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打架
    ..,

    一直到走出校门阮榆还没有从逃课的事实中反应过来,孟嘉越已经带她去了校门口的奶茶店。

    阮榆想问孟嘉越是要买东西还是做什么,但是舌头麻麻的,又有点疼,她也不想说话,就只跟着进去。

    “请问你们店里有冰块吗?”孟嘉越向店员询问,然后解释道:“她的舌头烫着了,需要含着冰块降温。”

    “没有,你去隔壁那家问问,冬天我们店里都不用冰块。”

    “好,谢谢。”

    孟嘉越礼貌道完谢,带着阮榆去了隔壁那家奶茶店,同样的话又重复了一遍,那家奶茶店里倒是有冰块,直接给了两块。就是冰块太大,阮榆含在嘴里,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走之前孟嘉越在这家店买了一杯布丁奶茶,给阮榆握着暖手。????“想去哪儿玩?”孟嘉越问她。

    阮榆往四周看了看,他俩正站在学校外面的马路边上,马路两旁都是一些文具店、精品店、书店、小吃店等等,不过这个时候是上课时间,除了他俩就看不到其他学生。

    逃课的紧张感和窃喜纷纷涌上心头,阮榆舔着口中的冰块,含糊不清地说:“去照大头贴好不好?”

    “什么?”孟嘉越没听清。

    “大头贴。”阮榆又重复了一遍。

    学校门口的精品店里就可以照,阮榆知道是因为班里女生经常三三两两一起去照大头贴,她也好奇跑去看过,但是放学之后人太多,还要排队等,这下没人就不需要了。

    “大头贴。”孟嘉越重复了一遍,他知道是什么,男生里面也有人照。

    “那走吧!”说着他拉阮榆去了学校的精品店。

    店里老板娘正在织围脖,见到有人来抬头看了一眼,然后惊讶道:“这会儿都上课了,你们怎么还在外面?”

    阮榆立刻脸红起来,不安地舔动着口中的冰块,一边往孟嘉越身后躲。

    “我们逃课了。”孟嘉越认识老板娘,笑着和她说话,口气也十分放松。

    老板娘立刻露出不赞同的目光,孟嘉越接着说:“开玩笑的,是她的舌头烫伤了,我带她买药,回来的时候已经上课了,正好我第一节课是音乐课,上不上无所谓,所以就打算等第一节课下课再回去。”

    “这样啊?我说呢!你学习这么好怎么可能逃课。”老板娘笑起来,把正在织的围脖放到椅子上,起身问:“要买什么?”

    “照大头贴。”

    “在里面,你们自己去,照好了喊我一声就行。”

    孟嘉越含笑谢过,拉着阮榆进了店里面的小门,小门内放着两台大头贴的机子,孟嘉越随便选了一台掀开帘子进去。

    阮榆第一次照,进去看什么都新奇,碰碰这个,摸摸那个。

    孟嘉越在一旁等她新奇完,拉着阮榆同框,等要照的时候阮榆突然把脸捂住了,孟嘉越已经按了拍照的按钮,屏幕上出现的就是阮榆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捂着双颊,孟嘉越侧头看着她,两人还在对视。

    “怎么了?”

    “冰块。”阮榆张开嘴指了指嘴巴里面。

    孟嘉越顿时失笑,摊开手说:“吐掉一块。”

    阮榆忙低头把冰块吐到他手上,孟嘉越拿去外面扔到垃圾桶里,回来后他又突然想起屏幕上不小心拍下的照片,扭头一看,随即笑了笑,没有点击删除。

    嘴里少了一块冰,阮榆腮帮子总算是不鼓了,拉着孟嘉越兴致勃勃得对着镜头摆姿势,但是她也不会弄,摆来摆去都是剪刀手加微笑。

    一连拍了二十张,等照片出来,老板娘过来拿裁切刀裁照片。

    阮榆看店里没人,拽了拽孟嘉越的手示意自己要去外面看看。

    “去吧!”孟嘉越揉了揉她的脑袋。

    阮榆点点头,蹦蹦跳跳地跑去外面店里看货架上摆放的小饰品。

    “哎,嘉越。”老板娘压低了声音,等孟嘉越扭头看过来,她才继续说:“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闻言孟嘉越先笑了,反问:“我为什么要谈恋爱啊?”

    “那不是你和那女孩看着还挺亲密的,别说,这姑娘长的还真好,学习怎么样?”

    “小榆学习挺好的,但是阿姨你真的想多了。”孟嘉越无奈摇了摇头道:“为什么每一个人都要误会我和小榆在谈恋爱啊?我还是初中生,真没到那个时候。”

    老板娘摆了摆手明显不信:“哎呦!都叫上小榆了,你就别骗我了,之前你和你们班的同学来买东西,同队三个女生,我看哪一个都可劲儿地往你身边围,你当时什么态度啊?跟现在一样吗?”

