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翻窗
    阮榆没看到,不然她会更紧张,本来就因为有陌生人在,她已经很害怕了,吃饭时嘴巴都不敢张开。像是虾仁,她平常一口就能吃完,但是现在硬是分成了三口吃。

    反正除了她以外的其他人都聊得挺开心的,中间也有人想和她搭话,但是看阮榆反应平平,也就没有多说。

    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孟嘉越才把蛋糕拿上来,离得近的几个同学帮忙把蜡烛插上点燃,又有人按着孟嘉越给他戴上生日帽,然后把包间的灯也关了。

    屋里瞬间暗下来,蜡烛成了唯一的光源,气氛渲染得很足,接着大家就一起唱歌:“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阮榆跟着一起唱了,声音不大,但是孟嘉越能听得到,他放在桌子下的手一直拉着阮榆,等许完愿后把蜡烛吹灭,灯才重新打开。

    分蛋糕的时候,孟嘉越把写有他名字的那一块给了阮榆,因为第一个给她,所以又有人起哄道:“哎呦呦!果然知道疼女朋友,第一块就先给人家。”

    “不疼女朋友难道还疼你啊?”其他人笑话道。

    “我是不求被孟大校草疼,只希望以后别对人家那么冷漠。”男生说完还装模作样地嘤嘤哭泣了几声。????“呕~”陈嘉仪扭头做呕吐状。

    “哈哈哈哈哈哈哈~王邦彦你可拉倒吧!”另一个女生捂着肚子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嘿,董念薇你还别说,咱孟大校草多受欢迎啊?能被他温柔以待,说出去那也是倍有面子。”

    众人又笑,阮榆看他们笑,跟着也笑。

    最后孟嘉越亲自过去把蛋糕递给了王邦彦,按着他肩膀声音特别温柔地说:“放心,绝对温柔待你。”

    “别别别。”王邦彦吓得直躲,连连摆手道:“你还是冷漠以待吧!我的妈呀!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哎?怎么这又变卦了?”孟嘉越手上用了劲,边又笑眯眯地问。

    “没有,我皮厚,真的。”王邦彦被他捏的肩膀疼,忍着没求饶,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看得其他人幸灾乐祸地大笑。

    孟嘉越这才放过他,回去继续切蛋糕。等吃完蛋糕后又坐了一会儿聊天,看时间也才七点多,出了饭店以后一群人就近去了附近的ktv唱歌。

    因为人数比较多,就订了大包间,几个男生要喝啤酒,所以除了水果饮料和小食以外,孟嘉越又点了一提啤酒。

    房间里面光线比较暗,阮榆稍稍放开了一点,进去后她坐到孟嘉越旁边,但是也不敢开口唱歌,只低着头玩手机。

    不过在家里的时候她手机没充电,又玩了很久,这个时候已经快没电了,怕手机关机,阮榆去掏孟嘉越的衣服口袋,把他的手机拿出来玩。

    “孟嘉越,接着。”话落一罐啤酒被扔了过来,正好砸到阮榆裙角,她抬起头茫然地看看四周,就见扔啤酒的男生朝她歉意地笑笑,还说了什么,但是唱歌的声音太大,她没听清。

    还没反应过来,啤酒就被孟嘉越拿过去了,他没理男生,先问阮榆:“有没有被砸到?”

    “没有。”阮榆摇头,看看他手里的啤酒,没说话。

    孟嘉越转头对人说:“我不喝酒的。”

    “哎呀!就喝一点。”

    “一罐啤酒又醉不了。”

    被人这么轮番劝说,孟嘉越也知道躲不过去,干脆拉开拉环装作大口喝,实际上只抿了一小口,喝完他就说:“我已经喝了,就这么多,你们随意。”

    “咦~”几个人顿时刻意拉长了声音表示鄙视他。

    孟嘉越全当做没听到,所以丝毫不在意,他把啤酒放到桌上,随手拿了一块西瓜递给阮榆。

    “孟嘉越,你为什么不喝酒啊?”阮榆接过西瓜却没吃,而是凑到他耳边小声问。

    “你不是不喜欢男生喝酒吗?”孟嘉越也在她耳边回复。

    阮榆悄悄红了脸颊,嗫嚅道:“但是如果是你的话,我可以接受的。”说完似乎觉得不好意思,忙低下头吃西瓜。

    孟嘉越等她把西瓜吃完,抽了张纸递过去,然后趁阮榆擦手指的时候,在她脸颊亲了一口,亲完他立刻转头警告似的看向注意到这一幕的其他人。

    其实也就三个人看到,但是被他这么注视着,立刻闭上嘴巴不说话了,装作没看到的样子,该唱歌的唱歌,该聊天的聊天,该吃东西的吃东西,总之就是不往这里看。

    阮榆也是被他弄得心慌,好半天不敢抬头,但是没听到有人说,她才慢慢恢复过来。

    又玩了一会儿手机,陈阿姨打电话过来,阮榆就把手机还给孟嘉越了,因为屋里吵,孟嘉越拉着她出去接电话。

    他俩刚一走,房间里面顿时炸开了锅,看到刚才那一幕的人立刻把这个八卦消息告诉了其他人,然后大家一起兴致勃勃地讨论起来,越说越兴奋。

    等到门再次被推开,所有人立刻回归原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该干嘛干嘛。

    阮榆有点莫名其妙地看了看众人,不明白他们刚才在说什么,明明说得很起劲的样子,怎么现在又不说了?

