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挨打
    “外面?哪里啊?”阮榆从口袋里摸出一颗奶糖,剥开外包装后送到孟嘉越嘴边,要他吃。

    孟嘉越刚好低头吃糖,暂时没回答,只是他用牙齿把糖咬住,却没有吃到嘴里。这个时候他俩已经走到楼道里了,趁没有人过来,孟嘉越忽然抬手按住阮榆后脑勺,低头把糖渡到她嘴里。

    阮榆吓了一跳,忙挣开他转头看周围有没有人在。这个时间各班的元旦晚会都还没有结束,学生基本都呆在班里,所以楼道这里也没有人。

    没看到人,阮榆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孟嘉越发出一声轻笑,这下可撞到枪口了,气得阮榆当即抬手在他胸膛捶了一拳,气呼呼地说:“讨厌。”结果说话太过用力,险些没把嘴里的糖蹦出来。

    这回孟嘉越忍住了没笑,怕再被阮榆捶,就干咳了几声,拉她下去。

    等下了楼,他俩刚走出楼道,一阵冷风就猛地吹来,阮榆没防备,被灌了一嘴巴的风,当即就缩了缩脖子,自语道:“好冷!”

    “手给我。”孟嘉越听到了,就握住她的手塞到自己口袋里,又把脖子上的围巾取下来绕到她脖子上。

    阮榆仰头朝孟嘉越笑了笑,忽然发现他个子好像又高了,就问:“你是不是又长高了?”????孟嘉越拉过她另一只手握在掌心保暖,边回答道:“应该是长高了,不过我还没量身高,上次量还是初中体检那会儿。”

    “你当时量得是一米七五吧?”时间隔的有点久,阮榆不太记得了,不过当时她的身高是多少倒还记得很清楚,就又接着说:“我当时量得是一米六四,好像是班里第二高的。”

    “你现在肯定也长高了。”孟嘉越抬手比划了一下他俩之间的身高差,阮榆的个子刚好到他下巴那里。

    “我想睡觉。”阮榆忽然说,她揉了揉眼睛,感觉困意上涌,忍不住直打呵欠。

    孟嘉越看了看周围,走到主干道这里就看到有不少学生跑出来,大部分是住宿舍的学生,远远的还能看到女生宿舍楼那里几乎每一层的灯都亮了。

    看时间已经八点四十多,距离晚会结束还有一段时间,孟嘉越想了想,干脆带阮榆往校门走。

    “哎?要回去啊?”阮榆问。

    “不是困了吗?反正晚会明年还有,先回去睡觉。”孟嘉越说着看阮榆额头的刘海已经长到要遮住眼睛,就伸手帮她拢了拢,又说:“头发又长了,要不不剪了,留长头发呢?”

    “可以吗?”阮榆迟疑地问。不由自主就想起来以前阮妈妈对她留长发深恶痛绝的态度,虽然她也挺想试试长头发,但是如果留长头发的话,肯定会被要求剪掉。

    孟嘉越笑道:“留稍长一点就好,还可以做个发型什么的,你每次头发都剪太短了,弄得像个男孩子。”

    “才没有。”阮榆弱弱地反驳,说完又觉得实在没底气,干脆指着马路对面的书店说:“我要买书。”

    “买什么书啊?”孟嘉越随口问道,边拉她过去。

    阮榆还没想好,骨碌碌转着眼珠子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嘴上应付道:“先看看再说嘛!”

    孟嘉越侧头看看她,弯唇笑笑却没有点破。

    元旦晚会还没有结束,书店这会儿也没人,书架之间的走道都空荡荡的,阮榆进去的时候还看到收银台那里的店员在用电脑玩斗地主。

    阮榆先装模作样地绕着书架走了一圈,然后在店里放杂志的书架前停下,她扫了几眼,就发现了班里女生之间最流行看得几本言情小说杂志。

    说实在的,她还没有看过这些,家里的书房几乎什么书都有,最不缺的就是名著,她也差不多是从小看到大,最喜欢的比如《红楼梦》,她都把书翻了有两三遍了。

    可是这些从来没看过的杂志,还是很吸引阮榆的好奇心的。

    她先随意挑了一本看,封面是一男一女躺在花丛里对视,身上还穿着英式校服,画面上粉色的小花阮榆也认识,酢浆草,学校绿带里种得就有,以前她还从里面找到过五叶草。

    阮榆翻来第一篇小说看,开头就是一句“父亲的忌日是在我生日那天”。

    下面的内容阮榆只大致浏览了一下,顾及孟嘉越就在旁边,她也没细看,就匆匆翻到了第二篇小说。

    第二篇看到中间的时候,女主被人欺负,眼中含泪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然后默默怀念死去的爸爸。

    阮榆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继续翻到第三篇小说,这篇还没看完,又是死爹了。

    “怎么都是死爹呀?”一连三篇都是这种剧情,让阮榆感觉有点接受无能,忍不住就说出口了。

    因为在书店里,阮榆也没敢大声,声音压的很低,不过孟嘉越听到了,顺手把她手里的书抽走,边翻看边问:“什么死爹的?”

