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吃醋
    珍珠撒了一地,新同桌倒是都给捡回来了,总共十六粒,她表情也没有不好意思,漫不经心地说:“不小心把你手链给弄断了,回头我拿去店里找人再串一下,没事吧?”

    阮榆不知道该说什么,想发火,但是却没有那个胆子,她本来就已经很害怕和不熟悉的人交流,更别提吵架,或者单纯的理论。

    况且她想手链都已经断了,就是修复,也是重新串起来,新同桌又已经说了要拿去店里重新串,她也不想纠缠下去。

    只是阮榆不放心把手链交给她,更愿意自己去弄这个,而且她还要告诉孟嘉越,这是他送的礼物,还有就是自己生日都还没过去,生日礼物已经先坏了,怎么想都说不过去。

    心里存着歉疚,阮榆用卫生纸把珍珠小心抱起来,装进口袋里贴身放着,到中午放学回去,阮榆把珍珠交给孟嘉越,又把前因后果都给说了。

    孟嘉越倒没说什么,只是后面一直到放暑假学校都没有假期,而且又因为临近期末考试,他俩都要要复习功课,所以也没有时间去修手链,这样就拖到暑假才有空闲。

    因为手链是在专柜买的,所以孟嘉越也是拿到了专柜去修,不过送去了也不是马上就能拿到。

    反正也是来了购物中心,他俩顺便又去楼上逛了一圈。????中午吃得海鲜自助,因为正好在暑假,所以店里人也比较多,本来阮榆是想吃火锅的,可惜这里没有阮榆喜欢吃得那家火锅连锁店,只有没听过名字的一家。

    被服务员领到座位上后,孟嘉越就让阮榆乖乖呆着,他去拿东西。

    阮榆也想跟去,因为她觉得吃自助餐就是自己随便选东西吃才开心,她才不想独自坐在这里等,所以就趁孟嘉越离开视线后,偷偷跑了。

    只是逛了一圈后阮榆也不知道选什么好,因为她喜欢吃的东西孟嘉越肯定会帮她拿,所以也不用她再弄,而且她又怕出去太久孟嘉越回去见不到她会生气。

    最后见台子上放得有苦菊,旁边的玻璃碗里还有酱汁,其中白色的好像是沙拉酱,她就拿盘子夹了一点苦菊,淋上沙拉酱端回去了。

    孟嘉越果然已经回去,见到她回来立刻说道:“让你等我又不听了。”

    阮榆理亏,也没敢吱声,乖乖拉开椅子坐下,低头一看就见面前放着一碗冰淇淋,黑棕色的圆球,应该是巧克力口味的,她当即惊喜地出声:“哇!是冰淇淋。”

    “还有小蛋糕。”孟嘉越说着把放在另一边的盘子递过去,店里的蛋糕切成了极小的长方形,最多两口就能吃完,所以也方便一次选择多种口味。

    “冰淇淋好吃。”阮榆拿勺子先吃了一口,然后把小蛋糕接过来,选了顶着一颗小草莓的蛋糕吃。

    她面前已经放满了盘子,除了蛋糕冰淇淋这些甜品类的,还有一份煎牛排,一份烤秋刀鱼,至于饮品则是一杯冰镇的西瓜汁,夏天喝最解渴。

    桌子中间的电磁炉上早就放上了小锅子,此时锅里的汤水已经烧开,孟嘉越把螃蟹放进煮,然后夹了一块三文鱼吃。

    不过因为阮榆吃不惯这个,所以他也没有拿多少。

    等螃蟹煮熟的空闲里,孟嘉越就看着阮榆吃东西,她筷子、勺子和刀叉轮流着用,吃完这个吃那个,无论甜咸,胃口好得不得了。

    周围嘈杂,忽然有人喊道:“孟嘉越。”

    阮榆也听到了这一声,料想是遇到同学了,忙把嘴里的肉咽下去,跟着孟嘉越转头。

    喊人得是三个女生,其中一个阮榆见过,貌似是叫做董念薇,她们见到孟嘉越转头,就立刻过来了。

    “果然是你,我就说看着像。”先开口说话得是董念薇,她说完其他两个女生也立刻开口。

    “孟嘉越你转到小班以后都很少见到你了,没想到出来逛街遇见了。”

    “对啊!还挺有缘分的。”

    正说着话,旁边一桌人吃完离开,其中一个留着半长头发的女生看见了,立刻说:“哎,正好他们走了,我们就坐这里吧?”说着就要过去。

    董念薇看到阮榆也在,所以也不想留下来妨碍他俩,忙说:“还是不坐这里了,人刚走桌子都没有收拾,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呢,你刚刚不是还说饿了吗?我们去别的桌吧?”

