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想不出标题
    ..,

    孟嘉越。

    阮榆第二反应就是去找孟嘉越,可还没站起来她又觉得不对,想了想,急忙把信封打开,看看里面收信人的名字是谁。

    只见开头第一句,你好,阮榆同学。

    阮榆这下更愣了,写给她的?不会吧!

    “阮榆,有人找你。”坐在前排的同学大声喊她。

    “哦,好。”阮榆急忙应了一声,把信封塞到书包里,抬头就看到孟嘉越站在班门口等她。

    再看教室前面的挂钟,已经八点半了。秋冬季节学校晚自习都是八点二十下课,她都已经在教室耽搁十分钟了,怪不得孟嘉越都来找她了。????阮榆边往教室外走边把书包背上,走到前面就见坐在靠门位置的几个女生在和孟嘉越说话,她走过去话题还没有停止,倒是孟嘉越看她来,笑了笑转身出了教室门。

    阮榆跟上他,心里还想着那封情书的事,低着头有点心不在焉的。

    “怎么了?”孟嘉越问她,“垂头丧脑的。”

    “才没有。”

    其实第一次收到传说中的情书,阮榆的心情还是挺兴奋的,迫不及待想和孟嘉越分享一下,只是虽然放学已经有一会儿了,学校里面的人还是很多,阮榆不好这时候把东西拿出来,就带了点小窃喜和孟嘉越说:“我收到了一封情书。”

    孟嘉越猛地停下脚步,连带着阮榆也跟着停了下来,甚至因为多走了一步又赶紧倒退回来,扭头好奇地看着他,不明白怎么突然不走了。

    “我看看。”孟嘉越脸上带笑,甚至比平时要温柔的多,路灯昏黄的光从头顶高处洒落,照的他脸上阴影交错,他伸出手递到阮榆面前,态度却丝毫不容拒绝。

    “好。”阮榆怯怯地应了一声,原本的一点小窃喜已经消失无踪,她急忙把书包从肩上卸下来,着急忙慌地打开拉链把情书递给孟嘉越。

    “乖。”孟嘉越揉了揉阮榆的脑袋,接过情书边往前走边打开看。

    阮榆忙跟上,亦步亦趋地走在他旁边,不时偷偷抬眼看看。

    孟嘉越拿着信纸却仿佛是在读什么文学著作,哪怕是正在走路也丝毫不影响他的认真阅读,心无旁骛。

    出了校门,阮榆立刻就往公交车站台那里拐,刚走一步却被孟嘉越猛地拽住,阮榆疑惑道:“干什么?”

    “不坐公交车。”

    孟嘉越拉着阮榆在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报了地名,一路上孟嘉越都在看那封情书,到小区外面下了车,阮榆终于忍不住问:“你还没看完啊?”

    “早看完了。”孟嘉越回道。

    阮榆更不解了:“那你还一直看?”

    孟嘉越笑了笑,抬起手当着阮榆的面慢条斯理地把情书撕成两半,然后又四半、八半……

    阮榆看看他,没有阻止,等孟嘉越撕完了,才对她说:“可惜写情书的人忘记把自己名字写上去了。”

    “什么意思?”

    “就是不知道是谁写的。”

    “哦。”阮榆点点头,也没在意。

    孟嘉越随手把碎纸屑扔到路边的垃圾桶里。已经快九点了,秋天夜风冷,最近几天又突然降温,这个点小区里已经见不着行人了,路上空荡荡的,只有路灯仍然亮着,把他俩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孟嘉越走了几步,突然开口:“说实话我有点生气。”

    阮榆心里一紧,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地看看他,大着胆子问:“你干嘛生气啊?”

    “自己的东西被人觊觎了。”

    “鲫鱼?”

    “呵呵呵~”孟嘉越低声发笑,心情很好地拉住阮榆的手,过了会儿慢悠悠地说:“你就当做没有收到吧!”

    阮榆立刻明白过来他指的是什么,忙不迭点了点头,用力回答:“好。”

    “乖。”

    孟嘉越弯唇笑起来,转过脸忽然又伸手摸了摸阮榆的耳垂,问:“怎么没有戴耳钉?”

    “我脱衣服的时候不小心勾到耳钉,然后就整个拽下来了,现在耳垂还疼着呢!”阮榆说着自己也想伸手去摸摸,被孟嘉越挡住。

    “等下我给你擦点酒精,还疼不疼?”孟嘉越说着边捧住阮榆后脑勺,弯腰凑过去轻轻吹了吹。

    等到了楼上,阮榆没先回家,被孟嘉越拉去了他那里。打开门屋里一片黑暗,客厅的灯已经关了,主卧室的门缝里有光透出来。

    许是听到开门声,陈阿姨的声音从门内传来:“是嘉越回来了吗?”

