抬手在她脑门敲了一下,拉她去烤鱼摊的空位置坐。

    点了一份烤鱼后老板娘离开,孟嘉越才看向委屈巴巴的阮榆,把粥碗打开,推到她面前说:“乖,是我错了,不该敲你脑袋,我赔礼道歉。”

    阮榆撅着嘴巴暂时没理他,从筷笼里拿了双一次性筷子,然后把鱿鱼须捋到白粥里,再拌匀了,就见原本一碗白色的粥变成了红色。

    孟嘉越没说什么,忍着笑看着她捣鼓。

    不过虽然这下粥的颜色不美观了,但是阮榆试着吃了一口,发现还是挺好吃的,等烤鱼送过来,一碗粥她已经快要全部解决了。

    孟嘉越向老板娘要了两个小碗,把挑干净刺的鱼肉放到小碗里递给阮榆,又拿卫生纸擦干净她嘴巴上沾到的粥渍。

    吃完烤鱼阮榆已经撑得快要走不动路了,要是平常这样,她早就撒娇要孟嘉越背她了,不过现在是在夜市,周围人又实在很多,她也不敢。

    来得时候只顾着吃,等回去了阮榆才发现除了夜市小吃摊还有其他摊子,像是买衣服鞋子的,还有一些小饰品,手机贴膜等。

    阮榆看到一个碧色透明珠子串成,仿佛葡萄串一样的耳坠,她拿起来在耳边比划着问:“我戴着好看吗?”

    “好看。”孟嘉越又挑了一个海星形状的耳钉,说:“这个也好看。”

    摆摊的女人趁机说:“两个耳坠子一起买有优惠,只要十块钱。”

    阮榆还有些犹豫,她只是看着好看所以喜欢罢了,上高中以后她已经很久都没有戴过耳坠了,而且就算买回去,平时都在上课,也不能戴。

    不过她还没想好,孟嘉越已经直接都买了,坐到出租车上时他给阮榆戴上,银色镶着水钻的海星耳钉,半藏在柔软的发间,偶尔路灯照到还会闪着光,非常漂亮。

    回到酒店已经八点多了,阮榆困得直打呵欠,强撑着去洗了澡,连头发都懒得吹就趴到了床上。

    孟嘉越拿吹风机过来,让阮榆趴到自己腿上,一直给她把头发吹干了才起身去洗澡,等出来时阮榆已经睡着了,被子却被踢到一边,大半个身子都露在外面。

    孟嘉越宠溺地笑笑,过去把她塞到被窝里,然后转身去阳台关窗户。

    第二天阮榆醒得比较早,天还没有完全亮,她是睡得正香被尿憋醒了,着急上厕所,但是身体一动就发现她被孟嘉越牢牢圈在怀里,如果要起床就必须要先挣脱开孟嘉越。

    为了不把孟嘉越吵醒,阮榆一再小心,结果刚把他胳膊挪开,腿还没来得及动又被孟嘉越伸手捞到了怀里。扭头一看,就发现他已经醒了,乌黑的眼睛看起来没有一丝刚睡醒时候的茫然。

    “去哪里?”孟嘉越问,声音沉沉的。

    “上厕所。”阮榆小心回答。

    孟嘉越这才松开手,却没有闭上眼睛继续睡,他坐起身,一直等到阮榆上完厕所回来床上,才搂着她重新躺下。

    再次醒过来已经快八点了,阮榆揉了揉眼睛,伸手想要够放在床头的手机,但是一动就发现大腿根好像抵着什么东西。

    刚醒来的大脑还比较迟钝,阮榆采取了更直接的办法确认,她伸手去摸,想拿出来看看是什么,结果手刚握上,就听孟嘉越发出一声闷哼。

    “别动。”孟嘉越气急败坏地说。

    阮榆有点懵了,随即感觉孟嘉越的手握住了她的手。

    “乖,帮我一下。”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