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生日
    书法比赛的结果没多久就出来了,王家慧的参赛作品是硬笔书法,李清照的一首词,得了个三等奖,作品也被贴到了告示栏里,供学生观赏。

    到第十月二十五号这天,因为是孟嘉越的生日,正好又赶在星期五,下午上两节课学校就星期了,有足够的时间过生日。

    阮榆早在几天前就给他准备好了生日礼物,是她自己写得一副字,选得是辛弃疾的《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

    她练了足有半个月才敢下笔,然后又从写得几副字里面挑了最好的一副拜托给王家慧,让她帮自己把字送到可以装裱书画的店里装裱起来,忙活了差不多也有半个多月才弄成。

    为了瞒住孟嘉越,阮榆也是费劲了心思,从字装裱好她都不敢拿回家,一直是拜托王家慧帮她收着。

    下午一放学阮榆就迫不及待地收拾好东西,背着背包跑去一班找孟嘉越。

    才到楼梯口,正好遇见正在下楼的孟嘉越,阮榆就没上去,乖乖站在一边等他下来,然后再一起回去。

    走出人群后阮榆才发现他身边还跟着两个同学,都是男生,看起来应该是关系比较好的,阮榆对他们有点印象,但是没有面对面相处过。????因为不熟悉,所以阮榆就没有开口讲话,一直默默走路,听他们说。

    到校门口的时候两个男生要和孟嘉越分开走,和他道别,其中一人说:“晚上酒店见,拜拜。”

    “对了,吃完饭要不要去唱歌呀?”另一个人问,接着又说:“反正明天星期天,又不用上课,出去玩就好好玩一场,总得尽兴吧!”

    “我倒是无所谓,不过回头要问问其他人的意见,董念薇她们几个女生还不知道愿不愿意去,毕竟还有两个住宿舍,回去晚了宿舍要关门。”孟嘉越说。

    “那好,回头吃饭的时候问问。”男生边说边挥手:“走了,拜拜。”

    “拜拜。”孟嘉越也说。

    等人都走了,阮榆问他:“你晚上是要去酒店过生日吗?”

    “对。”孟嘉越点点头解释道:“班里同学知道我今天生日,还都送了礼物,我总要请一顿饭吧!况且刘毅清他们几个又都在起哄,那干脆就应了,全当作加深同学感情。”

    “送了礼物?”阮榆把目光转向他的背包,刚才一直没注意,现在才发现,背包确实比早上走的时候要鼓,拉链拉得都有些勉强。

    阮榆好奇想看看他同学都送了什么礼物给他,不过在外面不方便看,等回去以后阮榆才坐到沙发上把背包里的礼物掏出来看。

    礼物大致分为两类,精致些的礼物用包装纸进行了包装,系上了蝴蝶结,随意些的就直接是物品本身,顶多再加个自带的外包装。

    阮榆数了一下,总共有六份礼物,体积都不算太大,所以背包里才能装得下。

    带外包装的礼物阮榆暂时没看,她先着重观察没包装的,总共有四份,分别是耳机、模型、游戏机和手办。

    不过手办人物阮榆不认识,看起来像是外国人,她就一眼略过去了,先把耳机盒子拿过来拆开,里面是一副挂脖式蓝牙耳机,颜色特喜庆,红艳艳的,不掺一点杂质。

    阮榆看着耳机,噗嗤一声笑了,她朝阳台喊孟嘉越:“你过来看看,这个耳机颜色好喜庆。”

    孟嘉越正在给花浇水,闻言回头看了一眼,说:“马超送的,就是我之前和你说过,名字和三国时期那个马超同名的,别看是个男生,特别喜欢红色的东西,每天身上穿得衣服鞋帽,必须有一样是红色。”

    “红色挺好看的。”阮榆捧着下巴趴到沙发扶手上,“不过红色的衣服挺挑人的,我妈之前买了一件红色的毛线衣,我姐看上了想要,但是穿在身上衬得她皮肤又黄又黑,最后给我了。”

    “对啊!我家小榆的皮肤白嫩,穿红色好看。”孟嘉越笑道。

    “嘻嘻,那当然了。”阮榆厚着脸皮得意地接受了他的夸赞。

    目光转到礼物上,阮榆脑海中有什么事情一闪而过,但是一时间没抓住,她仔细想了想,猛地想起来她忘了什么。送给孟嘉越的礼物她忘记问王家慧要了,还在她那里放着。

    一想到这里阮榆瞬间坐不住了,拿起手机就想给王家慧打电话,之前因为王家慧要帮她把写得字拿去装裱,所以留了手机号方便联系。

    但是就要拨出去了,阮榆突然想起来孟嘉越还在,她往阳台看看,见孟嘉越还在侍弄花草,就偷偷往书房躲。

    门一关上她就立刻拨通了王家慧的手机,那边一接通她忙说:“王家慧你现在在哪儿?还在教室吗?”

