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尴尬
    “孟嘉越。”阮榆盯着照片沉默了片刻才哭丧着脸说:“你听我解释,我没有想瞒着你的。”

    “好,你说。”孟嘉越不紧不慢地回答她。

    没料到他这么干脆,真正要开口了阮榆大脑却瞬间卡壳了,她把要说的话在脑海中快速过了一遍,才组织好语言:“我就是忘了告诉你了。”

    话一说完阮榆就想打自己一嘴巴,这话说得太让人误会了,所以她又急忙解释道:“我没有,只是你今天不在,所以我才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你。”

    “哦,然后呢?”手机那头传来杯子碰撞的声音,孟嘉越似乎是在倒水。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阮榆仔细想了想,确定要说的话就这些,不过孟嘉越这一问又让她有点疑惑,试探着说:“那个你回来了吗?”

    “回来了。”

    “那我去找你。”阮榆立刻说。????“好,你过来吧!”孟嘉越笑了笑。

    阮榆开心地欢呼一声,挂掉手机后回屋看看阮玥还在睡觉,她就高高兴兴地跑出门找孟嘉越去了。

    屋里开着空调感觉不到,但是出了门就知道外面还是很热,况且五点多太阳还没下山。

    阮榆过去敲了敲门,没等多久孟嘉越就打开门出来了,阮榆看他穿着一身运动装,肩上还背着背包,连脚上鞋子都换好了,奇怪地问:“要出门吗?”

    “去练球。”孟嘉越回道,边抬手揉了揉阮榆的脸颊,肥嘟嘟的手感很好,他忍不住笑道:“好像长肉了。”

    “才没有。你这个时候去打球?”阮榆先反驳他,然后才问。

    “晚上九点才关门,这时候去不晚。”孟嘉越解释道。

    “那我就不去了吧!”阮榆想逃,才跨出一步就被孟嘉越拽着衣领揪回来了,她仰头看向孟嘉越,和他商量:“我可不可以不打球啊?”

    孟嘉越失笑,在她脸上掐了一把,笑眯眯地说:“这个就要看情况了。”

    阮榆没精打采地应了一声,耷拉着脑袋跟着他下了楼。在小区外面坐公交车到了孟嘉越平常练球的乒乓球俱乐部,这时候里面人还挺多的,没进门就能听到砰砰梆梆的打球声。

    屋里四个空调全都打开了,虽然人多但是还是挺凉快的,阮榆进去后就自己找了位置坐下。孟嘉越把球拍拿出来,背包交给阮榆后就去找教练了。

    教他的教练阮榆听他说起过,好像是a市哪个大学的体育老师,在乒乓球这个圈子里名气还挺大,教得也不错。

    阮榆默默看了一会儿,忽然听旁边有人说话:“你也是来打球的吗?”

    抬头一看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留着寸板头,,脸上五官没什么出彩的地方,至少阮榆记不住他除了眼镜以外的其他地方。不过,是在和自己说话吗?

    阮榆往左右看了看,发现没别人,才确定他是在和自己说话,就摇了摇头,也没有开口回答。

    只是她不说话,青年却又开口问:“那你是跟朋友一起来的?”

    “嗯。”阮榆小声应道。

    “等得无聊吧?”说着青年直接在旁边坐下了,他好像也是刚打完球,满脸的汗水还没来得及擦,坐下之后才拿毛巾随便抹了几下。

    “还行。”阮榆本来就不习惯和陌生人说话,这下被他连番追问,她也没有不回答问题也可以的意识,心里既紧张又不知所措,只能含糊应答。

    “喝水不?”青年是自己要喝水,他背包里装了有三四瓶,顺手多拿了一瓶水出来递给阮榆。

    阮榆没接,她看看青年,心里只想离开,但是又不好意思。

    “小榆。”孟嘉越在叫她。

    阮榆瞬间得到了救赎,急忙抱着背包小跑过去。

    刚打了球,虽然有空调,但是孟嘉越还是出了一身汗,额角的刘海都已经湿透了。把阮榆叫过去以后他直接说:“你出去买四瓶水,不敢去旁边小卖部的话你就到超市买,不用回来那么快。”

    “好。”阮榆点点头,脆生生地应道,然后她把背包背上,开开心心地出门去了。

    站在门外阮榆往周围都看了看,随便选了一个方向走,过了人行道之后又走了大概有一百米左右,就是一个大型商场。

    因为孟嘉越说不用急着回去,阮榆就直奔商场里面的超市,从二楼慢悠悠逛到一楼,买了四瓶水,然后又给她自己挑了一瓶酸奶,两盒果冻。

    付钱的时候阮榆直接把背包里孟嘉越的钱包拿出来了,等收银员扫码的时候她看到一旁货架上有益达口香糖,瓶装盒装的都有,她也没仔细看,就随手拿了一个盒装的。

    收银员已经扫好码,阮榆急忙把东西塞过去说:“还有这个。”

    “总共四十九块零四毛,需要袋子吗?”