    “妈,是我。”孟嘉越边应声边打开灯。

    猛然间恢复光明,阮榆眼睛一阵不适,好在灯光不是很刺眼,她很快就适应了,跟着换了鞋子进去,到客厅沙发上坐下,孟嘉越拿来了酒精和棉签。

    阮榆耳洞刚打好那一段时间,孟嘉越天天都给她涂抹酒精,早就已经很熟练,坐这儿三两下就弄好了。

    “我走了。”等涂好酒精,阮榆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起身告别。

    孟嘉越送她出去。

    回到家阮妈妈还没睡,在客厅看青春偶像剧,阮榆说了一声回来了,就径直进了房间。

    她心里记着事,书包还没取下就先找出字典翻查,按照拼音翻到(ji)读音的字那一页。

    一个一个看下去,终于在靠后面的位置找到了符合的字。

    觊。

    觊觎,非分的希望或企图;希望得到不应该得到的东西。

    阮榆长出了一口气,把字典合上放回桌子上,倒头躺在床上,半天不想起来。

    第二天去班里上课,一切风平浪静,没有人再在阮榆的桌洞里塞情书,除了戴廷和收作业的组长,阮榆也没和别的男生说过话,至于写情书不署名字的人是谁,也成了谜。

    让阮榆比较苦恼的是,孟嘉越看她看得更严了,去哪里做什么他都要知道。

    就比如说下午放学后,他俩都是一起去吃饭,平常星期三晚上都是阮榆先去教室门口找他,因为三班最后一节课是自习课,没有老师拖堂或者其他事情,铃一响就能走。

    同样到了星期三下午,阮榆一下课就去找孟嘉越,到了一班教室门口孟嘉越已经出来了。

    “怎么来这么晚?”孟嘉越开口第一句话。

    阮榆一脸疑惑,她来的不晚啊?

    孟嘉越微笑,眼角眉梢却布满阴翳,他慢条斯理地说:“在今天之前的所有星期三都是你到了教室之后我才出来,但是今天,为什么是我出了教室你才来?”

    “你早下课了?”阮榆试探着说。

    “从三班到一班教室只有四十五步,姑且一步算一秒,你从座位走到一班教室,再算上人群拥挤,顶多只有一分钟左右,可是这次,你用了两分钟。”孟嘉越抬起手腕,给阮榆看他的手表。

    “所以,那一分钟你干什么了?”

    “没有……”阮榆话还没有说完,孟嘉越脸上神情就冷了下来,她急忙绞尽脑汁地想了想,说:“作业,可能是我下课的时候交作业耽误的,因为还有一题没写完,我是在铃声响了一阵以后才出教室的,平常都是一响就出教室。”

    孟嘉越审视地看了阮榆一会儿,似乎是在考量她话语的可信度。

    “孟嘉越。”阮榆叫了他一声,声音糯糯地撒娇:“我饿了,去吃饭好不好?”

    “那走吧!”孟嘉越弯唇微笑。

    阮榆偷偷松了口气,被孟嘉越盯着她压力好大。

    过几天孟嘉越生日,陈阿姨捣鼓着要自己做蛋糕,前一天就买好了做蛋糕需要的材料,大早上起来开始在厨房忙活,孟叔叔打下手。

    阮榆去的时候厨房里锅碗瓢盆正叮叮当当作响,隔着门都能听到陈阿姨极力阻止却无力挽救的惨叫声,听的人耳朵直发麻,心尖直打颤。

    孟嘉越却只是淡定地看着新闻,丝毫不为所动。阮榆转头看看厨房,又瞅瞅他,老老实实坐好,坚决不吭声。

    现在也才早上九点多,距离午饭还要许久,阮榆是吃过早饭就来的,不过她今天可不能留在这里吃午饭,因为阮妈妈在家,要是阮榆午饭不回去吃,绝对会被她找上门。

    “仙贝吃吗?”孟嘉越说完,没等阮榆回答,径自拆开一袋递到她嘴边。

    阮榆张嘴咬了一口,顺势想伸手拿,却被孟嘉越躲开,他等阮榆吃完这一口,才又把仙贝递过来,接着喂她吃。

    “要吃雪饼。”一个袋子里两块仙贝,阮榆只吃了一块就不吃了。

    孟嘉越三两下把她吃剩下的解决掉,重新拆了一袋雪饼喂。

    快中午的时候陈阿姨终于把蛋糕做出来了,软塌塌的也没有具体形状,丑的别具一格,刚从厨房端出来孟嘉越就不忍直视地别过了脸。

    陈阿姨倒是很自豪,开心地说:“虽然造型差了点,但味道还是不错的,对吧老公?”

    “是是是。”孟叔叔立刻点头。

    “哎呀!都十一点了,我这还没做饭呢!丽云怎么还没来啊?”陈阿姨说着又往门那里看看,话音刚落门铃就响了。

    陈阿姨急忙去开门,门一打开就见阮妈妈和阮康铭、阮玥都在门外。阮榆心里一阵惊讶,立刻扭头看向孟嘉越,就听他说:“你妈没和你说吗?趁着我生日,两家一起聚聚。”

    阮榆摇了摇头,她妈还真没和她说过。

    那边陈阿姨没见着阮爸爸,疑惑地问了句:“老阮怎么没来?”

    “有饭局,回不来了。”阮妈妈说着走进来,边又道:“还没做饭吗?”

    “刚把蛋糕弄出来。”

    阮妈妈也看到了桌上的蛋糕,当即笑了:“你这蛋糕怎么做成这样?”

    陈阿姨摆了摆手,“我这也没工具,弄成这样已经不错了。”

    她俩说着一起进了厨房,孟叔叔招呼阮玥和阮康铭,把人带到客厅,让孟嘉越好好招待客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