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后续
    ..,

    阮榆半张着嘴巴一脸惊讶,怎么也没想到孟嘉越和她说得会是这事,呆愣了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戴廷挺好的呀!怎么会和人打架?”

    “好?”孟嘉越眉头一挑,对阮榆这话表示十足的不满。

    阮榆缩了缩脖子,立刻转移话题:“他是跟谁打架呀?”

    孟嘉越在她脑门敲了一下,才开口:“好像外校的,我也不清楚,不过老师已经处理好了。”

    “那他会怎么样啊?”

    “这么关心他?”孟嘉越刻意板起脸问。

    果然阮榆立马就怂了,抱住他胳膊讨好地晃了晃,撒娇道:“就是好奇嘛!你别生气,我不问了。”????“他没多大事。”孟嘉越忽然说道,口气还有些遗憾的意味:“顶多也就警告一下,考完试继续上课。”

    阮榆倒是没听出来他话里的遗憾,低着头偷偷松了口气。

    孟嘉越敛去表情,沉默地看着她头顶的发旋,眼睛微微眯起,半响才转开眼。

    考完试学校基本都没人了,教学楼这里尤其空旷,孟嘉越拉住阮榆的手,边走边问:“想吃什么?”

    “不吃了。”阮榆摇摇头说:“马上就要吃饭了。”

    “小榆。”

    “嗯?”

    “你不会离开我吧?”

    阮榆闻言一愣,抬头看着孟嘉越,忽然间就发现他个子好像又长高了,比自己都高出半个头了。

    “不会。”阮榆想也没想,直接就这么回答了,末了她趁没人,大胆地抱住孟嘉越的胳膊走。

    “我也不会。”孟嘉越忽然说了一句。

    阮榆没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只以为是和自己一样,仰头朝他开心地笑了笑。

    坐公交车回到小区,在家门口的楼道里阮榆像往常一样和孟嘉越挥手告别,然后掏钥匙开门,但这次却见孟嘉越没往自己家里去,反而跟在了她后面。

    “你不回家吗?”阮榆疑惑地问。

    孟嘉越笑笑,径直伸手拿过阮榆手里的钥匙,一边开门一边说:“家里没人,而且你妈昨天就说要我去你家吃饭,你不知道?”

    “不知道。”阮榆愣愣地摇了摇头,突然感觉自己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孟嘉越打开门,顺手把钥匙放到阮榆口袋里,和她一起进去。

    屋里没人,应该是都还没回来,阮榆喊了几声也没听到回应,这下彻底确定家里没人了。

    阮榆开心地换好鞋子,直奔沙发开电视看,孟嘉越把她随手丢下的笔袋收好,放到门口的鞋柜上,方便走的时候拿,然后才过去沙发那里。

    “来。”刚在沙发坐好,孟嘉越就张开手示意阮榆到他怀里。

    “饿了。”阮榆可怜兮兮地捂着肚子。

    “有零食吗?”孟嘉越弯腰把阮榆脚上的拖鞋脱掉,然后把人抱到自己腿上坐。

    “没有。”阮榆搂着他脖子蹭了蹭,整个人都有气无力地瘫着。

    孟嘉越把手伸进阮榆衣服里,手凉,就没直接贴在肚皮上,而是隔着秋衣揉了揉她肚子,边说:“要不然我先给你做点吃的?”

    “做什么?”

    “土豆饼怎么样?”

    阮榆歪头想了想,摇了摇头说:“还是不用了,我妈估计快回来了。”

    话刚说完,钥匙插进锁孔里的声音就传过来,孟嘉越无奈叹息,把阮榆放回沙发上坐好,重新给她套上鞋子。

    进来的是阮康铭,他看到孟嘉越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又问:“哥哥你怎么来了?”

    孟嘉越扭头看着他笑道:“家里没人,阿姨让我上午来这里吃饭。”

    “哦。”阮康铭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然后没再说什么,把书包放到一边,看看电视里播放的动画片,又说:“《洛洛历险记》快开始了,阮榆你改一下台。”

    “我都忘了。”阮榆一看时间也猛地反应过来了,急忙拿遥控器改台。

    阮妈妈十二点多的时候回来的,看到孟嘉越也在,脸上立刻露出笑,热情地说:“嘉越来了,上午想吃什么?阿姨给你做。”

    “都可以。”

    “炖排骨汤怎么样?阿姨买的小排。”

    孟嘉越含笑点头,没多话,阮妈妈提着购物袋进了厨房。

    阮榆凑到孟嘉越耳边小声说:“我妈对你真好!”

