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知道了
    元旦节过后a市终于下雪了,不过雪也不大,盐粒子似的,只下了一上午就没了,在那之后一直到期末考试结束假期都开始了,也没有再下雪。

    除夕那天回到老家,吃过午饭后就是每年都在进行着的包饺子劳动,可是阮康铭和阮爸爸却什么都不用干,阮榆看着他们休息,心里不舒服,也不想包饺子。

    最后自然是毫无例外地被阮妈妈骂了一顿,逼着也要她包,不包饺子就没饭吃。

    和事佬的阮奶奶和阮爷爷一起劝,但是转头就说阮榆不听话,说阮康铭小,做姐姐的就应该让着弟弟,又说阮爸爸不会包饺子,让他干活也不行。

    反正叫阮榆听着,话里话外都是她应该听话,应该干活,应该大人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看着像一出闹剧。

    上高中以后阮榆已经很久没受过这样的委屈了,在学校的时候孟嘉越很少让她干这些,大多数时候是孟嘉越做家务,少数时候才是他俩一起。

    阮榆也不是不会做家务,但是被孟嘉越捧在手心里宠得久了,她脾气自然也涨了,到现在在家里却要被逼着干活,不仅不公平,反差也实在太大。而且就算被骂了一顿,她也还是看不惯家里默认的阮康铭不用干活的规则。????所以她直接撂挑子走了,任凭阮妈妈在后面骂她,阮奶奶和阮爷爷喊她,头也不回。

    不过出去了也没地方去,阮榆走来走去就走到了农田里,无聊地沿着田间小路瞎逛,一边又塞着耳机听音乐,等天黑。

    但是熬时间太难受了,阮榆没忍住就给孟嘉越打电话。

    “在老家怎么样?玩得开心吗?”

    猛然间听到久违的声音,阮榆鼻子有点发酸,委屈地说:“不开心。”

    孟嘉越忙追问:“乖,怎么了?和我说说。”

    “我妈要我包饺子,但是我弟和我爸就不用包,太不公平了。在家里也是,他们从来都不用干活,我什么活都要干,为什么女的就一定要会做饭啊?”阮榆说着说着又扯到了别处,愤愤不平地说:“明明你和孟叔叔都会做饭,可是在我家这边我都没见过男的做饭。”

    说完阮榆又想到什么,改口道:“也不对,有男的做饭,不过是办喜宴什么的需要做很多菜的那种。”

    孟嘉越笑道:“乖,别气了,反正过年也就这几天,初六不就回来了吗?你要是不开心那就别理他们。”

    阮榆有些迟疑:“不理啊?”

    “对啊!反正他们对你也不好。”孟嘉越吸了口气,话语有些感慨:“乖,总之有我在呢!”

    阮榆沉默了片刻,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也是她遇到事情经常会有的反应,容易没主见,不过她早就习惯了听孟嘉越的话,所以点点头说:“好,我不理他们。”

    “乖。”

    “本来就很乖嘛!”阮榆撒娇道。走了没几步,看地头放着一个石墩,她摸了摸口袋,掏出几张卫生纸在石墩上摊开,然后才坐上去。

    孟嘉越被她的话逗笑,顺着说:“我的小宝贝最乖了。”

    这样一说阮榆反倒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她摸摸鼻子,忍不住直发笑。因为是在农田里,周围也没有人,她干脆把手机开了扩音,想说话,但是想了想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就直接和孟嘉越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就说说小榆喜欢的历史人物,喜欢看的书、动画片、小说等等,说什么都可以,要是不想说那就把手机放口袋里,我听着就行。”

    “可是周围都没有人啊!”阮榆觉得她就算不挂电话,以周围荒无人烟的程度来说,孟嘉越也听到任何声音。

    孟嘉越忽然问:“你在哪里?”

    阮榆乖乖回答:“在田地里啊,周围都没有人的,我开的扩音也没人听到。”

    “胡闹。”孟嘉越的声音稍稍严厉了起来:“快回去,别一个人呆在没人的地方。”

    “我不想回去。”阮榆还在闹别扭,撅着嘴巴不情不愿地说。

    “听话。”

    阮榆只好起身往村子里走,手机通话她也没挂断,只按灭了界面装在口袋里。

    还没进村,远远就听到村子里鞭炮声接连不断地响起,阮榆回去的时候家里刚好也要放鞭炮,看到她回来,阮妈妈开口就说:“终于舍得回来了?怎么不呆在外面了?晚上可没你的饭。”

    阮榆没理她,径直回到屋里拿充电器给手机充电,她出去也有一会儿了,又打了许久的电话,手机早就快没电了。

    阮玥在客厅看电视,屋里只有阮榆在,所以静悄悄的,就听孟嘉越忽然说道:“是不是不开心?”

