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寒假
    ..,

    七彩圣诞树的雪花随着a市第一场雪绽放,同样随着第一场雪的结束而消失,只剩下光秃秃的纸树。

    期末考试结束后寒假就来临了,阮榆有大把的空闲时间,虽然初中作业比小学的寒假作业还要多很多。

    她把纸树和小盘子从孟嘉越房间的窗台上拿走,随手扔到了垃圾桶里,然后在窗台放上了路边捡到的仙人球。

    装仙人球的淡黄色瓷花盆是她在超市里买的,七块钱一个,花盆里面的沙土则是在小区花园的绿带里挖的,挖土的时候还差点被人发现。

    “既然这么喜欢,为什么不放到自己房间里养?”孟嘉越在一旁看着她弄,问了一句。

    “我妈不让。”阮榆叹了口气说:“她说这东西放家里占地方,还说又不会开花,养了也没用。”

    孟嘉越伸手,阮榆过去在他腿上坐下。????“仙人球挺好养活的吧?”

    “是很好养。”孟嘉越点点头,摸着阮榆的头发在她脖颈蹭了蹭。

    “痒。”

    阮榆缩起脖子,脸上还带着因为痒而本能露出来的笑,她往后躲了躲,推拒道:“你头发蹭的好痒,不许靠过来。”

    “有吗?”孟嘉越作势把脸凑近。

    “有的有的。”阮榆急忙说道。

    孟嘉越顿时笑出声,捏了捏她脸颊上的肉,宠溺道:“不靠过去。”

    阮榆看看他,蓦地也笑了,抬手搂住孟嘉越脖子,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半闭上眼睛。

    屋里安静下来,只留下桌上的闹钟哒哒哒走动得声响。

    “雪。”不知过了多久,阮榆突然指着窗外惊喜地喊了一声。

    孟嘉越被惊醒,扭头顺着阮榆指的方向看过去,窗外果然飘起了雪花,扑簌簌飞舞在半空中。

    “我想下去玩雪。”阮榆抱住孟嘉越胳膊讨好地晃了晃。

    “不行。”孟嘉越直接拒绝了。

    阮榆立刻把脑袋耷拉下来,撅着嘴巴不开心了。

    孟嘉越把人搂紧了,哄道:“乖,玩雪冻手,而且现在外面还在下着,出去估计会淋一头的雪,要是再冻病了可是要扎针的。”

    “那什么时候能玩?”阮榆扭过身踢着脚问。

    “找时间我陪你。”

    阮榆从他膝上跳下来,叉着腰说:“你说的,我记住了,不许耍赖。”

    “好好好,不耍赖,乖。”

    “这还差不多。”阮榆微微满意了,转身又扑到床上,几下蹬掉鞋子钻进被窝里。

    “我要睡觉了。”说完阮榆把头一蒙,躲进被子下面。

    孟嘉越失笑:“大早上睡什么?”

    “就是要睡觉。”阮榆的声音从被子下面传出来。

    “好,睡觉。”孟嘉越无奈笑笑,起身走到床边坐下,手摸进被窝里把阮榆的脚拉出来。

    “你干嘛?”阮榆露出半张脸,眼睛瞪着孟嘉越,气呼呼地问。

    孟嘉越没回答,摩挲着阮榆脚踝上戴着的红色脚链,神色不明。

    “冷。”阮榆踢了他一下,不满地说。

    孟嘉越笑着看了看她,阮榆踢掉鞋就直接钻到被窝里了,袜子也没脱,米白色小猫图案的袜子套在脚上,衬得她脚也小巧可爱起来。

    不过就算没袜子也可爱,孟嘉越在心里默默地想。把袜子脱掉后他偷偷戳了戳阮榆白嫩嫩的脚趾头,忍着揉一把得冲动,赶在阮榆生气前把她的脚塞回了被窝里。

    “脚链不要取下来。”

    “我又取不下来,都弄死结了。”阮榆翻个身,抱着被子趴在床上。

    “睡吧!”

    “睡不着。”阮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往床里面挪了挪,拍拍身边的位置说:“你也上来睡。”

    孟嘉越伸手在她头上使劲揉了揉,脸上表情既无奈又宠溺,随即掀开被子一角也躺了进去。

    阮榆立刻熟门熟路地抱住孟嘉越,一边使劲往他怀里缩,一边又一脸满足地在他身上蹭了蹭。

    快过年那几天郑媛又来了,扎着低双马尾,戴着小熊发卡,穿着毛绒兔子斗篷,配着格子短裙,一进门就直奔阮榆。

    开口第一句话就是:“上次那个长的很好看的帅哥有没有来啊?”

    阮榆摇头,敷衍着回了一句:“没有。”

    “为什么不来呀?”

    阮榆回答不出来,好在郑媛这句只是自问自话,她捧着下巴叹了口气,一脸惆怅地说:“难道我今天见不到他了吗?没想到千里迢迢赶过来,连帅哥的影子也没见到,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啊?”

    “瞧你说的,孟嘉越在他自己家里,你见不到还能怎么样啊?关命苦什么事啊?”阮玥听得直发笑,抓了一把瓜子磕的咔咔响。

    “我来就是为了见帅哥的。”郑媛扑过去扒住阮玥,讨好地说:“姐哟,你知道帅哥在哪里吗?要不你带我出去逛逛呗!”

