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旅游
    周围几个同学偷偷往这里看,阮榆注意到了,连带着心情也被弄得很不好,低着头半天都看不下去书。

    好不容易消气了,结果第一节课下课后王家慧过来找阮榆,还悄悄告诉她,她同桌说她坏话,在前面女生堆里传播阮榆小气、爱炫耀之类的话。

    可把阮榆恶心坏了,一直到下午放学都没有搭理她同桌。

    星期六下午阮榆去上书法课,孟嘉越送她过去,顺便去附近打乒乓球。

    鑫美艺术培训中心挺大的,有单独的门面,分上下两层,一楼是接待咨询和展览学生作品的地方,平时阮榆都是在楼上的教室上课。因为去得比较早,书法课还没开始,他俩就在一楼先坐着。

    陆陆续续有上课的学生来,大多都是学美术的,因为鑫美主要还是以美术课程为主,然后美术课程又分为油画、素描和国画。

    快到上课时间孟嘉越才离开,走之前和阮榆约定好了见面的地点。

    阮榆之后去楼上教室上课,刚把毛笔拿出来,旁边的女生就和她说起话:“你学书法多久了?看你写得挺好的。”

    “小学开始学的。”阮榆回道。

    “怪不得,我是中考结束后暑假才开始学的,也没多久。”女生说。

    阮榆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那女生看看她,又开口道:“刚刚楼下和你一起的男生是你男朋友吗?”

    “嗯。”

    “长的好帅!”

    阮榆看看她,瞬间明白她是因为孟嘉越才和自己搭话,就笑了笑没接话,女生也就没多说了。

    不过之后几天上课,女生基本都是在阮榆旁边坐着,她俩时不时说几句话,没多久彼此就熟悉了,阮榆也知道她叫陈玉洁,和自己一样是要参加艺考。

    九月一过,到了十一假期全国都要放假,不过今年的假期阮玥却没有回来,她和同学一起去外地旅游去了,阮榆也因为上高三,学校只给放三天假,同时老师还布置了一堆作业要写。

    阮康铭因为才初中,虽然他也已经上初三了,但是学校管理的却没有高中那么严格,还是按照正常假期放。

    结果假期第一天阮妈妈和阮爸爸就带着她去旅游了,留下阮榆一个人在家里。

    中午在陈阿姨家吃过饭,午后她和孟嘉越一起写作业,其实这次老师布置的作业,有一部分阮榆已经提前做完了,就是文科作业字数多,写起来慢。

    写了一个多小时,阮榆停笔歇歇,去冰箱拿了两盒冰淇淋。

    回屋里后孟嘉越还在算题,所以暂时没有停笔,阮榆过去坐下,打开一盒冰淇淋先挖了一勺喂孟嘉越。

    这道题没算多久就解出来了,孟嘉越也停下笔,探头过去抢了阮榆快要送到嘴里的一勺冰淇淋,然后还说:“天冷,不要吃太多。”

    “没有很冷的。”阮榆说,今天温度比较高,外面太阳光也大,她身上就穿着格子衬衫,也没感觉到有多冷。

    孟嘉越笑笑,拿手指蹭了蹭阮榆的腮帮子,忽然问:“想出去玩吗?”

    “去哪里啊?”阮榆边吃冰淇淋边问。

    “c市。”孟嘉越说。

    阮榆惊讶了一下,她还以为出去玩是指和平常一样逛街什么的,没想到是出门旅游,不过再想想又觉得学校假期短,出去旅游也玩不了什么。

    就说:“学校后天晚上就上课了。”

    孟嘉越靠着椅背坐,一只胳膊放在扶手上,姿态也比较放松,闻言笑道:“所以我才选c市,坐高铁也就四十来分钟,到那里玩个一天半也是可以的。”

    阮榆被他说得也有点心动,最关键的是她家里没人,都出去旅游去了,以后恐怕也没有这样的好机会,所以阮榆没犹豫多久就被孟嘉越说动了,点头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今天就可以。”

    “哎?”阮榆一愣,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孟嘉越被她呆愣的表情逗笑,坐直了身子回答道:“反正现在也才三点,收拾东西加上订酒店,姑且按照半个小时算,然后再赶到高铁站,出租车最多也就半个小时,坐上车差不多五点多到。”

    阮榆眨巴眨巴眼睛,问:“我现在去收拾东西吗?”

