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转学
    ..,

    阮榆瞬间瞪大眼睛,心脏一阵猛跳,赶紧把纸条攥进手心里,然后往旁边看看有没有被人注意到。

    自习课大家都在做作业,教室里安静的没有一丝声音,离她最近的方智丽也在抱着英语书记单词。阮榆悄悄松了口气,过了好半天才敢偷偷把纸条放进口袋里藏好,但是却不敢抬头,生怕看到戴廷。

    过了好一会儿也没见戴廷回头或者再问她问题,阮榆却还没放下心,又是尴尬又是恐慌,整个人被纸条扰的心绪不宁,抠着手指头也做不下去题。

    艰难地熬到自习课结束,铃声一响阮榆几乎就迫不及待地起身往教室外去,一直到下了教学楼才感觉自己能喘气了。

    此时其他的同学也陆陆续续走出了教学楼,阮榆往四周看了看,跑到楼下的垃圾桶旁边,把纸条小心掏出来,两手齐开,撕得保证无论再怎么拼凑也不完全,她才把纸屑分开扔到三个垃圾桶里。

    就这样阮榆也才刚松了一口气,心脏还在砰砰直跳,同时大脑快速运转,想着怎么才能保证孟嘉越不会知道这件事。

    “哎,阮榆。”突然身后响起一声。????阮榆吓了一跳,一口气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差点没叫出来,猛地回头就见是班里同学在喊她,当即又松了口气,她差点以为是孟嘉越。

    “什么事啊?”

    “你站那里干什么?都是垃圾。”同班女生笑了笑,然后朝她挥了挥手说:“我先去学校超市了,拜拜。”

    “拜拜。”阮榆也向她挥了挥手。

    刚要回楼上,阮榆突然又想起什么,急忙抬头往五楼一班的方向看去,楼层护栏那里有不少学生趴着,她仔细看了看,没见到孟嘉越。

    艰难得回到五楼,阮榆累地扶着膝盖直喘气,歇了一会儿,在楼梯口她先探出头往一班教室门口看看,见人群里没有孟嘉越才敢走出来,一路小跑着回到班里。

    戴廷早等着,一看她回来,当时就想说话,吓得阮榆刚进教室又急忙转身出去,一直等到上课铃响了阮榆才敢重新回到教室。

    这一节是历史课,他们历史老师讲课很风趣,但比起严肃的数学课,历史课上的纪律就十分松散了。

    从上课开始阮榆就担心戴廷会回头找她说话,课也没怎么听进去,好在戴廷没有回头,一直在认真听课,但是课上到一半的时候,戴廷却又递了一张纸条。

    看着放在书上折叠整齐的纸条,阮榆真不敢碰,害怕里面再写了什么,但是一直没等到阮榆回复,戴廷又递了一张纸条给她。

    阮榆吞了吞口水,认命地拿过纸条打开看,第一个纸条写得是“我说的是真的”,第二个写得是“你别不理我”。

    该怎么回?

    阮榆感觉自己陷入了难题,她肯定是不答应的,但是就害怕戴廷一时激动再让别人知道了,到时候传到孟嘉越耳朵里。

    想到这阮榆不由打了个寒颤,觉得自己要死了。

    可这样也不是办法,阮榆想了想,从草稿纸上撕了小半截纸下来,还特意把字写丑了,不会让人认出来,然后在纸上回复了三个字“我拒绝”。

    写好了之后阮榆把纸条小心叠好,但是怎么给戴廷又成了难题。

    如果直接递给他,阮榆害怕被旁边人看见,把纸条扔过去,可这样谁又知道会不会扔过头被别人捡到,到时候就更糟糕了。

    思来想去,阮榆也没有头绪。

    讲台上历史老师不知道说了什么,引得全班同学哈哈大笑,阮榆脑袋一空,几乎是下意识的拍了拍戴廷肩膀,趁他回头快速把纸条塞到他手里,然后低下头装作认真看书的样子。

    阮榆也不知道是不是纸条起了作用,一直到放学戴廷都没有再找过她,无论是传纸条还是说话。

    这也让阮榆松了口气,抓紧时间把戴廷写给她的纸条撕碎,分开扔到垃圾桶里,做完这些她才觉得安全些。

    放学铃一响阮榆就一如既往地去一班找孟嘉越,到晚上下晚自习再一起回家。

    放假前的最后一个星期天,中午阮妈妈带着阮康铭去酒店参加满月宴,午饭就让阮榆自己买着吃。至于阮爸爸,因为有人请吃饭,所以也没回家,而阮玥这个星期则留在学校了。

    等阮妈妈一离开,阮榆就直接去找孟嘉越了,中午陈阿姨做的糖醋鱼,阮榆吃了两碗米饭,把肚子都撑得鼓鼓的,饭后懒得躺在孟嘉越床上不想动。

    孟嘉越在她旁边并排躺着,一边帮着揉肚子一边笑道:“下次还吃不吃这么多了?”