    “也不是,我妈经常这样的,之前过小年的时候我还被她赶出去了呢!”阮榆掀开被子趴到床上,边打开游戏玩边说:“反正我都习惯了,年夜饭她不可能不叫我吃。”

    话音刚落,外面阮奶奶的声音就响起了:“小榆,快出来吃饭。”

    阮榆游戏还没开始玩,闻言也只能退出界面,对孟嘉越说:“我要挂了。”

    “为什么?”

    “手机在充电,我没法拿出去。”阮榆边回答他边从床上下来。

    “那好,我这边也快要吃年夜饭了。”

    “我挂了。”

    “好。”

    阮榆点开通话界面,犹豫了一下,心里还有些舍不得,不过外面阮奶奶又催她了,只好狠下心挂断了通话。

    但是出去之后,晚上年夜饭阮榆也没吃好,反正就是被阮妈妈嘲讽了一通,她只吃了半饱就进屋了。一直到天完全黑透了,春晚还没有开始,外面放烟花的已经先开始了。

    阮奶奶又来叫阮榆出去看烟花,阮榆本来不想去,被阮奶奶站在床边不停的唠叨给弄烦了,干脆就躲出去了。

    年初二的时候阮榆一个堂姨家办回门宴,阮妈妈带着她和阮玥去了,不少亲戚都在,就是阮榆一个都不认识,她们倒都认识阮榆。

    席间甚至还有人要给阮玥说媒,知道她有男朋友了才罢休。

    开始阮榆看着还觉得挺好玩,在一旁直笑,然后阮玥就凑到她耳边说:“现在先别笑,以后你上大学了,就等着她们给你说媒吧!”

    “我才不用。”阮榆反驳她,话却没有说完全,还留了一半在心里:我有孟嘉越。

    结果这没说完的一句话倒让阮玥记住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试探着问阮榆:“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猛然间被她这么问,阮榆还是有点心虚的,忙低头装作玩手机,也没回答,含糊地摇了摇头。

    “就知道你谈了。”阮玥却忽然确定道。

    “没有。”阮榆下意识反驳,但是看阮玥一脸了然的表情,心里直打鼓,忍不住猜想她不会是知道了吧?再仔细想想,她和孟嘉越谈恋爱好像也没有什么不能告诉阮玥的,又不是她爸妈。

    阮玥得意地笑笑,说:“一看就是说谎了,别想瞒我,天天晚上和人发信息,还以为我不知道?都是我谈恋爱的时候用剩下的。”

    “那又怎么样?你自己都谈,还能不许我谈恋爱啊?”被点破了阮榆也不怕,看着她理直气壮地说。

    “嘿,谁还不让你谈了?我又不是咱爸妈。”阮玥冷哼一声,道:“不过你跟谁谈啊?你班同学?就你这半天憋不出一句话的性子,还能跟人交流啊?”

    阮榆朝她吐舌头,反驳道:“谁说不能啊?我和孟嘉越明明就很好。”

    阮玥闻言愣了一下,随即一脸不可思议地说:“卧槽!这么个潜力股居然被你拿下了?他眼是有多瞎呀?”

    “孟嘉越眼睛才不瞎。”

    “哟~”阮玥刻意拖长了声音,特别兴奋地说:“我以前还真想过你俩在一起,没想到居然还成真了,那你可要牢牢抓住了,这样的极品不多的。”

    “极品?”阮榆被她这形容弄得心里不适应,不知道为什么就想歪了,心里不自觉就在极品后面加了“尤物”两个字。

    阮玥可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闻言就点了点头,边把身上衣服脱了,钻进被窝里睡觉。

    “我跟你说,你可要防着点,他这么出色的人,身边肯定少不了追求者,你也就占了青梅竹马的优势,而且你俩还不在一个班,平时碰面的机会肯定没有班里同学多,距离产生隔阂,说不定他就被人抢走了,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才没有。”阮榆想说她都和孟嘉越住到一起了,晚上还一起睡呢!不过话到嘴边她也没傻到说出来,转开话题道:“你这么有经验啊?是不是以前经历过。”

    “对啊!”阮玥叹了口气:“我第一个男朋友,初中时候谈的,可惜他学习比我好,我俩没上一个学校,时间久了就分了。”

    “睡觉吧!我把灯关了。”

    她说完屋里灯就灭了,阮榆把上衣脱掉,也躺下了。

    只是一时半会儿却又睡不着,脑袋里想了很多,忽然就想到上大学的事,孟嘉越的成绩比她好太多,以后说不定他俩也没法上同一所大学,到时候要是分隔两地又怎么办呢?

    想得多了阮榆就更睡不着了,想拿手机发消息问孟嘉越,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样一连纠结了几天,到初六回了a市,阮榆帮阮妈妈收拾好从老家带回来的东西后就去找孟嘉越了。

    只是敲了门之后却没有人开门,阮榆又等了许久才确定家里没人,她就先回去打算等晚上再来,谁知道这一拖就到了初八学校开学。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