    “对你呢?”孟嘉越也凑到她耳边问。

    “就那样,反正她才不会因为我想吃去跟人挤着买小排,买回来做好了,我也就只能吃一两块。”

    “你们说什么呢?”阮康铭问。

    孟嘉越笑道:“没什么,康铭你语文有没有进步?之前我听阿姨说你语文没考及格。”

    “别说这个了。”阮康铭忙摆了摆手,看了看厨房的方向说:“叫我妈听见又该啰嗦了。”

    “好,不说。”孟嘉越顺势说道。

    阮榆捂嘴偷笑,拿起历史书挡住脸,继续复习。

    中午吃过饭后他俩回学校继续考试,而上午戴廷在学校门口打架那事在班里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没进考场前阮榆就在教室听了一耳朵的八卦信息。

    戴廷中午也没有进班,考试这几天阮榆都没有见到他,等考完英语后模拟考试也就结束了,随之而来的就是学校的半天假。

    圣诞节过后模拟考试的成绩就出来了。

    戴廷平时成绩也还行,基本能保持在班级前二十五名,阮榆则在班级前十名,这次模拟考试的成绩老师按照排名从上往下只念了前十名,其他人就没念了。

    接着老师就把成绩单发下去,让班里同学互相传着看。

    阮榆这次考了第七名,老师已经念过她的分数,所以她也没有在意成绩单。等传过来方智丽在找自己的分数和排名,阮榆就好奇扫了几眼,结果却在意想不到的位置看到了戴廷的名字。

    成绩单的最后一位,班级倒数第一。

    阮榆吃了一惊,等方智丽看好了,她把成绩单拿过来仔细看了看,上面七门成绩戴廷只有三门有分数,分别是语文、历史和思想品德,而其他科目全部都是零分。

    这是缺考了?

    阮榆只想到这一种可能,她看看坐在自己前面的戴廷,神色有些复杂,忍不住往打架上想,该不会是被学校处罚了吧?

    想到这种可能阮榆就想找个机会问问戴廷,下午来的时候趁着方智丽和戴廷的同桌都不在,阮榆抬手拍了拍戴廷的肩膀。

    戴廷转过头,表情很是不耐,看是阮榆他脸上神色才不由放松下来。

    阮榆离近了低声问:“你的分数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好多门课没有成绩啊?”

    “那个啊!”戴廷抓了抓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我没来考试,所以没成绩。”

    “你为什么不来考试啊?”

    戴廷沉默了一会儿,含糊道:“打架。”

    闻言阮榆立刻追问道:“是被学校处罚了吗?”

    “不是。”戴廷摇头,抬眼看看阮榆,片刻后他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开口道:“我考数学的时候本来是来学校了,但是不知道怎么惹了外校的人,当时在路上被人拦了,然后也没考成试。不过我不认识那些人,就身上挨了几拳,我妈带我去医院了,所以接下来也没来考试。”

    阮榆皱起眉头,看着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半响问道:“那你没事吧?”

    “没事,轻伤而已,就是不知道那几个人是哪个学校的,没法打回来。我妈怕学校知道这事,让我不要说出去,你别告诉别人。”

    “好,我不说。”阮榆用力点了点头。

    戴廷朝她笑了笑,转过身预习下一节课的课本内容。

    事情这样算是过去了,可元旦节过后,阮榆来学校忽然就听见班里有人在说什么打架的事,她当时也没在意,以为是在说别班的同学。

    结果当天上午班主任就把戴廷叫去了办公室,几乎是戴廷一离开,班里整个都炸开了锅,大家都在说话,教室里闹哄哄一片。

    “这是怎么回事?”阮榆听了半天没听出什么内容,扭头好奇地问同桌。

    方智丽看看戴廷的座位,和她说:“我听别人说戴廷模拟考试考倒数是因为和人打架没来考试。”

    “哎?”阮榆心里一惊,忙又问:“是说谁的?”

    “我听外班人说的,好像是有人在上学路上看见了,班主任也知道了。”

    阮榆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回过头继续看书。

    戴廷打架的事在课间操的时候被校长当着全校同学的面说了出来,并且进行了通报批评,连哪个班级都说出来了,事后班主任又在班里把戴廷批评了一顿,他身上体育班长的职位也被取消了。

    进入到一月下旬,距离期末考试也没几天了,班里同学都在抓紧时间复习功课。

    星期二下午的自习课,戴廷一如既往扭头找阮榆问问题,等阮榆把题目解出来,戴廷突然把一张纸条放到了阮榆桌子上。

    “嗯?”阮榆抬头去看戴廷,就见他背对着自己在认真做题,好像刚才放纸条的人不是他一样。

    阮榆迟疑地拿过纸条,沿着折叠的地方把纸条打开,就见上面只有简单的四个字:

    我喜欢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