    “好吃嘛!”阮榆抱着他脖子撒娇。

    孟嘉越失笑,手一滑,正好落在阮榆衣服口袋上,他摸了摸,感觉里面好像装了什么东西,掏出来一看不禁笑了。

    “这个你还留着呢!”孟嘉越在阮榆眼前晃了晃,彩色包装的袋子,只有一个巴掌大小,是圣诞节前精品店阿姨送给阮榆的七彩圣诞树。

    “我都忘了。”阮榆伸手接住,拿在手里翻看了一下,沿着袋子一角的锯齿把袋子撕开,边说道:“看看是什么样子的,我们一起玩呗。”

    袋子里面是一个塑料的小盘子和两张树型纸板,还有一包液体。

    “这怎么弄啊?”阮榆看看纸板又看看塑料盘子,扭头问孟嘉越。

    “组合吧!”孟嘉越拿过纸板,试着把两片拼在一起,相互一插,就成了立体的圣诞树形状。

    “哦,插到小盘子里。”阮榆一看也立刻明白过来,探手把塑料盘子递给孟嘉越。

    盘子里面有凸起的卡槽,专门用来固定纸板用的,孟嘉越把纸板树插进去,然后起身去书桌拿剪刀,把剩下的一包液体剪开一角,从树的顶端倒下去。

    “这样就可以了吗?”阮榆瞅着没什么变化的圣诞树,问孟嘉越。

    “等几个小时应该就有雪花了。”孟嘉越说着把东西放到了卧室的窗台上。

    阮榆翻身趴在床上,两手撑着下巴好奇地打量了纸树半天,没看一会儿就觉得上下眼皮子直打架,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困了?”孟嘉越坐到床边,弯腰把阮榆脚上穿的粉兔子棉鞋脱掉,把她脚塞进被窝里。

    “最近怎么老是打瞌睡啊?”阮榆揉着眼睛坐起来,边咕哝了一句。

    孟嘉越笑笑,边给她脱毛线衣边说:“应该是天气太冷了,冬眠呢!手。”

    阮榆乖乖把手递过去,让孟嘉越脱掉毛衣袖子,她扭头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忽然又说:“怎么还不下雪呢?”

    “说不定过几天就下了。”

    “想看雪。”

    “小榆有多喜欢雪?”

    “超级喜欢。”

    阮榆没多久就睡着了,半边脸埋在枕头上,脸蛋睡得红扑扑的,孟嘉越给她仔细掖好被子,就坐在床边看书。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不经意间扭头,忽然看到窗外好像有什么东西飘落。

    孟嘉越放下书过去窗边,玻璃上已经蒙上了一层雾气,但是也没有阻挡他看清外面飞扬的大雪。

    “下雪了。”

    孟嘉越呢喃道,扭头看了看阮榆,半响又弯唇笑了笑。

    a市的第一场雪下了两天,之后附中的期末考试也随之来临。

    最后一场考试那天阮榆来早了,教室里没多少人,出乎意料的,之前都是不来教室直接去考场的戴廷已经在位置上坐着了。

    虽然告白事件已经过去了十多天,但是阮榆还是害怕和他相处,如果可以,他俩最好是当成陌生人,不说话才好,不然光想想要和人相处,阮榆就怂的恨不得挖个坑把头埋了。

    在位置上坐好,阮榆把英语书掏出来记单词,才刚看没几个,就听到前面椅子挪动的声音。

    阮榆瞬间提起了心,连忙低下头,然后就听戴廷说:“我要转学了。”

    “我爸妈不想让我在附中上了,因为之前打架的事,所以想跟你说一声。”

    阮榆抬头看向他,没说话。

    戴廷把一张同学录递给她,笑着说:“可以帮我填一张吗?随便写就可以了。”

    阮榆接过来,米黄色的纸,底图是灰色的星星,需要填写的内容有很多,姓名、生日、星座、电话、地址、qq、邮箱、喜欢的食物、喜欢的颜色、喜欢的地方……

    “不用全都写上的。”戴廷说。

    阮榆点点头,从书包里把笔拿出来,垫着书按照顺序一项一项写下来。

    姓名:阮榆

    生日:6月23

    星座:巨蟹座

    电话:无

    地址:xxx

    qq:xxxxxxx

    喜欢的食物:很多

    喜欢的颜色:蓝色

    喜欢的地方:很多

    “邮箱是什么?”阮榆指着同学录上的邮箱一栏问戴廷。

    “就是qq那个,你有qq就有邮箱,不过你不用填也可以的,我知道你的qq号就知道你的邮箱了。”

    “那我填好了。”

    “后面还有。”

    阮榆翻到后面看,果然一整页空白,用来写留言。

    这时候班里同学已经来很多了,戴廷把同学录拿出来,站起身和阮榆说:“你慢慢写,等会儿交给我就行了。”

    说完话戴廷就离开座位在教室里发同学录,每个人都有一张,写完了交给他。

    阮榆握着笔盯着留言栏,看了半响才开始动笔,她也不知道要写什么,最后只留下一句话:祝你平安快乐。

    然后画了一颗星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