    阮玥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她额头把人推远了,故作嫌弃地说:“去去去,离远点。”

    趁她俩在说话,阮榆起身离开客厅回房间去了,这几天她正在看《红楼梦》,不过原版还看不太懂,只能看青少年版的。

    只是还没清净多久,阮玥就带着郑媛进来了。

    “你坐这儿。”阮玥把板凳搬过来。

    阮榆从床上探出头往下看,就见郑媛在书桌前坐下,阮玥兴致勃勃得把镜子拿过来摆在她面前,接着把她扎好的头发拆开,散在背上,拿梳子给她梳头发。

    看这情况就知道是要给她扎头发,阮玥因为留得是长头发,所以以前还在初中的时候,阮榆经常见她照着镜子摆弄头发,一弄就是大半天,书桌的抽屉里基本都是阮玥的头绳发卡。

    也因为阮玥经常打扮自己,所以特别会扎头发,不过阮榆头发短,没法扎,但是郑媛的头发长,比阮玥的头发还长。

    “想扎什么样的?”阮玥问。

    “还扎双马尾,配我衣服。”

    阮榆好奇地伸着头,手里的书也忘记看了。

    阮玥没用多久就把头发弄好了,扎的还是双马尾,只是在双马尾的基础上分开两股头发,编了两个麻花辫,扭成环状用皮筋扎住,又拿黑色的小发卡固定住头发,然后多余的部分再和马尾融成一股,用兔子头绳扎住,放在胸前垂着。

    “怎么样?”阮玥抬着下巴,对自己扎的头发十分满意。

    “好看!”

    郑媛一脸惊喜地站起来在镜子前面转了转,揪着辫子爱不释手。

    阮玥抬头对阮榆说:“好看不好看?你要是长头发我也给你扎。”

    阮榆没说话,捧着书低头继续看,她想她这辈子都留不了长头发了。

    中午在外面饭店里吃的,包间里的大圆桌子,总共坐了八个人,阮爸爸从家里带的酒,菜还没上来就先和堂姨夫倒上了酒。

    阮榆坐在空调下面,但是热气却吹不到她那里,旁边又是窗户,冷风时不时就从缝隙里钻进来,冻的她手都在抖。

    原本还想吃点热菜暖暖,可偏偏最开始上的都是凉菜,阮榆就只夹了几片牛肉垫肚子。

    快吃完的时候服务员端来了一道拔丝红薯,这道菜阮榆特别喜欢,只是还没夹几筷子,阮妈妈就把东西全分到郑媛和阮康铭碗里了,因为他俩也喜欢吃。

    没有夹到东西,阮榆默默把筷子收回去,舀了一碗汤捧着慢慢喝。

    回到家已经快两点了,阮榆爬到床上继续看《红楼梦》,她已经看了有大半,因为四点的时候要去练钢琴,阮榆就把书拿着,练完琴后在孟嘉越那里继续看。

    房间门关着,孟嘉越在写东西,阮榆就搬个椅子坐在他旁边,呆在孟嘉越的视线范围内。

    屋里静悄悄的,只听到钢笔划在纸上的窸窣声,秒针走动的哒哒声,放在桌上的牛奶还在冒着热气,等着阮榆去喝。

    过了半天,阮榆忽然就带着哭腔喊了一声:“孟嘉越。”

    “怎么了?”孟嘉越立马放下笔看过去。

    阮榆掉着眼泪断断续续地说:“我……我也不知道,就是……黛玉死了……然后……然后宝玉娶了……娶了别人……”

    孟嘉越忙把阮榆搂到怀里,边给她抹眼泪边说:“怎么哭成这样?乖,这只是书里的内容,别哭了,宝贝。”

    “孟嘉越,孟嘉越……”

    阮榆叫着他的名字,缩在孟嘉越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乖,宝贝,小榆,有我呢!别哭,只是小说而已。”孟嘉越把她搂在怀里哄着,拍着背轻声安慰。

    虽然阮榆以前看书也会被弄哭,但是哭成这样还是第一次,足足十几分钟才渐渐止住眼泪。

    “可是……可是为什么啊?”阮榆还有些抽噎,执着地问孟嘉越:“明明宝玉喜欢的是黛玉,为什么他还要娶别人啊?不能不娶吗?”

    “宝贝,这太理想化了。”孟嘉越摸着阮榆的头发,闻言回道。

    “什么理想化啊?”

    孟嘉越揉了揉阮榆脑袋,重新抽了一张纸给她擦眼泪,边哄道:“你以后就会知道的,不过不是现在。乖,告诉你一个小秘密,你知道吗?这本书是没有结局的,你看的结局是别人续写的,所以真实的结局谁也不知道,说不定他俩在一起了呢?乖,别伤心了。”

    “真的吗?”阮榆睁着红红的眼睛看着孟嘉越,半信半疑地问。

    “是真的。”

    孟嘉越在阮榆眼睛上亲了一下,把桌上的牛奶拿过来,边说:“再不喝就凉了,快点喝了。”

    阮榆瞬间忘了刚才的伤心,死死盯着玻璃杯里乳白色的液体,仿佛在看着一生的死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