    “我回家了。”

    “啊?那我……我忘记拿礼物了。”

    “我把东西放我桌洞里了,你现在去班里拿,教室应该还没有关门,平常咱班那几个住校的不都是留在班里学习吗?你过去看看。”

    “哦,那好。”阮榆说完把通话挂了。

    她也没在书房多呆,挂掉手机后就出去了,但是到客厅却没在阳台见到孟嘉越,扭头见他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刚泡好的茉莉花茶。

    透明的茶壶非常漂亮,能看到茉莉花在里面沉沉浮浮。孟嘉越往配套的玻璃茶杯里倒上茶,先递给阮榆,然后才给自己倒。

    “和谁打电话?”孟嘉越开口问。

    “王家慧。”阮榆本来是不想他知道,因为这牵扯到生日礼物,不过都已经被孟嘉越问了,她也不敢不回答,只是回答的比较含糊。

    “和你同桌打电话?什么事?”孟嘉越接着问。

    阮榆抿了一口茶才支支吾吾地说:“没什么,就是我把要送你的礼物忘在班里了,需要回去拿。”

    闻言孟嘉越笑了笑,没有很在意:“这样太麻烦了,等星期日晚上再给我也可以,我又不急。”

    “可是我怕弄丢了,或者被弄坏了。”阮榆有点想多了,不过毕竟是张纸,很容易就损坏了,所以她放心不下。

    “那要不这样,晚上吃完饭回来顺道去学校拿,九点多下晚自习,平常教室都是十一点才灭灯,哪怕是星期天也有住校的学生在班里学习,应该能进去。”

    阮榆想想觉得也行,就点了点头,她又看了眼挂钟,问:“什么时候吃饭?”

    “五点出发,现在才四点多,还有时间。”孟嘉越端着茶走过去,弯腰在阮榆额头亲了亲。

    “那我要不要换件衣服啊?”阮榆扯了扯身上毛衣的领口,这件衣服还是阮玥从网上买回来后穿着不好看,又懒得退货才给她的,她穿着还行,但是领口太大了,里面的衣服总是会露出来,要是出去玩肯定不方便。

    “都可以,我帮你看看。”孟嘉越说着忽然来了兴趣,他把茶放下,拉着阮榆上楼。

    十月已经是秋天,天气转凉,穿得衣服也在不断加厚,换衣间里的衣服孟嘉越都重新整理了一遍,甚至搭配好了,阮榆挨着穿就行。

    不过今天要出门,孟嘉越把前几天刚给她买的短裙拿出来了,又挑挑拣拣选了一件米色的短针织开衫和一件格子衬衫。

    要换上衣服了,阮榆却不大乐意,犹犹豫豫地说:“穿裙子冷。”

    “笨蛋,谁让你光腿穿了。”孟嘉越失笑,捏了捏她的脸,从抽屉里拿出一条肤色的打底袜递给她。

    换好衣服后下楼喝了一杯茶,时间就差不多了。由于换了衣服,之前穿得运动鞋也不能穿了,阮榆换了双黑皮鞋,这还是她自己在网上买的。

    坐出租车到了酒店时,其他人还没有来,孟嘉越先带阮榆去包间点菜,中间又接了几个电话,菜还没点完的时候,已经有两个同学来了。

    阮榆不认识,在孟嘉越介绍了之后她只管微笑,全当做是打招呼。

    之后陆陆续续又来了七八个同学,到菜上来时人已经都来完了,加上阮榆和孟嘉越总共有十三个人,八个男生五个女生。

    最后一个到的是今天放学和孟嘉越一起走的,那两个男生中的一个,他是去拿蛋糕了,一进包间就逮着孟嘉越向其他人告状:“你说说这家伙,自己过生日还让我大老远帮他拿蛋糕,怪会使唤人啊!”

    “放心,我补偿你,等会儿给你切块大的。”孟嘉越挣开他,边玩笑道。

    “哎呦!你可拉倒吧!”男生一脸嫌弃地说:“太没有诚意了,回头去唱歌你至少也要喝一瓶吧?”

    “说得对,寿星怎么能不喝呢?”

    “使劲儿灌他。”

    其他男生开始起哄,孟嘉越看他们闹没开口,倒是女生有说话的:“还是别喝了吧?都还没成年呢!”

    “啤酒而已,没事。”

    “又不喝多,陈嘉仪你放心吧!我们有分寸。”

    “孟嘉越你说呢?”

    “我说呀?”孟嘉越笑笑,拿起筷子夹了一只虾说:“先吃饭。”

    当即有男生叫道:“哎呦呦!就知道你丫的最狡猾,这转移话题的功夫比谁都厉害。”

    孟嘉越扭头回他一个笑,特别欠揍地说:“这个简单,有本事你打我呀!”

    话落众人大笑起来,纷纷拿筷子夹菜。

    趁刚才说话的间隙,孟嘉越已经剥好了虾,他转手放到阮榆碗里,看她杯子里的橙汁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又重新给她倒上,这才开始吃。

    有注意到他俩互动的女生捂嘴偷笑起来,还凑到旁边女生耳边说悄悄话,两个人再一起笑。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