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见面
    ..,

    “那你给我扎呗。”阮榆放下刘海,白嫩嫩的手扯住孟嘉越的衣服摇了摇,软软糯糯得向他撒起娇来。

    “扎成什么样的?”孟嘉越忍笑,伸手在阮榆头发上比划了一下,食指顺着鬓角滑下来,顺势戳了戳她肉嘟嘟的脸颊。

    阮榆歪头想了想,灵光一闪,立刻一脸期待地看着孟嘉越,问他:“你可以扎成小樱那样的头发吗?”

    “《魔卡少女樱》吗?”

    “对啊!”

    孟嘉越摇头失笑,点了点阮榆额头,无奈道:“我可没那个本事,又没有真的扎过头发。”

    “哦。”阮榆鼓着半边腮帮子,耷拉着脑袋立刻就提不起兴致了。????“苹果也不错。”孟嘉越忽然说。

    然后他随意抓了几把,把阮榆前面的头发拢起来,拿手指当梳子,不一会儿就在阮榆头顶偏左侧的位置扎了一个斜斜的小揪。

    扎完头发孟嘉越身体往后仰了几分,离远一些去看阮榆的发型,没一秒就坚持不住笑了出来。

    “怎么了?”阮榆被他弄得一头雾水,实在好奇得厉害,忙从孟嘉越腿上跳下来,三两步走到桌边照镜子。

    镜子里的人除了额前的头发扎起来露出了额头,和平时也没多大区别,阮榆左看右看,也没感觉到有什么问题,相反还觉得发型挺好看的,所以就更疑惑孟嘉越笑什么。

    她不由皱着眉问:“我的头发怎么了吗?”

    孟嘉越收敛起笑意,微咳了几下,正色道:“没有,很好看。”

    “那你笑什么?”阮榆气呼呼地问。

    “很可爱啊!”孟嘉越招了招手,示意阮榆过来。

    “可爱就笑啊?”阮榆心里的疑虑还没完全消除,怀疑地看着孟嘉越,一时间没有过去。

    见状孟嘉越立刻沉下脸,声音也有些冷硬:“过来。”

    阮榆被吓得心头一跳,急忙走过去,边走嘴上还硬气地回道:“凶什么凶啊?”

    等把人搂到怀里孟嘉越的脸色才恢复过来,然后立刻道歉:“乖,都是我的错,别气了。”

    “我才没气。”阮榆把头一撇,咕哝着说了一句,说完又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孟嘉越,怕他再生气了。

    孟嘉越既无奈又宠溺地捏了捏阮榆的脸颊,忍不住又抬手拨弄了几下她头顶上的小揪揪,笑道:“乖,真的很好看,我的小榆很可爱。”

    “真的?”阮榆有些害羞,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孟嘉越,神情却很高兴。

    “当然是真的,超级可爱。”孟嘉越面不改色地夸赞道,只是心里还有一句没说,看起来像个苹果。

    阮榆脸上的婴儿肥还没有褪去,脸颊肉嘟嘟的,像刚出锅的包子,又软又嫩,只是这下头顶多了个苹果把,直接就从包子变成苹果了。

    不过眼下阮榆还是十分开心的,对孟嘉越的话更抱有绝对的自信,当天晚上的晚自习她就直接顶着新鲜出炉的苹果头去了学校。

    其实学校的初中女生之间最流行的发型是花苞头,但是阮榆头发短,能扎起来就不错了,花苞头她是不用去想的。

    这次也算是阮榆形象的一次大改变,因为她平常都是顶着一头短发,这是第一次扎头发去学校,连向来十分话少的同桌都忍不住和她说了几句话。

    就是话里的字数很少,比如:“你扎头发了?”

    “对啊!”

    “很好看。”

    “谢谢。”

    阮榆的同桌叫方智丽,存在感不强,和阮榆一样都是和班里同学很少说话,下课基本从不乱跑,经常被人记不起名字的存在。不过阮榆比方智丽好的是,戴廷经常会找她说话,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戴廷一个人自说自话。

    阮榆来的比较早,在位置上坐了一会儿戴廷才来,戴着棒球帽,背着运动书包,踩着运动鞋,还是一贯的风格。

    到了位置上,他把书包一甩,扭头先和阮榆说话:“你怎么扎头发了?”

