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暑假
    到了六月,一中作为中高考考场也要封锁起来,并且一直到考试结束才会允许学生进校上课,所以在这期间学校相应的也会放假。

    只是放假也就意味着作业多,在连续写了三天还没把作业写完后,阮榆感觉自己已经快疯了,瞪眼瞧着孟嘉越的作业一言不发。

    经过这次假期作业,她已经深刻认识到文理科作业的不同了,看看自己的作业,除了字还是字,满篇下来都找不到空白地方,而孟嘉越的作业呢?数字、符号,字数少的让人嫉妒。

    愤愤不平地啃了半块柚子后,阮榆拽了拽孟嘉越的衣服。

    “干嘛?”孟嘉越放下笔,随手抽了张纸把阮榆嘴角沾到的柚子汁水擦掉。

    “你帮我写点呗?”阮榆讨好地对他笑笑,接着把字数最多的政治资料书摆到他面前,还解释道:“其实题目很简单的,看书或者抄答案都行,就是需要写的字比较多。”

    “不行。”孟嘉越摇头拒绝。

    阮榆咬着嘴唇不说话了,就默默看着他,水润的眼睛忽闪忽闪,仿佛里面盛满了星星,漂亮得任谁也不忍心拒绝。????“拿来吧!”没坚持一会儿孟嘉越就先认输了,乖乖伸出手要作业。

    阮榆小小声地欢呼了一下,开心得把作业递给他,又热心地告诉他说:“这个比着答案抄就行了,都是背得内容,没什么难的。”

    孟嘉越没有立刻就动笔写,他先看着阮榆,直把人看得都不好意思了才忽然凑过去,趁她不备,在她嘴巴上亲了一下。

    “你干什么?”阮榆吓了一跳,一边脸红害羞一边又忍不住窃喜,她偷偷看看孟嘉越,干咳了几声说:“你偷亲我。说,打的什么主意?”

    “报酬。”孟嘉越微微笑了笑,这才转过身坐直了。

    阮榆却被他说得这两个字搅得心绪不宁,脸上表情变换了不知道多少次,活像个调色盘,让一直不着痕迹观察她的孟嘉越偷偷笑了好几次。

    “咚咚咚。”敲门声忽然响起。

    “进来。”孟嘉越随口说道。

    陈阿姨先探进头看看屋里,然后才把门全打开,端着盘子进来。盘子上整齐摆放着五六个圆鼓鼓的蛋黄酥,黄澄澄的外表点缀着黑芝麻,精致又可爱。

    阮榆最先被吸引住目光,她嘴里发出一声惊叹,眼睛看着蛋黄酥半天移不开。

    “阿姨做的蛋黄酥,来,小榆,尝尝好不好吃。”陈阿姨进来就直奔阮榆而去,一边下手捏了一个喂她。

    阮榆下意识张开嘴巴咬住,蛋黄酥吃进嘴里她才后知后觉看向孟嘉越,果然见他乌沉沉的眼睛盯着自己,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吓得阮榆立刻伸手接过蛋黄酥自己吃。

    陈阿姨倒没发现他俩的对视,又捏了一个蛋黄酥喂孟嘉越,也不管他嘴巴有没有张开,直接塞进去了。

    “好吃吗?”喂完陈阿姨又开心地问。

    阮榆顾忌孟嘉越,没敢开口回答,就点了点头。孟嘉越则“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好吃就行,蛋黄酥我放这里了。”陈阿姨把盘子放到书桌上,然后就走了。

    门一关上屋里立刻陷入了寂静,阮榆咬着手里剩下的蛋黄酥,眼角余光却一直注意着孟嘉越。

    过了半响没见孟嘉越有什么反应,还是低着头认真写作业的样子,阮榆稍稍有点放心,把手里的蛋黄酥全吃完后,她又端过桌上的水杯喝了小半杯水,打算继续写作业。

    “下回……”孟嘉越忽然开口。

    阮榆的心立刻又提起来了,就听他接着说:“这次是我妈就算了,但是没有下回。”

    “嗯嗯,我记住了。”阮榆忙不迭点头。

    “乖。”

    气氛微不可查地回暖了,阮榆在心里松了口气,然后开心地比了个剪刀手。

    中高考过后学校正常上课,但是之后因为要利用星期天的时间补课,所以一直到期末这中间都没有假期,六月末的时候学校又有一次模拟考试,到七月初期末考试后学校正式放假。

    步入高中后的第一个暑假,大部分同学都是在补课中度过,事实上还没有放假前班里就有不少假期补课机构的传单,甚至学校老师也有利用暑假给学生补课的。

    放暑假以后王家慧有一次和阮榆qq聊天,也说到自己在补课,刷了好多表情来表示自己悲惨的暑假生活。

    不过这些都离阮榆比较远,她从上学一直到现在,根本就没有参加过补课班,阮妈妈也没有想过给她报名。这次暑假阮榆是被陈阿姨压着练钢琴。

    上高中以来阮榆几乎就没有再碰过钢琴,因为平时都是呆在学校,在家里的时间比较少,所以没机会练琴。

    好不容易到了暑假,陈阿姨兴致勃勃地拉着阮榆要听她弹钢琴,然后在阮榆把一首简易版的《卡农》弹错了两次之后,陈阿姨的眉毛已经皱得能夹死苍蝇了。

    从那之后阮榆就开始了上午一个半小时,加下午一个半小时的钢琴练习生活。

    好不容易这天陈阿姨有事要出门,阮榆兴高采烈地以为终于可以不练琴了,谁知道门一关上,她还没来得及奔向电视机的怀抱,孟嘉越就先把她拉住了。

    “干嘛?”阮榆眨巴眨巴眼,不解地问。

    “练钢琴。”

