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喝醉了
    八月农历七夕节这天,上午阮玥就出门玩去了,到了下午又一个人怒气冲冲地回来,进门就把包往地上一甩,哗啦啦掉了一地的东西,像是口红、小镜子、耳机等,刺得阮榆耳朵疼,她却看也不看,反手用力把门带上,直接往屋里去了。

    客厅安静了好久,留下阮榆和阮康铭面面相觑,半响阮榆试着开口:“她这是怎么了?”

    “谁知道发什么疯啊!”阮康铭正玩着手机游戏,闻言头也没抬。

    “那她的包要不要帮她捡起来?”阮榆其实不太想捡,因为说不定就是吃力不讨好,回头还要被阮玥说一句多管闲事,这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所以她就象征性地问问阮康铭。

    “你随意。”阮康铭貌似是游戏玩到了关键时刻,原本他是靠着沙发坐,整个人都懒洋洋的,渐渐就挺直了腰板,手指摁得飞快,表情也越来越凶狠。

    阮榆看他这样就知道暂时听不进去自己说的话,也就闭上嘴,把手机拿过来看看孟嘉越有没有给她发消息。

    今天好像是孟叔叔一个朋友的女儿结婚的日子,他们一家都要去参加婚礼,所以孟嘉越也不在家,这件事昨天他和阮榆说了,也因为这样阮榆才会呆在家里。

    在客厅无聊地坐了一会儿,阮榆起身回房间,但是刚推开门屋里情况就把她吓了一跳。????简直是龙卷风过境,东西被扔得到处都是,桌上放着衣服,板凳四脚朝天,鞋子跑到了门边,尤其阮玥的床,被子枕头全卷成了一团,床板都露出来了。

    而阮玥则歪在床头玩手机,精心画好的眉毛扭成了毛毛虫,估计是哭过了,她眼睛那里不知道是睫毛膏还是眼线笔,被泪水冲刷得晕染开,在眼睛下面淌了两条黑乎乎的泪痕,大半夜绝对能吓到人。

    阮榆一时间没敢过去,她站在门口看了看阮玥,小心问道:“你怎么了?”

    阮玥没回答,瞪眼盯着手机,像是要把手机看出来一个洞。

    “哎。”阮榆出声喊她。

    “干嘛?”阮玥不耐烦地吼道。

    阮榆被她嗓门震到,也不吭声了,默默看着阮玥在那里摆弄手机,过了半天她突然反应过来,她可以出去,没必要非呆在屋里。

    想明白了,阮榆转身就打算走,门才打开身后阮玥忽然说话了:“出去玩吗?”

    “去哪儿?”阮榆知道她心情不好,所以没有立刻拒绝,而且她自己正好也闲,想着出门走走也不错。

    “唱歌去不去?”阮玥边说边抽了张纸擦眼睛,又拿粉饼补妆。

    “唱歌?”阮榆没去过ktv,关于它的认识是在电视上看到的,而现实当中也只在别人口中听说,所以对这个地方还比较好奇。

    “对啊!心情不好,需要发泄一下。”阮玥抬眼看她,话语已经有些强硬地问:“你到底去不去啊?给个准话。”

    阮榆本来就在犹豫,被她这样一问干脆就点头同意了,同时心里还有点小期待。

    等阮玥补完妆就带着她出门了,下午三点多外面太阳光还很刺眼,到了楼下阮榆才想起来她还没涂防晒霜,不过再跑回去涂不仅麻烦,估计阮玥也会不耐烦,所以她就没说。

    好在阮玥打了遮阳伞,躲在伞底下勉强能挡住点阳光,而且阮榆想着就这一次也晒不黑,就没怎么在意。

    出了小区后坐出租车到了一家叫棒棒糖的ktv门外,还没进门阮榆就先听到大厅里传出来的歌声,还是一首她比较熟悉的,张雨生的《大海》。

    因为是第一次来这里,所以进了门以后阮榆就紧跟着阮玥,到了前台,默默在一旁等她弄好,然后再跟着她在服务生的带领下到了二楼。

    虽然外面还是大白天,但是到了楼上以后却仿佛是在过晚上,走廊里的灯光很昏暗,萦绕在耳边的都是各种各样的歌声,最稀奇的是这里面所有的房间门都一个模样,阮榆怀疑她是要出去一趟,绝对找不到回去的路。

    进了包厢以后服务生就离开了,阮玥熟练地过去点歌,一首歌没唱完服务生又进来送东西,包括果盘、小零食,然后还有罐装啤酒。

    “你要喝酒啊?”阮榆大声问阮玥。

    “对。”阮玥直接用话筒回答的,说完她继续唱。

    阮榆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也没多问,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见阮玥喝酒,没什么好惊奇的。就是闲坐着无聊,她拿了一块西瓜吃,觉得这西瓜挺甜的,就一口气吃了三块。

    阮玥已经把歌唱完了,她把话筒塞给阮榆,示意她去点歌:“你唱吧!我等会儿再唱。”

    “哦,好。”阮榆抽了张纸擦干净嘴巴和手,就去点歌台那边坐下,她刚刚有看阮玥怎么使用,所以摸索着搜了一首儿歌。

    开头音乐一响起,欢快而熟悉的旋律弄得阮玥刚喝进嘴里的啤酒差点没吐出来,随即她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阮榆问:“你来ktv唱儿歌?有没有搞错啊?”

    阮榆倒没觉得她唱儿歌有问题,这里没外人在,她也不怕,直接就反驳道:“我唱儿歌怎么了?本来就是唱歌的地方,凭什么儿歌就不能唱啊?”

    “你厉害。”阮玥耸了耸肩,把腿翘到茶几上,靠着沙发看她唱。

    阮榆撇过头专心致志地看着屏幕,一首《小螺号》唱完,她接着又唱了一首《让我们荡起双桨》,渐渐就找到感觉了。

    阮玥已经喝完了三罐啤酒,第四罐拿在手里也不剩多少了,她扒拉过来另一个话筒,跟着阮榆唱了几句,又歪在沙发上让阮榆给她点歌。

    都是最近的流行歌曲,阮榆听过不少次,也能唱个几句。

    喝完第四罐啤酒后,阮玥又打开一罐,却不是给自己喝,而是递给阮榆,特豪爽地说:“你也喝,啤酒而已,尝尝味道。”

    “我不能喝。”阮榆摆手没接。

    “不行,你必须要喝。”阮玥却不依不饶起来,站起身走到阮榆跟前,一定要她喝。

    阮榆也没看出来她喝醉没喝醉,因为没喝过啤酒,所以在阮榆的认识里,啤酒酒精度低,貌似喝不醉,所以被阮玥硬塞了一罐啤酒后她象征性地喝了一口。

    喝完阮榆就立刻吐槽:“好难喝,这什么味儿?”

    “啤酒的味儿,哈哈哈哈哈~”阮玥拿着话筒吼了几嗓子,特开心得又给自己打开一罐喝。

    “哎哎,给我点首歌,刚想起来的,那什么《伤心的时候可以听情歌》,真适合现在的我。”

    阮榆把啤酒随手放下,认命地给她点歌。

    “来,干杯。”阮玥举起啤酒。

    “好,干杯。”阮榆也举起来,但是喝了一口就放下了。

    阮玥却不吭不响喝了大半,然后又拿了一个圣女果吃,边吃边把剩下一小半啤酒喝完了。

    等阮榆发现她喝醉了的时候,十几瓶啤酒已经只剩下一罐没打开,其余的空易拉罐则东倒西歪地被扔在地上。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