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没吵架
    阮榆被他亲得舌头都疼了,哪里还管他说得是什么,忙点了点头,一个劲儿地说:“不敢了,不敢了。”

    说完她等孟嘉越放开她,可是等了半天也没见孟嘉越撒手,阮榆就试着伸手去推他,却反被扣住了手腕,压到墙上,吓得阮榆当即缩起了脖子,以为是把他惹生气了。

    孟嘉越乌沉沉的眼睛盯着她,半响吐出一口气,把她放开,转身朝外面洗手间去。

    阮榆不知道他要干嘛,想跟上去,却见孟嘉越扭头说:“在屋里等我,柜子里有芒果干和椰奶。”

    “哦。”阮榆顺势止步,到床边坐下等他。

    孟嘉越没多久就回来了,不知道是洗了脸还是洗了头,反正脸是湿的,头发前面大半也是湿的,刘海软哒哒地粘在额头上,一双眼睛倒是亮晶晶的。

    阮榆看他回来,把刚从袋子里拿出来的芒果干递过去,孟嘉越低头直接就着她的手吃下去了。

    “这个挺好吃的。”阮榆重新拿了一块吃,边和孟嘉越说。????“嗯。”孟嘉越点头,看着阮榆半响没说话。

    把她弄得都不好意思了,嗫嚅道:“看着我干嘛?脸上有什么吗?”

    孟嘉越蓦地笑起来,抬手揉了揉阮榆的脑袋,这个动作他已经好久都没有做过了,随着年龄渐长,以前常做得亲昵动作都不敢再肆无忌惮地做出来了。

    “真想早点把你娶回家。”孟嘉越忽然这么说。

    阮榆红了脸,抠着手指头偷偷看他。

    见状孟嘉越笑意更深,他伸手想搂住阮榆,外面却传来开门声,接着就是陈阿姨的声音:“嘉越,我买了夏黑,快出来吃。”

    孟嘉越只好放开手,起身拉阮榆出去吃葡萄。

    八月初的时候,阮榆的一个表哥结婚,因为是比较亲的关系,所以婚礼当天,一大早阮爸爸就开车带着全家都去了b县。

    宴席摆在酒店里,来来往往的亲戚有许多,就是阮榆基本都不认识,她躲到角落里玩手机,到吃饭的时候才被阮妈妈叫过去。

    一个大圆桌子,围着坐了有将近十三个人,阮榆左手边是阮玥,右手边则是一个不认识的老太太,头发花白,小眼睛尖长脸,脸上也没多少肉,看起来有些刻薄相。

    吃饭中间新娘子过来敬酒,转身走得时候被老太太盯着看了好几眼,阮榆正好注意到了,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她盯着人家新娘看那么久干嘛。

    随后阮榆就知道为什么了,只见老太太转脸和坐在自己身边的中年妇女说:“这新娘子选得不好,屁股不大,以后不好生养。”

    阮榆离得近,所以听得特别清楚,当即心里直犯恶心,皱着眉扫了那老太太一眼,懒得理她。

    可是她不理,却管不住那老太太一个劲儿地说:“选媳妇就应该选好生养的,以后才能抱孙子,像那些骨瘦如柴的女人就不能要,一看就是不能生。”

    “就是这样。”中年妇女应和道,然后跟着说:“我邻居家媳妇,都生两个丫头片子了,这第三个还不知道是男是女呢,要我说呀,是女孩就趁早打掉。”

    这话可把阮榆恶心死了,搬着椅子往阮玥那里挪了挪,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声音太大了,被老太太察觉,扭头往她这里看。

    老太太看看阮榆,笑呵呵地说:“这闺女长得真俊,多大了?”

    阮榆不想回答她,但是周围坐得都是亲戚,她要是敢无视老太太,她妈第一个不答应,因为没礼貌。所以她只能忍着厌恶开口:“十七。”

    “哎呦,这也不小了,都快二十了,还在上学吗?”老太太继续问。

    阮榆看看阮玥,想让她帮忙说几句话拦一下,但是阮玥只顾着低头挑鱼刺,没留意到阮榆的示意。

    “嗯。”阮榆淡淡地回了一声,也夹了一块鱼,学阮玥低头挑鱼刺。

    可是就算看她在吃东西了,老太太还是没说够似的,仍追问道:“是上高中吧?”

    “嗯。”

    “那毕业了也能结婚了。”

    阮榆把筷子一撂,看着老太太说:“我结什么婚啊?大学还没上呢?”

    老太太看阮榆生气,立刻劝说:“哎呦!你年纪还小,很多东西都不知道,女孩子上学也是浪费钱,随便读个几年书嫁人就行了,要那么高的学历也没用。”

    “怎么没用啊?”阮玥接道:“现在找工作都要求本科以上,学历要是没用,怎么还有那么多公司有学历限制啊?”

