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惩罚
    回到家已经是将近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七夕节交通堵塞,公交车只要十几分钟的路程硬是走了将近一小时,这还是坐出租车的情况下。

    反正到家又挨了一顿骂,不过阮榆都已经听习惯了,一点没在意,晚上躺床上照样开开心心地给孟嘉越发消息。

    有了手机之后联系也方便许多,阮榆不可能一天到晚都和孟嘉越待在一起,但是用手机的话,就随时可以联系,知道对方的动态。

    不过阮榆平常倒不怎么玩手机,因为在学校老师不允许,而且她也不知道该玩什么,就算是登qq也只有孟嘉越一个人可以聊天,面对陌生人,哪怕是在虚拟世界她也无法做到正常交流。

    八月下旬学校开学,升到高二后教室也从原来的老教学楼六楼搬到了新教学楼的一楼,进出都比较方便。

    虽然是搬到新教室,但是座位却都没有变,仍然按照原来的位置坐。

    开学之后没多久阮榆就换了新的保温杯,浅蓝色的外表,没有任何多余的花纹图案,只是保温杯从买回来第一天就多灾多难。

    先是上午被人碰掉地上,盖子凹进去一小块,然后又是刚接的一杯水洒了,弄得桌上的书湿了好几本,最近的就是晚自习阮榆接水的时候被在教室打闹的同学撞到,手背被热水烫红了一块。????好在直饮水机子流出的水还没有完全烧开,不怎么烫,也没什么大事,红痕过一会儿就消了,阮榆也没有在意。

    晚自习快放学的时候,因为老师不在,所以班里纪律也有些差。当时阮榆正在做数学题,忽然就听到很大一声桌子倒地的声音,吓了她一跳,班里也瞬间寂静下来。

    顺着声音往前面看,就见朱蔷已经和人打起来了,而且还是个男生,阮榆也认得那个男生,是她男朋友。

    顿时拉架的、劝架的都一哄而上,还没等把人分开,放学铃响了。

    班里纪律这下更热闹了,朱蔷平时在班里人缘不错,朋友也多,围着的那一堆人五个里面有三个都是在帮朱蔷拉住她男朋友。

    阮榆第一次直面这种场景,半响没反应过来,也忘了收拾东西离开。

    不过这场混乱没持续多久,朱蔷朋友把男生给按住了,接下来的场面阮榆看得真真的,平常看起来乖乖女样的朱蔷无比凶狠地在她男朋友身上踹了好几脚,把人踢得当时就跪了。

    “我的妈呀!”王家慧也没走,看到最后忍不住感叹了一句:“太剽悍了!”

    阮榆没接话,她还没回过神,就听王家慧自顾自说道:“要是我我可不敢。”

    感觉她话里有话,阮榆下意识问:“怎么了吗?”

    “我跟你说。”王家慧凑到阮榆耳边偷偷告诉她:“朱蔷她男朋友之前打她,你当时不在班里不知道,过后还跪地道歉了,然后朱蔷当时也原谅他了,可是没几天又凶朱蔷,切~真是个渣渣。”

    闻言阮榆顿时对那男生印象大减,虽然她也不认识人家,但是不妨碍她心里怎么想,而且打女朋友这种事,她的三观是接受不了。

    “这揍得真疼!”王家慧看得牙疼,忙遮住眼睛扭头继续和阮榆八卦:“你说朱蔷家里那么有钱,长得也漂亮,而且也不缺男生追,怎么看上这种人?”

    “都打架了,肯定会分手的。”阮榆往前面看看,场面已经被控制住了,班长正在中间调解。

    “分手了才好,虽然孙致炫这人长得还凑合,但是和咱一中校草比差远了,而且十七班的校草还在追朱蔷呢!”

    阮榆听得一愣,她可还记得孟嘉越和她说过自己是校草,可孟嘉越在一班,那这个十七班的校草是谁啊?

    “一中有几个校草啊?”阮榆问道。

    “两个。”王家慧忽然笑起来,用肩膀轻轻撞了阮榆一下,促狭道:“十七班的董威和一班的孟嘉越。”

    “你怎么笑得这么……”阮榆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

    “哎呦!班里谁不知道孟嘉越是你男朋友啊?”王家慧笑眯眯地说:“天天放学和孟嘉越一起吃饭,有时候他还在教室外面等你,早就传遍了。”

    阮榆听她这么说,心里倒也没有多大意外,觉得果然如此。

    说话间王家慧已经收拾好东西了,她站起来要出去,往教室门口一看,正好见孟嘉越从外面探头进来,她急忙拍了拍阮榆说:“你男朋友来了。”

    阮榆朝孟嘉越看看,匆忙收拾好东西也出去了。

    没几天,已经成为朱蔷前男友的男生换班了,打架事件也就这样过去了,班里也恢复平静。

    十一假期后学校要举行书法比赛,硬笔书法和软笔书法都有,要求的是各班级踊跃参加。

    但是赢了比赛以后也没有什么具体奖励,按照高一时候的经验,顶多把作品粘到告示栏,供全校师生观看,然后再象征性地给取得名次的同学一人发一个笔记本。

    高一的时候阮榆就没有参加,所以这次她也没有报名,倒是王家慧参加了比赛。

    阮榆好奇问过,因为她知道王家慧没练过书法,就听她说:“好歹我也是美术生嘛!写几个字还是可以的,而且我又损失不了什么。”

