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培训班
    暑假开学之后阮榆就升到高三了,到明年六月她就要面临高考,只要想想就觉得压力倍增。而学校对于高三年级的学习安排也特别严格,一个月才星期一次,而且还只有一天半的时间。

    在这样的压力之下,每天下了晚自习后,班里至少都还有一半的学生会留下来学习,一直学到十一点左右,教室关灯了才会走。

    在这种环境里,阮榆反倒越来越感觉迷茫,简单来说就是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平时学习她也很认真,但是没有目标,不知道自己学了以后干嘛,而且她心里还藏着事。

    总结起来还是s大,她考不上,尤其是在高三第一次月考成绩下来以后,她更肯定自己考不上。

    所以阮榆确定自己考不上之后,退而求其次,从网上把s大周围的几个学校都查了一遍,离得最近的有三所学校,分别在它对面和左右两侧,其中地理位置最好的是对面和南面的那所。

    北面的学校因为隔着一条马路,而且校门还离得远,在另一条路上,差不多有两站路多,所以阮榆暂时不做考虑。

    而剩下两所学校一个是一本重点,一个则是艺术类院校。但是那个一本重点是个医科大学,阮榆胆子小,平时手上被割道口子她都不敢看伤口,实在不敢报医大,这样就只剩下艺术类院校这个选择了。

    因为这个阮榆还特意问了王家慧关于艺考的一些事情,她学过钢琴和书法,这两样都是属于艺考范围内的。不过钢琴属于音乐类,报考的人数多,招收的院校也多,而书法学得人少,有相关专业的学校更少,全国好像连一百所都没有。????阮榆打算考得s市艺术学院倒是有书法专业,不过也就才开设几年,时间比较短,而且s艺也不是全国最顶尖的几所艺术类院校,虽然也不错,但是书法这一块,最好的学校应该是首都美术学院,可惜首美离s大太远了,都不在一个区。

    阮榆原本就是想离孟嘉越近一些,所以她倒没有什么可为难的。

    选定好了学校和专业,阮榆就迫不及待告诉了孟嘉越。

    因为小班学习紧张,孟嘉越平时的空闲时间就很少,她也只能在晚上下了晚自习的时候才说。

    等她把话说完,孟嘉越笑着点了点头,又忽然问:“那需不需要报个培训班?”

    “还要报培训班吗?”阮榆没往这方面想过,听到他说才迟疑道:“我觉得我自己练就挺好的了,应该不需要吧?”

    “只是减少一些麻烦罢了,省得你什么都不知道,就一头扎进去了。”孟嘉越原本是在做物理题,不过说到这里他把笔放下,起身走到床尾把他书包拿过来,在里面翻了一下,找出一张宣传单。

    阮榆接过来,发现这张宣传单她也看过,不过当时没细看,是前几天才来学校宣传,叫做鑫美的一家艺术培训机构。

    孟嘉越趁她看宣传单的时间,出去倒了一杯水喝,等回来才说:“我想你应该用得上,所以就留着了。”

    “要报这个吗?”阮榆问。

    “这个我查过,规模算是a市比较大的几家艺术培训机构之一,其中书法培训也开设好多年了。”孟嘉越抬手蹭了蹭阮榆有些干涩的嘴唇,把杯子递到她嘴边,喂了一口水。

    阮榆正好有点渴了,干脆就着他的手把杯子里剩下的水喝干净了,然后问:“那什么时候报名啊?”

    “明天晚上我请假陪你去。”

    闻言阮榆稍稍惊奇了一下:“这么快?”

    孟嘉越把杯子放下,边笑道:“要报名就趁早,毕竟冬天艺考就开始了。”

    “那好,明天去。”阮榆点头,想了想好像没事了,就转身要出去,边说:“那我睡觉去了。”

    “嗯。”孟嘉越应声,完了突然又有点后悔,招了招手示意阮榆过来,说:“晚上睡我屋里吧!”

    他说完话,阮榆瞅瞅他,摇头道:“不要。”

    孟嘉越沉默下来,盯着阮榆半响没开口,本来阮榆都走到门边了,但是看他好像不开心的样子,就没立刻离开。

    他俩互相看着对方,最后还是阮榆败下阵来,认命地走过去,边说:“只有今天晚上的。”

    孟嘉越点头,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把放在床尾的书包拿过来,收拾书桌上的作业,接着就听阮榆小心翼翼地问:“那个,我们睡在一起你不会难受吗?”

    孟嘉越身影一晃,差点没站稳,他扶着桌子回头看向阮榆,就见她缩在被窝里只露出半个脑袋,黑溜溜的眼睛眨呀眨地看着自己。

    屋里安静了几秒,好像是察觉到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阮榆忙把头全都缩进被窝,还着急地抛下一句:“当我没问。”

    孟嘉越失笑出声,把东西收拾好就关灯上床了。

    只是到床上阮榆却躲他躲得远,孟嘉越伸手没摸到,当即皱眉道:“过来。”

    过了半响阮榆才小心翼翼挪过去,但是也不敢像以前那样缩到他怀里,气得孟嘉越摸到她脸颊捏了一下,听到阮榆发出痛呼才开口:“又不会吃了你,离我那么远干什么?”

    “什么嘛!”阮榆捂着脸直委屈:“明明是你忍不了不让我睡这里的,怎么现在还怪我了?”

    这话有点戳心窝,孟嘉越一时间无言以对,确实是他之前都不想阮榆和他一起睡,但是他现在后悔了。

    “我错了。”孟嘉越乖乖认错。

    “哼!”阮榆没理他。

    “真的是我错了,乖,宝贝别不理我好不好?”孟嘉越把人搂到怀里哄了半天。

    阮榆被哄得心情好点了才开口:“那就勉强原谅你好了。”

    孟嘉越失笑,拍着阮榆的背哄她睡觉,放轻了声音说:“好,乖宝贝,睡吧!”

    这一觉阮榆睡得还是挺香的,平时依赖惯了,有孟嘉越在她才觉得心安,之前好长时间没一起睡,她都觉得睡得不舒服。

    一大早精力充沛地起床,连上课都觉得兴致勃勃,到晚上他俩请了假去培训班报名。因为课程是在晚上和星期天上,所以阮榆在报了名之后就向班主任请了长假,和王家慧一样,晚上不上晚自习,去培训班上课。

    去培训班对阮榆来说还是挺新奇的,就是除了第一天报名孟嘉越有跟着,接下来的日子她就要自己去了,有点期待,也有点害怕。

    还有就是上培训班这事她还没让家里人知道,阮榆还有点犹豫,因为要是说了,肯定会被追根问底,不过不说又不行,因为她要是参加艺考,肯定瞒不住。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