    “不然呢?”孟嘉越抬手在她脑门弹了一指头。

    “陈阿姨和孟叔叔同意你去吗?”阮榆捂住额头问。

    孟嘉越失笑,告诉她:“我爸巴不得我不在家,他好和我妈过二人世界。”

    “好,那我回去收拾东西。”闻言阮榆彻底放下心,拉开椅子站起身,作业也没有收拾就往外走。

    “不用带太多东西,差不多背个包就行了。”孟嘉越在后面提醒她。

    “知道了。”说话的时候阮榆已经开门跑出去了。

    一回到家阮榆就把她的运动背包找出来了,背包容量大,可以装不少东西,不过因为家里没多少她的衣服,她就随便塞了几件进去,还有一套睡衣,余下的都是一些零碎东西,至于鞋子就脚上穿得一双百搭的小白鞋。

    收拾好东西没用多久,那边孟嘉越也已经弄好了一切,正在屋里等阮榆。他的行李比阮榆还要简单,就一个背包还没有装满。

    出门的时候陈阿姨拿了一盒洗干净的草莓给阮榆,也不知道孟嘉越怎么和她说的,看起来还挺开心,边往阮榆背包里塞草莓边说:“刚洗得草莓,拿去高铁上吃。”

    “好了,妈,我们走了。”孟嘉越看了下手腕上的表,拉着阮榆往玄关去。

    “阿姨再见。”阮榆朝她挥手。

    孟叔叔在客厅看新闻,阮榆路过的时候也朝他挥了挥手,说:“叔叔再见。”

    等出了小区,坐上出租车后阮榆还有些不确定地问孟嘉越:“这就走了?”

    “当然。”孟嘉越在她脸上捏了一把。

    阮榆捂着脸忍不住笑起来,这种感觉还是挺新奇的,长这么大她还没有坐过高铁,更没有去过别的省份,但是马上她就要坐人生中的第一次高铁,还要去一个陌生的城市玩。

    因为过于兴奋,连出租车上难闻的汽油味阮榆都觉得不那么难以忍受了。

    出租车一路开到了高铁站里面,下了车阮榆就先惊讶了一番,因为高铁站真的好大,她感觉自己一个人在这里面估计要迷路。

    “现在是要去候车室吗?”阮榆拽着孟嘉越的袖子问。

    “不是,先去售票厅买票。”

    “哦。”阮榆点了点头。

    因为阮榆从来没有坐过高铁。她也没有买过火车票和高铁票,所以没办法从网上直接预订车票,需要到售票厅买票。

    从出租车下客区往前走一段路,然后转个弯就出去到了售票厅,不过因为十一假期,高铁站旅客人数比较多,买票时还排了一下队,但也没多久,差不多等了十分钟左右。

    阮榆一直跟在孟嘉越旁边,到孟嘉越买票的时候,她就见孟嘉越从钱包里拿出来两张身份证,其中一个是她的。

    “你怎么有我身份证?”阮榆惊奇地问。

    孟嘉越闻言笑道:“从会考以后你身份证一直就在我这里,忘了?”

    阮榆还真忘了,因为平时上学用到身份证的地方比较少,上学期的会考算是一个,但那之后她就没用过了。不过好在是孟嘉越拿着,不然这次她绝对能把身份证忘了,到时候也买不了票。

    孟嘉越买得是最近的一班车,拿到票后他俩就过安检去了候车室,等了没多久车就到了,广播也在通知乘客上车。

    他俩的座位是一起的,在车厢的位置比较也靠近中间,不过孟嘉越的座位是在窗户旁边,阮榆想坐到窗边看风景,就和他换了位置。

    刚坐高铁阮榆着实新奇了好大一会儿,不过等车开动后没多久她就感觉有点困了,孟嘉越把桌子放下来,让她趴着先睡会儿,到了喊她。

    阮榆感觉这一觉也没睡多久,被孟嘉越喊醒的时候她还有点迷糊,但是睁开眼睛后抬头就看到过道已经站满了等着下车的乘客,吓得她立马清醒了。

    “到了?”

    “嗯。”孟嘉越站起身背上背包,把她的背包也拿下来,提在手里。

    阮榆揉了揉眼睛,被孟嘉越拉着手融入到过道的乘客里。

    下了车就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周围来来往往也都是陌生人,阮榆有点害怕,紧紧拽着孟嘉越的手,生怕离开他半步。之后他俩坐地铁到了酒店,时间已经接近六点,阮榆早就饿了。

    不过因为在陌生地方,她话也不敢多说,等孟嘉越在酒店前台办理好住宿拿到了房卡,她才在电梯里头说。

    孟嘉越从口袋掏了一颗奶糖喂她,哄道:“乖,等下就出去吃饭,我们先把东西放到房间里好不好?”

    “好。”阮榆含着糖乖巧地点了点头。

    孟嘉越就只定了一间房,房间在二十四楼,楼层比较高,到了房间后阮榆愣了一下,指着洗手间的透明玻璃说:“怎么是透明的?”

    孟嘉越刚把背包放到床上,闻言迟疑了一下才说:“有帘子可以拉上。”

    阮榆进去洗手间里看看,然后出来对孟嘉越说:“那我洗澡你不许偷看。”

    “咳咳咳咳咳……”孟嘉越一时不防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了半响才顺过气,微红着脸颊说:“我怎么可能会偷看。”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