    阮榆指着书说:“就是书里,我看了三篇女主都是死爹,这也太那个了吧?”

    孟嘉越闻言忍不住笑起来,他把书随意翻了翻,就放回书架上,对阮榆说:“那就别看了,回头我给你找没死爹的小说。”

    “那不要虐的,尤其是第三者插足的那种虐,看着好气啊!”阮榆顺嘴说道。

    “你……”孟嘉越只说了一个字就不说了,转而似笑非笑地看着阮榆,直把她看得不好意思了才说:“看来我要查查你手机里都是什么小说了。”

    “啊?不要嘛!”阮榆哭丧着脸扯住孟嘉越胳膊,小声哀求道:“我就是无聊才看看的,你不要这样嘛!好不好孟嘉越?不要删我小说。”

    孟嘉越笑笑,在她脑门敲了一下,把人拉出去才说:“不行。”

    外面冷风一吹,阮榆倍感凄凉,瘪着嘴巴不理孟嘉越了。等回到家,面对孟嘉越伸到她眼前的手,阮榆内心挣扎了一下,还是乖乖把手机交出去了。

    孟嘉越检查的很仔细,顺便还把每一本小说都看了几章,十多本他一直看到阮榆洗完澡出来,然后毫不留情地把人按到腿上打了一顿屁股。

    边打还边说:“胆子肥了,居然还敢瞒着我看小黄文,还有什么霸道总裁爱上我?邪王追妻?”

    “我没有。”阮榆喊冤:“那个是系统推荐放到书架上的,我没看。”

    “哪个?”孟嘉越冷笑。

    阮榆焉哒哒地说:“霸道总裁和邪王。”

    孟嘉越又照着她屁股拍了一巴掌,边说:“那我就没打错了。”

    “不对,不对,我就只下载了一本而已,你凭什么打我?而且你明明也看过。”阮榆扑腾着想站起来,脚还没沾到地就被孟嘉越顺手一捞,锁在怀里了。

    “我什么时候看过?”孟嘉越停手不打了,拉上睡衣裤子把人搂到怀里问。

    “就是那个呀!”阮榆不好意思说,但是想想就觉得委屈,控诉道:“明明你都可以看,为什么我就不行?”

    孟嘉越噗嗤一声笑了,揉了揉阮榆的脸蛋说:“屁股都没打红你倒是先委屈起来了。”

    阮榆咕哝道:“明明就是嘛!”

    “乖,我错了好不好?”孟嘉越低头亲了亲她嘴巴,继续说:“但是下次不可以瞒着我,居然还学会下载了小说之后隐藏起来。”

    阮榆反驳:“我没藏。”

    孟嘉越笑道:“你没藏,只是把下载记录删除掉,然后必须要到文件管理里面找,还把文件夹名字改成了英文,不仔细看还真的以为是某个系统文件。”

    阮榆耷拉着脑袋不说话了,过了半响才抱住孟嘉越胳膊晃了晃,撒娇道:“要和你一起睡。”

    “好好好,都依你。”孟嘉越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把人抱起来往楼上去。

    到了屋里因为两手都抱着阮榆,没空闲开灯,孟嘉越就让门大开着,借着外面走道的灯光走到床边,把阮榆小心放下。

    屋里空调没开,从楼下上来就骤然一冷,但是因为快睡觉了,所以阮榆身上穿得睡衣又比较薄,是春秋天的款式。

    一到床上她就急忙钻进了被窝,可是电热毯没开,被窝里也冷冰冰的,她干脆就搂住孟嘉越后脖颈,手脚并用缠在他身上,使劲往他怀里钻。

    孟嘉越一时不防,被她搂得差点没趴到床上,不禁摇头失笑。他身上羽绒服还没脱,顺势在床上坐下,把阮榆手脚揣到怀里暖着,又用衣服裹住她,空出一只手去拿空调遥控器。

    直到屋里渐渐暖和了,电热毯也把被窝加热了,孟嘉越这才放开阮榆,低头在她额头亲了亲,伸手把灯打开。

    但是眼睛在黑暗里呆久了,猛然间接触到光线会不舒服,所以阮榆把头埋到孟嘉越怀里,等适应了才抬起来。

    “乖,要我陪着吗?”孟嘉越摸了摸阮榆头发,轻声问。

    “嗯。”阮榆应了一声,感觉有点困了,就抓住他衣服闭上了眼睛。

    屋里安静下来,过了没多久阮榆的呼吸就平稳了。孟嘉越又坐了一会儿,才俯身在她嘴唇亲了一下,起身出去。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