    “阿姨,不要那么八卦。”

    “嘿,你这小子,敢这么说我。”老板娘作势要打,正好阮榆从外面进来,她把手收回去,笑着和阮榆说:“有什么喜欢的吗?我昨天刚进的货,有那个七彩圣诞树,还是纸树开花,这不圣诞节快到了,好多学生买。”

    阮榆嘴里的冰块基本都已经化了,不影响说话,只是和陌生人她也不敢多说,就问了一句:“什么圣诞树?”

    “纸做的,一块钱一包,就是装到盘子里倒上药水,过几天会长出雪花。我之前也拆了一包,就在外面台子上放着,雪花已经长出来了。”老板娘边说着边麻利地切好照片分装到小纸袋里,交给他俩。

    阮榆听老板娘说的心里好奇,拉着孟嘉越特意去看了实物,走之前老板娘还免费送了一包给她。

    回到教室的时候是第一节课下课,刚到座位上戴廷就回头问说:“你去哪儿了?一节课都没回来,还好是自习课没老师。”

    “我烫到舌头,看医生去了。”阮榆不擅长说谎,说话的时候也没看着戴廷的眼睛,而是低着头整理桌上的书。

    戴廷紧张地问:“没事吧?烫的严不严重?”

    “没事,就是舌头发麻。”

    “没事就好,下次要小心。”

    阮榆点了点头,不想再和他多说话,就把资料拿出来做题。

    戴廷看了她一会儿,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可说的,上课铃响了,他就转过了身。

    后天就是模拟考试,阮榆一大早就起来了,家里人都还在睡,她也没吃饭,洗漱完就拿着整理好的文具袋去找孟嘉越。

    陈阿姨不在家,学校组织教师团队去临市的学校进行考察交流,她昨天就已经跟团到了临市,今天的早饭是孟叔叔做的。

    用糯米、桂圆肉、莲子、红枣加冰糖熬出来的粥,粘稠适度,甜糯可口。还有电饼铛烤的薄饼,每一张饼都只有纸的薄厚,配上土豆丝、胡萝卜丝、生菜,再刷上一层酱,卷起来吃,味道超级好。

    除此之外孟叔叔还开坛子取了他腌的咸鸭蛋,煮熟后先放进冷水里浸着,防止烫到手,吃的时候只需把顶端一小部分的蛋壳剥开,筷子一捅进去,红亮亮的油就顺着小口直往外冒。

    阮榆一手拿着卷饼吃,一手拿着勺子喝粥,吃的嘴巴上都是酱,腮帮子鼓的像是小仓鼠。

    孟嘉越在一旁看得手痒,忍不住就想戳一戳,但是看看他爸,就没动手。

    等剥好了咸鸭蛋,他把蛋黄捣碎了挑出来,均匀铺到薄饼上,又用筷子夹了炒好的土豆丝、胡萝卜丝,最后淋上番茄酱,再一卷,等阮榆手里的吃完,就把这刚卷好的饼给她。

    阮榆拿着却没先吃,把卷饼递到孟嘉越嘴边,让他吃。

    孟嘉越笑笑,低头凑过去咬了一口,阮榆这才接着吃。

    可孟嘉越还没高兴多久,桌子底下的脚就被他爸踢了一下,他抬眼看过去,孟叔叔却仿佛什么也不知道,自顾自端着粥喝。

    吃完早饭后孟叔叔开车送他俩去学校,上午九点半开考,只考语文一门课,上午十一点多结束,到下午考思想品德和历史,明天上午则考数学,下午考地理和生物,英语放到最后一天上午考,考完之后学校会放半天假。

    到了学校,孟嘉越先把阮榆送到二号考场,然后转身去了一号考场,他们两个教室挨着,都在一楼。

    进了考场阮榆找到位置,就等着监考老师来,然后发试卷。

    学校试卷都是老师自己出的题,比较简单,阮榆做起来没什么难的,就是作文花费了点时间,等阮榆做完试卷又等了五分钟左右,考试就结束了。

    她立刻出考场去找孟嘉越,心里还想着回家要赶紧复习思想品德和历史书,下午就要考了,可是赶到一号考场却没见到孟嘉越的身影。

    阮榆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站在教室门口等了一会儿,班里已经没人了,监考老师都出来锁上了教室门,她也没走,而是站在门边等。

    等了将近十来分钟,远远就看见孟嘉越朝这边跑过来,阮榆瞬间松了口气。

    “你去哪儿?”等了这么久阮榆心里还是有点小委屈的,孟嘉越一到跟前她就率先问出口。

    “抱歉。”孟嘉越立刻道歉,摸了摸阮榆的脑袋,和她说:“我提前出来的,原本是想去校门口给你杯喝的,结果却遇到事情,所以才回来晚了。”

    阮榆听他说,随口问道:“什么事啊?”

    “戴廷和人打架了。”

    “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