    “啊,不用。”阮榆付了钱,趁收银员找零的时间,她把东西一股脑都塞进了背包里,拉上拉链背到肩上。

    拿了零钱后阮榆就走了,回到俱乐部里孟嘉越还在打球,见到阮榆回来也没有立刻过来。

    阮榆不敢在之前的位置坐,就在离孟嘉越近的椅子上坐下,默默看他打球,等了一会儿后,孟嘉越中场休息,才过来拿水喝,又拿了一瓶给教练。

    看他喝水,阮榆也有点渴了,翻翻背包想把酸奶拿出来,结果先翻到她买的口香糖,阮榆突然又想吃这个,就把盒子拆开了,但是东西掏出来一看却不是口香糖那种长方形铝箔纸的包装,而是正方形的。

    阮榆摸摸里面,滑滑的还带圈,感觉像是气球,她这时候才发现自己买错东西了,下意识就和孟嘉越说:“我把口香糖买成气球了。”

    “什么?”孟嘉越走近几步低头去看,等看清楚阮榆拿得是什么后,他嘴角猛地翘了起来,但是想笑又不敢笑,只好干咳了几声,有点尴尬地说:“你何止买错了,快把它放好。”

    “怎么了?”阮榆还没反应过来,她迷糊地低头看了看盒子的外包装,见上面写得什么超薄,还有杜蕾斯……

    看到这里阮榆猛地醒过神,瞬间明白过来她究竟拿了什么。几乎是下意识的行为,阮榆想也没想就把安全套塞到了背包最底下,把买的水全压到上面,唯恐被其他人看到了。

    做完这一切,阮榆低着头也不敢看孟嘉越,白嫩嫩的脸颊此刻也红的都快滴血了,心里更是尴尬的要死。

    孟嘉越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觉什么话都不对,就默默喝完水继续练球去了。

    他总共练了两个小时的球,七点多的时候离开,因为正值饭点,俱乐部这时候已经没什么人了。

    孟嘉越收拾好东西后伸手向阮榆要他的背包,就见阮榆抱着包不愿意松手,还一脸防备地看着他。孟嘉越瞬间想起来原因,就把球拍递给她:“你帮我装起来。”

    阮榆点点头接过球拍,亲自把背包整理好,然后抱在怀里跟着孟嘉越出去。外面天已经快黑透了,马路两旁的路灯也已经亮起,柏油路上车辆往来不绝。

    “孟嘉越。”阮榆忽然喊道。

    “嗯?怎么了?”孟嘉越扭头看向她,以为是有什么事。

    就见阮榆直奔垃圾桶,然后打开背包一阵翻腾,紧接着她就把那盒安全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扔进了垃圾桶。

    做完这一切阮榆顿时松了口气,她终于解决了这个困扰了自己一个多小时的东西。

    见状孟嘉越忍不住抿嘴笑笑,过去拉住阮榆,一边接过背包背上一边说:“就一盒安全套而已,怎么紧张成这样?”

    “怎么可能不紧张?”阮榆咕哝道。想想她当时居然还傻乎乎地把东西拿出来给孟嘉越看,就感觉脸颊又要发烧了,实在是尴尬的不行。

    “好了好了,乖,想吃什么?”孟嘉越揉了揉她的头。

    “都可以。”阮榆还没彻底走出安全套的阴影,所以也没心思去关注周围都是卖什么的。

    “那烧烤吃吗?”孟嘉越捧住阮榆的脸颊,把她的头转过去面向前面街角的烧烤店。

    因为今天七夕节,所以烧烤店的生意也特别好,离得虽然还有一大段距离,但是阮榆也能看到店外面都是人,要是去吃烧烤估计有的等了。

    所以她摇摇头说:“人太多了,不想吃。”

    “那去吃牛肉汤呢?”孟嘉越指着马路对面一家淮南牛肉汤店问。

    “嗯,这个可以。”阮榆刚答应手机就响了,掏出来一看,是她妈打的。

    阮榆忙接通了:“喂,妈。”

    “你死哪儿去了?饭都做好了也不知道回来吃?一天到晚就知道跑出去玩。”阮妈妈语气很冲,仿佛嘴里含着火药,而且还是一点就炸的那种。

    阮榆只能小心应付:“我和朋友出来玩了,在外面。”

    “快点回来,听到没有?”

    “哦……”阮榆还没来得及多说一句,那头阮妈妈就把手机挂断了。

    这下在外面吃不成了,阮榆看看孟嘉越,跟他把阮妈妈的意思说了。

    “你等我一下。”孟嘉越说完转身就离开了,身影融进人群里,阮榆一时半会儿竟然找不到他。

    好在孟嘉越没让她等多久就重新出现了,他回来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束满天星,递给阮榆说:“七夕节的礼物。”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