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生日礼物
    阮榆已经听愣了,看着手机不知所措,女生却还没有说完,仍继续道:“虽然你可能对我印象不深,但是我一直都在关注着你,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高一的时候,当时我去办公室搬作业,一个人抱着一大摞的试卷,累得气喘吁吁,走廊上来往得人很多,但是就只有你把试卷都拿过去,帮我搬到了教室。”

    “那是我第一次对你留下印象,从那以后我总是不由自主地看向你,然后我发现原来你那么耀眼,像是太阳一样,只是看着就觉得好幸福……”

    阮榆把通话挂断了,界面一闪,就停留在了手机主界面。孟嘉越的手机壁纸用得是她的照片拼成的海报,阮榆默默盯着看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打开通话界面,就见刚才打来的号码是没有备注姓名的。

    又过了一会儿,那女生没有再打电话来,阮榆就把手机放下了。

    这时门从外面打开,孟嘉越进来,手里还拎着一袋橘子。

    阮榆看他回来,抓起床上的毛绒玩具就朝他扔过去,一边还说道:“坏蛋,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孟嘉越被她说得话弄得一头雾水,所以一时也没有躲,乖乖受了。毛绒玩具砸到他身上又落到地上,看阮榆没有再拿东西砸他的意思,孟嘉越弯腰把毛绒玩具捡起来。

    这玩具还是初中的时候有次和阮榆出去玩,抓娃娃机抓到的,都有好几年了。????“怎么了?”孟嘉越到床边坐下,看阮榆气呼呼的样子,再联想到她刚刚说过得话,觉得应该不是因为自己把她关在屋里,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阮榆哼了一声,别过头不理他,她还在气头上。反正对于有女生打电话给孟嘉越告白这件事,她心里很不舒服,所以她不开心了,也就不想理孟嘉越,谁让事情是因为他而起,至于孟嘉越是不是无辜的,阮榆不管,就是这么不讲理。

    “乖,告诉我好不好?”孟嘉越轻声哄道。

    等了半响见阮榆没有理他的意思,孟嘉越往床上看看,把他手机拿过来,打开一看,果然通话记录里有一个陌生号码。

    孟嘉越失笑,猜测道:“有女生打电话给我吗?”

    闻言阮榆哀怨地看了他一眼,鼓着腮帮子还是不说话。

    看这表现就知道是这样了,不过如果只是女生打电话给他,还不至于让阮榆这么生气,孟嘉越也知道,但是既然阮榆不肯说,他就只能诱导了:“要不我打个电话过去,问问是有什么事找我。”

    “不许打电话。”阮榆果然开口了,接着就把孟嘉越的手机夺过来,藏在身后不让他碰。

    “好,我不打,但是你总要告诉我什么事情吧?不然我还是要打电话问清楚。”孟嘉越把袋子放到床上,拿出来一个橘子慢条斯理地剥皮。

    阮榆瞅瞅他,这才开口:“找你告白的。”

    孟嘉越一愣,随即失笑出声,他身体前倾把阮榆压到床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笃定道:“原来是吃醋了。”

    “才没有。”阮榆立刻反驳,但是话说出来她又有点心虚,不敢看孟嘉越的眼睛。

    “乖。”孟嘉越用指背蹭了蹭阮榆的脸颊,笑意盈盈地说:“我又不认识她,你在这里生气做什么?乖,吃橘子好不好?你上午不是还说想吃吗?特意去买了。”

    阮榆摇头,她这会儿没心情吃,随即又想到女生说过的话,立刻道:“可是她说你帮她搬过试卷。”

    孟嘉越反问:“我帮过的人多了,难道都要记住?”

    阮榆觉得也是这样,只是还有些不放心,咕哝道:“可是她却喜欢你,还特意打电话告白,跟小说似的。”

    “找我告白的人也多了。”孟嘉越说完立刻意识到要糟,一不小心把这些话说出来了,他平常都是瞒着阮榆的,就是怕她知道了不开心。

    果然阮榆把他推开,坐起身气道:“说,究竟有多少人和你告白过?”

    “这个……是比较多。”孟嘉越想想,索性摊开了说:“从高一开始,每学期总有几个,也不都是告白,还有追我的,不过我一个都没理。”

    “知道你有女朋友的情况下吗?”阮榆抿着嘴巴已经有些不开心了。

    孟嘉越干咳了一声,回道:“有些知道,有些不知道。”

    闻言阮榆顿时又气了,盯着孟嘉越说:“你不许理她们。”

    “不理不理,绝对不理。”孟嘉越立刻保证道,说完他看阮榆还在闹小别扭,试着伸手把人拉到怀里,哄道:“乖,我从小到身边大就只有你的,以后肯定也只有你。”

    阮榆看他说得这么笃定,怀疑道:“你这么肯定以后啊?”