    “不要嘛!”阮榆撒娇,扯着孟嘉越的手晃了晃。

    孟嘉越似笑非笑地说:“我妈特意叮嘱的,还要我拍视频,回头她要看。”

    阮榆鼓了鼓腮帮子,认命地往书房去。

    “练什么曲子啊?”进了书房以后孟嘉越搬了把椅子在阮榆旁边坐下,扫了眼曲谱先笑了。

    “你笑什么?”阮榆扭头看他。

    “没,只是《梦中的婚礼》,貌似听过太多次了。”孟嘉越解释道。

    阮榆明白,点头道:“结婚的时候都是弹这个曲子是吧?”

    孟嘉越点头,就听阮榆又说:“好像是有点烂大街了。”

    “嗯?”

    “我在电视剧里经常听到,一到结婚就是这首,开始我还不知道这首曲子名字的时候就先记住它的调了。”阮榆说完又歪头想了想,认真地说:“我结婚绝对不要这个。”

    “那你想要什么?”孟嘉越问。

    “嗯……”阮榆这回想了比较长的时间,然后才说:“不知道。”

    孟嘉越失笑,揉了揉她脑袋说:“不知道还想那么长时间?”

    “就是不知道,而且我想的是,如果我结婚的时候是中式婚礼,那也用不到啊,但是中式婚礼的话,我又不想穿秀禾服,感觉那个不好看。”

    “嗯,这样啊!那小榆想穿什么?”

    “凤冠霞帔。”

    “可以啊!”孟嘉越也没想,直接点了点头。

    “真的凤冠?”阮榆怀疑地看向他。

    “嗯?还有假的吗?”孟嘉越不解地问。

    “是那种。”阮榆提到这个有点兴奋,两手比划着说:“点翠的,然后还有流苏,凤凰,就是……你看过老版红楼梦吧?元妃省亲那一集里面,元春戴的,那个是凤冠。而且宝玉幻想中黛玉嫁给他的场景,当时黛玉的那一身凤冠霞帔也好漂亮。”

    兴致勃勃地说完,阮榆又忽的耷拉下肩膀,闷声闷气地说:“我还是练钢琴吧!”

    孟嘉越哑然失笑,问:“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阮榆只伸出一根指头敲着琴键,钢琴的声音也断断续续地响起。

    “好了,乖。”孟嘉越哄道:“是我不好,不该逼你练钢琴。”

    一听他这么说阮榆立刻来劲儿了,钢琴才弹了没几下就丢到了一旁,扭头看着孟嘉越控诉道:“你都不疼我。”

    “乖,没有的事。”

    “明明就有。”

    “好,那你说我怎么不疼你了?”

    “陈阿姨都不在你还要监督我,而且还要拍视频。”

    孟嘉越被气笑了,抬手在阮榆脑门敲了一下,说她:“得寸进尺。”

    “哪有?”阮榆捂着额头还委屈起来,水汪汪地眼睛看看孟嘉越,见他板着脸,立刻扬起笑凑过去,软糯地开口:“孟嘉越你抱抱我嘛!”

    孟嘉越坚持不到两秒就破功了,一边无奈地摇头笑笑,一边又把阮榆抱到腿上坐好,再亲亲抱抱。

    陈阿姨回来的时候已经挺晚了,孟嘉越都做好了午饭,煮的冬瓜汤,配菜是红烧肉、糖醋排骨和清炒西兰花。

    不过因为这几天孟叔叔去外地出差不在家,再加上阮榆因为家里没人过来这里吃,所以总共就三个人吃饭,他也没多做,份量刚好够吃。

    陈阿姨落座以后,午饭才开始吃,阮榆早就饿得不行了,逮着红烧肉的酱汁先拌到饭里,勺子筷子齐上,一口饭一口菜。

    “慢点吃。”孟嘉越说完趁陈阿姨不注意,舀了一勺汤喂阮榆。

    冬瓜汤清淡,正好解腻,阮榆喝着感觉好喝,把饭咽下去后又半张开嘴巴等他再喂。

    见状孟嘉越弯唇笑了笑,挪动椅子坐到离阮榆更近一些的地方,方便喂她。

    这样明目张胆的行为看得陈阿姨直撇嘴,坚决不承认自己嫉妒了。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