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抱抱
    ..,

    阮玥倒是没有认生,很自然得在沙发上坐下,问阮榆:“你什么时候来的?”

    “早上来的。”

    阮榆回答完孟嘉越又接道:“她要练钢琴,阮玥姐你不知道吗?”

    “没注意。”阮玥笑道:“我说她怎么一直不回家。”说完她把手机掏出来,就低下头玩手机没再说话了。

    “老公,帮忙拿把葱。”厨房里陈阿姨高声喊道。

    孟叔叔应了一声,离开客厅去储物间。

    “哥哥,你改下台吧!”阮康铭看不下去新闻,兴致勃勃和孟嘉越说:“你改到大象台,《七龙珠》该放了。”????遥控器在孟嘉越手边放着,离阮康铭太远,中间还隔着两个人,他够不到,又是因为在别人家,他不好意思去拿。

    孟嘉越闻言笑笑,电视上他正看的新闻节目已经快接近尾声,他倒是无所谓,拿起来改了台,然后也没把遥控器放回原处,而是放到茶几上,又顺手抓了一把瓜子。

    昨天陈阿姨让他去超市买的,说是招待客人用,孟嘉越买是买了,但买的是阮榆喜欢吃的焦糖瓜子。

    他看阮玥和阮康铭两个人没动,就把瓜子盘和果盘推过去说:“你们也吃。”

    说完话孟嘉越就低头开始剥瓜子,他剥得很熟练了,但是里面的瓜子仁他自己却没吃,而是留在手心里积攒起来,攒了一会儿后再把瓜子仁给阮榆吃。

    他俩坐在一起,身体挨着,开始阮玥还真没有注意,无意间瞥眼,结果就看到这一幕,顿时她连手机也不玩了,瞪着眼睛看着他俩。

    孟嘉越察觉到她的目光,抬头笑了笑,伸手过去给阮玥也抓了一把瓜子,边问:“阮玥姐也吃。”

    “我抓一点就行。”阮玥接过瓜子,又惊疑不定地看了看两人,但孟嘉越却没有继续剥,阮榆也不吃了,专心看电视。

    阮玥憋不住话,吃饭前趁着阮榆去卫生间洗手,她也一起跟去了,在里面悄悄问阮榆:“刚刚孟嘉越是不是给你剥瓜子吃啊?”

    “怎么了?”阮榆反问她一句,边熟练地拿了一条蓝色的毛巾擦了手。

    阮玥跟着她也在蓝毛巾上擦手,倒没有注意到阮榆这么熟悉擦手的毛巾是哪个,接着小声说:“你俩什么关系啊?”

    “朋友和同学啊。”阮榆没有丝毫迟疑地回答道。

    “我怎么这么不信呢!”阮玥眉毛一挑,一脸质疑。

    阮榆眨了眨眼,回道:“那我怎么知道,你信不信关我什么事啊?”

    “小榆,小玥,快来。”外面陈阿姨在叫她俩。

    阮玥没有再继续追问,和阮榆一前一后回到餐桌。其他人都已经坐好了,还有两个空位置留着,阮榆直接就在孟嘉越旁边的空位坐了下来。

    今天这一桌菜是阮妈妈和陈阿姨一起做的,其中一道清蒸鱼就放在阮榆面前,这是陈阿姨的拿手菜。阮榆见她做过,选用的是鲈鱼,在鱼身两面打上花刀,抹料酒再撒少许盐腌制,然后大葱切段,生姜切丝,铺在鱼身上,直接上锅蒸,蒸完淋酱汁,做法很简单。

    阮榆特别喜欢吃,可是有一点,鱼刺太麻烦了,虽然鲈鱼鱼刺不算多,但是她平时吃鱼都有孟嘉越在,鱼刺从来不是她考虑的范围。说这么多,总之一句话,就是她被孟嘉越养懒了。

    默默看了一会儿鱼,阮榆又扭头悄悄看了看孟嘉越。

    孟嘉越低头笑了笑,立刻会意,伸筷子夹了几块鱼肉到碗里,三两下就把鱼刺挑干净了。

    等饭吃了有一会儿,趁人不注意,孟嘉越把自己的碗和阮榆的碗调换了。

    吃饭用的碗是陈阿姨买的糖果色的小瓷碗,颜色不一,但他俩的碗都是淡蓝色,换了也没人发现。

    捧着半碗孟嘉越挑好刺的鱼肉,阮榆先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其他人,确定没被发现,这才美滋滋地吃起鱼肉。

    因为是星期日,晚上学校还有晚自习要上,阮玥今天下午就要回学校,吃完饭已经是一点多快两点的样子,阮玥回家收拾收拾东西就直接去学校了。

    阮榆也跟着回去收拾了东西,却不是要去学校,而是要送礼物给孟嘉越。

    “pelikan,百利金墨水。”孟嘉越从阮榆手里拿过墨水瓶,垂眸看了片刻,然后抬眼去看阮榆,后者笑嘻嘻地望着他,一脸期待。

    孟嘉越伸手就在阮榆脑门敲了一下,跟敲西瓜似的,声音特脆。

    “啊!你干什么?”阮榆急忙抱头护住脑门,疼得眼里直闪泪花,看着孟嘉越一脸委屈不解。

    “自作主张。”孟嘉越淡淡地瞟了阮榆一眼,把墨水瓶放到桌子上。

    “什么自作主张啊?”阮榆直委屈,瘪着嘴哼唧了几声,偷偷看了看孟嘉越,小心问他:“你不喜欢啊?”