    “怎么了?不可以啊?”阮榆正在看书,闻言抬头看看他,一脸不解。

    “没有。”戴廷傻笑了几下,摸了摸后脑勺说:“很好看。”

    阮榆点点头说:“谢谢。”然后就低头继续看书了。

    气氛一时间陷入了尴尬,戴廷还没说出口的话全都堵在了喉咙眼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干瞪着眼睛看了阮榆半天,最后只好摸了摸鼻子,讪讪地坐下了。

    方智丽默默围观了全程,看看他俩,又默默拿出书学习。

    十一月中旬学校期中考试,一连考了两天半,考试结束后就只放了半天假,晚上还要回学校上晚自习。

    上午考试结束时已经快十二点了,阮榆干脆就没有回家,被孟嘉越带出去玩了。

    从学校坐出租车大概只要十几分钟就到大润发了,离得很近,他们学校有些住校的学生经常来这边玩,在班里的时候阮榆就听不少人讨论过,不过她还是第一次来。

    坐车途中阮榆也没有晕车什么的,因为肚子饿得咕咕叫,实在没有力气晕车。孟嘉越口袋里倒是有糖和巧克力,可是这两样也不顶饿。

    一下了车孟嘉越就拉着阮榆先去了三楼美食城,他俩在三楼转了一圈,最后去吃的火锅。

    这个时候都已经十二点四十左右了,火锅店里人虽然多,但是也没有多到需要排队等待,直接就有空位置坐。

    阮榆选的位置,就在窗户旁边,低头就能看到楼下的风景。

    这还是阮榆第一次到店里吃火锅,因为阮妈妈不喜欢火锅,在家里不会做,出门了自然也不会带他们去火锅店,更何况阮榆极少被阮妈妈带出门。

    火锅店里是沙发座,因为他们这一桌只有两个人,他俩又是面对面坐,所以各自占了一张沙发。孟嘉越拿着单子在选菜,阮榆没事干,开心地在沙发上动来动去,不时扭头看看周围。

    “别乱动。”孟嘉越抬头看着阮榆,板起了脸说。

    “哦,好。”阮榆第一次来,兴奋劲儿还没过去,闻言点点头倒是不动了,但是眼睛还是止不住上下左右地看。

    安静了没一会儿,阮榆瞅着头顶的灯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一脸兴奋得和孟嘉越说:“这个灯好漂亮,像个斗笠。”

    “那就是斗笠灯。”孟嘉越抬头看了一眼灯,告诉她。

    “名字真有趣。”阮榆捂嘴偷笑。

    孟嘉越把单子放下,看着阮榆笑问:“你喜欢啊?”

    “嗯嗯。”阮榆用力点了点头。

    “那好啊!”孟嘉越话没说全,站起身又道:“我去前台交单子,你别乱走,乖乖等我。”

    “好。”

    “乖。”孟嘉越揉了揉阮榆脑袋,这才离开。

    阮榆坐的这个位置距离前台还有一个转角,正好被挡住了视线,孟嘉越刚离开的时候她还跟着往那边看了半天,只是找不到孟嘉越的身影,最后干脆就放弃了。

    无聊地坐了一会儿,孟嘉越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半天都没来,倒是服务员端来了鸳鸯锅,一红一白,看得阮榆更饿了。

    前头那一桌吃完走人了,服务员过来收拾东西,阮榆正百无聊赖地玩着筷子,忽然身后就有人说话。

    “阮榆,你怎么在这儿?”

    听到有人和她说话阮榆还愣了一下,顺着声音扭头就看到戴廷和一个打扮的很时尚的女人。

    “戴廷。”阮榆吃了一惊,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同学。

    “你也来吃火锅啊!”戴廷开心地蹦哒过来,边和阮榆说:“我和我妈一起来的。”

    阮榆拘谨地笑了笑,朝走过来的戴廷妈妈打招呼:“阿姨好。”

    戴廷妈妈立刻笑道:“你是小廷的同学吧!长的真可爱!和家长一起来的吗?要不要去我们那桌?人多热闹。”

    “不用了。”阮榆急忙摇头拒绝,说完怕戴廷妈妈不高兴,又补了一句:“我和朋友一起来的,他去前台还没回来。”

    “和朋友?哪个朋友啊?”戴廷却直接问道:“咱班同学吗?”

    “不是。”

    “小榆。”孟嘉越在转角处就直接叫了阮榆一声,手里还端着两个酱料碗,看到戴廷他眉头微皱,但还是礼貌地点了点头,然后过去位置上坐。

    他一来阮榆立刻松了口气,扬起笑脸问:“你怎么去这么久啊?”

    “弄酱料去了。”孟嘉越边说边把视线投向戴廷和戴廷妈妈,脸上也恰到好处得表现出自己的疑惑。

    阮榆只顾着看酱料,根本没往那里看,自然也没注意到。

    戴廷妈妈拉住戴廷胳膊,轻轻笑道:“你们在这吃,那我们先走了。”

    “阿姨再见。”阮榆闻言反应过来,急忙向他们道别。

    戴廷还有点不舍,被他妈硬拉走了。

    人一离开孟嘉越脸就沉了下来,盯着戴廷的背影问阮榆:“他是谁?”

    “我们班的体育班长,叫戴廷,坐在我前面。”

    “哦,这样啊!”

    阮榆小心翼翼地问:“你不喜欢他吗?”

    孟嘉越转回目光看她,蓦地笑了笑,正好这时候服务员把点的菜端过来了,孟嘉越等人走了之后才说话:“没有,乖,不是饿了吗?想吃什么?”

    辣汤那边的锅已经沸腾了,阮榆很快转移了注意力,指着推车上的牛肚说:“吃这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