    “就在这儿吧?”说话的时候女生已经在椅子上坐下了,半点没给人拒绝的机会。

    有一个人坐下,另一个女生也跟着过去坐下了,这下董念薇就是想去别的位置也去不了,她默默翻了个白眼,没让人瞧见,但是脸上表情也没刚才好看。

    因为她们三个要坐这里,所以服务员抓紧时间把桌子清理干净了,董念薇没有多说什么,倒是那两个女生一直说个不停,只是话题也都是围绕着孟嘉越,把阮榆无视了个彻底。

    好不容易她俩去拿东西了,董念薇立刻对孟嘉越说:“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说完她又看向阮榆,但是因为她俩也不熟,更没有说过什么话,所以她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最后只说道:“你别理她们就行。”

    阮榆没料到董念薇会和自己说话,毕竟刚刚那两个女生都没理她,不过这样心情倒是好点了,说明她还没有到了人人都无视的地步。

    说完话董念薇也离开了,孟嘉越把锅里的螃蟹捞出来,熟练地开壳取肉,剔干净一个后继续下一个,至于蟹肉蟹黄等东西他都装到了一个盘子里,递给阮榆。

    “你快点吃。”阮榆忽然说道,然后左右手一起开动,没一会儿嘴巴就塞得鼓鼓囊囊的。

    孟嘉越看她这么狼吞虎咽的,稍微一想就明白是因为什么,无非是想快点吃完离开,但是孟嘉越怕她噎着,把果汁递过去说:“慢点吃,不想看到她们就别理,总不能遇见不喜欢的人就走吧?要走也该是她们走。”

    阮榆灌了小半杯果汁,把嘴里东西咽下去后才说:“可是她们都无视我,我不喜欢她们。”

    “那我让她们走好不好?”孟嘉越哄道。

    “怎么走?”阮榆好奇地问。

    孟嘉越笑笑,扭头看向走道,见有一个抱着小孩的女人和一个看起来大学生样子的女生同行过来,他的目光对上大学生模样的女生,弯唇笑了笑,然后状似无意地瞥了眼旁边的空桌子。

    董念薇她们没留东西在位置上,桌子椅子都空着,看起来这里像是没人。

    女生被孟嘉越看得脸上一红,抱着欣赏帅哥的心思,对同行的女人说:“姐,就坐这里吧?正好离水果区近。”

    “那好,就坐这里吧!”女人抱着孩子先过来,坐到了靠墙的椅子上,又让服务员搬来婴儿椅。

    只是才坐下就有服务员端来锅子,女生还惊奇地自语道:“怎么这么快?”

    不过她也没在意,把背包取下来放到椅子上说:“姐,我去拿东西。”说完转身就走了。

    她刚走,孟嘉越同学就回来了,半长头发的女生一看到位置被人占了,立刻对抱孩子的女人说道:“这是我们的位置。”

    女人愣了一下,说:“哎呀!我这不知道有人,要不我去别的……”

    “不用了。”董念薇顺势开口:“阿姨你抱着小孩不方便,我们换个位置坐就行了,不麻烦的。”

    说完董念薇端着盘子转身就往别处走,也不给两个女生留下拒绝的余地,弄得她们只能和孟嘉越道别后跟过去了。

    顺利达到目的,孟嘉越邀功似的朝阮榆笑了笑,却见她盯着自己,脸上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开心,反倒还带着隐约的怀疑。

    “怎么了?”孟嘉越不解地问。

    阮榆探头往他那里靠近,小声问:“你是不是经常这样?”

    说完她想了想,下评语:“色诱。”

    孟嘉越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阮榆问得是什么,忙解释道:“没有,我怎么也不可能经常这么干,刚刚只是凑巧,而且哪有色诱那么严重。”

    阮榆有点不相信,但随即嘴里就被孟嘉越塞了一块寿司,她暂时开不了口,干脆扭头去看别处。

    走道上人来人往,阮榆刚扭头就看到拐弯处走来一个年轻的小哥哥,她脑袋一抽,学孟嘉越盯着人看,但是她不敢朝人笑,想收回目光时已经晚了,那小哥哥已经看到她了,并且目光也已经对上。

    这下可不得了,阮榆吓得急忙低下头,手忙脚乱之下险些把盘子碰翻了,她又忙去扶,桌上一阵叮叮当当作响,接着就听那小哥哥路过的时候噗嗤一声笑出声了。

    至于孟嘉越,他脸都黑了,咬牙切齿地吐出两个字:“阮榆。”

    “啊?”阮榆还没反应过来,眨眨眼睛愣愣地看向他,结果就发现孟嘉越脸色不好看,当即心里一惊,小心翼翼地问:“怎么了?”

    孟嘉越深吸一口气,却没有立刻回答她,转而说道:“快点吃,回去再说。”

    阮榆被他弄得心里紧张,但也没往别处想,胆战心惊地吃完饭,就被孟嘉越拉回家了。

    一进屋里孟嘉越就把门反锁了,锁心转动的声音听得阮榆害怕,她见孟嘉越回过身,吓得直往后躲,就这样一步步被逼到了墙根处。

    孟嘉越贴上她,低头一顿猛亲,半响才分开,他用略微沙哑的声音说:“别盯着别人看,我会吃醋的。”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