    “哎呦!你不懂。”老太太说。

    “我怎么不懂了?”阮玥反问。

    “说什么呢?”阮妈妈出声打断,然后训斥她俩说:“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有这么和长辈说话的吗?”

    阮玥翻了个白眼,扭过头全当没听见,阮榆也想学她那样,谁知阮妈妈转眼却把矛头对准了她:“上了几年学都白学了,连句人话都不会说。”

    阮榆没吭声,低着头食不知味地吃东西。

    阮妈妈又骂了她几句,老太太开口劝了她才罢休。

    一顿饭阮榆吃得也不开心,到出酒店她又饿了,因为只顾着生气,最后上得几道菜她都没有动筷子,肚子吃得连八分饱都没有。

    坐上车回a市之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这个时间点,吃午饭太晚,吃晚饭又太早,阮榆本来想找零食先垫垫肚子,结果把家里翻了一遍都没有找到,连阮妈妈前几天买得一袋子香蕉都只剩下一根了。

    没东西吃,阮榆就跑去找孟嘉越,他那里是少不了零食的,结果去了以后才知道他人不在家,出去打乒乓球去了。

    阮榆不开心地独自下了楼,走到小区花园的时候,忍不住摸出手机给他打电话。

    可是不知道孟嘉越是正在打乒乓球还是怎样,手机响了很久也没有人接,估计是没听到。

    虽然知道孟嘉越可能有事,但是阮榆还是有点生气,所以她只打了一通电话就不再打了,独自出了小区,打算买点吃的。

    只是到了街上,阮榆才开始害怕,她不敢开口买东西,甚至连和店家说话都做不到,因为平时她要什么都有孟嘉越负责买,阮榆有好久都没有试过正常交流,她不敢去。

    在人行道徘徊了有五六分钟,阮榆最后还是放弃了吃热腾腾的饭菜,转而去了路边的小超市,这个只要选好东西付钱就行,不需要交流。

    刚买了小面包出来,孟嘉越就打来了。

    阮榆早忘了出小区之前还在生他的气,立刻就接听了:“孟嘉越。”

    “在哪儿?”孟嘉越开口就问。

    “我在小区外面。”

    “乖,要过来吗?我快打完了,大概再过半个小时就能走。”

    阮榆被他这么温柔的声音哄着,从中午就压在心头的愤怒和委屈一下子就喷发出来了,但是千言万语到最后也只说出来一句:“我饿了。”

    “没吃饱啊?”

    “嗯。”阮榆向他抱怨:“吃饭的时候坐在我旁边的老太太好讨厌,还说要我高中毕业就结婚,说女孩子读书浪费钱,总之讨厌死了。”

    “那你没有反驳她不到法定结婚年龄是领不了结婚证的吗?”

    “没有。”阮榆咕哝道:“反正也不管用的,我老家那边很多都是先结婚,不领结婚证,到年龄了才会去办理,好多都是孩子都好大了才领证。”

    孟嘉越那边沉默了片刻,才说:“我不会不领证就和你结婚的,乖,等我们到年龄了就去领证好不好?”

    阮榆偷偷红了脸,对着手机点了点头,脆生生地应道:“好。”

    “那现在你过来,等我打完球带你吃东西好不好?”

    “好。”

    孟嘉越又不放心地问:“饿得很厉害的话,能忍得住吗?”

    阮榆点点头说:“我买了小面包,可以的。”

    “那快点过来吧!”

    “好。”

    说是半个小时,除去阮榆花在路上的时间,真正到了俱乐部也没有等多久,十来分钟就又走了。

    出了门,孟嘉越拦了一辆出租车,带阮榆去了小吃街,这个点小吃街也没什么人,一路从街头吃到街尾,把阮榆都吃撑了,所以回去以后晚饭她也没吃。

    因为下午出去玩了,所以晚上阮榆也困得厉害,早早就上床睡觉了,半梦半醒之间听到屋里有争吵声响起,她用迟钝的大脑去辨别声音,好半天才想起来是阮玥。

    “怎么了?”阮榆睁开眼睛,趴在床头往下面看。

    阮玥坐在床上哭,手机则被她扔在了一边,阮榆根据以往经验判断,很大可能是和男朋友吵架了。

    等了半天没等到阮玥说话,阮榆也就不问了,重新躺回床上打算继续睡,可是被吵醒后她一时半会儿又睡不着,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无聊地发呆。

    “睡了吗?”许久,阮玥带着哭腔问。

    阮榆立刻回答:“没有。”

    阮玥站起来,仰头看着她说:“我问你,你就没和孟嘉越吵过架吗?”

    阮榆不明白她怎么忽然问这个,仔细想了想,反正她是不记得有和孟嘉越吵过架,就摇了摇头说:“没有啊!”

    “那当我没问。”阮玥说完又坐回床上不搭理她了。

    阮榆感觉莫名其妙,不过阮玥既然不理自己,她也就没再和她说话,翻过身面对着墙,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