    “也对哦!”阮榆点点头,认同了她的说法。

    “哎,你要不要也参加?你不是一直在练书法吗?”王家慧试着鼓动她。

    “不用了。”阮榆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她虽然练了很多年,自认为写得不错,但是如果要她的名字连同作品一起挂到告示栏让别人看,她就觉得有点害怕。

    与其让别人看到她的名字,进而再有不怀好意的指指点点,她倒不如从一开始就不参加,而且也省掉许多麻烦。最关键的是,孟嘉越也说过不让她参加。

    “那好吧!”王家慧虽然有些遗憾,但是也没有多说。

    晚上放学回去,阮榆照常练了两张字才睡觉。升到高二以后,课程比高一紧张很多,需要背的书,写的作业都成倍在增长,弄得她课余时间也越来越少。

    书法还能抽出时间写,但是象棋的话,阮榆都有好久没和孟嘉越下过了。

    晚上都要睡觉了却想起这茬,阮榆顿时又有点睡不着了,无聊地揪着床帐,任由思绪满天飞。

    想来想去,注意力忽然就歪到了床帐上。

    明明以前看着很喜欢的床帐,现在看起来却觉得有些别扭,具体是什么阮榆也说不出来。可能是看得久了,产生视觉疲惫,也可能是长大了,所以审美发生变化。

    反正阮榆越想越不开心,还伸腿踢了几下床帐,然后她就想转过身面对另一边睡,但是没注意胳膊压住了床帐,而且因为心情烦躁,她动作又有点大。

    总之阮榆还没反应过来,床帐已经掉下来,盖到她身上了。

    愣了有两秒,阮榆手脚并用从床上爬起来,鞋子也没顾上穿,赤着脚站在地毯上看她的床。

    “孟嘉越。”阮榆扭头朝着房门喊了一声,接着就开开心心地跑到他房间里了。

    门打开,孟嘉越还没睡,靠在床头膝盖上还放着笔记本电脑,见阮榆进来,他低头先看看她的脚,随即皱眉道:“穿鞋。”

    “哦。”阮榆不情不愿地穿上他的拖鞋。

    “怎么了?”孟嘉越把电脑放到一边,朝阮榆伸出手,示意她过去。

    “床帐掉了。”提到这个阮榆还是挺开心的,扑到床上趴在孟嘉越怀里说:“所以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睡啊?”

    孟嘉越摇头:“不行。”

    阮榆不开心了,撅着嘴一脸哀怨地看着他,问:“为什么不行?”

    这问题孟嘉越听过很多次了,还是照常哄道:“乖,听话。”

    说完他拍拍阮榆的肩膀,示意她先下去,只是这下却把阮榆弄生气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掀开被子钻进被窝,耍赖起来:“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

    孟嘉越无奈地看着她闹腾,可是等了几分钟还没见阮榆消停,终于忍不住出手掀被子了。

    吓得阮榆惊叫一声,忙用手拽紧了被角,可是她只有两只手,护得住前面却护不住后面,孟嘉越一掀被子,她除了头和肩膀,其他全露出来了。

    “出不出来?”

    “不出去。”被孟嘉越实力碾压,阮榆犯了倔,闷在被子里气呼呼地喊道。

    “真的不出来?”孟嘉越又问了一遍。

    “不出去。”阮榆依然这么回答,说完空气忽然安静下来,她等了半天都没听到孟嘉越再说话,心里正疑惑怎么回事,就感觉睡裤被扒下来,紧接着屁股就被打了。

    这下阮榆彻底炸了,扑腾着想从孟嘉越手里逃脱,可是被按着腰,她挣扎了半天都没挪动分毫,就听到耳边传来啪啪的拍打声,仔细听还挺有规律。

    “我不敢了,孟嘉越你放开我,我真的不敢了,好疼……呜呜呜~孟嘉越……”阮榆丢脸地差点没哭出来,也顾不上和孟嘉越犟,嘴上一个劲儿地求饶。

    “真的?”孟嘉越暂时停手了,却还没有放开她。

    “真的真的。”阮榆忙下保证,说着她努力转头想往后面看,可怜兮兮地又说:“孟嘉越你抱抱我。”

    “没有下次。”孟嘉越表情一松,边把阮榆抱到怀里,边又帮把她睡裤拉上,遮住被打得红通通的屁股。

    阮榆把头埋在他怀里,委屈地点了点头。其实孟嘉越打得也不怎么疼,但是太丢脸了,所以她才反应那么大。

    “下次不许这样。”阮榆咕哝道。

    “好。”

    “我要睡这里。”

    孟嘉越没回答,阮榆嘴巴一瘪,委屈巴巴地闹起来:“你果然不疼我,还打我。”

    “好好好,随便你睡哪里都可以。”孟嘉越立刻认输投降。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