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情书
    ..,

    “嗯?”孟嘉越顿了顿,笑问:“哪种喜欢?”

    “都可以啊!”

    “那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阮榆瘪了瘪嘴,伸手抱住孟嘉越,把头埋在他怀里,过了一会儿才闷声说道:“郑媛很喜欢你,然后小学的时候也有人喜欢你,准确的说是整个班的同学都很喜欢你,老师也喜欢你,可是……可是我也喜欢你。”

    “然后呢?”孟嘉越抚摸着阮榆的头发,轻声问她。

    “这样好像我的喜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了,然后就觉得,有没有也没什么区别,但是我想当特别的那个。”阮榆说完话悄悄红了脸,感觉自己话说得太直白,太不好意思了。

    “小榆本来就很特别啊!”孟嘉越弯腰,在阮榆额头亲了一下,低声告诉她:“独一无二的。”????“真的?”阮榆扬起脑袋,脸上不自觉就露出期待的微笑。

    孟嘉越点点头:“对。”

    阮榆咧开嘴角,笑得见牙不见眼,开心过后她立刻又问:“孟嘉越,你是不是长的很好看?很帅?”

    “这是什么问题?”孟嘉越摇头失笑,抬手在阮榆额头敲了一下。

    “你都不知道,你走了之后郑媛一直缠着我问你的事情,像什么名字啊,爱好啊,性格啊之类的,甚至还问你会不会做饭,我一点都不想告诉她,可是最后还是说了。”阮榆双手托着下巴,歪着头鼓起一边腮帮子。

    孟嘉越看得手痒,忍不住动手戳了戳阮榆的脸颊,一不小心就把她腮帮子戳瘪了,趁阮榆还没反应过来,孟嘉越赶忙收回手,转而一本正经地说:“你和她说你喜欢国产动画,她保证就不缠你了。”

    “为什么?”一听他这么说,阮榆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扒拉着孟嘉越半趴在他怀里问。

    孟嘉越干咳一声,和她分析:“脖子上戴着小樱的权杖项链,手腕上戴着怪盗基德的手表,口袋里半露出来的人物钥匙扣还穿着青学的队服,一看就知道是个日本动漫迷,而且还是深度迷恋,所以估计是看不上国产动画的。”

    “可是我两样都喜欢啊!”阮榆不解。

    “她不是你,大部分人都是喜欢日本动漫的。”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啊?”

    “猜的。”孟嘉越一脸无辜地说。

    阮榆沉默了一下,抬手就是一拳捶在了孟嘉越的胸口,捶完感觉不解气,又不轻不重地打了几下,一边气鼓鼓地说:“大骗子,亏我还差点当真了。”

    “轻点轻点。”孟嘉越也不敢躲,坐着没动让阮榆捶了几拳,完后他把阮榆的手捧到手心里小心吹了几下,问:“打疼没有?”

    “没有。”阮榆抽回手,半抬起身靠在孟嘉越肩膀上,又从他裤子口袋里摸出一颗奶糖。

    “她还一个劲儿说你很帅。”

    孟嘉越从阮榆手里把奶糖拿过来,边剥糖纸边说:“所以是我太帅了吗?所以她才缠着你?”

    “自恋。”阮榆冲他做了个鬼脸,笑嘻嘻地说:“不过我当时只见过你两次就能把你记住,已经很厉害了,开学这么久,政治老师和历史老师我都还没有分清楚,感觉长的好像。”

    “年纪都不一样好吗?”孟嘉越无奈地摇了摇头,边把糖喂给她吃。

    一班和三班都是那两个老师教,来来回回不知道见过多少次,历史老师头发白一些,政治老师头发要黑些,但是头顶有变成地中海的趋势,关键的是这俩老师高矮胖瘦都不一样,很容易就能分的清。

    “就是感觉一样啊!”阮榆坚持自己的看法。

    “好好好,一样。”孟嘉越不和她争辩,直接认输了。

    阮榆得意洋洋地笑了笑,抬手搂住孟嘉越脖子,半挂在他身上,吮了一会儿奶糖,她又忽然皱起眉,担心地说:“那孟嘉越,你以后要是再遇上郑媛这样……嗯……热情的呢?”

    “噗嗤~”孟嘉越失笑出声,按着阮榆脑袋使劲揉了揉,“这是吃醋了吗?”

    “什么吃醋啊?”阮榆还不明白怎么回事,眨着眼睛一脸懵懂地看着他。

    孟嘉越把她搂到怀里,爱惜地摸了摸脸颊,轻声说:“乖,以后你会知道的。”

    “嗯。”他已经这样说了,阮榆也就没有再问,点点头窝在他怀里半闭上了眼睛。

    “困了吗?”