    孟嘉越倒是猜出来了,但他也不会告诉阮榆,只拉着她到沙发上坐好。

    刚才陈阿姨打电话是祝孟嘉越生日快乐的,顺便和阮榆也说了几句话,嘱咐孟嘉越照顾好她,知道在这里玩,又说让早点回去,别玩太晚。

    孟嘉越本来也没打算太晚回去,快十点半的时候他就让大家回去了,用的理由是宿舍十一点关门,太晚回去怕住宿的同学回不了宿舍。不过走之前众人起哄,硬是要他和阮榆合唱了一首歌才走。

    知道阮榆会唱的歌不多,所以孟嘉越点歌的时候就选了一首《哆啦a梦》。

    唱完歌出去后,大家就在ktv门外分开了,之后坐出租车回到学校,因为还要进班拿阮榆准备的礼物,所以他俩没急着回去,先转道去了学校。

    只是到了教学楼才发现教室灯已经关了,但是现在才十点五十,还没到平时关灯的时间,阮榆不甘心放弃,就想到教室门口看看。

    远远的还没走近,就看到教室外面的走廊好像有人,借着绿带那里的路灯隐隐看清楚是两个女生。

    走近了就听到其中一个女生说:“你帮我照一下明,我试试看能不能翻进去。”

    “这样行吗?要不明天再来吧?”说话的时候女生已经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照明了,这边一亮起来,她注意到朝这里过来的阮榆和孟嘉越,好奇地问:“谁啊?”

    “你们是拿东西吗?”阮榆听她们的对话心里隐隐有了猜测,而且她俩又都是自己同班同学,所以阮榆也直接开口问了。

    “我把我英语资料忘班里了,星期日老师不是还检查吗?我就想翻窗进去拿。”女生说完看了看他俩,阮榆她倒是认识,就是见孟嘉越面生,又好奇地问:“你也是来拿东西啊?”

    “我东西落班里了。”阮榆边说边朝窗户看。

    教室的窗户分上下两部分,下面一部分是固定的,但是上面一部分却可以推拉打开,而且还没有防盗网,面积也比较大,足够人翻进去。

    “什么东西啊?我帮你拿吧!”女生说着就要爬上窗台。

    一直没开口的孟嘉越忽然说:“还是我来拿吧!小心别掉下去了。”

    “哎?可以吗?”拿手机照明的女生迟疑着问。

    孟嘉越笑笑,过去窗边说:“没事,你们告诉我在哪里,我去拿。”

    两个女生相互看看,觉得男生翻窗户比她们女生要有优势,就点头同意了,然后又告诉孟嘉越她的座位在哪儿。

    阮榆的座位孟嘉越知道,也没用她再说,不过怕光线不够,阮榆也把她的手机打开照明。

    “他是咱学校的吗?”趁孟嘉越到教室里了,之前要翻窗户的女生悄悄问阮榆。

    “是咱学校的。”

    女生就没接着问了,凑到玻璃边从窗户往里看,边大声告诉孟嘉越她的英语资料放在桌上哪里。

    拿完东西出来,两个女生就和他俩告别离开了。回去的时候,孟嘉越在路上就把礼物打开了,拉开卷轴借着路灯的光看清楚上面写得什么,当即就笑了。

    “你笑什么?”阮榆好奇地问。

    “当然是笑我的小榆这么懂我。”孟嘉越趁晚上周围没人,低头在阮榆额头亲了亲,继续说:“写得很好,我很喜欢。”

    “那当然了,我练了好久的。”阮榆开心地比划着说。

    只是说完她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咕哝道:“好困啊!”

    “玩这么久是该困了。”孟嘉越捧住阮榆脸颊仔细看了看她的脸色,确实一脸困倦。

    “对啊!”阮榆立马赞同的点点头。

    “乖,马上就到家了。”孟嘉越心疼道,边说边把卷轴卷好递给阮榆要她拿着,然后半蹲下来说:“上来我背你。”

    “好。”阮榆脆生生地应道,然后立刻开心地扑上去,环住孟嘉越的脖子。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