    孟嘉越眼睛一睨,慢条斯理地问:“你说呢?”

    “真不喜欢啊?”阮榆半张着嘴巴一脸震惊。

    “你啊!”孟嘉越揉了揉她的脑袋,低声笑道:“小笨蛋,又是偷偷跑出去买的,以后不要随便自己一个人出去,至少要告诉我你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

    “哦。”

    “不乐意?”孟嘉越捧起阮榆脸颊,看她一脸失落,挑眉道:“这是怎么了?眉都皱起来了。”

    阮榆扑到他怀里使劲拱了拱,闷声闷气地说:“没有,但是好不容易才买到礼物,你还不喜欢。”

    “谁说我不喜欢?”孟嘉越反问。

    阮榆抬头一脸控诉地看着他:“你哪里像是喜欢啊?”

    “我只是生气你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去了一个我不知道的地点,你没有和我说,这会让我感到不安。”孟嘉越深吸一口气,扶住阮榆肩膀低头看着她,乌黑的眼睛仿佛深不见底的空洞:“我想知道你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见了什么人,甚至说了什么。”

    阮榆缩了缩脖子,嗫嚅道:“可是我都跟你在一起啊!”

    “不,我要的是所有时间。”孟嘉越捏紧了双手,隔着布料也能感觉到手下温热的血肉在细微地颤抖。

    阮榆肩膀疼得厉害,可又挣脱不了,吓得钻到孟嘉越怀里带着哭腔说:“你别这样,孟嘉越,我好害怕,你抱抱我,抱抱我好不好?”

    孟嘉越掌心一松,瞬间有些慌乱地把阮榆搂到怀里,轻轻抚摸着头发安慰:“是我不好,吓到你了,小榆乖。”

    边说着孟嘉越又在阮榆额头和头顶的位置亲了亲,生怕再吓到她,搂在怀里也不敢用力。

    阮榆抽泣了一会儿,被孟嘉越安慰着才渐渐安静下来,偎在他怀里哽咽着说:“抱抱。”

    “在抱着。”孟嘉越拍了拍她的背,小心顺气。

    阮榆摇了摇头,抬起哭的红通通的脸蛋,可怜巴巴地说:“不是,抱抱。”说着又张开手。

    孟嘉越见状则瞬间反应过来,忙后退了几步在床上坐下,把阮榆抱到腿上。

    “孟嘉越。”

    “嗯。”

    阮榆侧坐着,脑袋枕着孟嘉越肩膀,眨着湿漉漉的眼睛说:“要吃蛋糕。”

    “我去给你拿。”孟嘉越说着就要起身把阮榆放到床上。

    阮榆忙勾住他脖子,边摇头:“不要,要抱抱。”

    孟嘉越无奈笑起来,却没有再动,揉了揉阮榆脑袋说:“那我怎么给你拿蛋糕?”

    “我不管,就要抱抱。”阮榆撅着嘴耍起无赖。

    “好,那吃奶糖好不好?”孟嘉越哄道。

    “好。”

    孟嘉越往桌边挪了挪,伸手从糖盒里抓了一把奶糖,这是他桌上常备的,并且保证糖盒不会空,方便阮榆来他这里可以随时吃。

    “要喝椰奶。”嘴里吮着糖,阮榆一手抓着孟嘉越衣领,一边晃着腿,仰着脑袋又向他提要求。

    “好。”

    孟嘉越立刻又弯下腰,空出一只手把桌子下面的柜门打开,这里是他平时放零食的地方,基本阮榆喜欢吃的里面都有。等他从里面拿出一瓶椰奶,阮榆又说:

    “还要雪饼。”

    “好。”

    孟嘉越顺手又把一大袋雪饼拿出来,随手放到床上。

    阮榆这才露出笑脸,边嘬糖边伸手随意地拨弄着孟嘉越衣服上的扣子。

    “这下开心了吧?”孟嘉越抬手在她脸颊捏了一把,语气有些无奈,看阮榆的目光却满是宠溺。

    阮榆理直气壮地说:“你把我弄哭的,我当然要讨回来。”

    “好,是我不对,乖。”孟嘉越立刻举手投降,乖乖承认错误。

    “要吃雪饼。”

    “奶糖吃完没有?”孟嘉越捏住阮榆下巴去看嘴里还有没有糖。

    “吃完了。”阮榆急忙往后躲,边又抬手揉了揉下巴,被他捏的有点痒。

    孟嘉越顺势松开手,转而拿了一袋雪饼拆开喂她。

    半响又摸了摸阮榆头发说:“长长了。”

    “嗯。”阮榆嘴里还塞着雪饼,没法回答,就点点头,顺手又摸了摸自己已经能盖住耳朵的头发。

    阮榆的头发发质很好,乌黑柔顺,摸着像是上好的丝绸,却又带着点小孩子的头发特有的柔软度,孟嘉越特别喜欢。

    等把雪饼咽下去,阮榆说:“孟嘉越,我头发都把眼睛盖住了,这样会不会很丑啊?”

    “不会。”

    “可是不上不下的。”

    “扎起来呢?”

    阮榆转了转眼睛,随即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可以哎!”

    “向日葵呢?”孟嘉越笑问。

    “在家里放着。”阮榆边说着边把刘海掀起来,试着握成一把。

    孟嘉越伸手从枕头底下摸出一个草莓头绳,递给她说:“试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