    “有点。”

    “那就睡会儿。”

    “好。”

    房间里渐渐安静下来,阮榆枕着孟嘉越的腿已经睡熟,胸腔起伏,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孟嘉越的手背上,他正低着头轻轻地抚摸着阮榆的脸颊,乌黑的眼睛里盈满了足以让人沉溺其中无法自拔的温柔。

    “我的。”指尖划过阮榆的眼睛。

    “我的。”指尖划过阮榆的鼻梁。

    “我的。”指尖划过阮榆的嘴唇。

    孟嘉越忽然无声笑起来,他把阮榆搂紧了,抱在怀里看着,摸着,眼底划过一丝疯狂的光芒。

    阮榆睡到四点多才醒,她揉了揉眼睛坐起来,脸上神情还有些懵懂。

    房间里没有人,静悄悄的,书桌上闹钟的秒针在不停地走动着,哒哒哒,衬得屋里更加寂静。

    “孟嘉越。”阮榆叫了一声,没有人应。

    她下床穿上鞋子,看桌上放的杯子里有水,端起来喝了几口,感觉喉咙不那么干燥了,才走到门边要开门出去。

    阮榆握上门把手往下一按,一股阻力传来,房门被锁上了。

    “孟嘉越。”阮榆又大声喊道。

    还是没有人应声。

    阮榆泄了气,转身坐回床上,抱着被子等孟嘉越回来。

    桌上放的有零食,等了一会儿无聊,阮榆拆了一包薯片,番茄口味的,带着独有的酸甜味。

    阮榆吃完了两包零食房门才被打开,孟嘉越进来看到她腮帮子鼓鼓的,嘴巴还在蠕动着,当即失笑出声,过来在她头上使劲揉了一把。

    “你去哪儿了?”阮榆边问边咬了一口威化饼干。

    “我妈买的手撕面包,放在门口便利店那个阿姨那里了,要我下楼去拿。”

    阮榆把手里剩了一半的饼干塞到孟嘉越嘴里,对着垃圾桶拍了拍手,打掉手上残留的饼干碎屑,随口问道:“是那家要排队买的吗?”

    “是啊!”孟嘉越皱着眉把饼干咽下去,边说:“我妈还一次把所有口味都买了,整整七块,也不知道她怎么吃。豆沙口味的我给你留着了,现在要吃吗?”

    “再吃就吃不下饭了。”阮榆捂着肚子摇了摇头。

    “我摸摸。”孟嘉越把手覆上去,随即就笑道:“还是瘪的。才吃这么点东西就不饿了?”

    阮榆抱住他胳膊讨好地晃了晃,说:“我想吃学校的麻辣烫。”

    “原来是等着这儿啊!”孟嘉越点了点她的鼻头,“说好了的,一个星期只能吃一次,这个星期吃了就不许再闹了。”

    “我才没有闹。”阮榆立即反驳他。

    “嗯嗯,没有闹。”孟嘉越顺着她的意思说。

    阮榆感觉自己更气了。

    “也该去学校了,起床吧!”孟嘉越把阮榆拉起来,弯腰给她整理睡皱的衣服。

    十一假期过后学校的作息时间表也进行了更改,晚自习上课时间调整到了六点四十,差不多五点左右从家里出发,到了学校再吃饭,时间刚好够用。

    在楼梯口和孟嘉越分开,阮榆手里还拿着一杯奶茶,蹦蹦跳跳得去班里了。

    现在时间才六点,班里同学还没有来全,阮榆在位置上坐下,边卸下书包,把作业拿出来放到桌子上。

    “哎,阮榆。”戴廷回头和她说话。

    “什么事?”阮榆忙着整理作业,没有抬头看他。

    “你喜欢什么颜色?”

    这个问题把阮榆问到了,她暂时停下手里的事情,低头想了一会儿,说:“都挺喜欢的,感觉都很漂亮啊!”

    “没有特别喜欢的吗?”戴廷又问。

    “好像没有吧?”阮榆还真没有在意过这方面,感觉她都能接受。

    “哦。”戴廷低落地回了一声,趴在她桌子一角又小声咕哝了一句。

    “你说什么?”阮榆没听清,随口问道。

    戴廷抓了抓头发,嘿嘿笑道:“没说什么。”

    阮榆就没在意了,她把作业整理好,想起奶茶还没喝,就赶紧拿过来。

    “你喜欢喝奶茶?”戴廷还没转过去,看到她喝奶茶,立马又问。

    “都挺喜欢的。”说到喜欢的东西阮榆也有了兴致,和他说:“奶茶、奶昔、奶盖、奶绿、双皮奶、柠檬水、椰奶……好多好多,我都喜欢喝。”

    戴廷睁大眼睛听得一脸惊讶,过了半响才揉了揉鼻子问:“就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吗?”

    “可是感觉都很好喝啊!”阮榆歪着脑袋不解地问:“你问这个干什么?”

    “问问而已。”戴廷说完转过身,没再和阮榆说话。

    他不搭话阮榆更没有话说,捧着奶茶美滋滋地喝起来。

    等晚上下了晚自习,阮榆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刚把书包从桌洞里拽出来,眼角余光一闪,就看到有什么东西随着书包一起飞出来了。

    阮榆急忙弯腰在地上找找,就发现一个粉色的信封躺在桌腿旁边,她往其他地方又看了看,没见到还有什么东西落下来,看样子刚才掉出来的就是这个。

    她把信封拿起来,只见正面用红色水笔写了英文的“i love you”,还是模仿的花体字。

    情书?

    阮榆瞪大了眼睛,第一反应是,这是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