    “对啊!毕竟养了很多年。”孟嘉越笑笑,看阮榆的目光却让人有些摸不透,无端得让阮榆感到一丝恐惧。

    “那个……”阮榆轻轻开口,说出两个字之后却没有把话说下去,甚至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想要说什么,回过神就已经开口了。

    “什么?”孟嘉越以为她有事,问道。

    “没。”阮榆摇了摇头,垂下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

    孟嘉越把剥好的橘子掰下来一瓣,喂到她嘴边,看阮榆张口咬住,才忽然笑着问:“有没有人向你告白呢?”

    阮榆闻言一愣,橘子含在嘴里也忘记了咀嚼,或许是记忆太过深刻,她几乎是立刻就想到了戴廷,这个名字实在有些过于久远,脑海中出现这个名字的时候阮榆还想了一下才明白这是谁,而她之所以记得则完全是因为情书。

    她唯一隐瞒了孟嘉越的事情,正因为其特殊性,所以记忆犹深,才会即使相隔这么久她也忘不掉。

    “那就是有了?”长久没有等到阮榆的回答,孟嘉越心里已经有了猜测,他眯起眼睛,眼底似乎有风暴酝酿。

    “都是初中时候的事了。”阮榆缩了缩脖子,怯生生地看着孟嘉越,却不敢不回答:“就是戴廷,你还记得吗?他和人打架,然后转学,你见过他的。”

    “哦。”孟嘉越淡淡回了一声,又掰了一瓣橘子喂她。

    阮榆匆匆嚼了几下就把橘子咽了,她拉住孟嘉越的衣服袖子,着急道:“我没有理他的,你别生气。”

    孟嘉越面无表情地看了她半响,蓦地笑了,说道:“我没有生气,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在初中就解决了,早成了定局,谁也无法改变。”

    阮榆被他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弄得一头雾水,不解地问:“什么意思啊?”

    “意思就是……”孟嘉越用很开心的样子告诉她:“他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阮榆还是没听懂,不过她也没有很在意,倒是感觉孟嘉越不生气了,连身上那种让她害怕的感觉也没有了,顿时喜笑颜开,搂住他脖子撒娇道:“还要吃橘子。”

    孟嘉越点点头,笑着掰橘子给她吃。

    把一整个橘子都吃完了之后,孟嘉越突然叫道:“宝贝。”

    “嗯。”阮榆应声,边探身去抓装橘子的袋子。

    “以后要听话,乖乖的好不好?”

    “一直很听话啊?”阮榆顺利拿到一个橘子,递给孟嘉越,还要他剥。

    “不,我是说要更听话,有事情要告诉我,不要隐瞒,更不要让我过了好多年才知道某件事情。”孟嘉越说完,凑过去亲了亲阮榆的嘴巴,笑道:“橘子味儿的。”

    阮榆忙点了点头,保证道:“我不会了,就这一件事的。”

    “好,我相信你。”孟嘉越说,脸上神情却看不出来他的心思。

    阮榆倒没多想,听到他说相信就已经放下心了,低头看他还没有剥橘子,就催促道:“快点剥嘛!我要吃。”

    “好。”

    转眼六月,高考过后就离阮榆的生日没多少天了,只可惜不凑巧,她生日赶到了星期一,而且五一过后学校作息时间表修改,晚自习到九点四十五才下课,真的是一整天都没有空闲能出去玩。

    至于生日礼物,从来也就只有孟嘉越一个人送她,这次阮榆收到得是一串珍珠手链,颗颗饱满莹润,特别漂亮,当时她就忍不住戴上了。

    到班里上课时,新同桌见她手腕上多了一条手链,就说:“你什么买得手链?挺漂亮的,我看看。”

    阮榆就把手链取下来给她了,谁知新同桌拿到手链后就直接套自己手上了,还扭头和周围人炫耀,问她们好不好看。

    阮榆想要回手链,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而且她还害怕让新同桌以为她小气,手链都允许别人戴着试试,虽说她是真的不想新同桌戴着,因为那是孟嘉越送她的礼物。

    期中考试之后班主任就调了座位,王家慧坐到中间位置去了,阮榆还是原位置不动,这是她自己选得,因为班里调位置是按照成绩来排,从第一名往后,都是自己选择座位。

    阮榆以为新同桌只是试戴一下,稍后就会还回来,就忍着没立刻要,谁知她就出去上了趟厕所,回来手链就断了。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